失戀后的心情 男女主初中就有肉的文

2-3 不是故意的 從那天開始,我就把紙條塞進我的書包里,用一條有著鵝黃色圓點點的碎布包起來,放在鐵製鉛筆盒的下層底部。
早知道當初就不要夸下海口說要立馬加人加好友,你看糗了吧,即使升了國中,媽媽終于辦了網路,但完全不讓我靠近電腦啊啊啊啊!
唯一可以期待的就只有一個禮拜一堂的電腦課了!
但電腦課每次都只有五分鐘的自由時間,還不一定有機會可以擁有,但可以一邊吹冷氣一邊用電腦,真是最大的享受啊~
我翻翻新的課程表,電腦課剛好擺在禮拜三的下午第二節課。真是一個美妙的安排。
看來只能在這時候下手了!要有骨氣啊,陳思涵!
不過話說回來,王宇皓還記得我的這個約定嗎?我心里突然起了一陣漣漪。
畢典之后,他就再也沒有出現在我的眼前了,就像人間蒸發一樣。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已經看得這么膩了,現在卻覺得好像有點怪怪的。
「吳郭魚,妳在看什么?」有個人突然湊近我的耳旁,害我嚇了一大跳。
「啊!你干嘛突然靠那么近!」我摀著胸口,驚魂未定的說著。
眼前的男孩燦爛的對我笑著,「失戀后的心情 男女主初中就有肉的文妳做賊心虛吼!」
「哪有!」我迅速把課程表收起來,噘起嘴自顧自的向前走。
男孩追上我的腳步,沒有繼續說話,只是笑吟吟的跟著我走著。
命運真的很奇妙,我與王宇皓「分開」之后,卻莫名其妙跟石斑魚同班了。
「嗨,潑水女。」他當時也是笑吟吟的看著我,左手還撐著臉,一派輕鬆的說著。
我皺起眉頭看著我左邊的大男孩,一臉不解。
「你誰?」我問。
「欸,妳忘記我了喔?妳上次還潑了我一身濕欸。」他笑得更開心了。
我腦中突然跑出很多畫面,最后定格在那一天的走廊、那熟悉的紅磚洗手檯,以及那個講臺語的男孩子。
「石斑魚?」我無意識的說出口。
「誰是石斑魚?」他錯愕的問。
「啊、沒事,你當我沒講。」我摀著嘴巴,一臉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
「你該不會偷偷在后面幫我取綽號吧!太過份啦!」石斑魚敲著桌子故作一臉不爽的樣子說著。
「我、我我哪有!」我驚慌的說著。
「妳干嘛講話結巴!」
「我、我我我沒有!」我發現自己真的在結巴,但一發現就更難講得順口,「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好開心。
我發現短短一個暑假過后,他講話好像沒那么臺了,雖然還是有一點微微的口音。
「小毅,原來你綽號是石斑魚喔?你還跟我們說你沒綽號!」一位頭髮很蓬鬆的男孩甲突然開口。
這時我才發現石斑魚的身邊有一堆男孩子,他們都帶著不懷好意的表情對著我笑著。
「我真的沒有呀!這個綽號是今天才知道的!」
「你國小一定超多小迷妹~」一個身高比較矮的可愛型男孩乙說著,「好羨慕,志毅這么高又這么帥,一定超多女孩子每天追著你跑。」
「你少作夢啦!」石斑魚用手蓋住男孩的臉,惹得對方哇哇大叫。
我一臉呆樣的看他們嬉笑著,直到石斑魚「鎮壓」住這一群跟花果山猴子沒兩樣的男孩后,他才轉向我的方向,對我燦然一笑,「一直忘了自我介紹,我是游志毅,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妳叫我石斑魚,但也不錯啦,至少感覺很高級嘿!那我也幫妳取個綽號好不好啊?」
蝦咪啊!這綽號明明就是張筠婷取的,干我啥事啊!真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我不要啊!」我遮住耳朵企圖當個逃避現實的駱駝。
「就叫妳吳郭魚好了~好像還蠻好聽的吼~」
一群男孩子開始發出爆炸性的低吼笑聲……
哪里好聽啊~媽媽都說吳郭魚是吃大便都能活的魚欸!是影射我去吃大便嗎?!

