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奸圖片 按摩男給我添下面自述溫柔的誘惑

五十四章、this game 五十四章、this game
攪拌著手中冒著熱氣的咖啡,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己也逐漸喜歡上了這種苦澀中帶點香醇的飲品。褚冥漾拿起馬克杯,湊到嘴邊,輕抿一口。
咖啡混著可可的香氣在嘴里化開,他喜歡這苦甜相伴的飲品。
多少年了,他還是不懂為什么學長能面不改色地把一整杯又苦又黑的咖啡喝下去。

大概跟他的臭脾氣有關吧。想到這里,褚冥漾忍不住笑了。
紅眸瞥了他一眼,帶著警告。

褚冥漾連忙低頭,假裝忙碌的解決蛋糕。
埋頭猛吃的同時,他忍不住偷偷看了學長一眼。
抿著咖啡杯的唇微微翹起,好看的薄紅上還留有幾滴深咖啡。
「學長,」他有些失神的開口叫了他。

「嗯?」

「如果我不見了,你會來找我嗎?」
「廢話,不把你找回來怎么揍?」紅眸一閃,理所當然地瞪了他一眼。
「那就好。」他鬆了一口氣,拿起咖啡杯,擋住對面那人不滿的視線。
「如果只是單純想念我的鞋底,不用拐彎抹角,你說一聲,我直接揍你就是了。」冰炎瞇起眼,看著有些陰陽怪氣的褚冥漾,問,「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一個禮拜過后,應該怎么辦?」
「再說。」冰炎聳了聳肩,特意不去看那雙眼中已堅決浮現的答案。
褚冥漾只是看著他。
「趕快吃一吃,差不多回去了。」他撇頭,將只吃了一半的起司蛋糕重新推回褚冥漾眼前。
「不要再什么都不說了,我會生氣。」褚冥漾卻拉住了冰炎的手。
「你說什么?」
「我說,你他媽什么時候才能學會不當個圣人,什么都不說,什么都不說然后就去死,你他媽以為活著的人是什么?很開心的接受你的保護你的犧牲,很開心的成全你成為一個圣人?」他說,拽著冰炎的手微微顫抖著,努力控制著情緒,不想驚動身旁的客人,淚水卻還是滑了出來。
冰炎看著他,訝異的說不出話。
他好怕,好怕學長回神過來之后會把他生生世世種在黑館門口。
但他更怕學長不見。
幾秒過后,冰炎開口了。
他的聲音比平常低沉了幾分,聽起來像是想要掐死褚冥漾似的,「你活膩了嗎?」
「太久沒有被我揍了嗎?竟然敢在這里對我大小聲?」他說,另一手高高舉起馬克杯。
「學長你答應我不會再當圣人好不好,你答應我不會再半路偷跑了好不好,你就算死掉了也只是有可能出現在學院裏面變成偉人雕像,這樣也不會比你現在威風啊!你留下來啦……」褚冥漾抖了抖,語無倫次地往后退。
冰炎伸手抓住他,拿著杯子的手一鬆,冰咖啡全澆在褚冥漾頭上,「給我冷靜點。」
眼淚滯了滯,隨即更洶涌的沖出眼眶。
他開始哭,像個丟了玩具的孩子,眼淚鼻涕搞了滿臉,卻還緊緊抓著冰炎的手,無聲卻嚎啕的大哭著。
「那你不要不見了……」他用力吸著鼻涕,含糊不清的說著,「那你跟我說你到底會怎么樣,然后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你不要再一個人當圣人了,我也希望我死掉之后可以變成偉人銅像放在黑館門口啊……」
「你是白癡嗎?」冰炎說,想舉起手臂狠狠巴醒那個不知道裝了什么的腦袋,卻不知道怎么樣都下不了手。
要累積多少的恐懼,才會超越自己在褚心目的魔王形象,讓他對著自己大吼大叫?
「我不是。」他小聲地反駁,眼淚卻一點也沒少,邊哭邊說,「我變強了,我可以跟學長站在一起了。」
「我是黑袍了。」他擠出了個很丑的笑容。
他的褚,也長大了。
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已經不再是那個躲在他身后尋求庇護的新生,而是能夠和他肩并肩站在一起的黑袍了呢?
一直以來他總是拉著他成長,到了現在冰炎才發覺,他更希望的是他平安。
但如果他的保護對他卻造成了那么大的傷害……
冰炎闔起眼,不再看他。
等冰炎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情不自禁的吻上了褚的頰。
「乖。」感受到身旁那人顫抖起來,冰炎安撫地說,輕輕舔著他的臉頰,將交雜在一起的咖啡和眼淚通通吃下肚。他溫柔的啄著他的臉頰,一路灑著吻直到他的唇邊。
「學、學學學長這里是外面……」
「你不是黑袍嗎?」他笑了,不懷好意。
「所、所以呢?」
「如果連這種程度的試煉都無法接受,要怎么和我并肩作戰,一起面對鬼族呢?」明明知道眼前這人有多認真,他仍忍不住地想要戲弄他。
聞言,墨眸一亮,臉頰燒得火紅,卻沒有再推阻。
這家伙……冰炎有些無奈地笑了。
看來非得告訴他不可了。
狠狠啃咬著那片染上摩卡香氣的唇,他的牙輕輕磨蹭著柔軟,兩條舌交纏在一起。
苦澀和甜蜜流淌在兩人的唇舌之間。
互相品嘗彼此的氣息。
直到褚冥漾快喘不過氣,冰炎才鬆開了緊緊壓制他的唇。
褚冥漾紅著臉,一聲不響地將臉埋進兩手之間,一副再也不要抬起頭見人模樣。
「走了,笨蛋。」
而冰炎自然也沒有想要成為店內焦點的意思。拉起褚冥漾的手,他們倆人匆匆走出了咖啡店。
那雙驚魂未定的眼眸還沒從當眾接吻中回過神來就已經緊緊盯著冰炎,似在催促他快說出他承諾的一切。
「如果安地爾說的是實話,我只剩下一個禮拜的時間,日期一到,沒有黑暗氣息支撐的肉體自然就會崩毀。」冰炎想了想,沒有再隱瞞,全盤托出,「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方法挽回,但我的靈魂已經消失了一半,如果沒有付出代價,應該無法再繼續存活下去。」
「或許能找三位董事問問……」

