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就啪啪吧 男的在床上強軒女美人

5-9 愛麗絲追逐的懷錶兔子 討論石斑魚生日如何慶祝的那一天,王宇皓中途接到了一通電話,似乎家里有點事情,所以就先離開了。
「妳有問過王宇皓為什么突然轉學嗎?」回家的路上,筠婷突然悄聲問我。
「我有稍微提到這個問題,但他似乎不太想回答。」
「聽說,他家里出了一點事情。」
「咦?」
「我聽我同學說,曾經看到警察去王宇皓他家好幾次。」筠婷吃著剛買的胡椒餅一邊說著,「因為王宇皓住的那區,我們班上有很多人也住在那里,這次他又破例直接進入資優班,大家似乎也都很好奇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很多人也在挖他的事情。」
「是嗎……」我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手上的胡椒餅,想著王宇皓這陣子有什么異常之處,雖然似乎感覺不出來任何異常之處,但是卻也覺得好像不是我所看見的那樣。
那一天,我終于抽了一個時間上網下載了傳說中的MSN messenger。
藍綠色的外框映入眼簾,我快速的輸入了王宇皓的帳號,但這次,他沒有馬上回覆我的好友通知。我想,他應該還沒有回到家吧?
花了一點時間研究這個軟體,也順便等一下王宇皓上線,然而,一直等到了十點,他都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我盯著他的那行帳號發著呆。
卻意外發現他msn上的頭像照片,竟然有那么一點熟悉……好像是我當初送給他的史努比馬克杯,但卻不是那么的確定。
內心有些許的怦然,卻又擔心這一切都只是我自己一廂情愿的自作多情。
今天,他應該不會上線了吧?
就在當我準備關機的那剎那,他的暱稱前面的小標示,卻從灰色問號變成了綠色的上線狀態。
『妳終于加了啊?真的是老烏龜。』視窗在一秒之內跳了出來。
『你還好嗎?』
『還好。』
回答的真是爽快。他真的知道我在問什么嗎?
『你,最近有什么煩惱嗎?』
『干嘛突然這么問?妳怪怪的喔!』
『沒有啊,不能關心你嗎?』
『好吧~』
『怎么好像很不甘愿吶!』
『哪有,我感動死了。』
『噁心。』
最后,他還是沒有告訴我任何關于他自己的事情。
我們就這樣互相嬉鬧,互相虧著對方,一直到十點半,媽媽站在我旁邊強迫我關機為止。
是因為他不信任我,所以不愿意跟我說任何的祕密嗎?還是,他真的沒有發生什么事情?
我的內心充滿了許多疑惑,卻不敢去證實。內心總是有些許的渴望,希望在他心中,我是獨特的那一個,可以讓他信任,可以跟他談心事,可以成為他心目中最需要的那一個人。而我,真的可以嗎?
我覺得,我像是追逐在你身后的愛麗絲,而你,則是那只拎著懷錶一直往前跑去的兔子。
你追逐著時間,追逐著我所不知道的標的,你一直向前跑去。
偶爾,你回頭看向我,你對我微笑,但是我卻還是不知道你在想著什么,你要向著哪里去。
「在想什么?」自習課的時候,他戳戳我的肩膀,然后悄聲的問著。
喜歡就啪啪吧 男的在床上強軒女美人 十月初的微風,有點悶熱,帶著一點潮濕的氣息,從窗口慢慢流曳進來。
我轉頭望向在我左方的王宇皓,露出不解的神情。
「啊?我在想睡覺。」我誠實的回答。
他輕輕的笑了。
我發現自從再度相遇之后,他的笑容變多了,總是掛著一輪彎月。
但我不知道這個笑容,到底是拿來應付許多人的虛假面具,還是反映出他真實的內心。
「欸,」我傾著頭看著他,「今天,我可以跟你一起走路回家嗎?」
或許是因為我從來都是被動的一方。他先是一愣,然后點了點頭,對我微微笑。
「可是我今天騎腳踏車來的,妳坐慣了何安杰的有附舒適馬鞍的坐騎,還能接受我的爛車嗎?」他揶揄著。
我哼哼兩聲,不再回應他。
這你就不懂了,比起舒適的座椅,我還是比較想跟我喜歡的人在一起呀。

5-10 雪女的玻璃心臟 雖然話是這么說的,但那天我并沒有跟王宇皓一起回家。
他在下午第三節下課時又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里的人不知道跟他說了什么,他皺起眉頭,緩緩走到后走廊去。他回來的時候面色有點難看,我跟石斑魚問他是否還好,他卻也沒有回答。過了一節課之后,我才發現他的書包不見了,據說他跟老師請了假辦了早退。
我有點擔心,所以偷傳了簡訊問他狀況,可是一直到了放學,他都沒有回。
隔天,導師說王宇皓家里有點事情,所以請了一整天的事假。
「他是怎么了啊?感覺最近家里事情很多?」石斑魚皺著眉頭說著,「前幾天他好像也是說家里有事所以不能跟我們去打球,真的好怪喔。」
我默然。
偷偷望了望放在抽屜的手機,卻沒有看到任何未讀訊息。
那日的隔天剛好是禮拜六,也是我們約好要幫石斑魚慶生的日子。
正因為是「游同學」的生日,所以媽媽特別允許我假日出去聚會。還特別拿了冰箱里不知道哪里來的蜂蜜蛋糕說要送給他當作生日禮物,我都懷疑石斑魚有偷偷跟我媽私下聯繫,不然怎么能夠這么擄獲我媽媽的心?
