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調教 末班地鐵是個變態的集散地

第六十四章 “巴庫拉。”
在昏暗得幾乎毫無光亮的虛無之中,黃金鑄造而成的座椅在沒有任何支撐物的地方安靜地漂浮著。此刻的座椅上并沒有人,但以這張座椅為中心分別靜止于兩邊的兩排座椅上,卻有幾個人坐在表情不善地爭吵著。
“喂,巴庫拉!”
一聲叫喚沒有人回應,叫人的人很不耐煩地再次加大音量再叫了一聲。
“叫毛啊叫!沒看到我在忙嗎?!”
如果說第一聲是采取無視態度的話,那么到了第二聲的時候,正在閉目凝神的巴庫拉則是徹底被惹毛了。
“忙什麼忙?不就是偷窺自己的宿主嗎,整一個跟蹤狂似的你也好意思說自己忙。”
“呃!”
面對著巴庫拉的怒氣,馬利克完全不為所動,直接回以一個鄙視的眼神。
“不說外表,你這年紀少說也有幾千歲,都一把年紀了居然還在玩什么你躲我找的捉迷藏游戲,丟人不丟人。”
雖然知道巴庫拉在面對自己宿主的時候會顯得格外小心翼翼,但慫到這個程度就真心讓人大開眼界。
“……什麼跟蹤狂,我只是有點在意那家伙為什麼會突然擴大了活動範圍而已,要是不看緊一個沒留意跑到外面去了就麻煩了。”
要知道現在暗黑神殿的位置可是被所有人稱之為死亡之海的沙漠中心(自從上次救人之后巴庫拉又讓神殿轉移了一次位置),雖然他們的身體就算一直生活在沙漠中不吃不喝也不會死去,但沙漠的早晚溫差之大還是會讓人神經繃緊的,沒事他干嘛讓貘良去受這種罪?又不是好玩。
“→_→”
馬利克已經懶得吐槽他了。
“所以呢?你剛才到底在吵什么?都是因為你,弄得我把人跟丟了。”
現在又得重新找過。
雖然暗黑神殿是他的地盤,但貘良作為他的另一半,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也有屏蔽自己氣息不讓別人找到他的權利……他現在唯一慶幸的就是他現在還不會用這個能力,要是等他學會了,之后要躲人和找人就變得更麻煩了。
“誰有空吵你,我這是要投訴好嗎?”
雖然話題被帶偏了一點,但重要的事馬利克可一點都沒忘記。
“你這家伙,自己要把黑風暴移走就算了,你移去哪里不好居然移到我這邊來,你這是存心挑釁對吧?”
與巴庫拉的移動神殿不一樣,守墓一族的居所是固定的。從前是生活在金字塔附近的峽谷里面,現在則是生活在王家之谷內。因為做的是守墓的工作,所以居所的選定也就理所當然地以墓地為主。
雖然守墓一族的人口不多,而且他們平常也甚少出門。但少出門不代表就不出門,就算自給自足偶然也得出去做些買賣幫補一下生計,畢竟在法老王回歸之后,他們這一族的人其實也等同于失業了——需要重點守護的對象已經活蹦亂跳地回來了,所以他們這些人已經沒必要再守著那個只能當擺設用的王墓了。
簡單來說就是,以前的御宅族生活可以不用過了,他們完全可以自由地到處跑。只是這種順心生活沒過多久,接連不斷的風暴沙塵暴等自然災害就來了,這讓每天都盼望著能出去走走的人多糟心。
而且,先不說他們族里面那些普通人,光是他們這幾個回歸的人,就算出門弄個結界就能解決的事,也會嚴重影響他們想要出門的好心情——估計沒有人會喜歡每天都對著飛沙走石,那些沙暴嚴重影響視野到了他們連太陽都幾乎看不到,這與他們原來不能見光的生活有什么區別?!
反正說道他們家最近頻繁出現的自然災害,馬利克就覺得煩。
“啊?黑風暴跑你那邊去了?這還真巧……反正我就是隨便丟的,誰會知道這么剛好就會丟到你那邊去呢。這只能說明王家之谷風水好啊~”
對于馬利克的告狀,巴庫拉表現得極為無辜。
反正守墓一族那邊又沒有他的人,那種自然災害要殘害誰都不關他的事。╮(╯▽╰)╭
“而且你那邊的人不都是一群宅嗎?居然會有人想要出門閑逛?”
外界關于守墓一族的傳聞來來去去不外乎就是兩個字——隱居。雖然最初隱居的原因是為了守護那些千年神器,但說到底,也許是隱居太久的緣故,在不知不覺中,守墓一族就變成了一群家里蹲,沒事輕易不出門。
“你那是多久以前的舊情報了,自從法老王回歸之后我們就不需要再隱居了……再說了,就算喜歡宅,也沒有人會喜歡每天起來往窗外看都只看到一片飛沙走石啊!就算有結界保護著不會受影響,也不代表大家都喜歡每天都看自然災害。”
雖然黑風暴不是經常出現,但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只要一有風暴出現在暗黑神殿附近,巴庫拉就一定會把風暴移走,然后那個風暴就會每次都非常精準地轉移到了王家之谷……雖說有了這種自然屏障之后,盜墓賊就無法再靠近王家之谷了,但相對的,住在里面的人也一樣無法外出啊!
