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短篇小說 噗嗤噗嗤好漲太深了秘密

第十八章 不如愿 馬從戎提著一盒子很精美的和果子,優哉游哉的從街上溜達回家,秋日時節,街景漂亮,他的頭發和服裝都是一絲不茍,也很漂亮,暫時把那個成了精的小崽子剔出腦海,他在樹下緩緩而歸,心情還是很愜意的。
結果一進門,他就發現了不對勁——庭院里站了四個陌生男子,并且一看就不是本地的日本鄰居,為首一位西裝先生見了他,連忙摘下禮帽一躬身,用一口非常標準的中國話招呼道:“馬三爺,好久不見了。”
馬從戎一愣:“您是……”
西裝先生笑道:“我是大通公司陳經理的弟弟啊,我們前幾年在見過面的。”
馬從戎知道大通公司,不是很知道陳經理,對于陳經理的弟弟,更是一頭霧水,莫名其妙的點了點頭,他又問道:“哦……歡迎歡迎,不知您這一趟來,為的是……”
西裝先生湊到馬從戎耳邊,壓低聲音說道:“我這一年一直是駐在神戶,這一趟來東京,是受了家兄的命令,來為顧軍長做通譯。”
馬從戎聽聞此言,幾乎脫手扔了他那一盒子高級點心:“顧、顧軍長?”
這話剛說完,前方房屋的拉門開了,一個人彎著腰走到廊下,對著馬從戎笑瞇瞇的一招手:“三爺!是我!”
馬從戎瞪了眼睛張了嘴,也不是怕也不是慌,只是驚到極致,險些背過氣去:“你、你、你怎么來了?”
當著霍相貞的面,顧承喜沒有野調無腔的開玩笑,只說:“不歡迎?”
馬從戎立刻也笑了:“那怎么會?我是求之不得。”
顧承喜對著他一拱手:“好,不討人厭就行,那這兩天我就勞煩馬三爺多多照顧了!”
馬從戎連連擺手:“哪里的話,應該的應該的,那個——大爺呢?”
拉門旁伸出了個腦袋,是霍相貞坐在門旁,伸出腦袋看了他一眼。而馬從戎見霍相貞在,一顆心稍稍的安定了些許——大爺在,諒這個顧承喜不敢對自己蹬鼻子上臉。
“顧軍長請屋里坐,這幾位先生也別站著,也請進……”
不等他招呼完畢,顧承喜已經將院子里這四個人安排完畢——四人全體都去附近住旅館,自己若是有事用人,隨時給他們打電話就是了。
顧承喜的這番安排,正合了馬從戎的心意。他換了一身便裝,然后把那盒子點心打開來盛進盤子里,親自端進了霍相貞的房中。雖然在沒外人的時候,他一直在設法在霍相貞面前爭取平等,然而此刻外人來了,他那大總管的靈魂重新附體,讓他放下點心說了幾句客氣話后,就自動的要退出去。
霍相貞見了盤子里的點心,忽然想起一件事來:“玉郎呢?”
馬從戎答道:“前院沒他的影子,大概是跑到后院玩去了。”
霍相貞順手拿過一只空茶杯,撿了兩塊花朵樣子的點心放進去,然后說道:“給玉郎去!”
馬從戎一扯嘴角,算是微笑,端起茶杯走了出去。等他走后,顧承喜又挨著霍相貞坐下了,小聲問道:“他對你怎么樣?”
霍相貞答道:“馬從戎?他對我很好。”
顧承喜低低一笑:“看得出來,他去年回天津,一提起你,那真是——”
他微笑著搖搖頭,像是一切盡在不言中,而且那“一切”的內容,絕對是難以啟齒的壞內容。霍相貞不禁皺了皺眉頭,以為馬從戎上一趟回去之后不知檢點低調,又搖頭擺尾的出起了風頭。
不過馬從戎就是這樣的,爛泥扶不上墻,他早知道,也早認了。
大白天的,顧承喜管束著自己,并不和霍相貞談情說愛,而是東張西望的將屋子看了一遍,又對著霍相貞笑道:“不是我說,這房子還真是四面透風,夜里不冷?”
