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b圖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One、愿賭服輸。(7) 「始亂終棄不是這樣用的吧?」回話的人是魏劭亙。
濕漉漉的汗水讓穿著制服的他肌肉線條若隱若現的,那頭有些凌亂的金橙色頭髮被陽光照耀折射成絢彩的光芒,讓帶著玩味笑意的他看起來格外帥氣。
程詩妤發現偌大的教室內僅剩下她和魏劭亙,「你、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來接我親愛的女朋友下課啊。」
「……又是這句。」程詩妤挑挑青筋,有些不耐,「班上其他人呢?」
「先走了,怕打擾我們的兩人時光。」
魏劭亙笑得一臉曖昧,把手搭上程詩妤的髮絲勾了勾。
「妳知道的,熱戀中的男女總是會想要時時刻刻膩在一起啊,妳今天一整天都不見人影,讓身為男朋友的我很焦慮呢。」
膩在一起?焦慮?程詩妤這下子可真的是滿頭問號,魏劭亙是哪一只眼睛看見她想要跟他膩在一起了,而且他焦慮到底又干她屁事?
「我要回家了。」
「那我陪妳吧。」
「我記得你家跟我家是反方向吧,你到底為什么要一直跟著我?」
「喏,妳看那邊。」魏劭亙側著身子,往教室外頭瞥了瞥。
程詩妤將眼神對上教室外,發現有一群女生正惡狠狠地看著她,「她們是……?」
「我的愛慕者,大概是要來找妳麻煩的。」魏劭亙的語調自在,似乎是很習慣她們的存在。
程詩妤看著那幾個濃妝豔抹、把頭髮染得比圣誕樹還繽紛、嘴里還嚼著泡泡糖的女生,「你怎么知道她們搞不好其實是要去參加化妝舞會?」
「……」魏劭亙無言,露出眼白,「那我就先走了,還希望我親愛的女朋友可以平平安安回家。」
「喂,你都說要送我回家了,還有這樣反悔的喔。」害怕那些女生真的會深陷自己于不測的程詩妤趕緊接話。
「不是說她們是要參加化妝舞會才把自己弄成那樣的嗎?」
「你還真沒幽默感。」噘著嘴,程詩妤拉了拉肩上的書包拽著魏劭亙要走,「走吧,回家了。」
「妳不要拉我,我自己會走。」
「喔。」
說完,程詩妤便乖順地鬆手。走出教室時,她很明顯感受到那幾個女生透著眼神傳來的殺氣,那兇狠的模樣令她還打了個冷顫。
但魏劭亙的存在并沒有降低那些女生對程詩妤的恨意,他反倒順勢牽起程詩妤的手,一舉替程詩妤把仇恨值增加到了最高點。
在接觸到程詩妤微微冰涼的掌心時,魏劭亙是有些驚訝的,他沒料到她的手竟會如此冰寒,儘管感受到程詩妤的掙扎,但他并沒有放手,反而更加深了他的力道。
「賤女人。」
在見到那幾個女生的最后一眼時,程詩妤聽見其中一個人這樣對著她說。
就這樣,魏劭亙和她一直走到了離學校有段距離的小路,程詩妤停下了腳步,側過身子很認真的拾起眼。
「你那天為什么說要和我交往?」程詩妤眨巴眼,「該不會你是真的喜歡我吧?」
聞言,魏劭亙先是低下頭靜默不語。
居然是這個反應,難不成他是真的喜歡她,所以在害羞?
「干嘛?你……真的美女b圖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喜歡我?」
但在程詩妤把眼睛對上魏劭亙的那一瞬間,卻倏然換來他的一陣大笑,「哈哈哈哈哈。」
「你在笑什么?」
「哈哈哈。」魏劭亙甚至笑得連眼淚都飆了出來,話說得有些岔氣,「妳……哈哈哈……」
「……」程詩妤無奈斜睨著他,「你笑完沒?」
魏劭亙抹抹眼角的淚,臉頰上還留著些許晶瑩,「妳剛剛是問我是不是喜歡你?」
「對。」
「我?喜歡妳?想也知道不可能啊。」魏劭亙說的堅定,帶了點質疑的味道接著問,「妳是不是有什么幻想癥?」
「你才有自戀病!」程詩妤耳根發熱,滿臉不悅,「那你既然不喜歡我干嘛要跟我交往?」
「因為……」
魏劭亙對上她的眼睛,極具挑逗意味的距離惹得程詩妤臉一陣紅動也不敢動,只敢怔怔地看他,然后看著他緩緩往自己的耳朵靠近。
「我想整妳啊。」
魏劭亙把語句落下的同時,程詩妤的怨火又再一次被點燃。
他一定有病。
對。魏劭亙這家伙一定是個神經病。
她要不是大冒險輸了,打死她都肯定自己絕對不會跟這種家伙告白!
永遠不會!