冰炎搖了搖頭,「我已經成年了,這些不在他們的管轄範圍內。」
「如果是交強奸圖片 按摩男給我添下面自述溫柔的誘惑易呢?只要付出代價就可以了吧?」他說,卻低下了頭。
冰炎只是微微一笑,摸了摸褚冥漾的頭。
「先──」
「我一定會找到方法的。」褚冥漾猛的出聲,打斷冰炎未完的后話。
「我不知道還可以怎么辦,但只要我相信我可以,我就一定可以。」他執拗的仰起臉,盯著冰炎,墨眸閃爍著絕望和希冀,「這是你說的,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
「不準嘗試逆轉這一切,那絕對不是言靈可以促成的。」冰炎拉住了他的手。
「我變強了。」他笑著,就像哭一般。
「而且,說好了,我們要一起。」
「褚冥漾──」
絕望的笑容,一點一點吞沒眼眸中曾經閃爍的希冀。
-拉線-
打一打忽然覺得他們好適合悲劇我就wwwwwwww
開玩笑的啦!!!!我真的不敢BE應該會被砸雞蛋XDDD
只是這章我想要讓他們沉重一點的,不到最低潮,不會看見最亮的那顆星。
放心,我已經想好HE的結局了(不對吧
很久沒更凝霜了對不起大家QQ
最近在合文和虐虐短篇玩得很開心,說不定要又要開一個坑了QQQQQQ
殺了我吧(?
沒事的時候可以先看看合文 with菖絕:http://www.popo.tw/books/493898


五十五章、Be in love with you 五十五章、Be in love with you
牽著彼此的手,兩人安靜了下來。
一滴咖啡從褚冥漾的髮上滑落,在已染上深棕色的棉質上衣多添了一筆污漬。

