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婉飛揚 滿肚子濃精漲走路調教都濕透

第五十四章 差別待遇 麥英齊站在木門半掩的門口就感覺到屋里的熱氣逼人,他把木門推開,屋內的景況一覽無疑,他忍不住皺起眉頭,這室內的空間比他現在住的飯店房間還要小,而且只有一張床,墻邊堆著好幾個行李箱和紙箱,這屋子簡直就是放雜物的倉庫!
「對不起,我們正準備搬家,所以家里有點亂。」于紫庭因為屋里凌亂而感到難為情,但卻不覺得簡陋、窘迫的家讓她丟臉。
麥英齊緊蹙的眉頭終于有些鬆動,問道:「什么時候要搬?」
「這個星期六。」想到以后有自己的房間,于紫庭顯得很興奮。
麥英齊想了想,說道:「給妳一天的時間搬家,星期天要加班。」菜市場巡迴擺攤星期天也有,延遲一天去也無妨。
「啊,」她沒想到又有加班費可以賺,立刻開心地答應道:「好,我知道了。」
于紫庭看著擋在門口的這尊大財神沒有要走的意思,只好開口道:「執行長,我們可以走了。」
麥英齊低下頭往旁邊移動,卻發現她腳上的襪子竟然有破洞,腳趾都快要冒出來了,她的生活拮據至此?
他的目光掃過這鐵皮搭的小屋、木板搭的廚房,他沉默地往樓梯間走,這眼前的一切終將成為過去。
※※※
麥英齊回到公司沒多久,孫仲強與陳室長就來找他。
「報告執行長,」陳室長戰戰兢兢地說道:「呂芳靜是很優秀的助理秘書,她一時大意才出了錯,希望執行長再給…」
「陳室長,」麥英齊似笑非笑地打斷了他的話,說道:「請你告訴我,大享的秘書歸誰管?」
「報告執行長,專任秘書由她們的主管直接管考,其余的秘書…由行政部秘書室管理。」陳室長越說越覺得不對勁…
「那這位秘書歸誰管?我嗎?她什么時候變成我的專任秘書的?我怎么不知道?還是我變成了行政部經理,而我不知道?」麥英齊語帶諷刺地問道。
「執行長,」孫仲強出面緩頰道:「陳室長只是想向您解釋…」
「解釋?」麥英齊冷笑道:「哼,我問了嗎?我的時間應該被這種事情浪費掉嗎?孫經理,你說呢?」
孫仲強難堪地低頭不語,麥英齊說的并沒有錯,這件事情應該直接在行政部處理就好,實在不需要向執行長做報告,自己真不該聽陳室長的話跑這一趟。
「孫經理,」麥英齊冷聲道:「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我要你評估行政部所有的主管,把不適合的人全部換掉,你做得到嗎?」
孫仲強驚愕地看著他,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而自己能說不嗎?輕婉飛揚 滿肚子濃精漲走路調教都濕透除非自己不想干了!
「是,執行長,我會去辦。」孫仲強別無選擇,只能硬著頭皮接下工作。
一旁的陳室長早已滿頭冷汗,全都是那個想要賣弄小聰明的呂芳靜惹的禍,真是個害人精!
「執行長,」孫仲強把陳室長手上的資料夾拿了過來,呈給麥英齊道:「這是您要的翻譯文件,內容已經全部校正過了。」
「嗯,」麥英齊看著放在桌上的資料夾,說道:「什么人做什么事不重要,重要的結果,我要的是快速、正確的結果,明白了嗎?」
「是,明白了。」兩人垂著頭異口同聲。
「孫經理,公務車我要用兩天,星期一再還。你們去忙吧。」麥英齊開始處理正事,不再理會他們。
孫仲強與陳室長一身冷汗地走出辦公室,舒季虹看他們的臉色就知道鐵定被開刷了,只對著朝她看來的孫仲強微微點頭,而后者對她搖頭苦笑。
「孫經理他們走了嗎?」于紫庭從茶水間回來,看見舒季虹望著電梯的方向。
「嗯,他們下樓去了,」舒季虹想了想又覺得不放心,低聲對她說道:「紫庭,注意點,執行長可能心情不太好。」
「喔,好,」于紫庭一口答應,卻又忍不住好奇地問道:「經理他們被罵了?」
「我不知道,不過,孫經理看樣子是被…」舒季虹突然噤聲。
于紫庭順著她的目光轉頭看去,原來是麥英齊從辦公室出來了,她立刻低頭整理桌面上的資料,裝忙。
「舒小姐,法務會派人來拿這份文件。」麥英齊把資料夾遞給舒季虹。
「紫庭,」他吩咐道:「妳去買些喝的回來放冰箱里。」
「啊,喝的…飲料,要買什么飲料?」于紫庭茫然地看著他。
「看妳啊!」他笑著說道:「妳覺得什么好喝就買回來。」
麥英齊和顏悅色地跟于紫庭說話,哪里有心情不好的樣子,舒季虹暗自感慨,這真是〝差別待遇〞!