“哎呀,我倒是覺得關係不大,反正黑風暴持續的時間又不會很長,雖然這樣對大家很抱歉,但穿越黑風暴……馬利克你不覺得這對于守墓一族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鍛煉機會嗎?”
就在兩人爭論不休的時候,原本空置著的其中一把椅子上慢慢地多出了一個人,伴隨著清脆悅耳的聲音出現的是一名佩戴著千年項鏈的美麗女性。她的聲音與在場的兩位男性不同,
沉穩,優雅,同時還帶著點讓聽者背后一涼的惡趣味。
“伊西斯姐姐……”
一看到出現在自己旁邊的人,馬利克下意識就縮了縮腦袋。
雖然他只是受千年權杖影響而滋生辦公室調教 末班地鐵是個變態的集散地出的第二人格,但其存在本身還是從“馬利克”身上分割出來的,所以伊西斯是第一人格的姐姐的同時,當然也是他這個滋生出來的第二人格的姐姐。
然后,基于第一人格一直都敬畏著這位姐姐的緣故,所以作為第二人格的他,也莫名其妙地有點怕這位姐姐。
“比起這個,我拜託你的事你做好了嗎?”
面對著跑偏題的弟弟,因為被千年項鏈選中同時也作為第一任千年項鏈主人轉世而得以再次回歸的伊西斯·伊修塔爾,一臉溫柔地對著自己弟弟微笑著問道。
“對不起,我忘了,請您原諒!”
面對著伊西斯溫柔的笑容,馬利克一秒低頭,連辯解的打算都放棄了。
“……”
到底誰才是最慫的那個啊?
面對著馬利克的畏姐樣,巴庫拉立刻回以一個鄙視的眼神。
“所以……進入暗黑神殿的人有什麼動向嗎?”
原本以為空無一人的王座上在眾人陷入沉默的時候傳來了現任埃及法老王阿圖姆的聲音。
順著聲音轉頭看去,除了阿圖姆之外,就連他前面理應空置著的座椅上也不知何時已經坐了一個人。
“雖然從行動上來看,他們怎么看都像一般的旅行商人,但事情過于巧合,反而讓人起疑……儘管暗黑神殿里除了你們之外并沒有什么不能讓人知道的秘密,但既然對方前期功夫做得這么足,不給他們點甜頭倒顯得我們這邊不夠意思了……所以,在有必要的時候,我們不介意給他們製造點有用的信息?”
幾乎可以說是與阿圖姆同時出現的西蒙不懷好意地笑了笑。
“這種事,我覺得不適宜太急,畢竟他們才剛進入神殿沒多久……”
面對著西蒙的想法,伊西斯并沒有表現出反對的意向。在試探這件事上,她與西蒙的想法一致。
“我說你們在討論的時候能先征得我這個神殿主人的同意嗎?”
面對著兩人自顧自的交談,巴庫拉已經懶得去抗議什么了。
“反正,人現在在我的地盤上,作為地主,于情于理我都要好好地招待一番才對。”
這樣才能對得起他殘暴不仁的盜賊王名聲。
這么說著的同時,巴庫拉胸口上所佩戴著的千年智慧輪也跟著發出了暗淡的光芒。
你們絕對不知道我最近被新電腦折騰得有多慘T^T差點連更新都沒有了

第六十五章 一域名叫阿孟特,
居住者靠獻給他們的祭品生活,
統轄者名叫姆努克特。
二域名叫舍克荷特阿努,
圍墻由組成天空的物體搭建,
統轄者名叫拉——荷努科胡堤。
居住者都是神靈,
身高有9腕尺,麥子有7腕尺高,
這里是奧西里斯王國的都城。
三域名叫靈魂之域,
四周燃燒著熊熊火焰,
統轄者是拉和奧西里斯。
四域名叫圖克威——阿威,
統轄者是大蛇撒提——特姆衣。
大蛇足夠70腕尺高,
他靠屠殺亡靈生活。
有一個大神阿科雷也居住在此,
他是拉的死敵。
五域住著身高七腕尺的亡靈,
……
六域名叫阿姆荷特,
……
七域名叫阿色斯,
……
八域名叫哈荷特普,
……
九域名叫阿克斯,
……
十域名叫“恐怖之城”,
……
十一域名叫科荷特——勒特,
……
十二域靠近拉斯塔,
……
十三域遍地是火,名叫烏阿特恩特姆,
……
十四域名叫科荷拉哈,
四處散布著運河和湖泊,
它們與尼羅河相連,
這里每年都舉行亡靈再生的儀式。
十五域名叫****
統轄者為*******,
黑暗的仆從忠誠地棲息于此地。
這里是通往冥界的**
(第十五域內容丟失)
——選自《亡靈書》
(關于第十五域的內容為某冰杜撰,原文這部分早已遺失)
神殿,作為供奉神明的場所,其內部必定存在其供奉對象的象征物。那可以是一尊雕像,也可以是一件圣物,更甚者,還能是一個象征符號。
作為少數在黑風暴中平安無事的人之一,米克斯得到了在神殿內參觀的許可。一般的神殿基于其莊嚴性的問題,是不會允許外人隨意參觀的,但不知為何,這座不知名神殿的人對于外人的接納度居然出乎意料地高,除了某些區域是禁止進入之外,就連神殿的主殿這種重要的地方,在非開放的時間里也允許外人隨意進入。