2-4 幸運的定義 雖然我始終沒辦法鼓起勇氣在電腦課偷加王宇皓好友,每次都躊躇半天,最后一事無成。
不過從那天「雙魚面談」之后,我跟石斑魚感情突然變得很好,也可能是因為剛好座位在旁邊的原因吧。
他總是對我笑咪咪的,眼睛總是會彎成一個很迷人的角度,讓人忍不住也跟著他一起微笑。
「我最近覺得我很幸運欸。」一到禮拜六,我就忍不住撥電話給筠婷,跟她說說石斑魚的事情。
張筠婷就是張筠婷,到了新環境,馬上就換了一個喜歡的對象了。
這次是我們國中三年級的學長,也是糾察隊隊長,長得高高瘦瘦,膚色是相當健康的小麥色,還戴著黑框眼鏡,看起來正氣凜然的樣子。
到底為什么她的理想型從來都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啊?
「妳不是老是在哀哀叫說妳很倒楣?」
「我哪有。」我反駁。
「妳之前總是跟我悲鳴妳的鄰座一直是王宇皓。」
「哈哈哈哈,就說嘛,如果我離開王宇皓的魔掌,一定會有更好的未來!妳看,石斑魚多正常啊!這就是我理想中的好鄰座啊!」我夸張的說著。
事實上國中座位已經各自分開了,終于可以擁有自己的獨立空間,也不用再度冒著被隔壁同學劃線的風險。雖然這大概只有王宇皓會干出這種事情來吧。
「妳就沒有一點點想念王宇皓嗎?」筠婷意興闌珊的說著,「妳也真沒血沒淚耶,他雖然對妳有點冷漠,但是畢竟你們也同班這么多年耶~」
「什么什么!妳怎么這樣講我,我就不相信王宇皓會想念我!」
「誰知道啊,妳又不跟他聯絡~」筠婷在電話那頭說著,「妳不是說要加人家即時通,啊妳是加了沒有啊?」
我突然皺起眉頭。
嗯,每次想到這個承諾就會讓我覺得有點良心不安,感覺好像撒了一個瞞天大謊。
不過我只是沒有加他即時通而已啊?!
「還沒。」我小聲的說著。
「什么!妳還沒加?都已經過好幾個月勒!那妳當初干嘛說要加人家~」筠婷的高分貝嗓音讓我忍不住把話筒移開了幾公分,「枉費我還去幫妳問帳號!」
「我……」我沒有要妳幫我問帳號啊!冤枉啊,大人!
「妳不要再解釋了,」她的口吻活像個老頭子,「妳自己好好去面壁思過,好好反省。」
「我是要反省什么啊!喂、喂喂喂???」話筒的另一頭只傳來無盡的嘟嘟聲。
這可恨的女人竟然掛了我電話。
我把電話拋到床鋪的另一頭,看著微微泛黃的天花板發著呆。
怎么,我非得主動去跟他聯絡不成?他為什么不自己跟我聯絡呀?
我越想越悶,卻不知道自己在悶什么,只好伸手把棉被蓋住臉龐,享受一個人的黑暗時刻。
正當我準備想把自己順勢悶死時,門外卻傳來一陣聲響。
媽媽回來了。卻好像不只有她一個人。
「欸?你是思涵的同學嗎?怎么站在外面不進來呀?」外頭突然傳來媽媽的聲音。
我馬上從床上坐了起來。
啥?誰!剛剛才跟筠婷講話,不可能是筠婷,那還有誰知道我家的位置?我根本就沒幾個朋友呀!
怎么這時候才突然發現這個殘忍的事實……
顧不得心酸,我整理整理頭髮,偷偷打開房門,準備偷窺一下來者的身份。
只見一個穿著銀色帽T配著咖啡色滑板褲的男孩子跟著媽媽走進來,但是媽媽遮住了他的臉,我看不太清楚他的面容。
該不會是王宇皓吧?不知怎的,我突然覺得心臟怦怦急速跳了兩下。
「要喝點什么嗎?」媽媽溫柔的說著。
「不用忙了,阿姨,」男孩有禮貌的對媽媽說著,「我不渴。」
「好呀,那我去叫思涵,你等等喔~」
什么!這聲音不是石斑魚嗎?他來我家干嘛?!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39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