第五十五章 功勞 當晚,于紫庭放學回到家,母親與弟弟竟然還沒吃晚飯。
「姐,妳終于回來了,」于維義扯開公鴨嗓歡呼,「快去洗手,我都快餓死了!」他推著于紫庭去浴室。
「你們還沒吃晚飯?」于紫庭驚訝地看著迫不急待的弟弟,還有滿臉笑容的母親。
「媽說要等妳回來一起吃,快啦,就等妳了!」于維義催促著。
「這么豐盛的菜,當然要等妳回來一起吃,我去盛飯。」方美蓮笑著往外走。
「我來端菜!」于維義邊喊邊往外跑。
「于維義,你不準偷吃!」于紫庭大聲警告,然而她的臉上隨即露出了笑容。
自從方美蓮腰椎受傷之后,他們就改在書桌上吃飯,于是當于紫庭洗了手、換好衣服出來,書桌上已經擺滿了四個菜,除了那三道泰國菜,方美蓮還炒了一盤青菜。
三個人圍著書桌,于紫庭與于維義分別坐在書桌兩邊的紙箱及床上,方美蓮則坐在椅子上,一起享用豐盛大餐。
「真好吃,」于維義吃得津津有味,「這也是執行長帶妳去吃的嗎?」這位執行長真不錯。
「對啊,我們在外面辦事,他就說去吃泰國菜,除了這三個菜之外還有涼拌海鮮、咖哩雞,不過那兩道都沒剩下什么料了,所以就帶了這三道菜回來。」于紫庭不以為意地據實回答。
方美蓮卻覺得不妥,她擔心道:「紫庭,妳總是這樣…會不會不好?」
「有什么不好?」于紫庭理直氣壯道:「這些菜又不是我開口要的!再說,我不包回來,這些菜也就倒掉了,多可惜!」
「就是嘛!」于維義附和道:「這么好吃的菜倒掉太浪費了,我贊成姐包回來!」
「你啊,就會吃,肚皮就像個無底洞似的,填都填不滿!」于紫庭挖苦弟弟從來不嘴軟。
「我這是吃長飯!多吃才能長得高!媽,妳說對不對?」于維義找母親聲援自己。
「唉呦呦,」于紫庭擺出受不了的樣子,消遣弟弟道:「于維義你幾歲了啊?還跟媽撒嬌,我真替你臉紅!」
「我哪有?」于維義大聲抗議。
「呵、呵、呵…,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快吃飯,菜都涼了。」方美蓮笑看著姊弟倆嬉鬧,一點都不覺得厭煩,心里反而覺得暖暖的。
很快四盤菜就被吃得精光,于維義包辦了一半的椒麻雞與烤豬肉,母親也稱讚月亮蝦餅好吃,于紫庭很高興,看到母親與弟弟的笑容她就滿足了。
這時,她想到了麥英齊,他們能不花分文就吃到那么多好菜,全都是托了他的福,都是他的功勞,喔,差點忘了,還有平安符的功勞!
※※※
隔天一早,于紫庭在麥英齊的辦公室里忙著,算算時間,麥英齊應該快要到了,果然沒一會兒就聽見了腳步聲,她立刻看向門口。
「執行長早!」她笑著道早安。
麥英齊一看她的笑臉就知道是泰國菜的功勞,他邊開電腦邊說道:「早,我們今天下午再去辦駕照。」
「喔,好。」于紫庭雖然好奇,但不敢問為什么,因為她哪有資格管他,他說什么就是什么,她低下頭煮咖啡。
麥英齊等了半天,她居然沒問為什么!
「妳知道為什么嗎?」他的口氣帶著一絲不悅。
「為什么?」她立刻睜大了眼睛看著他,迫不及待地想聽到下文。
看她目光炯炯地望著自己,麥英齊覺得這樣的反應就對了,一時間情緒高漲,眼神中微露興奮,朝著她招手,說道:「妳過來,我給妳看個東西。」
他打開電腦螢幕,用滑鼠點開信件夾,點選了最上面的一封郵件。
于紫庭隨便在身上抹了抹雙手,快步來到他身邊。
「我們送去美國檢驗分析的結果出來了…」他點開了附件。
于紫庭興致高昂地看著電腦螢幕,但…這什么呀?!波動很大又不規律的心電圖?她的熱情瞬間下降,然而她可不敢表現出來。
「妳看這個表。」麥英齊又打開一個視窗,點開了一個檔案,螢幕上出現了像上次一樣的表格,只是上多了幾行數據。
「這個新的報告是我們后來送去的樣品…」他神情專注地看著螢幕。
于紫庭跟這些檢驗報告并不來電,她只覺得自己的腰彎的有點累,腿也有點酸,小心翼翼地動了動…
「妳發現沒有?」麥英齊的聲音低沉而沙啞。
于紫庭趕緊集中精神盯著電腦螢幕,努力想要發現些特別之處。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764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