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要了好痛 男生脫美女胸罩和內褲

5-7 王子不想說的秘密 這個世界一定是因為什么問題而變得有點怪怪的了。
王宇皓幾乎每天晚上都會丟給我一封簡訊,有幾次是約我一起上學,有幾次約我放學,有的時候會改問明天需不需要帶雨傘之類芝麻蒜皮的小事。
不過我一直沒有時間加他的MSN,或許他猜的很對,我果然都要拖個一年半載才能加他,難怪當初他主動來存我的號碼,不然等我可能真的要等到明年秋天了。
不過他也沒有來催我,大概也對我的習性了然于心。
這個學期的第一次段考,雖然覺得已經比上學期用功了不少,竟然還只有排到班上二十名而已!
二十名!我拿到成績單的那一剎那,覺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我這一生可沒嘗過這種屈辱啊。
「妳這次幾名啊?」石斑魚湊了過來,然后噤聲。
「我知道很悲壯,你呢?」
「妳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他一把蓋住了自己的成績單。
「沒關係,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我覺得妳不能做好的。」
「干嘛啦,隱藏個屁喔,快點!」我一把把他的成績單搶了過來。
吶,真不該看的。游志毅這次拿了全班第二名。
唉,一直到了這一刻,我才發現我們之間的差距怎么這么大啊。
「聽說,妳最近都跟一個男孩子走的很近?」他試探的問著。
「你也認識啊,就王宇皓。」
「妳跟他……?」
「我跟他……」我猶豫了一下,「就只是朋友而已。」
石斑魚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笑了笑。但我覺得他大概也不相信我說的話。
「大家回座位,快回座位,我要宣布一件事情。」老師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講臺上,雖然已經上課十分鐘了,但是剛剛班長剛發下成績單,整個班上鬧哄哄的,根本沒人注意到鐘聲。
等到大家都回到位置上了,老師才清清喉嚨說著:「下個禮拜,我們班上會再多一個同學喔。」
全班先是沉默,然后發出很多不解的聲音。
「因為有位同學這次成績太過亮眼,所以他們導師破例幫他申請進入我們班上。」
「那為什么一開始他沒有被選進來?他國一成績不夠好嗎?」班長幫大家提出了相同的疑惑。
「因為他是轉學生喔,」老師解釋,「這學期才轉來我們學校的,所以到時候大家請多多照顧他,讓他能更快融入這個學校喔!」
老師的這句話根本是白說的了。在這個升學班里,誰會想幫助敵人?不暗自詛咒對方考試那一天烙賽(注:拉肚子)就已經算是非常慈悲的對手了。
「八成是王宇皓吧。」石斑魚拿出英文課本,一邊對我說著。
「嗯,或許吧。」我其實也是這么猜的。
雖然我們每天聯繫,也常常一起上學放學,但是他從來也沒有跟我提到那消失的日記,他的課業,也沒有提到他轉學的理由。雖然我有幾次想要問,但都被他技術性的把話題轉走了。
我覺得他應該不想提這些話題,但越是不講,我就越想知道這些「秘密」。
關于這個神秘的轉學生,竟然破例直接申請進升學班,學校關于他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包括他像是妖魔鬼怪一般的成績、長得不錯的樣貌,還有運動方面優秀的表現。
不知不覺,他竟然也擁有了一群女性粉絲:有人會躲在柱子后面,當他經過的時候呵呵亂笑;有人則是每天都送早餐給他吃,而且還每天換不同的餐點,只為了知道他最喜歡吃哪個口味;最可怕的是,還有人會跟蹤他進男廁,或悄悄躲在門后偷看他上廁所的背影。
「我覺得我快要精神分裂了。」王宇皓某天回到教室之后,對我這么說道。
「人帥真好。」石斑魚則是偷偷揶揄了一下。
現在我的座位,剛好夾在石斑魚跟王宇皓中間,張筠婷口中最爽的座位,左擁右抱學校男神,假婚外情對象何安杰偶爾還會來班上找我們聊天。
「感覺妳都在開后宮了。」筠婷某天打趣的說著。
「什么后宮,妳當我皇上喔?」
