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n男高h 調教巨乳家族性奴小說

55。。回不了頭了。。 前一晚他們同床而眠,是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樓英載何時爬上她睡的床?那今晚?
「英載這是宥妃爸的衣服,你穿可能小了些,沒關係吧?」倪媽深怕他受了甚么委屈似的問。
樓英載淘氣的擺出一張夸張的鬼臉表情,「OK。」
倪媽被逗得笑了出來,「去去,快去洗….」
倪宥妃佯裝無心于他們的對話,坐在床上背靠著墻,手上拿著書,有意無意的翻著….
她想…她的家人真的很喜歡他,從以前就是,也許直到現在也同樣未曾改變…..
『我只是沒想到我還愛著妳。』
『我只想愛妳。』
車子里他說的那些話,一句一句輪流有秩序的跳進她的思緒里。
嘿,他說他愛妳呢,聽起來是真心的,內心的惡魔在監牢里拍手叫好。
但他計畫跟別人結婚,而且在他原本規劃的人生藍圖里,沒有她。一個微弱細小的聲音在她心底竄起,輕聲反駁。
他可是為了妳,取消結婚計畫,他可是為了妳,和家人翻臉,而他為了妳做的可能還不只這些….惡魔插著腰,撇撇嘴的哼著。
她該怎么做?或許她們打上一架,她就能知道?
樓英載走了進來,一頭還濕漉的黑髮,脖子上掛條藍色毛巾,面容有些尷尬….
倪宥妃的視線往上,愣了兩三秒,才噗哧笑了出來,她爸的衣服穿在樓英載身上,只剩搞笑兩個字,上衣過份的寬大又短,長褲也變成七分褲。
她的捧腹大笑讓樓英載搔搔頭也跟著笑了起來,老實說,剛剛他一度不太敢走出來。
「你很有天份。」倪宥妃稱讚著,笑得東倒西歪,越是夸張。
他走向她,雙手撐在床上,一張假裝被笑的發怒的臉逼近她,她的笑愕然停止。
「我..去洗澡…」她輕推他,要他閃開,手腳俐落的從衣柜里隨意拿了套衣服便往浴室去。沒一會兒人又折了回來,把吹風機拿給他。
他在的她的房間里,東看西看,她的書桌上放著一臺電腦,電腦螢幕旁的相框里擺了張全家福,相框旁放了一個遇到光就會左搖右搖迎著人笑的假盆栽,書架上還放著高中的教科書,幾本少女愛情小說,國小、國中、高中的畢業紀念冊,跟一本相簿。
她的房間簡單,乾凈,有她的味道,他喜歡的味道。
她洗好澡一進房間,樓英載正坐在她的床上專心的翻看手里的….她的相本?!
她沖了過去想搶,「不準看。」
一看見她進來,樓英載指著一張照片問,「這是國中時候吧。」照片上的清秀佳人跟現在幾乎沒甚么大改變,只是頭髮短了些,青澀稚嫩的模樣,很可愛。這本相簿他前前后后翻看了好幾次,里頭大多是倪宥妃國小、國中時期的照片。
「沒什么好看的。」她把相簿闔了起來拿走,發現他的頭髮還濕著,微露不悅,「頭髮怎么沒吹乾?」
「我幫妳吹頭髮。」他拿起吹風機,把她拉坐在床邊,大手輕撥她的長髮,耳邊只剩吹風機嗡嗡作響的聲音。
他的手熟練地撥弄她的頭髮,修長的手指無害的劃過她的耳朵、她的臉頰、她的脖子,仔細的吹乾每一處細柔的髮絲。最后才將吹風機往自己的頭髮隨意的吹了幾下交差。
「今晚你睡這。」她斜眼看向床邊的木地板,把棉被、枕頭拿給他,順手把房間關的一盞燈都沒有,漆黑一片,「晚安。」
「晚安。」
她很快的入睡,今天一整天折騰下來累壞了她。而他伴著她淺而規律的呼吸聲入睡。
天色泛白,光線穿透窗簾隙縫灑了進來,原本黑暗的房間,霎時,明亮了起來。
單人床上,她在他的懷里,臉頰輕靠著他的頸窩,睡得安穩。
倪媽在房門外敲門,「起床吃早餐嘍。」
她惺忪睜眼,一張熟悉的臉近在眼前。
這人怎么又爬上來了?
