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h文合集 性感熟婦的蕩欲高h全文

第79章-他在皇后那里 「不打緊的,這咳血已有些日子了。」方德妃不在意的說。
「怎么會這般嚴重?讓太醫瞧過沒?」傾雪面色難看的問。
「瞧過了,說是還能撐個三、四年。」
「……」
方德妃見傾雪不大開心,便轉了個話題道:「姐姐,其實當年蕭氏與妹妹同期入宮,感情交好,蕭氏死后,若非怕步氏將矛頭對向大皇子,妹妹定會讓皇上多陪伴大皇子。而今皇上寵愛皇后娘娘,妹妹看得出妳與皇后娘娘要好,可否請妳向皇后娘娘商量一下,讓大皇子……住到妹妹宮里去?」
聽見方德妃要讓蕭鴻宇住到她宮里,傾雪的臉上寫滿了錯愕。
方德妃見狀,想說興許是她太唐突了,嚇著傾雪,于是解釋著說:「妹妹久久沉于喪子之痛,無法自拔,希望能藉由撫養大皇子,彌補一些遺憾,也能替皇上分憂。」
「……這事本宮會再和皇后娘娘商議。」傾雪回答。
她知道……方德妃是知道自己時日不多,才會提出如此唐突的要求,也知道……她有多么喜歡孩子。
「這樣便足矣,多謝姐姐了。」方德妃握住了傾雪的手,眼里盡是誠懇、感激。
「行了,本宮讓人送些藥膳過去,妳快回宮歇下吧。」傾雪無奈的笑了笑。
「知道了。」方德妃亦是笑了笑,轉身離開。
送走方德妃后,傾雪看著盤上大片的白子,以及零散的幾粒黑子,心中頓生酸澀之感。
在這后宮中,她看到了許多自己的影子,這讓她一直回想起自己的愚蠢。
憎恨另一半的楚妍、失去孩子的方德妃……
一個個的讓人心疼,可是……
又有誰會去憐憫她們呢?
步氏的作法讓人嗤之以鼻,可那才是真正的后宮妃嬪,如今玄北的后宮因為蕭慕羽對楚妍的專寵,以至于各宮情愿安守本分。因為除了楚妍,她們無需和其他人相斗,因為斗了,也等于白斗。可從蘇寶林枕下的冊子看來,便知道有些人并不只是安于現狀,而是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打破這微妙平衡的機會。
「究竟是誰……」
入宮已有七個月之久,再過五個月……她便能夠離開這里,和穆攸離做個了斷。
可時間久了,她的恨意也開始有些搖擺不定。
倘若到了離宮之時,她想她留戀的不會是方德妃、鄭美人、樺美人,亦或是朱雨汐……而是楚妍。
她想看看,一樣都憎恨著一個男人,她們的結局又會有什么不同。
傾雪將棋盤上的棋子一顆顆的收回去,眉頭蹙著,嘴角卻是上揚。
「仇恨固然丑陋,卻能讓痛不欲生之人擁有活下去的力量呢。」
***
夜里。
用過晚膳后,傾雪慵懶的倚在貴妃椅上,藉著燭光閱覽著那本《修羅道》。
內容雖複雜,但運用赫連玦教過的招式,很快的便能領略其中奧妙,找出一套作法。
「娘娘。」落雁走了進來,小聲的說:「朱充媛求見,還有……」
「怎么遲疑了?這可不像妳啊,落雁。」傾雪將書本闔起,挑眉說道。
聞言,落雁的臉上一僵,耳根處悄悄的爬上可疑的紅暈。
「朱充媛哭了。」她快速的說完。
「什么?」沒想到是這樣的答案,傾雪明顯的愣了一下,隨即冷道:「快讓她進來。」
朱雨汐進來時眼睛都哭腫了,傾雪見狀屏退了所有下人,扶著朱雨汐坐到椅子上。
「怎么了?怎么哭成這樣?眼睛都腫成核桃似的。」傾雪皺眉問道。
「雪、雪姐姐,嗚嗚……」朱雨汐說沒幾個字就又哭了起來,手里的帕子都濕得像浸過水般。
「妳別只哭啊,快說,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呀?」傾雪無奈的輕撫著她的背。
「嗚嗚,雪姐姐……我看見了,我看見朱玄在皇后娘娘的宮里,有說有笑的,嗚嗚……」
「誰?」傾雪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直到思緒整理過后,才擠出了一句話:「朱管家的那個兒子?」
「嗯……」朱雨汐難過的啜泣了幾聲,頭低得不能再低。
楚妍怎么會和朱玄在一起?難道從幾個月前的宴會時,他就已經和楚妍有關係了?不過會是什么關係呢……楚妍的性子她知道,所以排除了男女之情的可能……
「哇啊,雪姐姐,嗚嗚……我、我好傷心喔……我那么喜歡他……嗚嗚……」朱雨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得毫無形象。
見她哭成了淚人兒,傾雪的眉頭抽了一下,上前抱了抱她,道:「妳放心,事情一定不是妳想的那樣,我保證。」
「……真的?」
「嗯,要是那個叫朱玄的敢欺負妳,我就把他砍成兩半。」傾雪像在安慰孩子似的說。
「……我不要他變成兩半,嗚嗚……」誰知朱雨汐聽了,哭得更傷心了。
「呃……好好好,他要是惹妳生氣,我就揍他一拳?」
「……好。」兩害相權取其輕,朱雨汐擦了擦淚,喚道:「雪姐姐。」
「嗯?」
「妳好帥啊。」
「……謝謝。」

第80章-不要露出這種眼神 在安撫朱雨汐后,傾雪就讓落雁著手調查此事,很快的便得知了真相。
不過……
咸寧宮內,傾雪和朱雨汐并肩而坐,落雁則佇立在兩人前方,嘴里正說著什么。
「……」
聽完落雁的報告,傾雪只覺得頭都疼了。
她無奈的轉頭看向一臉愣然的朱雨汐,問道:「如何?心里好受點沒?」
「嗯、嗯……」朱雨汐咬了咬下唇,害羞的低下頭去。
原來那個朱玄在朱雨汐進宮后不久就離開朱府,憑藉先前打下的基礎,外加寒窗苦讀,于前幾個月考取進士。本想考個狀元,找機會入宮見朝思暮想之人,卻無奈止步。
在考場,他還遇上了之前在朱府一起唸書的某位公子,遂被逮個正著,抓回去見朱管家。而左相,即朱老爺,并不知道朱玄對朱雨汐的心意,見朱玄考上進士,便有意提拔他。
至于他為何會遇上楚妍,那是因為自楚妍入宮后便相當關注宮外的賢才,凡有能力者,她便舉薦予皇上。
自古后宮便不得干涉朝政,許多大臣也曾極力反對過,可蕭慕羽理他們呢?他是誰?玄北的皇帝!他寵他的女人,誰敢說不?
