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模溝溝茂密 男生晚上脫美女的衣服

5-4 長髮公主的金色梯子 林凱璇真的是八卦集散中心,到學校不到一個小時,老師果然就緊急通知我跟石斑魚到視聽教室集合,但我猜石斑魚早也已經收到了凱璇的通風報信,一臉很認命的走出了教室。
「凱璇應該有跟妳說了吧?看妳也不太驚訝的樣子。」他一邊走一邊問著。
經過一個暑假,石斑魚好像又長得更高了一些,陽光的笑顏靦腆的輕笑著,有時候總覺得他的笑臉像是一種迷藥,只要站在他身旁看他這樣笑一笑,彷彿天塌下來都不會砸中你。
「咦?」他突然停了腳步。
「怎么了?」我望著身旁的他,然后跟著他的眼神望向前方,發現一個男孩子正擋住我們的去路。
他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揹著那新到像是還沒揹過半次的書包,正在這個走廊的另一頭,距離我們大概有五步之遙的地方看著我們。
他看起來有點驚訝,但我想我比他更為驚訝。雖然昨天他似乎已經預告過了,但還是覺得萬般沖擊。
「你怎么在這里?」我驚訝的問著。
「就……在這里。」他一邊說這句話,一邊又似乎把眼神移走了。
為什么不敢直視我?
我發現他變了好多,不知道那天與何安杰回家的路上,是否因為夜幕低垂,加上情緒澎湃,所以沒有注意到,還是這段時間他改變了很多,總覺得他除了面容以外,整個人的氣場都跟之前我所認識的那個王宇皓大不相同了……他真的是王宇皓嗎?
「這樣啊……」我也跟著低下了頭。真是尷尬。
「你是王宇皓吧?我國小的時候還跟你打過幾次躲避球耶!可是你可能對我沒什么印象。」石斑魚親切的打著招呼。
「我知道你,游志毅。」他很簡單的回覆了。
「哈,真沒想到你還記得,很想跟你多聊兩句欸,但我們要先去集合,你是轉學過來嗎?你知道你幾班嗎?」
「我知道我幾班,但,我想遲早都會跟你們同班的。妳說是吧,陳思涵?」他偏頭望向我,然后對我笑了一下。
我無語的看著他,不知道為什么內心覺得有些焦慮。
「你們不是在趕時間嗎?快去吧。」他看著我和石斑魚,然后又恢復面無表情的面容,從我們身旁匆匆走過了。
他是什么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的?
不,應該說,我們什么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的?
不敢互相直視對方,感覺就像是鬧著彆扭的孩子。
「我覺得,他變很多耶?」當我們進入視聽教室的時候,石斑魚皺著眉頭疑惑的說著。
「我也覺得。」
「我記得他以前還蠻活潑,還蠻好相處,可是剛剛覺得他有點自閉?」
「嗯。」我憂郁的坐在視聽教室的軟椅上,緊盯著自己的鞋尖。
「你們在說誰?」旁邊一個女孩子突然亂入。
「王宇皓啊,欸?」
張筠婷正翹著二郎腿以一個很囂張的姿勢坐在我身旁。
「妳、妳妳妳……」
「妳干嘛?妳想說為什么我能被選上是不?妳在懷疑我是不?」她瞇起眼睛看著我。
「我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很驚訝妳主動跟我講話而已!」
她突然大笑,然后站了起來,「妳猜的沒錯啦,我成績哪夠格進入資優班?我只是幫老師的忙來這里當小跟班的。」
「這樣啊……」
「聽你們剛剛說的,妳應該已經見到王宇皓了吧?」她拿起旁邊一疊小冊子開始發給我們。
「嗯,是見到了,但……」
「我跟妳說啊,」她似乎準備要拿冊子到后面幾排去發,「主動示好沒那么困難的。妳不要笨了,記得我這句話。」
「等等!」我一個箭步拉住她的手臂。
「怎么了?」她回頭看向我。
「妳還在生我的氣嗎?妳還需要我這個朋友嗎?」我小聲地問著。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綻開笑顏,「妳不要那么白癡,不當妳是朋友就不會來找妳講話了!那些都只是氣話而已,唉唷唉唷不要抱我、妳不要這樣,妳哭屁啊哭屁啊!」
就這樣,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跟我最要好的朋友和好了。
