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中年婦女 男票舔你私處什么感覺

5-11 虎克船長跟小美人魚 「我覺得有點不敢置信。」石斑魚揉揉眼睛,一臉驚訝的說著。
「不敢置信什么?」打扮成巨人級老奶奶的何安杰疑惑的問道。
「你們這次……是在演哪齣?」他激動地指著在場的每個人。
「這樣是不是很特別啊?」打扮成公主的林凱璇,輕輕的把王冠放上石斑魚的頭頂,「開心嗎?我的王子。」
在場的每個人,聽完這句話的瞬間,雞皮疙瘩都忍不住掉了一地。
這次經過激烈的討論之后,何姿羽提出的「童話COSPLAY派對」奪得頭籌,以兩票之差贏了不知道誰提的「丟人造湖派對」。
明明是用抽籤的方式選擇當天要打扮的樣子,不知道為什么,林凱璇硬是抽到了「公主」。她當天不停的跟大家說,這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他們注定要成為一對巴拉巴拉一堆有的沒的廢話。
「林凱璇到底有沒有作弊啊,那個籤是她做的欸。」打扮成巫婆的筠婷,一邊捲著她的黑色假髮一邊懷疑的喃喃自語。
「算了啦,反正她本來就想當公主,就算不是她抽中,她也會想辦法換到的。」 我調整著自己的七彩貝殼髮飾,我抽到的角色是人魚公主,但下半身只是穿了件長裙,大家都一直嘲笑我是個進化不完全的人魚。
「也是。」她嘆了一口氣。
突然間,有人戳了戳我的肩膀,「妳這是什么造型啊。」
轉頭一看,是何安杰。
「你才什么造型勒,好好笑喔,沒看過那么高大的阿嬤啦!你孫子在哪里啊?」我忍不住笑意地說著。
就在我說完的這一刻,一個戴著紅色斗篷的身影從何安杰身后探出。
「原來妳是小紅帽啊。」筠婷說著,「其實也蠻適合的,有點可愛說~何安杰,你有沒有被你妹煞到?今天她很萌欸。」
「煞你頭。」何安杰翻了一個大白眼,然后逕自往前走去了。而她可愛的跟屁蟲小紅帽,依舊屁顛屁顛的死跟在后方,感覺被下了什么咒語似的。
我們那天申請了D棟的一間空教室,何安杰用練習的名義上簽,我總是有點擔心會被學校的人發現我們其實只是要辦活動慶生,但何安杰跟我說,學校假日根本不會抓這種事情,只要乖乖把東西歸位,不要破壞公物即可。
前一天晚上,我們留下來布置教室,除了我們幾個固定咖之外,還多了幾個童軍社的學弟妹。筠婷還跑去附近的一間很好吃的麵包店訂了一個水果布丁蛋糕。
我們總是希望石斑魚明天會又驚有喜……至少是驚喜不是驚嚇。
而石斑魚在被涂了許多奶油,以及進行你追我跑將近三十分鐘之后,終于可以安穩的在已經有點破相的蛋糕前許下三個愿望。
「第一個!」大家起鬨著。
「欸,我希望大家都身體健康!」他雙手合十的說著。
「干,不要浪費愿望啦,許一點比較具體的啦!好啦,第二個!」
「你們很挑欸,」石斑魚思索了一下,「好吧,第二個,希望大家都能考到理想中的高中!」
當他一說完,馬上被現場的人大肆抨擊。
「干~游志毅你很矯情喔,竟然許這種愿望,我們都不會感激你的啦!你的成績是我們的阻礙耶!」打扮成小木偶的一個男孩子首先發聲。
「第三個不能講,算了你還是講好了。」旁邊的愛麗絲突然搭腔。
「想也知道他最后一定是許感情啊!」愛麗絲旁邊的小精靈說著。我發現她是何安杰同樂團的那個可愛長笛手。
「唉唷唉唷,林凱璇要開始激動啰~」
「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鬧了很久之后,大家也終于累了,有些人先離開,有些人則是說要去買一些零食飲料回來。
「結果王宇皓沒來耶。」筠婷一邊吃著蛋糕,一邊看著四周。
「似乎是,我今天有打電話給他,他說他有點事情,可能會來不及趕來,要我們別等他。」我戳戳蛋糕上的甜柑瓣。
突然有人戳了戳我的肩膀,當我回過頭……啊,是虎克船長。
「我這不就來了嗎?」他用他不知道哪里弄來的黑色鉤爪摳摳我的臉頰。

5-12 鞦韆上的月亮 「咦?」我跟張筠婷一起發出驚訝的聲音。
「妳們那么驚訝干什么?」王宇皓面露一絲不悅。
「沒有,我以為你今天不會來啊!」我解釋道。
他輕輕的撥了撥我的瀏海,就像國一時一樣,然后說:「說好會來就是會來呀!傻瓜。」
「不要叫我傻瓜!」
「都只考二十名了還不叫你傻瓜,不然要叫妳陳聰明嗎?」
「可惡!」我大聲嚷嚷著。
「你來了呀?」石斑魚剛清理完臉頰跟頭髮上的那些奶油,濕漉漉的靠近我們。
「是啊,感覺你被整的真慘。」
「他們可是毫不留情呢。」石斑魚苦笑,「但想想,我寧愿被抹奶油也不要被關在掃具間。」
「哈哈哈。」你還敢笑呢,當初你還說想挑戰游志毅的極限。
「不過你還是打扮了呢!你這身是什么?虎克船長?」王子輕輕拉了一下虎克船長的眼罩。
「對啊,但來不及,只好只弄個眼罩跟這鉤子。」他又用鉤子抓了抓王子稚嫩的臉頰。
怎么說呢,感覺這兩個人的互動怎么有點可愛?!