對此,已經走到主神殿的米克斯除了感覺這座神殿的人太過和善之外就是郁悶。
從他暫住的居室一路走到主神殿,沿途雕刻在石壁上的壁畫儘管不多,但其中的內容卻不知為何與他所認知的“神明事典”完全不一樣。一般的神殿壁畫雕刻的都是與所供奉的神明相關的事跡,不是做過的事就是解說祂所司掌的職位,簡單來說就是神話故事。但這座神殿里的壁畫,描述的卻是一些與歷史上的任何神明都毫無關係的事情。
平凡的出生,犯過的錯誤,得到的懲罰,最終走上了怎樣的末路……如此這般林林總總的事情,雖然高于現實的部分有,但在米克斯的眼中,這樣的事跡,根本就不能稱之為神話故事,說是普通人的一生還比較說得過去。
“棲息于黑暗之地,守護著通向冥界的大門……這描述怎么那么像某份文獻中所記載的那一域……”
在過去,曾經有那么一位僧侶留下了一份文獻,上面詳細地記述了神明國度內每一塊區域的名字及其地理特性。記憶中那份文獻記述了神明國度的十五塊地域,儘管前面的十四塊地域的內容清晰地保留了下來,但最后一塊地域的內容,卻因為保存不當等原因,已經模糊不清甚至缺失了大半。
雖然神明居住的地方就算再好奇也無法窺視一二,但看著這些壁畫的內容,回想起他們商隊找到這座神殿時的情景,米克斯頓時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再……再怎么說,那種地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讓人類進入……雖然這座神殿有點詭異,但這里再怎么說也是人類的國土,那些……肯定是我多想了,哈哈。”
爲了把剛才莫名冒出的寒意驅趕開去,米克斯回頭看了看出口,太陽的光輝熱烈地照射在外面廣場上,讓只有蠟燭照明的陰森室內莫名地多了一絲暖意。
還是回去吧。
就在米克斯這么想的時候,強烈的視線突然從身后傳來。
“誰?!”
迅速轉頭,身后什么都沒有,除了不遠處的一面墻壁之外,作為神殿最深處的這里,居然連神像都沒有一座。
雖然不是每一座神殿都會把神的模樣雕刻出來然后加以祭拜,但像這座神殿這樣連件圣物都沒有,就有點反常了。
“那是……”
隨著燭光的搖曳,暗晦不明的深處墻壁上那副巨大的浮雕也跟著顯露出了輪廓。
儘管這座神殿沒有安置神像,沒有供奉圣物,但作為替代品,它的深處卻雕刻著與這位神明相關的壁畫。
也不知道是好奇心驅使還是本著已經走到這里了也不差那么一點路的心態,米克斯原本應該走向出口的腳步鬼使神差地轉了個方向,向著那副巨大的浮雕走過去。
隨著距離的接近,米克斯的眼睛也跟著睜得越來越大。
“為什么——”
與外面帶著敘事性質的雕刻不同,呈現在米克斯眼前的,于其說是壁畫,反而更像是一個簡單的符號。
巨大的圓形之中包裹著完美比例的三角形,而三角形內部,則是代表著埃及至高無上王權的荷魯斯之眼。儘管樣式簡單,但這種強烈的既視感,瞬間就讓米克斯想到了那條佩戴在年輕法老王身上的神器項鏈。
埃及王家所隱藏的黑暗歷史,可以說全都與那幾件千年神器有關——這事對于埃及人來說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
儘管不是所有人都見過全部的千年神器,但它們所共有的特征——幾乎每一件上都帶有荷魯斯之眼的符號——這件事不管是埃及人還是外國人都知道,而眼前這幅巨大的浮雕,所雕刻的物品,就算米克斯覺得不可能,直覺也告訴他,那必定與千年神器有關。
“這座神殿到底是……”
“請問……”
就在米克斯震驚得說不出話的時候,黑暗之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誰?!”
以飛快的速度轉身,米克斯下意識就把手探入寬大的衣袍內想要拔出藏在里面的短刀,結果在看清眼前少年那蒼白的臉色時,警戒心頓時就放下了一半,但在放心的同時,他內心的疑問卻變得更大了。
這名少年……到底是怎樣靠近他的?要知道他可是——
+++++++++++++++++++++++
最近popo變得越來越難上了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734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