Two、相親相愛。(1) 「二年七班程詩妤同學聽到廣播請到教官室。」
下課,本該是程詩妤待在教室跟三五好友談心打鬧的時光。
但就在這個廣播后,程詩妤不得已放下手中的人體彩繪筆,望了望宋梓寧臉上被她只完成一半的畫作,「我先去教官室。」
「剩下的交給你了。」她把色筆交給莊子妟眨眨眼,「你應該知道我要畫的是什么。」
「……」莊子妟看著一臉委屈整臉被涂滿黃色的宋梓寧,以及兩頰上還未填滿色彩的紅圈,他當然知道程詩妤想畫的是什么,但他不懂到底程詩妤為什么會想把自己的好姊妹畫成這副德性。
皮卡丘?她是寶可夢玩太兇嗎?

和魏劭亙交往這件事自從程詩妤的勇敢示愛后,很快地就傳遍了學校的各個角落,甚至就連校外也開始有不少流言蜚語。
這些話之中有些說程詩妤其實暗戀魏劭亙很久,所以才會有這次告白的舉動;有些則是說其實兩人早已秘密交往一陣子,是因為魏劭亙要程詩妤當他的地下情人才遲遲沒有公開;更有些版本是程詩妤根本是個妖精來著,故意魅惑魏劭亙,魏劭亙才會選擇答應她交往的。
怎么這些謠言當中,就沒有一個是在說魏劭亙的不是的?程詩妤自覺平時做人處事一點也沒有魏劭亙來的失敗,怎么反倒大家都把話說得一副是她在倒貼魏劭亙似的?
這讓程詩妤相當不滿,但卻也只能不滿。
果然,人長得帥在這種女生多的學校就是吃香啊,程詩妤這朵校花的光芒完全只有黯淡兩字。
而自從兩人交往以來,除了各式各樣流言不脛而走迅速蔓延開來外,程詩妤最不想面對的就是自己受到比平時要多上數倍的關注。
比如說像現在這種情況——
「欸,程詩妤被教官廣播耶,我們去看看。」
程詩妤無奈地繼續走著,但同時她也感覺到往她身上行注目禮的人數越來越多。
「報告。」程詩妤推開教官室的門后喊道。
「妳終于來啦。」坐在最中間的主任教官看著手上的本子,一邊帶著親切的笑對著程詩妤喚道,「過來這里。」
「嗯,教官找我什么事?」
然后就在程詩妤往主任教官靠近時,主任教官一把把手上的本子扔在桌上,表情驟變為凝重,「什么事?妳自己說,妳這學期遲到幾次了?」
「呃……」程詩妤被嚇著有些語塞,「我、我不記得了……」
「不記得?那就讓教官我來提醒一下妳好了,除了開學日、段考那個禮拜還有上禮拜一妳『難得』沒有遲到以外,妳通通完全沒有準時到校過!要是遲到可以搜集點數的話,妳家現在已經塞滿贈品了。」
聽完,程詩妤先是噗嗤一聲,沒想到主任教官還蠻有幽默感的嘛,但當捕捉到教官銳利的眼神之后,她趕忙止笑,微微低頭裝出一副歉疚的樣子。
「對不起……」
「從明天開始,妳每天中午都給我來教官室報到,寫十份一千字的檢討報告,一直到寫完為止,要是這個學期妳再遲到超過三次,妳就給我再寫十份,寫到妳愿意準時上課為止。」
「可——」
程詩妤想狡辯的話才出口,就立刻被教官那殺氣騰騰的氣勢給遏止。
「可是什么?」
「沒、沒有。」她連忙搖頭。
「家都住這么近了,上學還會遲到,而且這樣的人居然還是校花跟資優生,真搞不懂。」一邊整理著桌上的文件,教官一邊嘀咕著。
僅管程詩妤知道這是教官刻意讓她聽見的,但她并沒有表現出不悅,反倒選擇掛起笑容。
最后似乎是自討沒趣后,主任教官揚揚手對著程詩妤說:「嗯,那妳可以回教室了。」
「好,謝、謝謝教官。」
走出教官室時,程詩妤的心情是複雜的。
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人因為她身為「校花」、身為「資優生」,而認為她應該是什么樣的人。
但其實對她而言,她從來都沒有想要任何光鮮亮麗的頭銜。
就像教官說的,她是人人眼中的校花,也是資優生。
很幸運的她從國中開始就擁有相對許多人還要出色的外表,而在課業方面她也總是能夠很游刃有余的應對,或許……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樣的她真的很優秀吧?
可是沒有人知道的是她背負著身為「校花」及「資優生」接踵而來的壓力。
像是那些身為校花的她講話應該要輕聲細語、很有愛心、不可以罵髒話等不知道打哪來的觀念。這還算是好的部分了。還有些人在不認識她之前,就憑著她校花的外表認定她肯定是一個仗著自己的臉蛋就自視甚高的人。
儘管她并不是。
她好想告訴這些人,她從來也沒有想要當一個「校花」或是「資優生」,她……其實根本不在乎在別人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樣子的。
其實是他們一直將那個既定的框架強硬地套用在她的身上。
如果她犯錯了,她愿意改、也愿意接受處罰,可是她不能接受的是這個社會施加壓力給予像她這樣的人,那些「應該要有的樣子」。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776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