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生活故事 被灌滿了求你們了停下

21。。愛情有沒有盡頭?。。 樓英載和倪宥妃正在客廳里看電影,是一部愛情電影,結局很凄慘,愛來愛去,卻得不到想要的結果。倪宥妃看了心里糾結,一股郁悶積在心里,整個人陷在悲傷的愛情電影情節里,無法抽離。
「愛情有沒有盡頭?」她突然的問。
「當然沒有。」他肯定的回答,「即使這份愛停止了,還有下一份愛,還有下下一份愛,所以愛情當然沒有盡頭。」
這是甚么答案?倪宥妃狠瞪了樓英載一眼,她討厭他的回答,一點都不浪漫,愛情難道是一個人換過一個人的計算,這人下場再換那人上場嗎?
她哪里是問這個意思,這哪里是她要的答案。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不愛我了,你會怎么做?」她問了個假想題。
怎么做?樓英載皺了皺眉,不懂她的問題?
「你會斷然跟我提分手呢?還是故意不理我疏遠我,讓我自己離開你?還是勉強自己待在我身邊?還是…」她努力的揣想各種情況。
「我甚么都不會做。」
「為什么?」
「因為我不可能不愛妳。」他自信滿滿。
「如果有一天我愛上別人了,妳會怎么做?」而他也問了。
「祝福你。」這個問題早就在倪宥妃的腦海里假想了無數次,這是她的標準答案。
但樓英載也不喜歡她的回答,在他心里更要的答案是"搶回來"之類的答案。
「如果有一天我愛上別人了,你會怎么做?」倪宥妃問了相同的問題。
「劈了那個人。」那話語里真有那股狠勁。
甚么?!她瞠眼,哪有人這樣的。
「所以妳最好別給我搞外遇,嗯。」他警告又脅迫的。
「甚么搞外遇?」她的粉拳咚咚咚不客氣的擊在樓英載的胸膛上抗議。
「那妳保證妳這輩子只愛我。」他摟著她要求。
「要不要再附上保證書?」倪宥妃笑了出來。
「好呀,如果可以的話。」如果可以出具保證書的話,他要。
所以愛情到底有沒有盡頭?
如果有,那么他們的愛情盡頭是甚么?等著他們的未來是甚么?
倪宥妃被這愛情的盡頭折磨了幾天,最后終于得到了答案。
不管他們的愛情盡頭是甚么,不管他們的最后是好是壞,現在她牽著的手,她愛著的人就在身邊,她愛他,而他也愛著她,而那一點一滴的愛累積起來,將成就他們日后幸福的未來。
她是這么相信著。
* * *
這大熱天的天氣,倪宥妃感冒了,咳嗽外加鼻水直流,整個人不舒服的躺在床上,動也不想動。
樓英載拿著外面買的粥到倪宥妃的公寓找她,許文萱替他開了門。
「宥妃在房里。」
「謝謝。」
他一進房間,就把粥往桌上一擱,順手拉了房里書桌旁的唯一一張椅子到床邊坐。看著鼻頭紅通通,雙眼也淚眼汪汪的倪宥妃,一開口就罵人,「好點沒?笨~蛋~」
不是有句話說,笨蛋才會在夏天感冒,倪宥妃就是個笨蛋!
「吃粥?」
她搖頭,「現在吃不下。」
「那待會再吃吧。」
「我好多兩性生活故事 被灌滿了求你們了停下了,你等等就回去吧,不然會被我傳染。」他才剛到,就被趕著走,只是這話才一說完,她就狂咳了起來。
樓英載連忙伸手幫她拍背順氣,低聲反駁,「我又不是笨蛋。」
然后忍不住教訓,「妳就是太少運動了,抵抗力才會這么差。」
她一臉委屈,又來了,他又要逼她去運動了,她的運動神經真的很差,沒有適合她的運動,而且,她也不喜歡運動,她討厭流汗。
「我不適合運動。」她委婉的表達抗議。
「一定有妳適合的運動。」樓英載這次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要強迫她去運動,他腦袋里正想著適合的運動,慢跑?騎腳踏車?游泳?