他的雙眸還沒睜開,嘴巴像偵測到她會生氣的自動解釋,「地板太硬,不舒服。」
她正想推開他,卻感覺他身一女n男高h 調教巨乳家族性奴小說子底下的某處明顯的抵著她的腹部,呃,這家伙,「別想。」
「想甚么?」他沙啞低沉的問,隨之意會的揚起一抹慵懶又性感的微笑,「那是生理反應,克制不了。」
「快拿開。」是她先想了….
* * *
葉幸司站在樓英載別墅的大門口等著,倪宥妃遠遠的就看見他的身影,這時候她才記起來原本答應要給葉幸司電話這件事,她讓樓英載放她在門口下車。
「怎么來了?」
「擔心妳。」
「我沒事。」她朝他笑一笑,「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他們沿著路散步,兩人之間突然的無話可說。
「妳…」他的臉上沒有一點的不悅,沒有指責,沒有抱怨。有的只是擔心。
「對不起….」她再一次道歉。
她的道歉他懂,他不想勉強她,也不想逼她給他理由,給他原因,也許是因為他早知道她心有所屬。他的臉上是縱容她的愛,他一向都這樣愛她,最后早成了習慣,一個戒不掉的壞習慣。
「你應該生氣的。」他們是才是男女朋友,她是他的女友,他卻縱容她去別人的懷里。她的眼眶里充滿了心疼他的眼淚,他愛她,愛的分不出是非對錯,只是一昧的愛她,愛她,愛她。
「我是生氣,但更愛妳。」所以他捨不得對她發脾氣,因為他只想愛她。
「你是笨蛋嗎?」她罵他。
「是啊,不然怎么會看上妳?」他回的理直氣壯又無奈。這一條情感的不歸路,他已經踏上,回不了頭了。
她憋不住笑意的笑了出來,又哭又笑,像個傻瓜一樣。這個男人她真的欠他很多,很多。也許她用這一輩子來償還都不足夠。

56。。妳是我的殺手锏。。 「妳要去哪?」樓英載看倪宥妃又準備出門。
「我約了文萱。」
「我送妳去。」
「嗯。」
「回來打電話給我。」
「不回來。」她開著玩笑。
「想逃?」他問。
「對。」她回。
「妳可以試試。」樓英載瞇眼,語帶威脅。
她們約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倪宥妃推門進去,許文萱已經坐在里頭。
「這里!」許文萱舉高右手。
「嗨!」好生疏的開頭。
「身體還好吧?」
「嗯。」她的氣色紅潤,看起來很不錯。
「我替妳點了妳最喜歡的冰淇淋紅茶。」這間店的招牌,倪宥妃的最愛,「還點了鬆餅。」這是她們的最愛。
倪宥妃點點頭。
「所以?」許文萱等著,等她從實招來。
「他解除婚約了,要和我在一起。」這聽起來像值得開心的事?她應該舉國歡騰?
「那妳呢?」
是啊,她呢?她無法回答….
「她來找過我….」她說過的話,她沒忘。
「誰?」
「樓英載的未婚妻。」
「噢。」
「她問我是不是第三者?還說她不會放棄他。」她不是第三者,她也沒有破壞別人的幸福,那些事都與她無關,但,真的與她無關嗎?
「妳知道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也不會那么做…..」她更沒有想過他會為了她這么做,而當他這么做的時候,她卻踟躕了,因為她的幸福正踩著別人的痛苦….
幸福,觸手可及,她卻不適應了起來。她懷疑錯的人是她,她懷疑她就是范衍柔口中的第三者。
即使他們相愛,即使他們現在就能在一起。她….還是不能愛他吧…她不能吧….
