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的故事 盛安然郁南城全文免費閱讀

Chapter 2. 墻(7) 選舉活動進入尾聲,政見發表會將于明天舉行,大功即將告成,沒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準備,也就代表不用繼續留校。不過,我們四人卻已經習慣感覺校園變得寧靜的過程,聚在教室角落的位置聊著不著邊際的天。
那天放學發生的事,我有和洪蘋提了一些,她難得沒說什么,只是提醒我每個人都有秘密,即使是朋友也不一定能完全知曉。
「……也是。」
她點點頭,想了一下才說,「別想太多。如果佟海光不說的話,硬要追問也沒什么意思,不是嗎?我們看著辦吧。」
是啊,也只能如此了吧?
我看著有椅子不坐、偏偏要坐在桌面上的佟海光,看他和曾仰宗你一言、我一語地打鬧,這時候的他不過就是個普通的高中男生,可是有時候……例如,他說他抽過菸的那次,我又覺得佟海光并不如我所想的樂觀開朗。
──我曾經很迷惘過……
──我,想被記得。
佟海光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腦海。我不曉得他過去的經歷,只是單純地覺得悲傷、痛苦、茫然……種種的詞彙不該出現在笑得如此燦爛的佟海光身上,太不搭了,我沒辦法想像。
「欸,」曾仰宗興奮地拍拍桌面,忽然想到什么、一雙眼亮晶晶地說道,「如果我們當選之后,要不要出去玩?慶功宴啊!」
「贊成!」洪蘋第一個出聲,不懷好意的視線落到曾仰宗身上,「我們去洋蔥家玩個三天兩夜,睡他的、用他的,還要吃、垮、他!」
「蘋果洋蔥,居然這么早就自行宣布當選了啊?沒想到你們對我這么有信心,我好感動哦──」佟海光故意捉起衣角拭淚。
「少把我們的名字講得跟新研發的農產品似的,」洪蘋嗤之以鼻,她撇撇嘴,「而且,不是我對你有信心,是你的對手都太弱,不贏沒道理,懂?」
「再不濟的話,我們阿光的男色還是可以騙到不少選票的吧!」曾仰宗友愛地撫摸佟海光的臉頰,「不曉得能不能靠你要到幾個學姊學妹的電話?」
佟海光撥開曾仰宗的手,朝著我的方向使了眼色,「別亂來,我怕我們家日荷吃醋,她家開釀醋廠的耶,醋勁可大了,我會怕怕。」
嗤,誰啊?
「我管你們跟幾個學姊學妹要電話,」我沒好氣地翻了個大白眼,「不要勞煩我充當經紀人擋一堆情書、小禮物,不收還會被詛咒的差事,我就很謝天謝地了。」
記得上次在校門口,一群小學妹大概是約好了一起壯膽,明明人數很多、卻硬要擠到佟海光身邊拍照,人行道的寬度就這么寬,擠著擠著,一群人差點擠到馬路上給車撞,教官氣得不準我們繼續在校門口宣傳拜票。
雖然轉移陣地的結果是「追光族」越來越嚴重,不只是早上,就連中午吃飯時間都會有人慕名而來,常跟佟海光一起出出入入的我,自然成了女生們眼中最好傳遞禮物的管道。
「我說妳干嘛不收?收了禮物我們一起吃也很好啊,又沒什么損失。」洪蘋說到吃就沒理性,我習慣了。
「她是為我好啦,對吧?」佟海光倒挺識相,「日荷擔心我不擅長拒絕別人,以后人情債、風流債還不完就慘了,哦?」
「知道就好。」
雖說女性票源似乎還算穩固,但這次的候選人一共五位,實力其實不像洪蘋說的弱到不行,有幾個也是學校里的風云人物,會不會順利當選還很難說,一切都得看明天的政見發表會才能下定論。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學校的政見發表會和投票日是在同一天,上午結束政見、下午直接投票,為我們省去了不少等待的煎熬。
