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梅花引 男上女下吃奶 動態視頻

28. 「哥,這么晚你要去哪?」
「尬車。」他簡潔有力的說。
「別去,那很危險。」
「今天的比賽,楊仲安也有參加。」
「什么?」他不是對那種比賽沒興趣的嗎?
「上回我輸他,這次非得贏他!」
我走到哥身旁,「帶我一起去。」
我哥若有思緒的看著我,最后答應了我,「那上車吧。」
我坐上我哥的機車,前往比賽的地方。
楊仲安說他沒興趣參加這種比賽我想是真的,那他會參加的理由就只有一個。
為了找出害死他妹的人。
「到了。」沒一會兒,我哥便來到XX公園。跟上次尬車的地方一樣。
我一下車便著急的尋找楊仲安的身影。
「妳是在找姓楊的那家伙嗎?」
「對。」
他將我的身子扳向他,「找到他又如何?妳喜歡他又如何?他不是只把妳當妹妹嗎?」
「不管是妹妹還是什么都好,我就是擔心他!」
「那妳就不擔心我嗎?」他低吼。
我輕撫我哥的臉頰,「擔心,所以別參加比賽了,好嗎?」
他握住我碰他的手,「妳找到楊仲安后,也打算這樣勸他嗎?」
我看著他,沒有說話。
抽回被他拉住的手,我直接跑開。
去找楊仲安。
那家伙在哪?已經開始比賽了嗎?
我四處搜索他的人,終于看到他,他跟一群人正在說話。
「楊仲安!」我出聲叫了他。
他看到我有些訝異,「妳怎么會在這?」
我走向前,把他從人群中拉了出來,「那你為什么會在這?」
「這還用說,來這里當然是為了尬車。」
「你說過你不喜歡這種比賽。」
「我是因為……」
「因為你妹妹?」我說。
「我早料到妳會猜到。只要我贏了這次的尬車比賽,有人答應我會給我可靠的情報。」
「別再這樣下去了!」我拉著他,「你妹妹看到你為了她這樣不會開心的!雖然你是因為疼愛她,所以捨不得她這樣被害死,可是你為了她讓自己變成今天這模樣,為了她江城梅花引 男上女下吃奶 動態視頻做了那么多危險的事,她不會因為這樣開心的!」
「妳胡說!我都是為了她啊!」
「她不會開心的!她一定很擔心你,就像我擔心你一樣!」我大喊,像是要喊到他聽到我對他的擔心。
喊到他懂我對他的擔心。
他摸摸我的頭,然后輕輕一笑,「呵,妳這妹妹還真關心哥哥我,放心啦,我不會有事的。」
妹妹。
我這輩子從沒如此討厭過這稱謂。
「我才不是因為是妹妹才擔心的。」
「不然是因為什么?」
好討厭。
好討厭當他的妹妹。
我不要當他的妹妹,我不要。
必須讓他知道,我多討厭他把我當妹妹看。
必須讓他知道……「我喜歡你,所以擔心你,只是這樣。」
「咦?」他的表情有些吃驚。
我對上他的黑眸,「我喜歡楊仲安,不是妹妹喜歡哥哥的心情,是一個女人愛上一個男人的心情,你懂我的意思嗎?你懂嗎?」
你懂嗎?
懂那種心情叫愛情嗎?