大臣們努力勸說、上奏,可幾個月后,這些聲響就聽不見了。
當然,蕭慕羽的袒護是其一,而另一個原因則是楚妍提拔了許多官員,手腳已然伸入朝中。
乍看之下并無不妥,可傾雪卻覺得奇怪,因為楚妍看上去對玄北的國家發展沒什么興趣。
「想必朱公子也把心事告訴了皇后吧?」傾雪嘆氣。這個朱玄聽上去就是個憨厚老實之人,楚妍對他好些,他便隨隨便便的相信他人,把雨汐交給他……真的好嗎?
「他生性善良,又多愁善感,以前在朱府時也很愛跟我純h文合集 性感熟婦的蕩欲高h全文說些小鳥在哪棵樹筑巢啦、誰家的狗生啦……又很容易害羞,嘻嘻。」說到朱玄,朱雨汐的臉上揚滿了幸福的笑容,如陽光般燦爛。
「這種男人……」傾雪咂了咂嘴,對朱雨汐看男人的眼光搖了搖頭。
呵,可她自己又好到哪兒去了?
憨厚老實,也比忘恩負義來的強太多。
「所以呢?妳打算如何?」傾雪慵懶的靠在椅背上,從桌上的青花瓷盤里,隨手拿了顆葡萄扔進嘴里,漫不經心的問。
「唔……」朱雨汐眨了眨眼,懦懦的開口:「我、我想見他。」
聞言,傾雪吃葡萄的動作頓了頓,掃了眼朱雨汐。半晌后方才道:「妳為嬪妃,他為進士,你們之間除了那后宮的墻,還隔著什么……妳可明白?」
「雪姐姐……」朱雨汐聽完傾雪的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般,垂著腦袋,眼神落寞的盯著腿上那不安攪弄的纖纖玉指。
「妳已經是皇上的女人,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傾雪淡淡的說出朱雨汐心里的痛。
「可皇上從未碰過我!」朱雨汐一改先前的溫順,猛地站起身來,朝傾雪哭喊著。
「可皇上給了妳名份,難道……這樣還不夠嗎?」傾雪看向朱雨汐,眼神淡淡的,沒有任何波瀾,就像一灘死水。
是啊,皇家之人,多么的霸道、任性……可他們卻無可奈何,渺小的像是一粒塵埃。
不管曾不曾賦予真心,就算只是玩玩、利用……只要他想,她就只能是他的,包括生命。
想她策馬奔騰,馳騁于沙場之上,處處算計……勞盡一生,最后卻連個名份都得不到。
看著這樣的傾雪,朱雨汐愣了片刻后,抿了抿唇,上前抱住傾雪。
「雪姐姐,是我錯了,所以請妳……不要露出這種眼神……」
聞言,傾雪愣了愣,眼神有些茫然。
她……
露出了什么眼神?
「妳看到了什么?」傾雪輕聲問道。
「……」朱雨汐放開傾雪,擔憂的看著她,回答:「心死。」
傾雪靜靜的看著她,默默的聽著。
「是嗎?」
心死啊……
也難怪這丫頭擔心成這樣,不過總算是讓她冷靜了。
「雨汐,妳聽好了。」見傾雪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朱雨汐認真的聽著。傾雪站起身后,走向一旁,背對著朱雨汐,繼續說道:「這里是后宮,是一個充滿算計的地方,要想和心愛之人在一起,妳就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名正言順』的跨過那道檻。」
「姐姐的意思是……」朱雨汐懵懂的看著傾雪。她以為傾雪是要勸她放下過去,阻止她見朱玄,可是她卻告訴她要靠自己的力量離開這里,這……有可能嗎?
傾雪回過身去,眼神堅定的看向朱雨汐說:「妳不笨,只是一直以來妳都找不到爭奪的理由,可現在那個理由出現了,妳沒必要繼續被動下去,不是嗎?」
「我……」被這樣的傾雪震懾住,朱雨汐一時間也說不上什么話,只是拚命的消化著傾雪給她灌輸的思想。
「寧可做了后悔,也不要后悔當初不行動。」傾雪說完,朝門口候著的落雁喊道:「送朱充媛回去。」
落雁聞聲進來,恭敬的朝朱雨汐行禮道:「充媛,請。」
朱雨汐嚥了口唾沫,深深的看了眼傾雪,接著快步離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691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