霍相貞答道:“我是不冷,玉郎也不冷。馬從戎不行,夜里常往那個暖爐里鉆——”他抬手對著顧承喜比劃了一下:“暖爐是個桌子,桌子底下很暖和。”
顧承喜忽然說道:“把那個小孩兒叫過來啊,我看你像是挺喜歡他。”
霍相貞聽到這里,忍不住笑了一下:“馬從戎這個兒子,比他強多了。”
在顧承喜的攛掇下,霍相貞挺自豪的把玉郎叫過來了。
玉郎在他身邊住了小一年,在衣食住行方面堪稱是一步登天,然而個子偏偏不見長,已經滿了六歲,還是個小不點兒。他簡直是按照霍相貞的喜好量身成長的,抿著小嘴笑瞇瞇的進了屋子里,他在進門前,把腳上的小拖鞋整整齊齊的擺到門外廊下;進門之后站有站相,不等霍相貞指揮,他直接對著顧承喜行了個九十度的鞠躬禮:“叔叔好。”
顧承喜盯著玉郎看了又看,一時看他很像馬從戎,一時看他又像只小狐貍,同時覺得這孩子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因為兩只大黑眼珠子滴溜亂轉,笑容也做作,硬抿出了兩個小酒窩。看過玉郎再看霍相貞,他見霍相貞很欣賞的看著這只小狐貍,顯然是把小狐貍當寶貝了。
心思飛快的一轉,顧承喜把玉郎往自己面前一拉,一個偽裝好孩子,另一個就偽裝好叔叔:“這小寶貝兒,太好看了!”說著他摟著玉郎,“叭”的在臉上親了一口:“叔叔第一次見我的小寶貝兒,不能什么禮物都不給啊!”他渾身亂摸了一氣,末了從胸前口袋里抻出了一塊白金殼子的懷表:“給你這個東西好不好?嗯?”
玉郎瞟了霍相貞一眼,緊接著拼命搖頭:“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
霍相貞也開了口:“顧承喜,你——”
顧承喜當即反問道:“你叫我什么?”
“顧承喜。”
“別連名帶姓的那么生分好不好?叫承喜!”
霍相貞無奈的欠身奪過他手里的懷表,將其重新塞回了他的口袋里:“小孩兒淘氣,別把什么都往他手里塞。”
顧承喜摟著玉郎不放,又伸手去指霍相貞:“小寶貝兒,你叫他什么?”
玉郎,因為馬從戎不止一次吵著要把他送回中國去,所以如今見了這中國來客,便不由得要心驚肉跳,但在探明顧承喜的虛實之前,他還是勉強鎮定了下來:“他是我伯伯。”
“伯伯好還是爸爸好?”
玉郎趁機溜出顧承喜的臂彎,躲進了霍相貞的懷里,嬌聲嬌氣的答道:“伯伯好。”
顧承喜也趁機挪到了霍相貞的身邊,用肩膀撞了一下他:“看不出來啊,你還挺有孩子緣。”
霍相貞想了想,然后點頭答道:“我和玉郎,是有一點緣分。”
“那你在日本這幾年,想沒想過娶妻生子?”
霍相貞搖了搖頭:“我?沒有那個心情,也沒有那個資格。”
“胡說八道,你犯了什么大罪,會連娶老婆的資格都沒有了?”
霍相貞緩緩撫摩著玉郎的小脊梁:“我的人生,一敗涂地,前途都是未卜,又怎么會有成家的心情?”
顧承喜抬手一攬他的肩膀:“我看你是太悲觀了。”
霍相貞扭頭望著他的眼睛說道:“我這些年的起伏成敗,色短篇小說 噗嗤噗嗤好漲太深了秘密你都看在眼里,我說我現在是個一無所有的失敗者,應該也不能算是悲觀。況且,雖說勝敗乃兵家常事,但先前失敗,尚有東山再起之希望,如今一敗涂地,再無希望可言,我又如何樂觀得起來?”
這話說完,他懷里的玉郎忽然開了口:“伯伯,你還有我呢!我永遠都不離開你。”
霍相貞收回目光,一言不發的低頭拍了拍玉郎。
顧承喜瞥了玉郎一眼,然后嘆息了一聲,用力摟了摟霍相貞:“我明白,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我是個粗人,說不出什么好聽的話來勸慰你,今晚兒咱們喝點兒酒吧,一醉解千愁,將來的事兒將來再說!”
說完這話,他收回手一扯霍相貞的襯衫袖子:“咱么別總在屋子里坐著,趁著天還早,你帶我看看你這房子!”
霍相貞把玉郎放回院子里,讓他自己去玩。玉郎穿好拖鞋,起身踮腳摟住霍相貞的脖子,小聲的問:“伯伯,叔叔是要帶我回中國嗎?”
霍相貞手扶膝蓋深深彎腰,以便和玉郎面對面的對話:“誰說的?叔叔住幾天就走,和你沒關系。”
玉郎一撅小嘴:“爸爸說的,爸爸說我討厭,要讓叔叔把我帶走。”
霍相貞一摸玉郎的腦袋:“你爸爸那是胡說八道!”
