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開 暮年壯志在軟臥鋪車上摸兩乳

第二十八章 杏仁奶茶 麥英齊從目前暫住的酒店出來,步行十分鐘就可以清楚看見大享集團大樓,這時,一個揹著書包的身影快步走進大樓,他直覺那是于紫庭,腦海中浮現昨天她哇哇大哭的模樣,不覺莞爾一笑。
他安步當車走進大樓的玻璃門…
「執行長,早!」警衛老王放下手中的澆花水壺,笑著向麥英齊問候。
「嗯,早。」麥英齊看了他手上的水壺一眼,逕自往電梯走去。
老王覺得有些尷尬,趕緊提醒道:「這地板剛拖過,還有點濕…,我得擺個…」他邊說邊往大廳的接待柜檯后方走去。
七點三十分,于紫庭準時打開了資料室柜檯的燈,她去茶水間沖泡了杏仁奶茶,濃濃的杏仁味讓她忍不住當場就想嚐嚐…
「嘶…,好燙、好燙…」她被燙得齜牙咧嘴。
她端著奶茶,拿了課本、小餐包往資料庫里走,心里想著,等她吃完早餐就先去整理隔壁執行長辦公室,然后再回來整理資料室。
打定主意,她安心坐下來開始早自習,一切就如同往常一般…
麥英齊來到自己辦公室,轉動門把卻發現門上了鎖,他身上卻沒有鑰匙,只能去找于紫庭開門。
他推開資料庫半掩的門,問道:「鼻子好了嗎?」
這回遭殃的不是小餐包,她的手一顫竟打翻了熱奶茶,奶茶不偏不倚潑灑在她的右大腿上,奶茶的高溫讓她跳了起來…
「啊…,好燙!噢…」她驚慌失措地在原地跺腳。
見她又叫又跳,麥英齊立刻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他大步沖過去,拽著她的手臂就要往外跑,沒想到她卻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他索性直接抱起她就往茶水間跑。
他往于紫庭腿上潑了三、四杯冷水之后,「還痛不痛?」他臉色難看地盯著她。
一連串的突發狀況讓于紫庭半天都反應不過來,她低頭看著濕漉漉的長褲、襪子與球鞋發愁,晚上怎么上學…,難道要回家換?
「于紫庭,」麥英齊朝著她吼,氣急敗壞道:「我在問妳話!腿還痛不痛?」這個時候居然還能發呆。
「啊…,喔,」于紫庭終于回神過來,連忙回答:「不痛了,現在不覺得痛了。」
「還好穿的是長褲,萬一穿的是裙子…」麥英齊心有余悸,忍不住大聲指責她:「妳怎么可以在上班時間吃早餐呢?那里面是吃東西的地方嗎?」
于紫庭心想自己還沒怪他嚇到自己,他倒反過來指責自己,一時沖動,竟脫口而出:「我沒有在上班時間吃早餐!」
「我的上班時間是八點,現在還沒八點,我沒有在上班時間吃早餐!而且我每次吃完都把桌子擦得很乾凈!」她為自己辯駁。
「今天要不是…,」她氣呼呼地瞪著他,想到他的身分,她嚥下了原本想說的話,賭氣道:「算了…我以后不在辦公室里吃東西了,這樣總行了吧!」
她嘟著嘴,扯了幾張廚房紙巾擦拭身上的水,不再理會麥英齊這個罪魁禍首。
看她氣惱又委屈的模樣,還有身上濕淋淋的衣褲,麥英齊心里的怒氣也消了,雖然公司制服穿在她身上實在很丑,但現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皺著眉頭說道:「妳把衣服換了,看看腿上有沒有被燙傷。」他還是不放心。
于紫庭回到資料庫里,小心翼翼地脫了長褲一看,白皙的右大腿正面被燙紅了一片,不過還好沒有起水泡。
她穿上了公司制服,看著手上換下來的衣褲,上面依稀還有杏仁奶茶的味道,襪子與球鞋想必也一樣。
想了想,她打算跟舒季虹報備一聲,把上衣下擺、長褲的褲腿還有襪子洗一洗然后晾在資料庫,里面冷氣很強,等到下班的時候應該就乾了。
她拿著髒衣服走出資料庫,卻發現麥英齊坐在她的座位上。
「妳的腿有沒有燙傷?」麥英齊看著她露在裙子外面的膝蓋,發現右邊膝蓋微微發紅,他隨即皺起了眉頭,心想還是燙到了。
想到剛才自己說話有點大聲,再看麥英齊的臉…,感覺他好像在生氣。
「還好,右邊有點發紅,擦點藥就可以了。」她趕緊說自己沒事。
麥英齊抬起眼眸看她,發現她按著裙子戰戰兢兢地看著自己,好像他會去翻她的裙子似的,難道他是色情狂?