自從我上次拿了那慘不忍睹的二十名成績單給她看之后,我可以說過了一段相當煎熬的生活,媽媽這次很意外的不大吼大叫崩潰以對,也沒有拿出她那已經打到手掌都不見的愛的小手出來揍我,反而很沉默,很安靜,然后都不跟我說話。一句話也不說。
爸爸那個禮拜剛好去高雄出差三天,整整三天,家里就像是被黑洞吸走了任何聲響,我這個時候才發現,這比打我揍我罵我還要更凌虐我的每一條神經,我每天都覺得煎熬,我所說的話語都得不到任何回應。
一直到爸爸回來之后,我終于忍不住大哭一場,爸爸一頭霧水,但是還是耐著性子讓我哭完,然后聽我說這三天發生的事情。他摟著我,拍拍我的背,然后輕聲跟我說,請我原諒媽媽,媽媽很想不再用那些暴力的方法教育我,但是目前還沒找到最適合的方法,雖然最近媽媽都不跟我說話,總是生著悶氣,但她絕對不是因為不愛我。
回到房間之后,我寫了一封很長很長的信,然后隔天上課前偷偷放在茶幾上。上面還寫著「媽媽收」三個大字。
等我回到家時,媽媽還沒回到家,但是飯桌上已經有一桌的菜,感覺還溫溫熱熱的,似乎是才剛煮好不久而已。在那盤絲瓜蛤蜊旁邊,我看見一張黃色的便條紙,上面寫著:「思涵,妳先回到家的話,就先吃飯吧。媽媽等等回來。」
最后,媽媽是跟爸爸一起回來的。
媽媽拎著一大塊披薩,臉上掛著我許久不見的笑容,「想吃嗎?爸爸說妳好像很想吃披薩?」
我愣住不發一語。
爸爸則是很快的把披薩紙盒奪了過來,然后很開心的拆了起來。
「啊,可是我才剛吃飽欸,怎么可能吃得下?」我嚷嚷。
「管妳的。」爸爸淘氣的說著。
那一天,很奇妙的,大家都恢復了笑容。
我不知道那消失的兩個小時,爸爸跟媽媽去了哪里,真的只是去買披薩嗎?還是去了哪里,見了什么人?他們私下說了什么話?這些我都不清楚。
但是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家人就是家人,即使曾經吵過多少次架,為彼此流下多少眼淚,傷了對方多少次的心,但是最后團聚在一起的時候,還是可以感受到溫暖,還是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愛。
我當時以為,這樣就是全世界家庭的樣貌,我一直以為,家人之間破碎的感情,永遠都有癒合的機會。但我不曉得的是,有些人心口里的傷,已經再也無法癒合,有些人與另一個人的感情,經過了太多次的傷害,再也無法去維繫這個關係。
對于當時的我而言,我還不曉得自己生活圈以外還有什么樣的世界,一直到他告訴我他那些年過的是怎樣的日子之后,我才終于了解原來他跟我所生活的世界,有多么大的差別。
然而,那也是幾年以后的事情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5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