那幸福的味道,酸甜苦辣,嘗起來,苦澀竟多了幾分。
「天吶,宥妃,妳愛他。」許文萱伸出雙手捧住那張哭的一發不可收拾的臉蛋,「跟樓英載好好談談知道嗎?那些并不是妳的錯,我相信妳也知道。」
「而且,宥妃,替"她"想想….」現在還多了個來亂的小孩…..
* * *
「你睡你的房間,這是我的房間。」倪宥妃霸占主臥。
「妳確定?」
「非常確定。」
「妳隨時都可以改變主意。」樓英載對她拋了個媚眼。
周一早晨,天氣就像她應該有的樣子,熱炸了。她刻意調了鬧鐘叫她起床,生怕錯過該起床的時間。
「妳還要繼續打工?」樓英載在廚房準備早餐,看著急忙下樓的倪宥妃,正準備上班的模樣。
「是。」才剩幾天,她不想解釋,「你不用回臺中?」
「暫時…」樓英載聳肩。
「是因為….」倪宥妃擰住眉頭。
「是因為….我想偷懶….我想陪妳….」他往餐椅上坐,將站在身旁的她拉近,把頭埋進她的懷中,「要不今天妳也請假?」
她推開他,拿起桌上看起來美味的三明治大口吃了起來。這就是答案。
他妥協,「下班去接妳。」她已嚴重警告過他,不許再隨便替她請假,而那警告發揮了效力。
「嗯。」
「為什么不戴戒指?」他拉起她的手。
「避免麻煩。」
「我希望妳"戴"著────我的麻煩。」他撒嬌,怪腔怪調。
「大麻煩,我上班要遲到了…」
* * *
他們正塞在某個塞車路段。車道上所有的車輛像習慣了的、有秩序的、一輛接著一輛排列整齊的、緩慢的龜速前進。
「你跟你父母….」倪宥妃囁嚅著。
「嗯?」
「快點和好。」
「妳準備好了?」樓英載的眉挑得半高。
「甚么?」她不懂他話里的意思?
「見我爸媽。」
「嗄?」這兩件事有關嗎?
「妳是我的殺手锏。」他勾唇,一副老謀深算樣。
她當然還沒有準備好,她完全沒有準備。她看向窗外,片刻,輕聲問道,「她好嗎?」
「誰?」樓英載一時間不知道倪宥妃問的是誰,又突然領悟的搖頭,「我不知道….也許吧….」
「怎么了?」他往她那瞟了一眼,她正看著窗外,他看不見她的臉,只見她也搖搖頭。
* * *
倪宥妃才剛剛踏進公司,就收到樓英載傳來的訊息。
『我開始想妳了。』
『專心開車。』
這一整個上午,他的訊息不間斷的傳來,今天他的廢話特別多。
『妳說我是不是應該幫寶寶買甚么東西?』他回去的路上看見一間超大型嬰幼兒用品店,鬼迷心竅的轉了進去。里面的東西多的令人眼花撩亂,而且小的要命,超可愛。
『不、需、要。』
『妳喜歡這件禮服嗎?』他傳了張照片過去。那是一件穿在櫥窗模特兒身上的白紗禮服,款式很優雅,看起來美極了。
『不、準。』
『中午一起吃飯?』他約她。
『如果你乖乖的不再發訊息的話。』她嘴上嫌棄,心里卻窩著甜。而他乖乖的閉了嘴。
* * *
還沒到中午,樓英載已經在倪宥妃公司樓下的咖啡廳等她。
「早上做了甚么?」倪宥妃吃著這里的招牌蛤蜊義大利麵,好奇樓英載這半天里到底做了些甚么?難不成他真的去逛了嬰兒用品店?難不成他真的逛了婚紗店?
「想妳。」事實。
「還有呢?」
「發訊息給妳。」實話。
「然后?」
「跟妳一起午餐。」他咧嘴笑,模樣看起來比義大利麵還可口。
和他在一起,時針分針秒針刻畫的每一刻,很甜,很美,理智的天使和任性的惡魔手牽手在她的心尖上跳舞。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74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