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美婦征途 男生的第一次的重要性

5-5 通往糖果屋的那條長長路途 一定是見鬼了,不然就是因為鐘聲來的太快,讓我還來不及思考就答應了王宇皓的邀約。
想到這么久沒見面了,上次又讓他看到自己跟何安杰一起回去的場景,突然覺得內心相當不安。但是想想剛剛他感覺一派輕鬆的表情,似乎又覺得應該沒有想像中的那么糟糕。
雖然很久沒見到了,但他淺淺笑起來的時候,還是會讓人覺得有點怦然心動。
「在想誰?」一放學,當我還在收書包的時候,石斑魚打趣的問道。
「我哪有想誰。」我突然有些激動。
「看妳今天下午感覺都心不在焉的樣子,國文老師請妳起來默背課文,還足足叫了妳三次妳才發現……少騙人了啦,妳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迷?」
我在想什么?突然間,我也有點疑惑了。
「人家在想誰也要跟你報告啊?你感覺好像思涵的老爸喔,嘖嘖嘖。」不知何時,凱璇已經湊到了我們的身邊,「話說晚上有個小活動,思涵要不要一起參加一下?」
「不了,我今天跟人有約。」我快速收著書包說著。
「可是安杰今天馬上就回去了耶,他說家里有事。」
「喔,是喔。」
「咦?妳不是要跟安杰一起回去嗎?」
「沒啊。」我揹起書包,第N次重複了這句話,「何安杰真的不是我的男朋友。掰啰。」
快速走在走廊上的時候,不禁覺得應該要脫掉外套的。
雖然九月已經開始有些涼意,但是穿了外套,還是會稍嫌有點悶熱。
到了穿堂時,他已經在那裏等我了。
不知道為什么,第一瞬間,我竟然是先認出了他的那雙all-star帆布鞋。
「嗨。」我簡短的打著招呼。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淺淺的笑了,「走吧。」他說。
許多學生熙熙攘攘從我們身邊經過,然而這段路上,他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筠婷那句『他不過來找妳,妳不會過去找他喔?』突然竄進腦海里,我是不是該開口說些什么?他也在等待我嗎?
「你、你今天沒騎腳踏車嗎?」我問著。
「嗯?沒有,今天太早起了,所以想說用走的來學校。」
「嗯……」
「很失望嗎?沒車可搭。」他帶著笑意說道。
「沒有!我才沒這么想!」我堅決的否認。
他呵呵笑了兩聲,然后輕鬆的走在我的身邊,而我只是覺得悶的很,所以總是若有所思。我們兩個就這樣走了十五分鐘,然后先到了我家樓下。
「掰。」他說,「回家小心。」
「噢,你也是。」我一頭霧水,難道他只是單純想跟我一起「走」回去嗎?
當我準備要轉身進入社區時,卻聽到匆促的小跑步聲,然后有人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腕。我回頭不解的看著他,只見他皺起了眉頭,一臉好像很不情愿的樣子,就這樣無語的看著我。
「怎么了?」我問著他。
「聽說妳辦了手機。」怎么是這種莫名的開頭?
「啊……?是啊。我這個暑假辦了新手機,怎么了嗎?掉了啊?」我四周看看,卻都沒看到有東西掉落。
「沒有掉,我想跟妳借一下手機,好嗎?」他的臉感覺就像一顆紅透的蘋果,剛剛應該要建議他脫外套的,他這樣走回家一定會熱死。
是想打電話回家嗎?還是想打電話給誰?
啊,還是想打電話給……女朋友?該死!我都忘記夏孟婷了!
「好啊。」我從書包里翻出那支BENQ,「你是要打回家嗎?」
他接過手,然后迅速的開始按了起來。
「不是。」他簡短的回答。他感覺操作怎么這么流利啊?
