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色了小說區 男女在床上摸大腿揉胸

特別篇1:拉拉熊日記 思涵篇 ☆交換日記規則★
1 不可遲交。(每個禮拜一放學在公車站牌見面交換日記)
2 1天量的日記至少要滿20個字。
3 不能洩密,不能跟別人說,不能給別人看。
4 里面的內容,不能和別人說。
5 小心不要被老師沒收,弄丟的話要接受對方的一個要求。
6 要遵守規則喔!
××× ××× ××× ×××
11/24 (二)天氣陰
今天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
大概只有早上點了一個烤鮪魚吐司,結果到學校準備吃的時候才發現老闆娘忘了幫我抹鮪魚。
可能是受到鮪魚醬的影響,我覺得整天都不是很順。
11/25 (三)天氣晴
今天是第二天寫日記,到現在還是覺得有點興奮!(真不知道為什么)
數學老師今天出了非常多作業,總覺得國中數學頓時比國小時候難很多呢,你也會這么覺得嗎?
感覺你的數學能力應該非常好,下次可以讓我問你問題嗎?不可以拒絕喔! :P
11/26 (四)天氣晴
今天英文小考考了滿分,心里很開心!
我忘了說我是英文小老師喔!雖然我個人是不太喜歡當干部??
這學期你有當干部嗎?
突然想到以前你好像都沒有當過干部(?)
似乎有一次你有當體育股長的樣子,有點忘記了,但為什么你沒當過班長啊?!太詭異了!
11/27 (五) 天氣有點冷冷
今天有個很漂亮的女生來找我,希望我幫她一個忙
她好像喜歡我鄰座的男生,每個禮拜固定都會有一些時段會出現在我們教室門口
(她是筠婷她們班的)
這次她好像親手做了餅乾要給那個男生吃,
但是因為怕男生把手作餅乾送給其他好友吃,所以叫我先偷偷藏起來,放學再給他。
你不覺得這樣真的很小氣嗎????
如果喜歡一個人,應該也要尊重他的選擇吧,如果這個男生就是樂于分享,為什么還要做這種小手段呢?真的很不懂耶!
女生果然都很心機嗎?
而且我又是那個男生的誰啊,我又不是他老媽子,干嘛沒事把我捲進去,如果害我被誤會喜歡那個男生怎么辦?!
突然慶幸我們班上沒有李思揚!!!(大笑)
11/28 (六) 下了一點雨
今天複習功課的時候發現好幾題聯立方程式解不太出來,好煩喔!
老媽今天又一直碎念說隔壁鄰居的大姐姐考上師大附中,不知道我到時候是不是只能考個工商??
拜託拜託,我雖然沒有以前考得那么高分,起碼也是班上第二名耶~
太過分了!!!!
王宇皓你父母也會這樣刺激你嗎?還是因為你都考滿分所以他們都麻痺了?
不過現在的你也都考滿分嗎?應該沒有吧?
11/29?(日) 出現太陽了
今天跟筠婷去吃大腸包小腸,
結果你知道嗎?我在便利商店竟然遇到林凱璇!
林凱璇就是我禮拜五說很漂亮的那個女生??
我還以為他會跟那個男生一起出現,結果沒有,她一個人買了一瓶雪碧而已。
不過怎么會有人穿便服也這么可愛啊~
你們學校也有很可愛的女生嗎?

3-3 我哪有一直偷瞄你? 「如果妳唸書不認真的話,那我們就解散回家吧。」
坐在我對面的男孩子一邊板著臉,一邊冷酷的說著。
「啊……你干嘛那么嚴苛啦。」我刻意拉了一下長音,想表達我的求饒之意。
「妳不要撒嬌,這樣很噁心。」
「媽的。」我大力把筆放在桌上。
「陳思涵,氣質氣質。」王宇皓把目光移到書本上,并且迅速按壓他的自動鉛筆三下,「我知道妳沒有這個東西,但還是稍微裝一下比較好些。不然再怎么聰明,考試再怎么厲害,也沒男孩子會喜歡妳的!難道妳想孤獨終老嗎?」
我郁悶的拿起旁邊的檸檬紅茶,并朝著吸管用力咬了幾下,然后繼續迎戰眼前的書本。
其實我自己是可以準備考試的,但是最近不知道為什么,狀況總是特別不好,越是表現不好,我就會越容易手忙腳亂,然后開始進入太色了小說區 男女在床上摸大腿揉胸奇怪的惡性循環。
上次寫在日記本里,關于自己準備考試的一些徬徨跟疑惑,不知道為什么,好像都被放在心里了。
是這樣嗎?我望了望眼前專注寫著題庫的男孩。
「不要一直偷瞄我。」
「我才沒有!你不要臭美!」我焦躁的隨便翻了翻幾頁。
他突然蓋起參考書,露出上面大大的數學兩字,然后嚴肅的看著我。
雖然感覺充滿危機,但是我還是不知為何竟然注意到了數學參考書上貼著他的姓名貼紙。
「呀!你也買了?」我指著那個閃耀著珍珠光的姓名貼紙興奮的說道。
「啊?」他隨著我眼神飄過去,定格在那張貼紙上面,「這東西?妳在為這東西興奮?」
「對呀!媽呀,好可愛,前面這圖案是你挑的嗎?你喜歡史努比啊?」我一把抽走他的參考書,一邊仔細端詳他的姓名貼紙。
「難道妳不喜歡史努比嗎?」依照他的問法,看來他應該真的喜歡史努比。
「沒有不喜歡啊,但是總覺得你跟卡通連不太起來。」我用自己的課本遮住臉,只露出兩個眼睛,笑得開心。
他哼哼了兩聲,然后繼續打開講義算著數學題目,不再理會我的幼稚舉動。
雖然以前總是被這樣的他氣得牙癢癢,但不知道為什么,現在總會覺得好像有點有趣。或許跟他說的一樣,我真的有點M吧。
我又偷偷看向他認真寫數學的樣子,自動鉛筆在紙上快速奔走著,發出許多細微的沙沙聲響。還是來乖乖看書吧,當初也是因為想贏過石斑魚才請王宇皓教我數學的不是嗎?
「咦?」我按了按自動鉛筆,卻發現里面沒筆芯了。
「嗯?」王宇皓朝我的方向看來過來,露出疑惑的神情。
「可以借我一支筆芯嗎?」我有點糗的問著。
他沒回應我的話,便從黑色的筆袋里面拿出了2B筆芯盒,遞到我的面前。
「妳都不帶筆芯的嗎?」他問。
「我都直接放在自動鉛筆里耶,一次放個四五支這樣,總覺得也比較方便。」我拿出兩支筆芯,然后把盒子還給他。
「可是像現在這樣就很不方便了呢。」他沒有看我,只是將筆芯盒放了回去那個簡約的筆袋里。
我停下手邊動作,眉心部分皺成了馬里雅納海溝。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1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