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搓花核 跳跳蛋塞美女下面視頻(圖文)

第三十七章 – 失去了意識 顏斯靈坐進尹亦昀為她打開的座駕,朝他微微一笑,當作是道謝了。
他總是待她這么的溫柔體貼,任何時候都像個風度翩翩的君子一樣,剛開始的時候她都不是很習慣被他這樣照顧著,不過后來倒也覺得這樣沒什么不好,有時候還挺窩心的。
見她的人坐好了之后,他才關上車門,繞到轎車的另一邊,坐到駕駛座上把安全帶繫好。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他發動轎車,邊忙著注意道路上的狀況邊分神問道。
她卻沒有回答,只是紅唇彎彎的笑得好甜。
得不到她的回應,趁著紅燈的空檔,他側過頭正想一探究竟,就撞上她笑得像兩輪彎月般的水靈黑眸,他縱然有些不解,偏偏又被她的笑靨吸引,按捺不住的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了個吻。
「干嘛?」沒事笑得這么甜,教他怎么專注開車了?
「沒什么。」她咬著唇,在被他偷香之后粉嫩的小臉有抹顯然而見的緋紅;雖然說已經習慣了跟他親近,可是被他這樣突然偷襲還是讓她心頭小鹿亂撞的,「每次聽到你問我晚上要吃什么,我都在想以前沒日沒夜地工作,總忘了吃飯的人究竟是不是你。」
她還記得她剛剛來當他的秘書助理時,葉其晃總是緊張兮兮的要她記得督促他準時吃飯,不然他又會犯胃毛病,可是看看現在,這個男人比鬧鐘還準時,每天每天都非得帶她吃吃喝喝,喜歡吃東西的她是不介意啦,但偶爾還是會擔心吃太多小肚子會跑出來say hello,雖然……晚上的運動量大概能夠消耗一大半的熱量就是……
「我打算把妳養得白白胖胖的,免得過被人說我虧待妳之余,也讓別人知道當我尹亦昀的女朋友有多好。」他咧嘴而笑,露出兩行整齊的皓齒,那模樣有些自豪,她又不禁一陣失笑。
「是啦,有尹亦昀當我的男朋友是我顏斯靈幾生修來的福份。」她被他逗樂了,兩頰上的小酒窩剎是迷人,「再這樣下去我都要長胖了,我才不想廿多歲就長得虎背熊腰。」
聞言,他哈哈笑了兩聲,覺得他的女朋友實在是特別寶,然后他想起一個多月前他們差點跨不過的那道障礙,他的黑眸沉了些,能像現在看見她開朗的笑臉是他當時朝思暮想的事情,終于可以跟她這樣沒心沒肺的嬉笑怒罵,是他夢寐以求的事,還好當時的他沒有放棄。
「妳長怎樣我都喜歡。」儘管他還是笑著的,可是語氣卻比方才認真得多了。
這是他的心底話,他愛著的不只是她光鮮亮麗的外表,他更愛的是她開朗直率的性子、同時又纖細易脆的內心。
「沒人跟你說告白太多威力會大減?」聽得出他的認真,她的小臉又是一紅,可是卻沒有辦法回應他的直球,只好將他的告白當作是玩笑。
「誰說的?」他沒有在意她并不把他的心意當成真,反正他知道這小妮子總是很容易就害羞,因此也不跟她計較什么,反正他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就好。
紅綠燈切換,他踩下油門,重新將注意力放在路面上。
「我。」她伸出纖長的食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是是是。」他點頭連連,不再跟她執拗,他愈來愈發現自己很有潛力當愛妻黨,「對了,記得這個星期天我們有約嗎?」倏地,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不知道她有沒有給忘了。
「記得,跟你爸媽見面。」她答得很爽快,似乎真的有把事情放在心上。
聽見她的回答,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當日她對要跟他父母見面的抗拒還歷歷在目,到上星期他鼓起勇氣再問她一次時,她雖然也思量了半晌,但最后還是點頭答應了,這讓的轉變讓他竊喜,可知道上一次顏斯靈曾經說過見家長感覺就像是談婚論嫁一樣,因為她覺得那時候對他們來說還是言之過早,所以才對此事感到抗拒不已,而時至現在,她愿意點頭答應,是不是代表她也承認他們的交往已經是以結婚為大前提?
