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著跳蛋上課 男朋友添下面那個地方

4-5 是不是只有我沒有改變! 「既然妳也發現了這件事情,那我就坦白跟妳說吧。」筠婷突然認真的對我說著。
我驚訝的看著她,那個表情彷彿是醫生要告訴他的病人得了絕癥,只剩下三個月的生命似的。
自從她跟學長正式交往之后,我總覺得我認識的那個張筠婷已經離我越來越遠了,換來的是一個會思考真理,而且越來越沈穩的女孩子。
以前總覺得在國中交男朋友,一定會學壞,會沉淪,會成為檳榔西施之類的存在,但是現在看看我最要好的這位朋友,突然覺得愛情似乎也會帶來不同的樣貌。
然而當她擁有了這種樣貌,我與她之間還能維持過去的好情誼嗎?
「什么事?」我緊張的嚥了嚥口水。
「其實,前兩天妳跟我說這件事情之后,我有跟李思揚打聽過這件事情。」
「李思揚?」我很震驚他們竟然還有聯絡。
「對呀,我當初有加他的即時通,所以還有保持聯繫,雖然我聽說他好像都跟一群素行不良的人混在一起……但先不管這個,」張筠婷皺皺眉頭,思索了一下之后繼續說道,「他跟我說,他有發現最近王宇皓都常常跟一個女生在一起,應該是交了新的女朋友。」
「啊?」
「我個人是不太相信,但是妳知道的,如果不是女朋友,王宇皓怎么可能讓那個女生對他跟前跟后?感覺確實是不太合常理。」筠婷托著腮,露出很困擾的表情。
「嗯……」
當初他對我說,唸書不交女朋友的畫面歷歷在目,難道他真的遇到了真的喜歡的對象了嗎?
不知道為什么,心里總覺得特別不是滋味。
過去這段時間,雖然我嘴巴里一直反駁著張筠婷的說法,但是似乎也慢慢認為王宇皓過去對我也頗有好感,塞著跳蛋上課 男朋友添下面那個地方但此時此刻,卻覺得自己被打了一記巴掌,那火辣辣的感覺彷彿都能真實的感受到。
如果你不喜歡我,為什么要對我做這么多事情?
如果你不喜歡我,為什么要跟我一起過圣誕節?
如果你不喜歡我,為什么要送我這么昂貴的禮物?
如果你喜歡我,為什么不拉住我的手,不要讓我下不了臺階?
……不,他有拉住我的手,是我自己甩開他的。真是咎由自取啊。
「我想先回去了。」我深呼吸一口氣,想辦法展開微笑看向她,想跟她表達我真的沒事。
然后從她的眼神里卻清楚可以看見,她知道我仍舊悶悶不樂。
「我今天跟妳一起回去吧。」她也拎起包包準備跟我一起離開。
「可是學長……?」我指向球場的位置。
「我跟他說一聲就好了,每天都可以偷偷見面的呀,又不缺這次。妳等我一下。」
還來不及阻止,筠婷就跑到球場邊去了。
只見筠婷跟學長說了幾句話,然后指指我的方向,學長點點頭,然后撥了撥她的頭髮,對她微笑。
怎么,看到這幅畫面為什么會覺得心里有點難受?
似乎有點想要問問你,你當初撥亂我的頭髮,也掛著這樣溫暖的笑容嗎?