「皇上,您要記得,皇后這個位置一定要是臣妾啊!不然臣妾會哭死~」筠婷裝模作樣的趴倒在我身上。
「呃,請問妳們現在是在演哪齣……」石斑魚露出複雜的表情看著我們,然后搖了搖頭,就像是看到重癥精神病患者似的。

5-8 屬于十月的噩夢 「抱歉打斷一下各位的討論,」何姿羽突然舉起了右手,「請問現在是在討論誰的生日會?」
全部的人轉頭看向她。
「妳……」何安杰的面色開始有點轉變。
「妳是耳包嗎?」林凱璇很不客氣的回覆。
「妳!妳這個臭女人!」何姿羽脹紅了臉很生氣的用力搖晃著課桌,發出了碰碰碰碰的聲響,做著無謂的抗議。
但看樣子沒什么人想理會她。
十月。
其實在那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十月也是屬于游志毅的月份。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在做些什么呢?一時之間彷彿也想不太起來。但完全沒有想到,在這樣的時刻,我竟然會跟這一群人坐在童軍社的教室里,討論他生日那一天要如何惡整……不是,是如何幫他度過一個難忘且愉快的14歲生日。
14歲呀。
想當初自己才剛進了學校的殿堂,記得七歲那一年還在校門口哇哇大哭吵著不要去學校,抱著媽媽說好想回家,拜託媽媽不要丟下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即使如此,最后還是必須乖乖進到教室。
雖然剛剛上演了這樣一個猶如生離死別的戲碼,但半個小時之后,往往就忘記了剛剛的離別之苦,反而跟同學們玩了起來。到了放學回到家,還不停的跟媽媽說著今天發生的大小事,連準備睡覺的時候都還在想著今天跟誰說過了什么話?跟哪個同學打鬧了?老師說過了什么?誰稱讚了自己漂亮?誰偷掀了自己的裙子?
什么時候,已經過了這么久的歲月?
在我完全沒有意會過來的時候,時光就一直在不停的流逝著呢?
「所以按照剛剛妳所說的,去年你們是把他關進男廁的掃具間,讓他以為鎖壞了,你們從外面打不開,必須去找人拿鑰匙,結果留他在里面一個小時,等到當他已經感到非常絕望之際,你們才捧著小蛋糕出現,告訴他這是一個生日驚喜?」王宇皓一臉不可置信的說著,「欸,不是我在說,你們真的超狠超絕的,如果我今天是游志毅,一定會跟你們絕交。」
「所以我們不會這樣對你咩,這種活動本來就是要看人辦的啊~」許久不見的可愛乙同學又再度出現,即使幾個月沒看見了,他的身高好像還是沒多大的進步。
「阿毅一開始被放出來的時候表情是有點可怕啦,我懷疑是我們把他關在里面太久了,但是最后吃蛋糕的時候他還是說謝謝我們幫他慶祝生日。」何安杰接著說道。
「他脾氣真好。」筠婷答腔嗯不要了好痛 男生脫美女胸罩和內褲
「小毅脾氣本來就很好,但是這次我們可以走溫馨路線,不要再惡搞他了好嗎?」林凱璇認真的說著。
「可是這樣感覺好像就少了一點樂趣。」王宇皓突然若有所思的說著。
「你剛剛不是還在那邊說他們對他很殘忍嗎!」我哭笑不得的說。
「我有點想知道這家伙的極限啊……感覺好像有點有趣。」
「是吧是吧,皓子你也這么覺得吼?」幾個男孩子突然感覺看到了一線曙光,非常高興的圍繞著王宇皓問著。
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有點替石斑魚擔心了。
看來十月對他而言,真的不是什么好日子呀。
「你們都在這里啊?我找你們很久哩。」石斑魚突然從后門探出頭來,嚇了我們大伙兒一大跳。
「小毅!你不是說要早點回去?」凱璇稍嫌慌張地問著。
他看了看大家,然后目光定格在桌上那堆紙頁上頭。
「嗯,我只是忘記拿明天要考的數學課本,所以回來拿一下的,」他平靜的說著,「那我先走了。」
「嗯……你快回家吧!伯母在等你的!」
「好的,」當他準備轉身離去時,回頭看了大家一眼,那個眼神感覺意義深遠,「別再把我關在掃具間了,真的會幽閉恐懼癥發作的,會死人的喔。拜託各位啰。」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5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