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戀人 舒服好棒好爽粗大老師雅俗共賞

第一章 – 人在異地遇上同鄉 把窮盡廿一年學會的髒話都搬出來用過之后,顏斯靈終于發現無論再罵天罵地罵鬼神也沒法讓自己解困,因此只能頹然地坐在某家咖啡店的門前臺階,黛眉緊蹙睜眼呆望灰濛濛的天空,期望上天能大發慈悲一次,趕快停雨──雖然現在什么都沒有就只剩下照相機的她都不知道能到哪里去,不過也起碼比在這里無了期地呆坐來得好。
「唉……」她一次又一次的嘆氣,真不知道是交了什么衰運,好好的一次體驗竟然變得如此落泊。
她真的氣死自己的得意忘形,居然這么大意讓自己陷入了困境。
她垂眸看著自己濕透的襯衣又是一聲嘆息,無聊地抓起衣擺擰扭起來,妄想這樣能將衣服擰乾一點。
就在她又氣又惱的時候,冷不防一道低沉醇厚的聲音在背后響起,說的是標準的中文。
「嗨,妳還好吧?」
她回過頭,先入眼簾的是一雙棕色短靴和包裹在修身牛仔褲下的一雙長腿,她的視線一路上行,經過他格子襯衫下的寬闊的肩膀來到他的五官──這男人還真高,抬頭看他讓她的脖子好累好酸。
聲音的主人年輕而且有一張很好看的俊臉,五官深邃得彷彿不像是正統華人,尤其是那雙高深莫測的黑瞳,教人一對上就難以移開視線。
而這樣的他正口里正叼著菸,燦爛如星的眸子有著點燃的笑意,說是在同情她,倒不如說他是在取笑她的狼狽。
「嘿,沒有比現在更壞的事了。」她擠出笑容道,瞅著他走過來然后不怕骯髒地坐在自己的身邊。
「被搶劫了?」他炯炯有神的雙目上下打量著她,身上的衣物全被淋濕,襯衣緊貼著她曼妙的身軀,勾勒出她秾纖合度的曲線,加上一張清純又秀氣的臉孔,這樣的她絕對秀色可餐。
她無奈地頷首,雖然不知道他的用意,不過在這個無助的時候,就算他沒有辦法幫上什么忙,有個人能聊聊天分散一下注意力也沒有什么不好的,總好過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坐著乾著急。
尤其是被搶劫之后,在這個到處都是異國臉孔的地方看見相同的臉孔、聽見熟悉的語言,讓她莫名地覺得好安心。
「一個人來旅游?」他不再看她,瞇起眼睛看著前向的雨簾,緩緩地吞云吐霧。
「嗯。」她稍稍調整坐姿,改成屈膝而坐,手肘抵住膝蓋、手托著腮的跟他一樣直視前方,可惜雨大得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你呢?」她剛剛沒有走進店里,因此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同伴,不過從他輕便簡單的衣著來看,大概也是來旅行的吧。
「真巧,我也是。」他回應道,話語中有一絲笑意,也許是因為遇到同類型的旅客吧,「妳也是從臺灣來的?」
「你怎么知道的?」她微微偏頭,一雙大眼正好對上他那雙微彎的眼眸。
以為他會搬出什么理論,哪知道他只單純地回了一句,「猜的。」
不過哪,長著這張華人臉又說中文的,大概不是從臺灣就是從中國大陸來沒錯了,再說臺灣和中國大陸講的中文還是有些不一樣的,也不算太難分辨。
聽他的語氣他似乎也是從臺灣來的,勉強來說他們也算得上是同鄉,這樣的認知讓當下無依無靠的她對他多添了幾分親切感。
「你覺得這里怎么樣?」見他不說話,她又悶著,于是主動打開話題匣子。
「不錯呀,基本上什么都很好……」他故意拖長尾音,若有所指地凝睇著她,「不過不是很適合一個柔弱女子只身前來就是了。」話罷他起身將菸捻熄在門前的菸灰缸里。
他話中的嘲諷意味甚濃,聰明的她哪會聽不出來,可是現在的她實在無法反駁些什么,當然也不會沒器量地因他這么的一句說話而生氣,相反更想自嘲一番。
「也許我真的是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她苦笑道,一開始她真的以為自己的能力足以應付所有突發的情況,不過事實顯然地是她想太多,她大概還沒有掌握自我保護的能力。
「那妳打算怎么辦?」沒錢沒手機沒証件又混身濕透的狼狽嬌娃在這個不熟悉的國度能怎么辦?