他的薄唇彎起好看的弧度,這個猜想讓他的心情變得很好。
「昀,前面!」就在他還在浸淫在自己的思緒當中,他突然聽見顏斯靈的尖叫在耳邊響起,他這才回過神來,卻發現一輛計程車正沖著他們的轎車而來。
刺耳的響鞍聲響起,顏斯靈只覺得轎車猛地向右一拐,強力的撞擊讓她的身子整個身子向右傾,頭顱一下子撞上了旁邊的玻璃,教她劇痛難當,而安全帶勒得她的右肩刺痛不已,這一切來得太快,她的頭腦開始渾沌,然而就算身體再也動不了,她仍然嘗試移動她的眼珠,想要看看身旁的他究竟什么情況。
只見安全氣袋蹦了出來,而坐在駕駛座的尹亦昀一頭一臉都是血,深邃的黑眸緊閉著,再也無法深情地回視她。
她的心一寒,還來不及張口說些什么,下一刻已經失去了意識,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待續

第三十八章 – 連綿無邊的黑暗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連綿無邊,顏斯靈赤腳佇立在原地,地板冰凍得教她腳下一縮,一陣寒冷自腳心竄上頭頂,她打了個寒顫,下意識地抱緊自己,一時之間搞不清楚現下的自己身在何方。
待寒意減退了些許,她的手試探似的摸索著,慢慢地摸上了一面像是墻一樣的冰冷平面,她沿著平面伸展,小心翼翼地向前邁進著,纖長的手指一根又一根地爬過光潔平滑的平面,直至摸上一個像門把的東西,她不是很確定地將它擰開,外頭的光刺眼得教她一瞬間張不開眼。
片刻過后,待她的雙眼習慣了光以后,在她眼前的是一片翠綠的花圃,即使闊別多年,她仍然記得這里──從前她家的后園。
她有些遲疑地踏出腳步,腳丫子踩在綠草上有些濕意,她不了解為何自己會出現在這里,眼角余光卻瞟到一旁的純白身影,她回首,一剎那被那和諧的畫面震懾──天上豔陽高掛,花圃中央正坐著四個人,兩個大人兩個孩童,男人高大挺拔氣宇軒昂,旁邊的女人溫婉嫺熟小鳥依人,兩個女孩一大一小,一身純白小洋裝,稚嫩的臉紅撲撲的,聽著女人說著手上的故事書都聽得很入神,而男人則是一言不發地在旁邊看著,彷彿在靜靜地守護最重要的東西。
她的眼眶一熱,這畫面美麗得像畫一樣,對她來說曾經多么的理所當然,可是這美滿的家庭并沒有維持多久,這一切一切又突然變得多么奢侈。
她不忍再看,轉身正欲離去,穹蒼卻突然閃過一道雷,四周霎時風云變色,竟然下起傾盆揉搓花核 跳跳蛋塞美女下面視頻(圖文)大雨來。
她被淋得渾身濕透,狼狽至極,顧不得那么多,她拔腿跑進再也熟悉不過的大屋里頭──窗外又劈下了一道雷,除了外頭嘩啦嘩啦的雨聲以外,她還聽見了夾雜在其中的爭吵聲。
她沒有循聲往樓上察看,這一切實在太過熟悉,因此她選擇了摀住耳朵蹲在沙化后頭,等待時間過去。
濕透的衣服貼在她的身上,雨水滴滴答答的順著她的衣襬流到地上去,她沒有理會,僅僅將耳朵摀得更緊更緊,無由來的恐懼襲上心頭,她渾身顫抖著無法動彈,視線卻落在樓梯口的方向,無法調開。
好半晌,她看見了一個身影拾級而下,那個男人的模樣比記憶中更英俊年輕一些,一身傲氣教人無法忽視,她凝視著他的一臉怒容與滿口抱怨,目送他穿上大衣怒極而去,心里頭好像被針札了一下,隱隱發疼著。
她從沙化后頭站了起來,目光看著樓上的主臥室方向,她嚥了嚥口水,還是無法忽視內心的騷動,踏上了階梯往主臥室走去。
她緩步來到主臥室前,眼前的門板半掩著,她不確定要不要去推開,她害怕眼前出現的畫面會教她陷入無以復加的痛苦之中,至今她仍然記得母親那頭髮散亂目光散渙的樣子,還有偶爾歇斯底里得難以接近的模樣,但是她還是伸出了顫巍巍的手把門板推開。
待續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803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