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乳頭 醒來他的碩大還在里面(偏愛)

第四十三章 – 別說這些 目送兩人的身影消失于升降機的門后,顏斯靈這才回過神來,沒料到第一次跟尹亦昀見面居然會是在加護病房外,明明是一心想來見尹亦昀的,但跟他的父母初次見面,她還是希望能在他們的心目中留下一個比較好的印象。
「一直還沒有自我介紹,我是顏斯靈,對不起一直遲遲沒有來拜訪。」儘管坐著,她還是很抱歉地彎下了腰當作是鞠躬賠罪。
「別這樣,」余維蓁見她彎身,立刻伸手把她扶了起來,臉上雖然憔悴,但還是看得出她的和藹,「我們都聽過妳,跟亦昀在一起辛苦吧?他受妳照顧了。」
「沒有,沒有,他對我很好……」她說著,竟不自覺地嗚咽,「都是他在照顧我……」想起他待她的好,她又不自覺地紅了眼眶,「我可以去看看他嗎?」她咬著下唇,盡量不想讓眼淚往下流。
「來吧,現在還不是探病時間,但我們可以從窗戶看看他。」
余維蓁站了起來向她伸出了手把她扶了起來,走近前方的窗戶,透過玻璃她看見他靜靜躺在病床上,頭上身上盡是紗布喉管揉捏乳頭 醒來他的碩大還在里面(偏愛),臉色死白的靜靜躺著,她的心狠狠地一抽,眼淚再也按捺不住地滾落,「他居然傷成這樣……」
見她哭得梨花帶雨,余維蓁于心不忍地掃了掃她的背,把她重新扶到長椅上坐好,而尹喬海則是為她遞上了面紙。
她抬頭看了他一眼,當看見那張酷似尹亦昀的臉時,眼淚更是像缺了堤一般滿溢而出。
之前尹亦昀明明說過父母想要見她,她還拒絕過,現在跟她在一起又出車禍受了重傷,他們卻不僅沒有討厭她,還待她這么好,讓她覺得好愧疚。
「對不起,我該早點來見您們的。」她開始幻想如果一開始她就答應來拜訪他們,尹亦昀一定會很開心地坐在她的旁邊,然后四個人坐在餐桌旁吃晚飯,也許她會很緊張不安,但是她覺得一定會很和洽很愉快的,但是她卻錯過了,而現在的她不肯定還有沒有機會如同想像一樣跟他們四個人一同坐在餐桌旁用餐,她好后悔,真的好后悔。
「傻丫頭,別說這些。」余維蓁伸手又是拍了拍她的背,見她哭得抽抽噎噎的,縱然自己心情也不好受,卻還是想要讓她打起精神,「當初亦昀跟我們說有正在交往的對象時,我跟他爸都覺得這小子是在欺騙我們,我們知道他不想跟曼莉結婚,我們以為他只是單純地想解除婚約。」
沒想到尹伯母會突然說起這些,顏斯靈的眼淚稍歇,眨巴著眼睛看著她,希望等待她的下文,這些尹亦昀從沒有跟她吐實的種種,雖然她過后沒有再追問,但并不等于她并不好奇。
待續

第四十四章 – 能以性命去保護的人 「然后我們跟他說,要解除婚約也不是不可能,但他得拿出證據來,要是他能把交往的對象帶回家,我們也就信了。」他們非得見了人才心息,就算尹亦昀找人來演戲,他們也自信能從他跟那女人之間的互動之間看得出端倪,也就知道他們家的兒子是不是在說謊,然而他們等了又等,尹亦昀還是沒能把人帶來。
沒想到尹亦昀是為了解除和顏曼莉的婚約才這么急著要帶自己回家見父母,顏斯靈的心思當下有些複雜。
當然尹亦昀隱瞞婚約一事的確有氣,然而過后再細想,他這么做也不是沒有他的道理,要是讓她知道他一早有婚約在身,她也必然會胡思亂想,再說那時候他們的關係還不是很穩定,尹亦昀嘗試用他自己的方法去解決這件事,只是陰差陽錯地欠缺了她的配合才讓事情往糟透了的方向發展。
「我家的兒子很抗拒商業聯姻。」余維蓁續道,唇邊牽起了一抹苦笑,「明明父母都是商業聯姻而又好好的,真搞不懂他為何如此抗拒?」
顏斯靈沉默了半晌,繼而坦言道:「其實我的父母也是商業聯姻的,但是我也對此感到很抗拒。」也許外界一直都以為她的父母是商業聯姻的成功例子,因為父親在傳媒面前總是準備充足,而深愛父親的母親每次都會順著父親的戲來演,所以外界從來都以為她的父母是恩愛的一對,只有她知道并不是這么的一回事。
也許她不應該拿自己的父母跟尹亦昀的父母相提并論,因為從她的角度看來,余維蓁跟尹喬海之間有著深厚的感情和默契,她并不覺得他們是在演戲,但至于為何尹亦昀對于商業聯姻有著抗拒,她就搞不清楚了。
「呵呵,可能你們年輕的一代跟我們的想法不一樣了吧,亦昀總是說要找一個真正喜歡的人,我想他終于找到了吧?」句末,余維蓁若有所指地凝睇著顏斯靈。
「我……」被她這么的一注視,顏斯靈一下子有些語塞,她曾經也質疑過尹亦昀對她的愛,但是他卻一次又一次地給予了她信心,替她驅散了陰影,讓她重新開始相信愛情,她知道他是愛她的,她當然知道,但是她不敢相信得來不易的快樂時光竟然是如此的短暫。
「妳的心中是不是仍有質疑?」見她欲言又止,余維蓁誤以為她心中對尹亦昀的愛還有不確定,這解釋了為何他遲遲帶不了她回家,「妳知道嘛,在車禍的時候駕駛者總是會在千鈞一髮間將方向盤扭到自己的反方向,這是自然反應,為了保護自己。」
顏斯靈一開始有些不明所意,不是很了解余維蓁會突然跟她說這些,可是當她再細心一想車禍時的情況,她的呼吸一窒,終于意會了余維蓁話中的意思──車禍發生的時候她的頭是向右撞上了玻璃,因為尹亦昀把方向盤向右扭了,他讓計程車撞上了駕駛座,而不是她。
「能以性命去保護的人,怎么可能不是真心喜歡的人?」
余維蓁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感覺卻愈來愈遙遠,顏斯靈望向一幅玻璃之隔的尹亦昀,內心翻騰不已,可是她已經無法以言語準確形容此刻的感受,眼淚卻再次從眼眶滑落。
待續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804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