噢,這下子她倒希望她的病不要太快好了,然后等這風頭過了,樓英載自然而然的就會忘了這檔事。
而現在的她只能趕快改變這個話題,「我想吃粥。」
樓英載起身拿了粥,貼心的一口一口餵她吃。
倪宥妃心里鬆了一口氣,偷偷打定主意的不想讓病好。
「你吃了嗎?」她關心的問。
「嗯。」
「我吃完,你就回去吧。」又趕人。
樓英載沒有應聲,只是默默的餵食她。

22。。像老夫老妻一樣的生活。。 倪宥妃的感冒遲遲沒好,雖然不至于整天躺在床上,但三不五時就傳來咳嗽聲,還有擤鼻涕的聲音,更讓樓英載堅定要帶她去運動的決心。
她正窩在樓英載公寓里的客廳沙發上,手里抓著一整包面紙,瘋狂擤著鼻涕。這是她第一次不希望她的病趕快好,但其實她甚么也沒做,她的病就是真的還沒好,她也習慣了,每一次只要一感冒,她總是要拖個個把月,病才會緩慢的痊癒。
雖然這感冒的徵狀挺不好受的,但跟運動比較起來,她倒寧愿感冒了。
只是樓英載已經受不了了,怎么有人可以破病這么久!他不知忍了多久沒親倪宥妃了,忍的嘴都快抽筋了。那可口的唇在他眼前晃來晃去,他卻動也不能動,碰也不能碰,這簡直比他腿斷還要難受。
她卻一副挺享受生病的模樣,更讓樓英載生氣,她的吻債還沒還完呢?她休想趁機一筆勾銷。
「妳的藥有按時吃嗎?」這略顯責備的詢問話語從廚房傳了過來。
「有啊。」
「吃飯了。」他偶爾也會下廚了,在特別的時候,現在也算特別的時候。
餐桌上,他提醒著,「如果妳的病再沒好,妳的吻債就要過期嘍?」
嗄?她根本忘了這件事。
還有熱吻債這件事!她居然全忘了,還忘得一乾二凈。
「我生病了。」這是理由,而且是一個正當的理由。
「你再寬限我幾天吧。」現在正在上演債主上門討債,然后欠債的討價還價的戲碼。
「我限妳這周病好,不然利息我要加倍算。」樓英載擺明不吃這一套。
「哪有人這樣的?」這周病好?他當她是神仙嗎?說好就好,這根本是天方夜譚,沒可能的事。
倪宥妃即刻貼了上去,整個人都黏在樓英載身上,她已經不管了,甚么感冒,甚么保持距離,反正樓英載壯的跟條牛一樣,而且他說他有運動,所以抵抗力強,不會感冒。
「再延長半個月?」那帶著微微鼻音的撒嬌嗓音,軟軟的,很有磁性。
「不行。」
「我現在感冒怎么還?」這語氣里有少許的不滿,他分明知道她感冒了。
「所以妳趕快好。」
「這又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我不管。」他才不管,他只要她病好這個結果。
吼,哪有人這樣的,倪宥妃心一橫,算了~那她也不管了~
「你不是笨蛋,所以不會感冒?」
「當然。」
「而且你有運動,抵抗力強。」
「廢話。」
倪宥妃把口罩拿掉,憋氣,緊閉著雙唇輕觸他的唇。
還他~還他~他要的吻….
樓英載不自覺呻吟了一下。
這久違的吻,這樣哪夠!
他怎么可能就這樣結束,他的嘴吸住她的唇,不準她離開,接下來是一個又長又深又纏綿的吻,那口中翻動的舌極盡所能的和她的纏在一塊,在她的口腔里仔仔細細的舔吮了一遍,直到她想咳嗽,他才放開她。
然后,那個堅稱自己有運動,而且抵抗力很強的樓英載,也感冒了。不過他說他這是為愛感冒,可不承認自己是在夏天感冒的笨蛋。
* * *
「一起去買菜?」倪宥妃拉著樓英載一起去超市買菜,兩人出門都戴著口罩。
他們手牽著手一起去逛超市,她愛逛超市,跟大多數的女大生不同,她愛的不是衣服、鞋子、包包,是超市里各式各樣新上市的產品。
像這樣兩個人一起在超市逛街買東西的模樣,就像老夫老妻一樣,讓倪宥妃覺得幸福,這種簡簡單單的幸福,就是她想要的幸福。
「買這個?」樓英載拿了一袋紅蘿蔔,詢問意見。
倪宥妃點頭同意。
「那這個要嗎?」他又拿了蔥。
倪宥妃舉起手比出OK的手勢,然后也順手拿了幾把蔬菜,放進推車里,「我們也買點水果吧。」
樓英載立刻往水果區過去,他挑了一顆大西瓜,超級大的大西瓜,「這個。」
倪宥妃傻了,「吃不膩啊,剛剛才吃完,又買?」
「夏天吃西瓜最舒服了。」然后邊說邊順手把大西瓜放進推車里。
「我們明天早上去跑步。」樓英載突然提了運動這件事。
跑步?倪宥妃愣住,不一會趕緊表示,「可是….我感冒還沒好。」
「一運動妳馬上就可以痊癒。」他掛保證,比醫生開的藥還厲害。
這是要怎么拒絕?她想不出任何拒絕的話,她以為樓英載跟她一起感冒,便不會再提起運動這件事,想不到卻相反的讓這嚷嚷了許久的運動提前執行了。
樓英載怎么會不清楚倪宥妃在想甚么?她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眼睛,他就是忍不住想欺負她,然后看她那副手足無措,又無可奈何的模樣,他就莫名的開心,他就是要────吃定她。
「你先去,等你好了,我再去。」
「不行!我們得一起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72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