「要打電話給女朋友嗎?」我裝作毫不在意的問著。
他抬起頭來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女朋友?」
「夏孟婷啊,不是嗎?我寒假的時候看見你跟她一起單獨出門了。」
他思索著,然后把手機遞給我。
「你是說寒假剛開始的時候嗎?我只有跟她出去那一次耶!而且其實我們是一群人,剛好班上的人要來我家附近的公園烤肉,我剛好跟夏孟婷還有幾個人是住在這里的人,所以就一起去便利商店幫忙買一些飲料啊。」他驚訝的說著,「妳該不會一直誤會我吧?妳是不是到處跟人宣傳我交女朋友?」
「我、我才沒有!」我也只有跟筠婷說而已,但我不曉得筠婷跟多少人說倒是真的。
「喔。沒有就好。總覺得妳應該已經跟一些人講了,不過那就算了。」他還是不忘繼續多講兩句挖苦我。
我拿著手機疑惑的看著,「那你剛剛用我的手機在干嘛?」
「我輸入了我的手機號碼,還有我的MSN帳號。」他說,「還有打到我自己的手機,所以得到了妳的電話號碼。」
「蛤?」
「我今天邀妳回去,就是要做這件事情。沒什么。」他說完之后裝的酷酷的轉頭就走了,留下一頭霧水的我。
「欸。」當我以為他已走遠時,他又回頭叫住了我,「MSN妳研究一下,然后,不要再過一年半載才加我了,老烏龜才這樣。」
「誰是老烏龜啊!你這大笨蛋!」我對著他笑得燦爛的身影大吼。
多希望時間可以停留在這一刻,你我的笑容混著日落美麗的晚霞,襯著那嶄新和好的友誼,那是多么美好的瞬間啊。

5-6 王子提出的邀約 「妳應該要感謝我。」電話里另一頭的筠婷說著。
「為什么?」
「他有先來問我的喔!」她開心的說著,「可是我拒絕了他的要求。」
「問什么?」我一頭霧水。
「妳可以不要耍笨嗎?就是問妳的手機號碼啊!我叫他自己去跟妳問。」
「是喔。」
「妳快感謝我啊!」她不知道為什么情緒特別高漲。
「不要。」
那天一回到家,我就很興奮的打電話給筠婷,跟她說今天發生的事情。
我得到了王宇皓的手機號碼跟不知道什么鬼的MSN帳號,以及他其實沒有交女朋友的重要訊息。不料張筠婷說她早就知道了,而且還早在暑假就已經知道,就我一個人被被蒙在鼓里,還在那裏心酸不知什么意思的。
「不過,妳跟那個何安杰真的沒什么嗎?」她突然問著。
「咦?真的沒什么啦!那是謠言而已。」我斷然否認。
「是喔,其實我覺得會拉大提琴的男孩子也不錯啊,而且他又長的高,臉也蠻帥的呀!」
「怎么,他是妳下一個瞄準的對象嗎?」
「才不呢,我這個人才不獵食朋友喜歡的對象。」
「我才沒有喜歡何安杰!而且妳國小還跟王宇皓告白欸,別忘了!」我忍不住想挖苦她。
「那是妳自己說不喜歡的,呵呵呵呵呵。」張筠婷笑得開心,「欸,妳怎么可以不感謝我,我還幫妳澄清妳沒有跟何安杰發展婚外情欸。」
「什么婚外情啦!欸?妳跟誰說?」我緊張的問著。
「當然是妳前世的債主王先生啊~我覺得他大概已經悶很久啰,就說他喜歡妳了妳就不信。」
「討厭啦,不要亂講話!」
那刻的好心情一直維持到晚飯時刻,連媽媽都有發現我高漲的情緒。
「怎么了,今天發生什么好事?」她一邊將那鍋玉米濃湯端到餐桌上,一邊問著我。
「沒有啊。」我咬著筷子說著。
「換到新班級還習慣嗎?」
「還可以,大家都蠻乖的,老師都不太需要管秩序。」
「妳也要小心點,不然很容易就墊底的,妳平常都太鬆懈了,我正在考慮要不要把妳送到補習班呢!」媽媽露出困擾的表情,「如果妳跟不上大家的速度那就糟了啊,隔壁張太太就說她小孩都有補習,效果不錯,她兒子現在國三模擬考有全國前三十名耶。」
「我不喜歡補習啊,媽,我說過了,沒有補習我一樣可以保持成績的。」
「我也不想花那么多錢讓妳去補習啊,妳知道補一次習要花多少錢嗎?但是我很擔心妳的成績,妳看這個暑假,妳光是跟那些童軍社的人出去玩就多少次了,都沒認真複習,到時候如果成績不好該怎么辦啊?」媽媽憂心忡忡的說著。
「妳不用擔心啦,我說過我會努力念書的,而且我也沒跟童軍社的一直出去啊,才去一兩次而已。」我說,「妳也認識游志毅啊,他也跟我同班,沒問題的。」
「啊,游同學啊?他真的是個很有禮貌又很有氣質的男孩子呢!要不是妳現在年紀太小應該要專注在課業上,我還真希望他當我家的女婿。」
「媽!妳在亂講什么啦!」我大叫著。
不過媽說的沒錯,國一下學期因為跟王宇皓鬧翻,后來又跟張筠婷有了誤會,我念書都不是很認真,常常在課上恍神,雖然都可以保持在班上前三名,但是因為班上讀書風氣沒有特別好,所以實在沒什么好拿來說嘴的。
這次期中考,看來就是關鍵了,如果不努力點,真的有可能墊底呢。
如果墊底的話,我就沒有籌碼跟媽媽說不去補習班了。
國小的時候,我曾經上過一個月的補習班。
班上有一堆小鬼頭下課幼稚的跑來跑去,上課的時候會先發考卷給大家寫,然后檢討,接下來上新的課程,老師的嗓音配著過冷的空調,實在都快令人睡著,接著是出一大堆的習題以及好幾張考卷當作回家作業。
我上了一個月就跟媽媽說不想再去了,與其關在那里囚籠里,我覺得自己念書倒還比較有效率些,不知道為什么,我對那種壅擠的環境,吵鬧的聲音,都會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于是晚上,我再度打開書本,下定決心往后每天要多讀一個小時的書,好好應戰之后的每場考試。
就在那個時刻,我的手機發出了短訊聲響。
『明天一起上學好嗎?妳家國企美婦征途 男生的第一次的重要性樓下等妳。』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5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