「不知道欸,等雨停吧。」她又抬眼呆望著始終灰黑一片的穹蒼,說實話就算雨停了她都不知道能靠這雙腿到哪里去。
「大概要入夜才會停雨吧。」他也跟著她一起仰望長空,雖然才剛剛認識,他卻不知怎的開始為她擔心,「妳這樣一個女子只會更危險。」
縱使他沒有挑明話中的意思,但話中之意不言而喻──
說真的她真的沒有想過這些事,只是一心期待雨停的那一刻;然而經他一提,她才真的認真思忖起來──不得不承認,她根本無處棲身,哪個男人要打她的主意基本上輕而易舉,她也沒有辦法整夜不眠,就算捱得過這晚,還有之后的日子,難道真要每分每秒提心吊膽的渡過嗎?
「欸……」愈想問題就愈多,她原本是想找個人聊天讓自己別想這么多,哪知遇著個理智的家伙,害她現在愈來愈心焦了。
她現在真的超氣自己做事這么沖動,完全沒有周全的計劃,或許她是應該跟姊妹淘一起來的,至少也該先聯絡一些住在法國的朋友,雖然不是很熟,起碼發生什么事也能有個照應嘛……
瞧見她陷入沉思,男人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瞅著她愁眉深鎖的側臉。
他對面前的她有著莫名的好感,他不否認她精緻的五官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很吸引他,不過他閱美女無數,倒是她的性格更勾起他的興趣──遇上這么大的困難,要是別的女生搞不好已經哭得淚斑斑,雖然她也一副深受困擾的樣子,卻沒有抓著他大吐苦水,似乎是打算獨力解決的樣子,真不知道她是真的這么堅強冷靜,還是大神經到沒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人在異鄉,看見她的時候感覺格外親切,加上原本二人互不相識,她沒有像以往的女人一樣對他諂媚,反而讓他覺得跟她在一起很自在。
好半晌,男人有了決定。
「要不要跟我走?」
聽見他的提議,她杏眼圓睜,愕然地瞪著他,似乎沒想過他會這樣說。
原本有人愿意幫忙她應該高興都來不及才是,但是剛剛才說到怕她被法國的男人怎么樣,而他們才認識了半小時,要跟他一塊走感覺也太冒險了吧?
「還是我長得太像壞人了?」他從她的反應里看出了她的心思,他修長的指摩擦著有型的下巴,似乎認真地思考起來。
「不……」雖然不肯定他的用意,但是人家好歹也是好心想要幫她,她還反咬一口實在太沒道理了……不過她真的不確定自己能相信面前的他,尤其是他長得太帥了──在她的心里面帥哥都沒有一個好東西,要是又帥又好心,那一定是有什么陰謀。
「我說的是帶妳去報警,我知道附近哪里有警察局。」他用那道低啞的聲音說著,「雖然能尋回失物的機會很微,不過還是先備案吧。」看著她明顯被嚇倒的表情,就覺得好笑,忍不住想逗她,「果然是我長得太像壞人了?」
一想到自己把他想得亂七八糟,還要被人家發現,她素白的臉一下子刷紅,窘困得想找個洞活埋自己。
他回以微笑,起身拍掉灰塵之后伸出大掌示意要她起來,在看見她不明所意的表情之后,他緩緩地解釋道:「我們進去坐吧,我請妳喝杯熱咖啡暖和身子,再去警察局吧。」
她睨著他笑得格外燦爛的臉,竟然無由來得心頭一顫,好一陣子她才回過神來,雖然內心忐忑不安,還是伸出嫩白的柔荑,決定相信他一次──
待續

第二章 – 她的名字 「哈啾──」她第N次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噴嚏。
老實說,她自問身體一向也很強壯,可是從來都沒遇過這樣倒霉的情況,襯衣濕漉漉緊黏著肌膚箇然是很不舒服,該死的是她覺得愈來愈冷,用膝蓋想想也知道要是自己不趕快換一套乾凈的衣服明天就肯定會得重感冒──
正當她幻想明天即將臥病在床的情景之時,一件溫暖的外套突然落在她纖細的肩膀上。
「妳都害我不好意思再把外套穿在身上了。」他挑眉說道,表情卻沒有半點不好意思,反倒有著明顯的笑意──取笑她的狼狽是吧?
