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大增粗方法 男朋友幫我舔進入高潮

4-3 原來這是眼淚的滋味! 原本這應該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我應該是快快樂樂的放學,與王宇皓相見,然后把交換日記交給他,接著問他手機號碼,微笑的跟他道別,回到家之后與父母分享我人生中的第一張第一名獎狀,媽媽一定會很高興,煮了滿桌子的菜,我們一家人歡歡喜喜的吃著飯。
媽媽會摸摸我的頭說:「思涵真是個乖孩子,我就知道思涵做得到,思涵真是令我驕傲啊!」
然后爸爸會笑得開心,問我想要什么禮物?
接著我一定要大聲地跟爸爸說我想要一支手機,就算不是最新款的、沒有滑蓋功能的也沒有關係,只要可以打電話跟傳簡訊就好。而我拿到手機的第一瞬間,一定要先存下張筠婷跟王宇皓的手機號碼,然后傳出我人生中的第一筆簡訊給王宇皓,跟他說這是我的手機號碼。
然而這個夢,卻在一瞬間破碎了。
我沒有問王宇皓手機號碼,反而跟他大吵一架,還把日記本丟到他的胸口。
我也沒有跟媽媽說我這次拿到第一名,一回到家,我就立刻跑進房間,還大力甩了門,把自己反鎖在房里,躲進被窩里大哭一場。
媽媽在門外不停敲著房門,那如雷一般的謾罵聲不停的傳進我的耳中,即使上了一整天的課,肚子餓得很,卻也沒有任何動力走出這扇門。
就這樣,我哭到了天黑,終于讓自己餓到頭暈之后,我從被窩里面爬了出來,臉上掛滿了乾去的淚痕,卻覺得因為哭了太久而張不開眼睛,重要的是又渴又餓,生物本能不停勸我出去找東西吃。
我披著小毯子,走到房間的窗戶邊,今天是滿月呢。月亮又大又圓,而我的心情卻一點也不美麗。
沮喪的我扭開房間的木門,卻發現雖然客廳的大燈已經熄滅,但是小茶幾的檯燈卻是打開的。我小步走了過去,看見茶幾上面放著一盤剩菜,除了白飯之外,還有一碗湯。
盤子下面夾著一張紙條,是爸爸的字:
「應該很餓了吧,吃點東西,冷了的話就拿去微波加熱。爸媽知道妳心情不好,等妳釐清了自己的思緒,爸爸很歡迎聽聽妳的心事喔!p.s.不小心聽說妳這次段考考了第一名,真的很棒呀!我們家思涵最棒了。」
這時才發現,我因為進房間太匆促,所以把小提袋給遺落在客廳沙發了,剛好那時候拿來跟王宇皓獻寶之后,隨手塞進了我的小提袋當中。
媽媽應該是要幫我洗便當的時候發現的……
我已經沒有思緒加熱晚餐,把食物端到餐桌就開始舀了飯跟湯來吃。
雖然一口一口吃著東西,但是卻沒有快樂的心情,更不曉得自己吃了什么東西。
所有在嘴巴里的東西,頓時都失去了味道。
我不知不覺又開始哭了起來,眼淚就跟那碗魚湯一樣,淡淡的,鹹鹹的。
妳為什么要哭呢?妳哭什么呢?
我問著自己,卻無法回答。
光只是個日記本遺失,有需要做這么大的反應嗎?
今天把整件事情搞砸的人,真的是王宇皓嗎?
我看著眼前的食物,突然覺得心里酸酸的。
不,搞砸這一切的人,是我。

4-4 心事再也裝不下了! 就這樣,我跟王宇皓的交換日記,隨著學期慢慢進入尾聲,也一起宣告完結了。
雖然沒有了交換日記,我自己倒是買了一本日記本,晚上睡覺前還是會寫個幾句,似乎也慢慢成為習慣。突然有點懊悔當初為什么要把僅存的那本日記本丟還給他,如果當時留下來,是不是會比較好一些?
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很想念他的字跡,也很想念他的那些無趣得要命的日常。
人似乎就是這樣,當習慣的事物慢慢淡出了你的生活,此時才會出現逐漸強烈的思念跟緬懷。
其實,我知道只要自己主動去跟他聯繫,最多只會挨他幾句話,但也不會怎么樣。但不知道為什么,內心總是特別糾結,對于他,還有許多內心的想法,似乎都沒有辦法找出任何的頭緒。
而他的即時通帳號,從我們爭執的那一天晚上就再也沒有亮燈上線過了。
我與他之間,似乎已經慢慢失去了聯繫的理由。
「所以你們從那一天之后就沒有聯繫了嗎?」張筠婷露出了難以理解的表情。
我們在學校籃球場旁邊的樹蔭底下肩并肩坐著,旁邊擺著許多隨身包包跟手機皮包,還有幾瓶礦泉水,這些都是學長們的東西,因為要上場打球,所以先放在旁邊的。
在放假之前,我從來沒有跟筠婷提到我跟王宇皓吵架的事情,除了讓她覺得我有幾天特別沈悶之外,幾乎也沒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所以她似乎只是當做我又因為功課跟考試而心情不佳而已。
放了寒假之后的第一週,我主動跟筠婷聯繫了,雖然隔天她要跟學長聚會,但因為下午有段時間是她要幫忙「顧包包」的時間,所以就跟我約了這個時段見面。
增大增粗方法 男朋友幫我舔進入高潮 「嗯。」我點點頭。
「什么呀?那算是什么鬼理由?陳思涵,他也跟妳道歉啦,說真的這真的只是個小事,學長也常常找不到東西,可能過兩三天就跑出來了呀!」
「可、可是他也沒有跟我聯絡呀!」我急急為自己辯駁著。
「妳這么激動的對他潑婦罵街,他怎么敢跟妳聯絡呀,說不定都被妳嚇死了。」
「……是嗎?」我抬起頭望著天空,今天天氣真的很好,冬天的暖陽讓人忍不住想發著懶。
這樣的天氣,按照慣例,他應該會騎著腳踏車跟著朋友們一起到球場打球吧。
突然想起國小的時候,那剛打完球紅撲撲的臉,不知道全是汗水還是故意把自己潑濕導致全部濕搭搭的頭髮,還有他的那句:「妳真的很擋路耶。」
不知道為什么,每個畫面都令人有些懷念。不知道為什么,我眼眶好像又濕了。
「別哭了,妳哭了真的不好看。」筠婷拍拍我的后背,遞了面紙給我。
「我不是為了他哭的!」我胡亂的抹了抹自己哭花了的臉頰。
「我知道、我知道,妳乖……」
「我真的不是因為想他才哭的!」
「我知道,好啦,我真的知道!」
「嗚嗚,」我刻意把臉給遮住,「其實今天來的路上,我看見他了。」
筠婷愣了一下,然后問我細節。
「我在那間7-11的轉角看到他,他剛好在腳踏車上掛著一顆籃球,好像剛買了東西要出門打球。」
「那妳干嘛不叫住他?」筠婷疑惑的問。
「我原本想的,」我低著頭回想著那一幕,然后平靜的說著,「但是他旁邊站著另外一個女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3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