29. 「乙舒,妳說妳……我……」
「夠了!我知道你要說什么妹妹不該愛上哥哥之類的話,我哥之前跟我告白,我也是這樣回他的。」
一心把柯乙東當哥哥的我,對于哥的告白,我回應他我只當他是哥哥。
一心把柯乙舒當妹妹的你,對于我的告白,你一定是回應我只把我當妹妹。
我突然覺得我跟柯乙東最像兄妹的地方,就是失戀的模式竟然一樣。
呵,還真是悲哀的相似啊……
「妳說妳哥……妳說柯乙東跟妳告白?」
「對,但我只把他當哥哥。」激動的心情被淡淡的哀傷覆蓋,「很諷刺對吧?我的哥哥喜歡我,但我喜歡的人卻只想當我哥哥。」
哀傷像雪一樣,一點一點的,把我的心田覆滿。
我的心被名為悲傷的雪籠罩。
幾乎快喘不過氣……
以前聽人家說愛情傷人,原來這么傷。
「可是柯乙東是妳哥,兄妹之間怎么會……」
「我跟我哥沒血緣關係,或者說,我只是個掛名的柯家人。」我微微避開他的眼神,「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當我是妹妹。」
「我……乙舒,我……」
「不要再說了。」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心可以這樣不安,「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不要當你妹,以后……以后也別再有關係了,因為你對我那親情般的感情只讓我痛苦,無法做你妹妹的我,寧愿沒有任何關係。」
若我們的關係只能是兄妹。
不如讓我親手斷了這令人厭惡的關係。
「乙舒……」
「好了!我要說的就這些。」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擠出一抹笑,「就算以后沒關係了,還是別做些危險事啊,否則,你真正的妹妹在天堂會很擔心你的。」
我一直對我的表面功夫很有自信。
因為不論我多生氣,多害怕,我都能裝得很冷靜。
可是,這次的笑裝得很失敗。
不用照鏡子我就知道了,我這抹笑有多牽強,有多假。
「我要走了,掰。」說完,我馬上離開,頭也不回的。
就這樣吧……
一刀了斷。
斷了我對他的喜歡,斷了他自以為的兄妹關係。
跟楊仲安說再見后,我站在公園的一角,心有旁騖的看著這群準備尬車的人們。
全都是一群等不及要去見閻王的人。
真蠢。
沒多久后,比賽開始了。
比賽進行得很快,沒多久的時間就只剩下幾個人有比賽資格。
我哥肯定也是其中一個吧。
楊仲安一定也……不不!我還想起他做什么!
「阿仲!阿仲!阿仲!」
「阿東!阿東!阿東!」
大家在高喊阿仲和阿東,表示比到剩他們兩個人了。
跟上回真像,之前也是他們兩個尬車。
真奇怪,我明明沒興趣的,腳步卻不自覺的走到比賽現場,
我看著他們兩人分別騎著重機,雖然頭戴著安全帽,卻隱約看得到他們的神情。
抱持著不同的理由,卻都是想著要贏的表情。
「大家聽我說!這次比賽比較特別一點!」看似裁判的人高呼著,「現在只剩下阿東跟阿仲比決賽了!為了讓比賽更刺激,他們的后面分別要載一個人!」
要載人?
「這是一場賭注!不僅賭自身的榮譽,也賭上被載者的安全!贏的人可以拿走獎金十萬元!」
裁判一說完,場面響起一陣歡呼聲,眾人因為比賽而興奮、而高亢。
「當然這后面載的人可不能隨便!我看就……啊!后面那位不是阿東的妹妹嗎?聽說阿仲也認她做妹妹了,就讓她先選擇要坐上誰的車吧!」
啊?
做什么牽扯到我?
我討厭被關注,我不想再被更多混混認得臉孔了,這樣豈不是讓自己往后的日子更麻煩嗎?
我企圖往后退,卻被認得我的人拉住,推擠到了前方。
行行好吧!為什么我非得被這樣眾目睽睽……我只想過平靜的日子啊!
「好了!柯乙舒!」這個裁判我認得,上次的尬車也是他當裁判,沒想到他知道我的名字,「妳覺得誰會贏就坐上誰的車吧!」
我的眼珠子左右上下晃了一圈,發現到處都是人,看來想溜也溜不掉了。
「我、我可以不要選嗎?你找別人吧!」我小聲對裁判講。
「這可不行!我說了,后頭坐的不能是隨便的人,妳是他們兩人的妹妹,妳來坐才有意義!」
他們兩人的妹妹……我才不是楊仲安的妹妹。
「快選吧!大家都等著看呢!」
「我……」我看向他們兩人,上次比賽是楊仲安贏,可是我哥只是些微之差,要我選我覺得會贏的人的車坐,我哪選的出來……
「乙舒,坐我的車,我會贏的!」楊仲安率先說話。
「喔喔!阿仲先放話會贏了!」裁判在一旁炒氣氛。
「乙舒!別坐那家伙的!坐我的!我不會輸給他!」
「喔喔!阿東也跟著放話了!看來場面是越來越刺激了!」裁判看向我,「柯乙舒,妳究竟要選誰的車坐呢?」
我……
我跟楊仲安已經什么都不是了,是我自己要跟他撇清關係的。
所以,此時此刻的我,應該坐上……「柯乙舒做出選擇了!她選擇坐上阿東的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702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