顧承喜站在門口,心曠神怡的看著霍相貞高高撅起來的屁股,那是個很結實很飽滿的屁股,向下連著兩條同樣很結實的長腿,賦閑的生活并沒有讓霍相貞的身體松懈發福,顧承喜想他若是尥起蹶子的話,就憑著這大長腿大腳丫子,照樣能一蹄子把自己踢個半死。
他的氣味還是那樣潔凈,他的身體還是那樣溫暖,牛皮腰帶束出了他緊繃的腰身。在這微涼的天氣里,顧承喜單是默默的看著他,就已經是心旌搖蕩;尚未碰觸到他,就已經和他體內蘊藏的力量糾纏搏斗不已。
這讓顧承喜在走神之余,又有些苦惱。他想這個傻小子怎么就不老呢?怎么就不丑呢?怎么就總是帶著這么一股子“勁兒”呢?
霍相貞要是老了就好了,要是丑了就好了,要是發福成個窩囊庸俗的寓公就好了,那樣他顧軍長就可以安安生生的收心過日子了,再不用這么鋌而走險的往日本跑,也不用隔三差五的就要想他想得抓心撓肝了。
可惜,霍相貞就是不如他的愿。

第十九章 大吃一驚 馬從戎獨自在房內踱了一陣,心情在驚訝過后,倒是恢復了平靜——起碼可以算是比較平靜。幸好,他想,來的是顧承喜,不是白摩尼,不過顧承喜都能來,看來白摩尼更是隨時有可能從天而降。自嘲似的搖頭一笑,他也覺得自己有點荒謬,不知怎么的愛上了一個人高馬大的寶貝,若是當初愛上了一位佳人,佳人活到三十多歲,應該也失去搶手貨的資格了,然而家里這位大爺硬是賽過了佳人,兩人都過了這么多年日子了,他還是不肯讓他省心。
不過說到底,還是要慶幸,幸好,來的這人是顧承喜。饒是把這兩位扒光了關在一間屋子里,料想也鬧不出什么大亂子來。顧承喜不合大爺的胃口,他若想霸王硬上弓,在體力上也不是大爺的對手。
“沒事。”他自己對自己說話:“沉住氣,他橫豎住不了幾天,別得罪人,到時候平平安安的把他送走,大門一關,我繼續過我的日子,沒大事。”
說完這話,他像是要肯定自己一樣,又點了點頭。
在思想恢復了條理之后,他推開拉門向外望,正好看見了正在院子里玩耍的玉郎,就忍不住一皺眉頭。這孩子的壞處不是一句兩句可以說清楚的,認了這孩子做兒子,他自認為是人生中最大的敗筆。
縮回腦袋想了想,他出門吩咐仆人預備水果,然后又對玉郎說道:“這么大的孩子了,也該有點眼力價兒,去,把這盤子水果送到伯伯屋里去,請客人吃。”
玉郎蹲在地上,正用一只小花鏟挖土,聽了這話,他翻著大眼睛將馬從戎的面部神情仔細觀察了一番,末了搖頭答道:“不。”
馬從戎一瞪眼睛:“反了你了,怎么這么不聽話?”
玉郎自有一番宗旨,他覺察出了父親對自己的敵意,所以幾乎是出于本能的,凡是馬從戎下達給他的命令,他是一概的不接受——倒不是鬧小孩子脾氣,專門要和父親做對,他的智慧和心術都高于同齡人,他不接受,是怕父親害自己,讓自己背黑鍋。他明白,若不是有伯伯護著自己,自己早在幾個月前就被父親托人送回中國了。一旦回了中國,自己的少爺身份難保,很可能就又要回復到先前那種窮困潦倒的苦日子里了。
光天化日的,他也不和馬從戎耍貧嘴,單是做了個倔頭倔腦的頑劣樣子,起身說道:“就不送!”
然后趁著馬從戎不注意,他像只小老鼠一樣撒腿開跑,刺溜一下就溜到院門外去了。
馬從戎本是打算讓玉郎進去攪一攪局,要是能順帶著惹惱了霍相貞,那就更妙,哪知道這孩子說跑就跑,讓他的如意算盤落了空。重新把眉頭皺起來,他飛快的盤算了一下晚飯內容,在腦海中擺出了一桌又新鮮又美味、又別致又風雅的家宴來。
然而就在這時,前方拉門一開,顧承喜彎腰走了出來,對著馬從戎一招手,他笑嘻嘻的走到近前說道:“三爺,正好,我打個電話。”
馬從戎立刻把他引到房內的電話機前,且走且道:“顧軍長,烈火見真金,日久見人心,這時候就看出你真是個重情義的了。”
顧承喜抬手一拍馬從戎的肩膀,低聲笑道:“我想他了,順帶著也來瞧瞧你,三爺想沒想我?”
馬從戎打了個冷戰,當即答道:“哈哈哈!”