「咳咳,兩位,」筠婷突然咳了兩聲,「可以不要再互摸臉了好嗎?實在是很噁心……」
「哪有互摸!」
「哪有噁心!」
「好好好,兩位冷靜!我今天晚上要去別的地方,所以……王宇皓你愿意陪思涵回去嗎?」筠婷露出了詭譎的神情。
「咦?」什么鬼?
「好。」王宇皓溫馴的答應了。
等等,為什么答應了?我有說要跟你回去嗎?
「等、等等,我……」
「妳給我閉嘴!」
「嗚……妳是壞巫婆!」我大吼。
在夜幕低垂的夜晚,我和王宇皓一起步行回家。
今天路上的人潮很少,所以我們緩步走著。他今天感覺心情不錯,也比平常多說了幾句話。
「張筠婷真的超逗的,哈哈哈。」拿掉了眼罩之后的王宇皓,還是捨不得放棄他的鉤爪,在路上不停的拿鉤子這邊戳戳、那邊抓抓的。
雖然我常常覺得王宇皓比同齡的男孩子成熟,但其實本質上也還蠻幼稚的呢。
「有時候還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啊。」我嘆息。
「她在想的不是很明顯嗎?」
「咦?」我心臟急速噗通跳了兩下,轉頭看向他的側臉,卻看不出任何訊息。
「她應該是想湊合我們吧,這小妞。」他輕笑。
我沉默。
他偏頭看了看我,也跟著沉默了。
「你、你最近家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嗎?」見這尷尬的場面,我忍不住轉移了話題。
「……」他的笑顏突然止住了。
「對不起,我不該過問的!如果你不想說,我不會再逼問你!」我緊張的回應著。
他停下腳步,然后看著我,「陳思涵,妳是不是有聽到一些謠言?」
「啊?沒、沒有啊……」
「沒關係,我知道學校里有很多關于我的傳言。妳急著回家嗎?」他問。
「不急。」
「那我們去仁愛廣場那邊坐坐好嗎?」
「……好。」
十月喜歡中年婦女 男票舔你私處什么感覺傍晚的微風有點涼意,樹葉也開始微微發黃,我們兩個坐在鞦韆上,他自顧自的蕩了起來,越蕩越高,鞦韆發出了吱吱拐拐的摩擦聲。
「別蕩那么高吧,危險。」我緊張的低喃。
他突然笑得很開心。
「我小時候很喜歡蕩鞦韆。」他突然停下來,然后轉頭望向我,「蕩鞦韆的時候,越蕩越高,感覺就像是要飛起來一樣。」
「你很想飛嗎?」我問。
「很想啊,哪個人小時候不想飛?」他笑著看我。
「那你現在還想飛嗎?」
「現在,有太多煩惱了,就算可以飛,也飛不高。」他把目光移到天際,「今天的月亮很大呢。」
今天剛好是滿月,月亮又大又圓又亮,掛在深藍色的天空,有種特別的美感。
「煩惱嗎?」我迎著他的目光,一起看向那美麗的月。
「我爸爸最近回家了。」他沒有看向我。
「嗯?」
「但是他不能進來,因為我們總是比他早一步把門鎖住,他沒有鑰匙,只能在外面叫囂。」
「啊?」我回頭望向他。他卻面無表情,像是在講中午吃了什么一樣。
「我打電話給警察,他就被帶走了。」他緩緩的看向我,而我卻看不出他此時此刻的心情,「因為我們家有申請保護令,所以按照規定,他不能靠近我們的。」
「……」我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嘴巴一張一合的。
「很糟吧,妳對我的印象是不是瞬間破滅了?哈哈。」他突然苦笑了起來,「我爸是個經商失敗的酒鬼,已經被我們轟出去了。我知道學校里有許多人替我捏造了一個美麗的背景,但……我并不是大家心目中那個完美的王子,沒有好家世,也沒有顯赫的背景,我只是一個酒鬼的兒子。」
「才不……」我話還沒說到一半,他就伸手把我的嘴巴輕輕摀住了。
「沒關係的,妳不要在意我說的,」他說完,便抬頭看了看天空,輕輕的說著,「其實我的生日也快到了呢。」
「咦?對吼,你是十月底。」我記得他是天蝎座的。
「對啊,我可以先偷許一個生日愿望嗎?」他伸手拉了拉我的髮尾,「我希望,等我們都長大的時候,除了我以外,妳的身邊可以出現一個『真正的王子』。」
風輕輕吹散了一地的落葉,我望著他溫柔的神情,一時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
感覺千愁萬緒,卻理不出一點言語告訴他我心里真正的想法。
我并不需要什么真正的王子,我只想要你在我身旁。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46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