「時間差不多了,我和小蘋果還要去補習班,你們待會回家小心,」曾仰宗半邊身體掛著耍賴不想上課的洪蘋,他吃力地移動腳步,不忘抬手和我們道別,「還有,阿光早點睡、你黑眼圈都跑出來了。」
經曾仰宗這么一說,我轉頭看了佟海光,黑眼圈的確很明顯,暗沉疲倦地掛在眼下。見到我的視線在他臉上打量,佟海光笑了笑,故意摀住我的眼睛。
「不給妳看。」
我不耐地拿開他的掌心,再次認真檢查他的狀況。看起來是有點疲憊,應該沒什么大礙,不過……我忽然發現不對勁,拉起他的手碰觸我的臉頰,確定不是我的手腳冰冷導致的錯覺。
「你發燒了?」
佟海光沒有否認,「一點點而已,不要緊。」
「要不要緊不是你說了算,」我揹起書包、順便連他的一起拎了,「姜恒快來了吧?今天不一起走了,你和他先回去。」
「日荷,我沒事。」
「醉的人都說自己沒醉,有病的人怎么會說自己有病?」我推開他想拿回書包的手,逕自出了教室,「走吧,別跟我討價還價。」
到了校門口,姜恒果真等在那邊,還是一樣地面無表情。
「他發燒了。」我說,順便將書包交給他。
銳利的目光移到了佟海光漸漸泛著暈紅的臉上,姜恒伸手按住他的額頭,確認過溫度,姜恒的臉色更差,他不發一語地坐上腳踏車,佟海光像個孩子似的,不用別人催促、乖乖地乘上后座。
「明天──」我才開口,只見姜恒的視線掃來,凍得我不敢再往下說,不過這次,我并沒有覺得生氣。
姜恒是對的,現在不該說明天的事。
「日荷,再見。」
佟海光看起來還很有精神,我不想自己嚇自己,只是心里縈繞的那股不安卻讓人耿耿于懷,目送他們的背影消失在路的盡頭,我才終于邁開步伐回家。
晚上我傳了訊息問他狀況,佟海光沒有回應。
直到隔天早上,已經很久沒有遲到的他遲遲沒有到校,一節課、兩節課過去,眼看政見發表會即將開始,等到的結果卻是班導前來通知我們,佟海光臨時請假的消息。
不得已之下,只好由曾仰宗代替上場。
「日荷,妳知道嗎?我和佟海光演練了很多次政見發表,」站在舞臺邊,洪蘋低聲地對我說,「洋蔥的表現很好,幾乎稱得上完美,可是……」
「可是?」我看著臺上侃侃而談的曾仰宗,心里其實是很佩服他臨時上場、卻還能如此穩健的能力,「有什么不對嗎做愛的故事 盛安然郁南城全文免費閱讀?」
「領袖魅力。佟海光強得太多了。」
洪蘋說,我們可能會輸。
或許是不甘心的心態作祟,我心里其實對投票結果仍抱持著一絲希望。
儘管我很清楚,選舉不可能單純選賢與能,政見再好、愿景再美,永遠抵不過一個人令人折服的言談舉止,短短十五分鐘的表演,必須讓臺下擁有投票權的人愿意將手中的那一票交付于你,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Chapter 2. 墻(8) 掃地時間結束,我還在停車場的垃圾子車附近逗留,已經敲響上課鐘的現在一個人也沒有,安靜地只剩下風聲吹落樹葉的聲響。
我從口袋里拿出手機,按下了屬于他的號碼。
「喂?」
「……日荷。」另一端傳來佟海光病懨懨的嗓音。
「燒還沒退?」我問,一邊蹲下身子,一手玩起了路旁的雜草。
「燒得我腦袋都快壞了。」他笑,卻差點連肺都咳了出來,「……抱歉,我今天……讓你們很困擾吧?對不起。」
我搖頭,明知道他看不見。
「你想知道結果嗎?」我問。
「當然。」
「輸了喔,我們。」我們,是我們一起輸的,我在心里想著,嘴上卻說著今日的結果,「總票數排第二,當選的是五班籃球隊、說要請藝人來開圣誕晚會那個。」
「……是嗎?」佟海光低低地笑了,沉得讓人覺得不捨,「等我好了,回學校得去恭喜他才行,還有那些我們找到的可以改進的部分……」
「不是該喊重新驗票?」拔起草,我想我還是有些不甘。
「比起笑著稱讚自己的敵人,再次承認自己的失敗才是最痛苦的事呢,日荷。」他說,話筒里傳來窸窣的雜音,「……你們會怪我嗎?」
怪他什么?怪他沒當選、還是怪他干嘛生病?