哈哈完畢之后,他轉移話題抄起話筒,依著顧承喜的要求,用磕磕絆絆的日本話要通了那通譯所在旅館的電話,然后把話筒轉交給顧承喜,結果他發現顧承喜只是要支使那名通譯買一大束鮮花送過來。
于是等顧承喜掛斷電話之后,他笑道:“顧軍長,這種小事你告訴我就成,家里有仆人,跑一趟腿還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顧承喜擺擺手,莫測高深的答道:“不一樣,不一樣。”
然后他一轉身,快步出門又鉆回霍相貞的屋子里去了。
當天晚上,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的時候,通譯氣喘吁吁的跑過來,當真送來了一大捧鮮花。
馬從戎和玉郎各居其所,都很識相的藏了起來,而顧承喜抱著那一捧鮮花回到房內,一屁股坐到了霍相貞面前:“靜恒,瞧瞧。”
霍相貞喝得微醺,心情不錯,這時看著這捧五顏六色的花朵,便是莫名其妙:“你讓人買花干什么?”
顧承喜答道:“給你買的。”
霍相貞笑了:“給我?我又不是女人,你給我買花干什么?”
顧承喜拉起霍相貞的一只手,把花往他懷里一送:“給你買花,是為了讓你把花送我!”
霍相貞單手摟著那一大束鮮花,另一側胳膊肘支在桌子上,以手扶額笑了起來:“你這是圖什么?”
顧承喜盯著霍相貞,就見他潔凈的面孔微微泛了紅,垂下睫毛的模樣竟有幾分醉醺醺傻乎乎的多情。于是四腳著地的把頭探到他面前,他小聲說道:“我圖的是什么,你還不知道嗎?”
不等霍相貞反應,他隨即又坐回了原位。現在他也掌握了一點“馴服”霍相貞的技巧,硬碰硬是沒有用的,耍無賴也收效甚微,想要讓霍相貞軟化,唯一的法子就是自己先軟。
“千里迢迢的為你來了。”他一推霍相貞的膝蓋:“跟你要幾朵花都不給?”
霍相貞感覺顧承喜像是在對自己撒嬌——這么人高馬大的家伙,竟然也好意思撒嬌,真是個怪物。不過酒精正在他的體內燃燒,燒得他暖融融挺高興,所以決定不和怪物較真。把手里這捧花往顧承喜面前一遞,他說:“好,給你。”
顧承喜把腳一縮向后一躲:“一下子就給完了?不成,你這么干我可不要。”
霍相貞無可奈何的一皺眉頭:“不這么給,那怎么給?你說說,我聽著。”
顧承喜盯著他微笑:“你自己想。”
霍相貞長嘆了一口氣,抽出一朵鮮花送到顧承喜面前:“這回行了吧?給你。”
顧承喜接過那支花,心中忽然很悸動,以至于要招架不住似的向后退,而他越是往后退,霍相貞越是向前逼,又一朵鮮花送到他面前,霍相貞帶著醉意重復:“給你。”
顧承喜沒有伸手去接,于是那一枝花就斜斜的落在了他的胸前。霍相貞覺出了一點有趣,于是這回抽出一根長莖子的白百合,他單膝跪在顧承喜面前,用百合花一拍顧承喜的臉:“怎么不要了?”
顧承喜仰面朝天的向后躺,只用胳膊肘支起了身體,脖子軟軟的像是沒了骨頭,顫顫的將要抬不起頭來:“誰說我不要了?非得伸手接了,才算要?”
霍相貞一閉眼睛一搖頭,依舊是微笑著的,忽然出手摸了摸他的鬢角,霍相貞將第四朵花往他襯衫胸前的口袋里一插:“頭發都白了,還這么瘋瘋癲癲?”
顧承喜慢慢的向后蹭去:“我是……想你想白了頭。”
霍相貞又將一朵花扔向了他:“想我?想我好啊,現在也沒誰肯想我了。”
顧承喜不動聲色的伸長了一條腿,去輕輕磨蹭霍相貞的大腿:“你過來。”
霍相貞不過去,慢條斯理的將手中鮮花扔得只剩了最后一朵,他將那最后一朵玫瑰送到了顧承喜面前:“給你。”
顧承喜坐起身,伸手摟住了霍相貞的脖子:“好,給我。”
然后他一個翻身把霍相貞壓到身下,胸膛和下腹全著了火,燒得他狠狠吻住了霍相貞的嘴唇,舌頭靈活的鉆進了對方口中,他急得甚至呻吟出了聲音。可是就在這時,拉門忽然開了。
馬從戎帶著一股子涼氣探進身來,笑瞇瞇的說道:“我這兒還有一瓶葡萄酒——”
話沒說完,笑也僵了,他看著滿地鮮花和擁抱著霍相貞的顧承喜,拎著玻璃酒瓶子直愣了半分來鐘。
然后邁步進房關了房門,他正色說道:“顧軍長,你喝醉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83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