「走吧,學長也說看妳心情這樣悶悶不樂,早就想叫我陪妳去走走了!」張筠婷勾起我的手臂,笑著說道。
「是嗎?那改天請幫我謝謝學長啰。」我笑著回應她。
「想去吃東西還是逛市場?最近我們班上的女生說長榮路那里開了一間佳瑪,要不要去逛逛?一直很想去買髮夾,但學長好像不太喜歡逛街~悶死了!」
「哈哈哈,都能想像學長在旁邊等妳等到不耐煩的表情了!」
筠婷一路上都在說著她跟學長交往這兩個月內發生的種種糗事,雖然在一個疑似剛失戀的女孩子前面說自己跟男友的甜蜜事蹟,實在是有些白目跟欠揍,但是在這段時間里,我彷彿又找到了當初那個跟我最親密、最友好的好朋友。
突然覺得自己真是自私哪,只想讓她永遠是我的好朋友,而不希望她有所改變。
「欸,想問妳個問題,妳覺得我有改變嗎?」我拿起一條黃綠條紋的髮圈,隨意的問道。
「改變?沒吧。」
「那妳覺得妳有改變嗎?」
「咦?為什么這么問?」
「我總覺得……」總覺得妳離我越來越遠,可以不要離我這么遠嗎?我覺得很寂寞。
還來不及說完內心的話,眼睛就被一雙手給遮住了。
「猜猜我是誰?」身后的女孩子俏皮的說著。

4-6 這不過只是妳的幻覺! 那雙手有點冰冰的,手掌感覺小小的,雖然遮住我的眼睛,但我的視線仍舊是遮不完全,彷彿能看見筠婷漸漸垮下來的笑容。
「……誰?」我試探地問著。
「妳猜呀。」這聲音似乎有那么點熟悉。
「……」
突然,我的視線又恢復了光明,那個女孩子收了手,但當我回頭一望,卻發現她的手是被另一個人拉下來的。
「干嘛啊,小毅,我是在跟思涵玩呢!你這樣破梗都不有趣了啦!」林凱璇俏皮的撒嬌著,卻讓我覺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怎么,當我失戀的時候,全世界的人都想來閃瞎我的眼睛嗎?
現在我最不想看到的,除了王宇皓跟他傳說中的女朋友外,就屬眼前這一對了,游志毅跟林凱璇。
只見林凱璇瞬間抱緊石斑魚的手臂,就像個八爪章魚一樣緊緊纏繞在他的手臂上,如果不是游先生表情還很從容,我還以為那只手臂快被勒到壞死了呢。
「妳們也來逛街嗎?」石斑魚問著。不知道為什么,特別注意到那個「也」字。
「是啊,你們也來逛街嗎?」我發現自己無意間也加重了那個也字。真是幼稚。
石斑魚皺皺眉頭,然后輕輕把林凱璇的手撥開,朝我的方向走了過來,然后偏著頭看著我。
「你、你干嘛?」我嚇了一跳,忍不住往后退了兩步。
「覺得妳好像有點怪怪的?心情不好嗎?還是生病了?」石斑魚關切的問著。
你沒事關心我干嘛啊!而且還在你醋桶女朋友面前!
看看你身后的那個女人那銳利的眼神,如果她的眼神可以射出暗箭,我覺得我大概已經死到不能再死了。
「我沒事。」我很緩慢的退到筠婷的身后,「你們慢慢逛吧,我打算要去結帳了。」
「欸?」
「別欸了,快走!」我小聲的在筠婷耳朵旁低喃,然后迅速拉住她的手往外跑。
「說真的,我們為什么需要落荒而逃啊?」等到我們回到了門口,筠婷望著天空一臉不解的問著。
「哪有落荒而逃,是看場合做事!妳不覺得林凱璇在瞪我們嗎?」
「我不覺得啊?」
「那是因為妳神經太大條了!」
「欸,陳思涵,這妳就不懂了,」張筠婷突然認真的貼近我,然后用她的食指指著我的鼻子,「妳知道嗎?妳越是閃躲,林凱璇就越覺得妳心里有鬼,妳為什么就不能落落大方一點?妳越顯得沒事,越顯得不在意,她就不會把妳當做假想敵了,妳懂嗎?」
我被她這一席話給震懾住了,頓時無法給予任何回應。
「妳認識游志毅起碼也半年了吧,妳也應該要知道他就是該死的天秤座風格,對每個人都紳士體貼,所以林凱璇才會要妳幫她送餅乾,想下個馬威告訴妳說:『游志毅對妳的好不過只是妳的幻覺!』這樣而已,結果妳反應超大又超明顯,她當然覺得妳心里有鬼!」
「等、等等,妳干嘛突然連珠砲講這么多啦,我腦袋還來不及運轉……」我緊張的把臉埋在手掌里,感覺這樣似乎就可以逃避張筠婷對我的砲火攻擊。
「妳少來,妳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聰明的、功課又最好的,只是有時候某些方面有點腦殘,這部分我可以諒解……只要妳請我吃一碗大腸麵線,我就不繼續唸妳。」她突然露出一絲壞笑。
「好啦,我請妳吃,還幫妳多叫一碗肉圓,這樣筠婷大大有開心嗎?」我快速把她推到反方向的去,想徹底讓這個話題宣告完結。
「有窩,超開心~走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3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