我唯一在意的,是他能不能快點康復。
「我說過了,有沒有選上是你家的事,我們才不管這些,」我刻意加強了力道強調,「頂多不能去曾仰宗家吃垮他而已。」
他笑了,卻還是顯得很無力。
我們各持著一端,有好一陣子沒人說話,任憑秒數一點一滴地增加,我不停地拔著地上的草發愣,其實我們都在等對方帶著自己離開這樣的沉默。
「海光,你記得上次我們說的秘密嗎?」半晌,我有些猶豫地詢問,聽見他確認的聲音,我停頓了會兒,「為了避免你懷疑我洩漏秘密害你落選,我拿我的秘密跟你交換吧。」
那端遲疑了半秒,「真的?」
「嗯。」我回應,說不清是哪種沖動讓我想說,總之……大概就是那樣吧,我深吸了口氣,開始說道,「你之前問我,我的第一志愿是哪里,我沒辦法回答,那是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關于未來就讀的系所,我沒有選擇權。」
一切決定于分數。
沒有選系不選校的資格,只有越高越好的成績。
「你猜得沒錯,我學過畫,甚至學了將近十年,我一直以為我會朝著這條路走,畢竟我很喜歡畫圖、從來沒想過放棄,」我像是自言自語一般對著手機說著,偶爾能聽見佟海光輕咳的聲音,「不過,我后來才明白,原來放不放棄,不是我說了算。」
升上國中以后,我以為很支持我畫圖的媽媽不再讓我到畫室上課,甚至報名一堆補習課程,希望我能專心以課業為重──儘管錯愕,可是我能怎么辦?我選擇乖乖聽話。
然而,卻也開始不聽話。
為了繼續學畫,我不僅欺騙了媽媽、同時我也欺騙了畫室老師。我告訴他,媽媽改變了主意讓我續讀,事實上,學費是我自己用壓歲錢繳的,另一方面拜託補習班的帶班老師讓我固定翹掉每周兩堂的國文課……可是,我快樂嗎?
我想,答案是否定的。
「我永遠都在擔心東窗事發,我不曉得要是媽媽發現了會怎么樣……這樣提心吊膽的日子過了兩年,我終究還是屈服了。」想起那一段拿起畫筆、總是害怕得不停轉頭察看的日子,我的心口依然悶悶作痛,「我知道媽媽有她的苦衷,我們家……算是學業至上的家族吧,這種話題讓她壓力很大。」
外人或許很難想像,每次逢年過節,親戚們隨口一句「這次段考考第幾名」的問題,都會在無形中成為了媽媽的壓力,前五名是理所當然,再來全都不應該──更別說是考高中、考大學的重要考試了。
「期待」這個詞,對我來說,是用美好的話語包裝而成的「壓力」。
「我只有考上喊得出名號的國立大學,系所也必須是社會上搶手的工作才能堵住親戚們口無遮攔的話語,」我說,不自覺地苦笑,「畫畫這種填不飽肚子、絕對會餓死在馬路邊的夢想,永遠只能當成無法實現的白日夢,不能妄想。」
所以,我沒有所謂的第一志愿、沒有所謂的夢想……我想,我已經快要習慣這樣的生活了,因為這樣,也就不會覺得遺憾。
儘管總是會突然覺得痛苦、覺得空虛,但其實我比誰都還要清楚,最讓我覺得難過的,不是那些擅自的期待、不是被迫走上不愛的道路,而是面對這些強勢的壓力,放棄了掙扎、不敢說出怨言的自己……
我不敢想像,在未來的某天,我會是怎樣的一個人?會不會在那個時候,我就連自己、都忘了自己原本的模樣……
我不知道。
我只能閉上眼睛,不敢繼續想下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738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