「嗯,沒事就好…」他懶得理她,轉而說道:「我沒帶鑰匙,妳幫我把辦公室的門打開。」他站起來往自己的辦公室走。
「好,我去開門。」于紫庭立刻放下髒衣服,拿了抽屜里的備用鑰匙小跑著去開門。
「我去煮咖啡。」她打開門,轉身就往茶水間跑。
看她行動自如,想必沒有大礙,麥英齊搖頭嘆氣,轉身走進辦公室。

第二十九章 金融卡 于紫庭一手拿著抹布,端起托盤從茶水間出來,她站在門口敲了敲敞開的門才走進麥英齊的辦公室。
「咖啡好了。」于紫庭把咖啡和水杯放在麥英齊的左前方,收起了昨天的水杯。
她拿著抹布猶豫了一下,想著這桌面一天不擦也不會髒到哪里去,于是轉身去擦會議桌,接著把椅子排好,正當她準備要出去的時候…
「等等,」麥英齊叫住她,吩咐道:「妳擦桌子的抹布要扭乾一點,東西弄整齊就好,不要把順序弄亂了。」
「好,我知道。」于紫庭乖乖應下。
「另外,妳去買咖啡機、咖啡研磨機、咖啡豆,還有礦泉水。」麥英齊拿起桌上的紙,紙上寫了三行英文,另外還有一串數字。
于紫庭走到桌前,接過了那張紙,研讀上面的字串,那應該是品牌和型號,至于那串數字…,她疑惑地看向他。
「以后咖啡機就放在這里,妳每天早上煮一壺放著,水就放冰箱里,我要喝自己會拿。」他吩咐著于紫庭,這些是他的習慣。
「另外,」他從皮夾里拿出一張卡,說道:「這張金融卡給妳用,密碼我寫在紙上了,以后妳買東西就從里面提錢。」
于紫庭沒有伸手去接,只是萬分驚愕地看著他,讓她跑腿辦事就算了,但竟然把金融卡交給她,這…,萬一掉了怎么辦?她可賠不起!
「執行長,這卡…」于紫庭面露難色,欲言又止。
「這張卡的帳戶里我放了五萬臺幣,等余額剩下兩萬的時候會自動轉帳補足差額,所以就算卡被偷、被搶了,只要及時通知銀行,最多也不過就是五萬元的損那年花開 暮年壯志在軟臥鋪車上摸兩乳失,這種情況,我是不會要妳賠的,妳放心好了,把卡拿去收好。」他把卡遞到她面前。
于紫庭勉為其難地伸手接下了金融卡,「我可以交給舒姐…舒室長保管嗎?」她小心翼翼地試探,如果能不管錢最好。
「不可以,保管這張卡是妳的責任!」他說得斬釘截鐵,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
于紫庭不自覺地撇了撇嘴,舒季虹才是他的助理,自己不過是負責三十樓的庶務,可是怎么就變成他的總務了呢?!她把燙手的金融卡放進口袋里,端起托盤,惶惶不安又疑惑不解地走出了執行長辦公室。
麥英齊看著于紫庭離開的背影,目光漸漸變得深不可測,聚寶盆一樣的金融卡,里面有著用不完的五萬元…,她會怎么做…
再者,自己與她三次見面,第一次嚇掉了她的三明治,第二次是她迎面撞上自己的胸膛,還撞痛了她的鼻子,這第三次驚倒了她的熱奶茶,燙傷了她的腿,這種巧合說出去都沒有人會相信,但卻真實發生了,他們兩個人會有第四次的巧合嗎?那又會是什么樣的意外呢?
「呵…」他輕笑一聲,自己竟然對她這只小老鼠有所期待?!真是不可思議。
※※※
于紫庭想把早上發生的事說給舒季虹聽,無奈舒季虹一到就被麥英齊叫了去,然后被交代了一籮筐的事情,而于紫庭也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兩人忙得連話也說不上兩句,與過往的清閑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除此之外,麥英齊陸續叫來漢享食品的主管與各項業務負責人當面談話,一時間,三十樓門庭若市,哪里還有冰山昔日的寂靜冷清。
就在于紫庭暗自緬懷過去的同時,她向經銷商、貿易商訂好了礦泉水、咖啡機、咖啡研磨機,并且講好貨到付款,現在就只有咖啡豆必須親自去專賣店買了,她算好了需要領錢的金額。
「舒姐,」于紫庭走進資料庫里,對著正在桌上整理資料的舒季虹說道:「我想趁著中午吃飯時間去幫執行長買東西,我會儘快回來,要不要幫妳帶什么東西回來?」
「執行長要妳去買什么午餐?妳身上有錢嗎?」舒季虹以為麥英齊不想吃公司的便當。
「他給了我…錢,我身上有錢。」于紫庭本想照實說,但她臨時改變了主意,她不想讓舒季虹心里不舒服。
于紫庭并沒有出去很久,那家咖啡專賣店離得并不遠,所以她在公司草草吃了午餐就先去隔壁大樓的銀行領了錢,然后走路去買了麥英齊指定的咖啡豆,回程又買了一份日式豬排飯便當,這樣才能對舒季虹有個交代。
然而當她拎著咖啡及便當搭電梯上樓,她聽到女職員的議論,她們說集團的布告欄貼出了一張新公告,即日起禁止在辦公室內吃早餐!
于紫庭一聽,眉毛漸漸豎了起來,這規定…,這分明就是麥英齊針對她量身訂做的,她恨不得當場把手上的東西扔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763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