我一直以為,如果彼此有了不愉快,我只能把自己囚禁在那巨大的高塔當中,無論外頭的人怎么吶喊,我永遠都沒辦法與對方接觸。直到換我在塔外遙望那高塔上的小窗,已然絕望之際,卻發現高塔上拋下了那充滿善意、讓人感動的金色長髮。

5-4 國王新衣的真相 「所以妳就跟張筠婷和好了?妳們兩個還真不是普通的幼稚啊。」林凱璇坐在石斑魚的位置上,揮著手上的原子筆說著。
「哪有幼稚!我們是感情很深厚好嗎?」我翻著國模溝溝茂密 男生晚上脫美女的衣服白眼,「還有,妳一定要每節下課都來盯哨嗎?」
「那是當然的,不然如果小毅被妳這個臭女人拐走我該怎辦啊!」
還用拐走這個詞哩,這女人……
學校從這個學期開始,將國一每個班綜合成績前兩名的學生全部集中到一個班當中。
二年一班,總共五十名學生,但很意外的是,班上的男生竟然佔了三分之二。
這個班上大致分成三個族群:
一、很會玩又很會讀書的,像是游志毅那種,每天晚上都跑社團卻還是每科都能拿九十以上的妖怪。
二、人生只有讀書讀書讀書,風格很像小丸子班上的班長丸尾一樣,也很不喜歡與人交際。
三、完全感覺不出來他為什么會在資優班,整個形象跟行為都很像路人,雖然成績不錯,個性也頗為友善,但就是不太亮眼。
雖然到了新班級,但可能是因為石斑魚的關係,所以我還是跟童軍社的人保持友好的關係,雖然因為要回家念書,所以不太能參加社團活動,但基本上一下課,那群妖魔鬼怪就會跑到我們班上,把我跟石斑魚圍住開始聊天,即使只有短短十分鐘他們也高興。
分班之后,我得到的第一個消息就是王宇皓進到我之前的班上了。
不知道為什么覺得有點可惜,甚至心里還會有種「為什么不考糟一點好留在原班級」的糟糕想法,當我把這個念頭告訴筠婷時,她只對我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我問妳一個問題,請問妳幾班?」
「咦?一班啊?」
「那請問妳以前幾班?」她引導式的問著,讓我不禁覺得自己像個白癡。
「五班啊,妳干嘛啦。」
「那請問王宇皓現在在哪班?」她不理我繼續問著。
「不就五班嗎?」
「靠腰,這就是重點啊!妳這個白癡!」筠婷倏然站了起來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他不過來找妳,妳不會過去找他喔?干嘛,都好不容易有機會同校了,妳干嘛還畏畏縮縮的?」
「可、可是,可是他感覺好像討厭我了呀!」我怯弱的說著。
「討厭妳?」筠婷感覺快要腦中風,「拜託,他要轉學過來的時候還特別通知妳耶!這感覺像什么……不就像是流浪在外的浪子準備回國時請老婆來接機的意思是一樣的嗎?」
哪里一樣……
「吼,如果他不理我怎辦?這樣我是熱臉貼冷屁股欸。」我小聲的嘀咕著,「而且一開始就是他把日記弄丟才變成現在這樣的,應該要是他來跟我道歉吧。」
雖然心里早就不在意日記的事情了,但不知道為什么,總是管不住那嘴巴,總是想爭。或許就跟國王的新衣吧,寧可相信那不實的謊言,也不愿意接受赤裸裸的真實。
「隨妳隨妳!」筠婷感覺像是想搧開眼前的灰塵般揮著手。
「吼喔~我是很認真來找妳商量的欸。」
「商量什么啦?啊我不就跟妳說了,是妳自己死要面子的,那怪誰啊?」
「妳、妳就不能幫我跟他交涉一下嗎?」我懇求的說著。
「不能。」她斷然的拒絕了我,「妳可以回去妳們班上了。」
「吼,小氣鬼。」
我嘟著嘴一臉不愉快的走出筠婷的教室門口,卻剛好遇見了要準備進來的凱璇。她看了我一眼,對我打聲招呼就進教室了,感覺她好像也有股令人難以接近的低氣壓啊。
當我一邊想著筠婷剛剛說的話,一邊走回班上的時候,卻有人叫住了我。
「哈啰。」王宇皓從窗口邊對我打了一聲招呼。
「哈啰。」我突然一吃驚,「……欸?」
他的位置似乎就在第二個窗口邊,那個位置,以前一開始是何安杰的座位。因為他身高太高,一直擋住前面同學的視線,所以被強迫移到后面去了。
「今天放學有事嗎?」他突然問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5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