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按摩棒進去 男朋友老叫我含他下面

4-7 嗨,新鄰居! 一整個寒假,我都沒有與王宇皓聯繫,而他也沒有主動找過我
我就像是只把自己囚禁在房間里的鳥,每天就待在房間里看書、做練習題,偶爾玩一下電腦。
媽媽因為我最后兩次段考都表現得很好,所以這個寒假也不太管我,只是剛好我都沒有想要玩的興致,就連張筠婷的邀約,也都一個一個推掉了。
雖然有時候也會覺得些許的寂寞,但總覺得這是學長的最后一個假期,等到開學之后,他們見面的時間就會越來越少了,學長會開始進入密集準備基測的時期,不如趁這時候讓他們好好的約會……
想到那個話題總是繞著難孩子轉的辮子女孩,竟然也交到男朋友了呢。
怎么著,內心竟然有點悶悶不樂。
雖然自己總覺得國中交男友實在太早了,未來又不一定會上同一所高中,真的交往了,最后還是要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別離。面對別離,還有信心大聲的說著永遠不變心嗎?
雖然自己也會偷偷租漫畫來看,也到圖書館借一些小說,還會偶爾跟著媽媽一起看八點檔連續劇,但不知道為什么,總是對那雋永的愛情既是期待又是充滿懷疑。
是啊,如果妳不在意,那何必為了王宇皓那個王八蛋難過呢?
同班了這么多年,妳真的有認識這個人嗎?妳懂他在想什么嗎?妳又跟他說過幾句話?
妳連一個旁觀者張筠婷都不如!
我內心充滿了糾結,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把結鬆開,只能任由低垂的夜將我帶離現實的疑惑,進入到沈沈夢鄉。在隔天就要開學的夜晚,我卻仍舊失了眠。
從窗口透出了月光,是否在此時顯得太過燦爛了呢?
覺得自己喜歡他,只是妳的一個錯覺而已。
「是的。我知道。」我躺在床上,將雙手伸直,猶如用念力就可以碰到天花板似的。
妳只是因為他突然對你太好,所以產生了依賴之情而已。
「是的!沒錯!」
只是大家都一直跟妳說王宇皓喜歡妳,所以妳相信了小屁孩的鬼話而已。
「沒錯,蠢死了。」
根本沒有人會喜歡妳。妳太自以為是了。
「……是啊,我真的太自以為是了。」我發現自己的臉濕了,眼淚不知何時開始掉了下來,「比起夏孟婷,妳既不漂亮又不可愛,重點是,妳連聰明才智都無法成為最頂尖的人!妳這個廢物!」
在這樣的夜晚,我大肆的嘲笑著自己。
而在這樣的夜晚,你也在嘲笑著我嗎?
「嗨,這次換我坐妳旁邊啰,失望嗎?不是游志毅。」獅子甲同學笑瞇瞇地看著我說著。
這次換座位,不知怎么抽的,我坐到了窗戶邊,左邊是后走廊,然而我卻只看得見滿滿正在晾乾的拖把,甚至還有幾支已經掉毛掉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我的前面是一個安靜的女孩,似乎是姓姚,但是存在感比我薄弱太多太多;后面是一個總是在偷睡覺的調皮男孩子,總是讓我想到以前的李思揚;而我右手邊的,則是我半年來從來都沒記住的熟悉面孔——那個頭髮總是很蓬鬆,笑容很燦爛,又總是一副天塌下來都都沒關係的爽朗表情,而我總是在心中稱呼他「獅子甲」的同學。
我終于記住了他的名字,何安杰。我的新鄰居。

4-8 D棟的音樂教室! 何安杰雖然跟石斑魚感情很要好,也常常在童軍社的教室跑進跑出,參加許多有趣的活動,像是這次的圣誕節交換禮物他也一同參與了,雖然如此,但他并沒有成為童軍社團的正式團員,相反的,他竟然是學校管絃樂團的大提琴手。
這樣總是活潑的在班上蹦來跳去的男孩子,竟然練得一手好琴,這我也是到這個學期才終于發現的。或許就跟張筠婷說的一樣,有太多太多事情,是我所不知道,而且都是我沒有認真去發覺的。
學校管絃樂團的團練時間是每個禮拜一、三,會占用些許的早自習時間,但是他自己似乎都會另外參與在練習教室每個禮拜四跟五的共同練習時間,這個資訊,我則是今天才獲得的。
「呃?」我看著眼前的提袋感到一頭霧水。
「何安杰把這個忘了,妳可以幫我拿給他嗎?」石斑魚把已經走到教室門口準備開閃的我給攔住了,然后遞上這個上面還有一只小鯨魚在噴水的Q版圖片的深藍色手提袋。
「你干嘛不自己給他?」我實在不想耽誤自己的放學時間,而且我也想早點回家吃包子。最近媽媽從市場買了許多紅豆包,真的好好吃,每次回家都會蒸一顆先讓我解解饞。
在我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我終于發現原因了……
林凱璇站在離我們不到50公尺的地方,雙手環胸的看著我們。她雖然長得漂亮可愛,但塞按摩棒進去 男朋友老叫我含他下面是那張結屎面的臉每次都會讓我覺得有種全身發麻的感覺。
「你們交往了?」我忍不住問了出口。
「什么?」
「你們啊,你們已經正式交往了嗎?」我偷偷指向林凱璇的位置。
他朝著我比的方向看過去,然后會心一笑。
「笨蛋。妳不要老是胡思亂想,講一些有的沒有的。」他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把提袋交給我,「我知道妳今天只想回家吃包子,這耽誤不到妳幾分鐘,幫個忙吧!」
「可是我又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我拎著那個提袋一臉不情愿的說著。
「啊?他還沒回家呀!今天他應該在音樂練習教室練習吧!」
「音樂教室?」
「欸,妳不要跟我說妳還不知道何安杰是管絃樂的喔!」他一副在開著玩笑的樣子,直到看到我微微張開的嘴巴之后,反而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我不知道。」
「……我記得你們已經同班半年多了吧?」
「對不起……」
于是我只好單獨踏上前往學校最偏僻的D棟教室,尋找那個神奇的何同學了。
雖然因為我們一年級都是使用A棟的臨時教室當作音樂教室,所以我從來沒走到D棟過,這里的音樂教室主要是提供三年級的學生使用,然而大家也都知道,國三的音樂課大多是被拿來借課用的,所以幾乎很少人會來到這個地方。
在我才剛剛接近D棟的中庭,就聽見一陣激烈的鼓聲從某間教室傳來,鼓聲結束之后,是一群人大笑的嘻鬧聲。
當我準備先偷偷在窗口觀望一下何安杰的位置時,突然有個人敲了我的肩膀。
當我一回頭,看見一雙很漂亮的眼睛緊盯著我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3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