「還真對你不起呢。」她有些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冰冷的小手卻下意識地抓緊那件雖然不厚卻很暖和的外套。
雖然跟他認識沒一陣子,她對他原本還是保持著禮貌的態度,可是這家伙就是有種能耐,教她這一路走來完全哭笑不得,根本沒有辦法對他客氣一點,也只好用真性情對待他。
「嘴硬。」他低聲地唸了一句,眼底的笑意卻濃了幾分。
「你說什么?」她突然踮高腳尖,睜著銅鈴大眼瞪他,可是嬌小的她一點都嚇不倒他,反而讓他覺得她好可愛。
「沒什么,我說警察局到了。」他有型的下巴努了努前方,很識趣地拉開話題,不再逗她。
見目的地到達,她把事情的重要性分得很清楚,跟他斗嘴事小,趕快報案找回包包事大哪──
她根本什么都還沒說,警察好像會讀心術一樣,馬上拿出一紙雪白的表格,著她把資料填上,大概是最近發生的劫案太多而她也不像是有什么其他事要求救吧──她也沒說什么,拿來墨水筆就把空格填滿。
「妳的字寫得還挺不錯的……」見著她認真地低頭奮筆疾書,他無聊地托著頭,毫不避嫌地查看她的個人資料,「顏斯靈。」
「干嘛?」頭一次聽見他用那道醇厚的聲音呼喚自己的名字,她無由來地一顫,抬首撞上他兩泓深不可測的目光。
「真是個好名字。」他不吝嗇地給予讚美,不過當然這并不是他說話的重點,「不過用在妳身上似乎有點糟蹋了這個名字。」
「哎,那你倒說說看我時光戀人 舒服好棒好爽粗大老師雅俗共賞要叫什么名字才不糟蹋?」他一直向她吐糟,可是她這個人什么都不好,就是EQ特別好,斗嘴要強她最會,「你的名字難道跟你的人天生一對?陳無賴嗎?」她彎唇笑笑,表情好冷卻不似在生氣,看得他好過癮。
他好久沒有遇過這么有趣的女人了。
「想知道我的名字就直接說嘛,不用轉彎抹角啊。」他卻故意不回她的話,還卑鄙地扭曲她話中的意思。
「我管你叫小明、小強、小云、小吉呢……」她又瞪了他一眼才收回視線,繼續埋首在表格之中。
「妳喜歡的話也可以叫我小昀,不過我可沒認為我們的關係親密到那個程度。」他笑著說,好半晌得不到她的回應,他這才發現她正在咬筆桿,一副費煞思量的樣子,他垂眸看向她停在的那一欄:手機號碼。
她的手機都丟了,難道還要把號碼填上去嗎?不過她就是愛面子不想開口要他幫忙嘛……
「填我的吧。」他卻突然搶過她手上的筆,俐落地寫下自己的號碼,然后又迅速地把筆塞回她的手里,見她依然維持嘴巴開開的樣子,又催促道,「快填啊,天都快黑了。」
「好嘛。」她難得乖乖聽話地順從道,將他的舉動收在眼里,她似乎開始有些了解他,這個嘴巴壞到透頂,卻還挺體貼細心的男人。
「笑什么?」瞧見她唇邊的一抹淺笑,他的心好像被什么札了一下,有種難以言喻的騷動在心間蔓延,他無法忽視對她產生的好感。
她回過神來,發現他的臉在眼前放大了幾倍之后不禁一驚,卻又很快恢復過來。
「沒什么,別靠過來,我感冒喔。」她不客氣地用掌心推開他長得讓人很嫉妒的帥臉,含著笑繼續完成表格,殊不知自己笑得有多媚,早已教面前的男人被懾去了魂魄。
待續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801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