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張開 H高一前一后哦用力別停使勁干

Chapter.06 妳的多情出賣我的愛情(大誤 (1) 「看你到底在想什么。」我放開抓在我面前的那只手,「順便看你眼睛構造是什么做的,怎么可以亂看穿別人的心思。」多年后我想起這話,心里還是會疑惑,因為他終究是徹徹底底看穿了我對他的感情,卻始終絕口不提,就不停的裝作不曉得。
而當然,他裝傻這回事,我又怎么能在當下看透,畢竟我不是他,最后,我還是覺得不公平。
因為我還是看不透他。
「嗯哼。」他聽了我的答案,唇也不啟就用兩個音調來回覆我。
「所以答案是什么?」
「那兩句話是問句嗎。」你好意思說我?
「是阿。」我撇撇嘴,略微敷衍。
「是喔。」他點點頭,跟我相同敷衍。
「所以呢?」阿不是要回答嗎。
他聳聳肩,算了,我也不是這么想追問。
他將一本筆記本拍到我手上。
這封面也太可愛了。
底色是看了很療癒的薄荷綠,上面有大大小小其他粉嫩粉嫩顏色的圓點,感覺軟綿綿的。
「你都買這種筆記本嗎?」我抿著唇,憋著不要讓自己笑出來。
是真的很可愛沒錯,但感覺吳禹就不是會用這種東西的人啊。
他沒有極力撇清,搖搖頭,輕得可以。
「孟孟跟我說妳喜歡。」我突然不想笑了。
還以為我抓到了什么他的小把柄,原來根本就沒有傳說中的『反差萌』,騙我,小說都是騙人的。
「她為什么跟你說?」我學他用慢吞吞又從容兼一些不在乎的語調說話。
「妳干嘛學我?」他這句話說得頗急驟,我想是故意的。
「沒有。」我輕勾嘴角,「回答我的問題。」
「在書局。」他拋出了這三個字。
「先生說話可以說完整嗎?」你這樣說我是聽得懂才有鬼。
「遇到她,跟她說筆記的事。」一定要這樣說話嗎,多講幾個字是要你的命是不是。
我忍不住在心里偷偷吐槽他。
「所以她就跟你說我喜歡的筆記本類型?」遇到這種時候,我還要幫他接話。
他點頭,我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試探性的開口,「然后跟你八卦了我。」
他看了我一眼,給我把腿張開 H高一前一后哦用力別停使勁干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她跟你說了什么?」我拍了一下他的手臂。
他搖頭,「什么都沒有。」
「屁啦。」他看我一眼,拉拉書包的肩帶,踏著腳步走了。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是不是?

Chapter.06 妳的多情出賣我的愛情(大誤 (2) 我向前踏了兩步扯住他的書包肩帶。
并沒有施太大的力,所以他繼續走,我就是保持抓著他跟著走的狀態。
「孟孟到底跟你說什么?」我問,我也想知道啊,你們說人家八卦,應該也讓當事人曉得你們說什么吧。
而且孟孟那死家伙心里一直想把我們兩個推在一起,說實話,我不覺得吳禹會感覺不出來。
他連開口都沒有,一句話也不說,踏著他輕盈的步伐持續的往前。
我鬆手,不拉了,手酸。
反正他也沒打算跟我說。
我擺出默不吭聲的狀態,放慢腳步,不跟他的速率成正比,我保持我的速度,他走他的,距離漸漸就被拉開了。
走到轉角,他好像什么也沒發現的就轉了進去。
什么啊,所以他根本沒在管我有沒有在他后面嗎?
虧他還走這條路,害我以為他要跟我回家,根本只是剛好而已吧。
我踢了踢路邊的小石子,轉彎時順道也幫它轉了彎,而且踢得特別用力。
「噢——」
我、不,是那個小石頭襲擊了吳禹。
我靜靜的看他,不想理他,擺出一副生氣把把他當空氣的模樣,繼續踢著我的石頭繞過他。
他沒很戲劇化的拉住我,跟在我后面,突然往前,把那顆被摧殘得很慘的石子往旁邊踢。
它往旁邊一滾,滾進了一旁的水溝內,我往內一看,全是大大小小的石頭,我努力的想要找到它,即使我并不會把它給撿起來繼續踢,縱使如此,我還是想要找到它。
我找不到它了。
那顆石頭就好像一份感情,不曉得為什么,一見它,就是選擇了它,覺得是特別的,比其他的、所有的,都要特別一些,甚至覺得,不管怎么樣,都能夠一眼認出。
然而,當它混進了其他之中,卻怎么努力也找不回來。
突然之間會意識到,它并不特別、一點也不。
單純是自己把它給美化了。
「你干嘛?」我哀怨的看他,為什么要剝奪我的樂趣。
「妳不覺得它很可憐嗎?」他眼里笑意盈盈,我沒答案,只好提問。
老師說有問題就要問,才會有進步。
只是不知道我問了,會不會比較了解吳禹在想些什么。
「你笑什么?」我不滿地看他,沒看見我現在心情很不好嗎?
「看妳無理取鬧。」他嘴邊似乎守不太住,抿了抿唇,裝鎮定。
「看我無理取鬧,很好笑?」我提問,心里的那把火是一瞬間點燃,跟瓦斯爐一樣好用。
他點頭。
「我無理取鬧?」突然抓到重點,我問,我怎么從來不覺得我無理取鬧。
這明明頂多就只是鬧個脾氣罷了。
就像小孩子要糖吃的時候會做的事情,才稱不上無理取鬧。
「我錯,妳是在鬧脾氣。」吳禹看了我一眼,我望向他眼底,似乎沒那么想笑的感覺了,「就像小孩子想吃糖的時候。」
他把手放上我的頭,我突然覺得我們這樣有些、就那么一些些的曖昧。
我也大概能理解,為什么孟孟總是會有討人厭的嘴臉出現。
而且,吳禹真的很厲害。
他總是可以猜出我在想什么。
其實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猜的,但我覺得,應該不是。
因為我也總是有一種,在他面前好像很赤裸,一點秘密都沒有的感覺。
我看他,他欲言又止,我疑惑地看著他,相信他也能夠了解我眼神傳遞的問號。
「妳知道妳這臉……」他溫柔的笑了,「蠢爆了。」
媽的,你才蠢!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805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