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潤的女人 爺爺為了一個女尸的故事

08. 「柯乙舒!」唉,最近回家可真是不平靜。
不久前被要脅,現在是……
我回頭一看,「哥,找我什么事?」
我哥騎著摩托車,身旁跟了幾個人,「妳身上有沒有帶錢?我濕潤的女人 爺爺為了一個女尸的故事錢花光了,先拿來用用。」
「咦?這是阿東你妹啊?」
「長的挺可愛的啊!介紹一下嘛!」
他身旁的幾個男生開始起鬨,我哥則一臉不耐煩,「干,少在那里鬧!喂,妳身上有沒有錢啊?」
「嗯。」我拿出錢包,準備拿錢給他,不料動作才進行到一半,我哥卻使勁的將我的錢包整個拿走。
「全給我!」拿走我的錢包后,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伴著很大的機車聲。
我看著什么也沒拿的雙手,覺得無奈,但也不想去責怪他。
錢本來就是柯家的。
讓真正的柯家人花用本來就是應當的。
我跟他計較什么?
回家煮泡麵來吃吧,誰叫晚餐錢飛了,我這么想著。
「柯乙舒,妳又被要脅錢了嗎?」我哥走沒多久后,楊仲安便出現在我后頭。
「沒有。」
他一臉質疑,「沒有?那渾小子剛明明直接搶走妳的錢包!我去幫妳搶回來!」說完,他還真的就準備去追他。
「不用!」我拉住他,吸口氣后,平靜的說,「那個人是我哥。」
他黑眸睜大,「妳哥?妳哥搶妳錢?」
「不是,他身上的錢用完了,來跟我拿而已。」
「可是他的手段也太粗魯了吧?他騎著機車直接搶走妳的錢包耶,這是一個哥哥會對妹妹做的事嗎?」
「無所謂。」真的無所謂。
「我想起來了,妳說過妳哥就是不良的樣子,看來真的是。」
如假包換。
「我說你啊……」
「嗯?怎么了?」
「為什么要一直幫我?」說來也真奇怪,這人總是義無反顧的要幫我出氣,我跟他明明就沒多熟,他為什么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
「沒為什么。」他輕輕帶過。
但我一看就知道有什么隱情,「你不想說的話我也不勉強。」
我從來就不喜歡去強迫別人。
很麻煩。
「大概是因為……」他欲言又止,但又繼續說著,「妳讓我想起某個人吧……」
某個人?「誰啊?」
「妳不認識的。」
「我想也是,但是我很好奇他跟你是什么關係。」我跟他身邊的誰很像嗎?
「很重要的關係。」
「是嗎。」
這段對話有點不知道該怎么繼續下去……
「鈴鈴鈴……」啊,手機響了,「我接個電話。」
「請便。」
是我哥,他剛不是才找過我?我接起電話,「喂?」
「雜種女,妳現在馬上去領錢,領一萬,拿著錢到XX公園來找我!」
「喔。」根本不想去反駁他,也懶得去問他理由,直接答應還比較省事。
「動作快點啊!雜種女!」
「喔。」說完我掛上電話,視線轉向楊仲安,「我有點事,先走了。」
「雜……種女?」他說的有些尷尬。
他聽到了?也沒什么好訝異的,我哥講的那么大聲。
「別問我理由。」我的身世可不是件光榮的事,「我真的有要事,我要先走了。」
「我載妳去吧?聽妳哥的語氣好像很著急。」
我跟我哥的對話他全聽到了,可見我哥的聲音有多大……「嗯……」

09. 我坐上他的機車,「先載我到最近的提款機吧。」
「嗯,對了,我先跟妳講,我沒有駕照,但是我對自己的駕駛技術有信心,妳就放心吧。」
「駕照從不代表開車技術的好壞。」無照駕駛,我哥從國三就開始了,我根本不覺得怎么樣,況且他無照駕駛這么多年也沒出什么事,只是偶而被抓,反正那種事花錢就能了事,沒什么大不了。
「那就坐穩了。」
「喔。」我坐很穩。
我先是從提款機領了一萬塊錢出來,接著讓楊仲安載我到XX公園。
公園里聚集了很多人,全都一副不良樣,還聚集了很多的機車,「人真多。」
「因為今天這里要舉行尬車比賽。」楊仲安說。
「怪不得這么多人、這么多車。」我抬頭看他,「你沒參加?」
他輕笑,「沒興趣。」
「是喔,我哥就很愛。」剛才從我這拿錢,又叫我領錢,這些錢肯定就是當作賭金的吧,「啊,我看到我哥了,我過去找他。」
「我跟妳一起。」
沒拒絕他,我們偕同走到我哥那,他嘴里叼著菸,正在跟身旁的人打屁,「哥,我拿錢來了。」
他斜眼看了我一會,「拿來。」
我把錢遞給他。
「你是誰?也是來尬車的嗎?」接過錢后他連一秒都沒把視線停在我身上,隨即看到我身后的楊仲安。
「不是。」
「咦,這不是阿仲嗎?真難得你來參加尬車,你不是都對這種活動沒興趣的嗎?」一個男人走向我們,看起來似乎跟楊仲安很熟,還直接叫他阿仲。
「不是,我陪她拿東西來而已。」他比比我。
「這個小妞?嗯?這不是阿東的妹妹嗎?搞什么啊,原來你跟阿東認識喔?」
「我不認識他。」我哥隨即插嘴。
「咦,這樣喔。」那人拍拍楊仲安的肩膀,「阿仲,人都來了,就參加一下啦!我可以借你重機,你技術明明就很好,卻從不參加很可惜耶!而且啊,這次獎金很高喔,來啦來啦!」
「阿昆,我沒興趣。」那人叫阿昆?看起來年紀比我們都大,應該是二十來歲的人。
「嘖,真是的,算了算了!不來就算了!」那叫阿昆的人點了一根菸,「不然至少見見他們吧?大伙正好都在。」
「阿仲?」
「靠,阿仲,人來了也不講。」
「來參加比賽的嗎?干,你參加我們就沒希望贏了啊,你技術太強了,哈哈。」
一群人紛紛圍了上來,我被擠出人群外,也好,沒被他們那伙人注意也好。
聽他們的對話,楊仲安的騎車技術似乎很好,大家都頻頻要他參加尬車,但是他好像真的沒興趣。
剛剛被他載過來,我感覺得出來他技術確實不錯,但是有沒有像那群人讚賞的那樣我就不知道了,畢竟剛剛他騎的也不算真的非常快。
「喂,你叫阿仲是嗎?有種就參加,跟我尬一場!」我哥攪什么局啊……是有沒有這么愛跟人家比?
「對啊,他叫阿東,技術也是出了名的好,跟他尬一場啦!」
「對啊對啊!尬尬尬!」一群人紛紛起鬨。
不就是騎機車比賽嗎?有這么好看?
我沒看過尬車比賽,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楊仲安的眼神往我這飄,我有些納悶,接著他又看向我哥,「要我比可以,但是如果我贏了可以請你不要用那三個字稱呼乙舒嗎?」
三個字?他是指……雜種女嗎?
這個人到底是怎樣啊?為什么又主動跳出來幫我?
我哥先是有些納悶,但后來便明白他的意思,「可以!」
「好,那就尬一場。」
于是,這場莫名開始的尬車比賽就這么開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701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