身旁那人同樣狼狽,襯衫因擁吻而沾了些許褚冥漾衣上的咖啡痕。

束在腦后的長髮微微鬆脫,有幾縷髮絲垂在冰炎頰旁。
兩人毫無目的的漫游在市區街道上,不去在意人群中打量的目光。只是走著,肩併著肩,一同走向絕望的末路。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有一方打破沉默,「學長,」褚冥漾說,欲言又止。
「嗯?」
「我們要買醬油。」
「嗯。」冰炎笑了,開心很輕,像隨時都會飄走一般,「你帶路。」
「我們還要去買米酒跟鹽巴,還有砂糖。」他繼續說,帶著點撒嬌的聲音,得寸進尺的抓著學長的手,晃呀晃。
「我們還要去好多好多地方。」他也笑了,開心的轉過頭去,看著彼此眼中的哀傷。
「走吧。」冰炎點了點頭,拉著他的手,拐入大道中的小巷子。
他抬手按住下顎,發燙的印記猛的升高溫度,爆出一陣銀白色的光芒,將兩人吞沒。
站在小屋的門前,冰炎輕輕握住門把,卻轉過頭去看向褚冥漾,「褚,」
「怎么了?」
「如果我不見了,不可以來找我。」他說,沒有給他選擇的機會。
「那怎么揍你?」褚冥漾笑著問。
「你敢?」冰炎挑眉。
「不敢。」他訕訕的摸了摸后腦杓,笑得有些害怕。
「但是我可以等你。」
他笑著迎上了冰炎兇惡的臭臉,一吐舌,轉開了門把。
「終于回來了啊。」坐在屋內的皮椅上,安地爾手持一杯熱咖啡,視線飄向兩人,帶著嘲諷。
「嗯。」褚冥漾點了點頭,忽略話中的惡意。
看著那張熟悉的笑臉,一切都浮上喉頭,他有好多話想說,他好想抓著眼前那人的領子大力搖晃,他好想狠狠揍他一拳,好想問他──
還有什么辦法可以挽回學長的靈魂?

越是用力壓抑,就越是忍不住想要從心底深處沖出來的情感。
但他只是看著他。身旁那人緊緊與他相連的十指,正輕輕按住自己發抖的掌心,安撫著他。
「生氣了?」安地爾同樣看著他,看著墨色最深處燃燒的憤怒,然后笑。
冰炎側身,擋在褚冥漾面前,「說你該說的就夠了。」
「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消息嗎?」安地爾一笑,挑起眉,「求我啊。」
冰炎冷冷瞥了他一眼,拉著褚冥漾的手就要離開。
但褚冥漾仍舊死死的坐在沙發上,不肯順應冰炎的力道起身。他看著安地爾,蓄滿淚水的眼,血絲密布,隱忍著什么似的,他一句話也不肯說,只是看著他。
「褚──」
「你沒有跟我說學長會消失。」褚冥漾猛的出聲,打斷了冰炎未完的后話。
「他沒有要求我告訴你,你也沒有問我和冰炎之間發生了什么事。」藍金色的眸一轉,似乎鬆了口氣。他恢復往常那樣戲弄的笑容,好整以暇地看著獵物上前,按照自己安排好的劇情發展。
「你告訴過我不會攻打學院的。」褚冥漾看向安地爾,卻恍若沒有聽見他的回應,自顧自地繼續說著,「所以我才跟你回來。」
「你告訴我學長很安全,而我也看見了他平安無事的躺在房里。」眼淚開始滑落,他靜靜的舔掉落在唇邊的苦澀,「所以我才敢睡著。」
「為什么要騙我?」
他像是在問他,又像是在對自己說話。
「而現在,兩天后我會以耶呂妖師的身分站在鬼族的軍營,替鬼族攻打學院。」握著冰炎的手越來越緊,甚至在那骨節分明的大掌上留下了紅印,「一個禮拜過后,學長就會消失。結界毀了,剩下的那一半靈魂也被你們玩壞了,我到底要怎么辦?」
「為什么要騙我?」他再問了一次。
「如果……」都要死了,不如在一切還沒開始之前就結束吧。
「閉嘴。」冰炎抬手,狠狠巴了褚冥漾后腦杓一掌。
在他說出絕望之前,他阻止了他。
「最壞的打算,是讓受到汙染的同伴乾乾凈凈地離開。」冰炎用力將癱軟在沙發上的人影拔起,又在他的后腦勺補了一巴掌,「都已經考了三次袍級了,還不把公會最基本的規定背熟,小心我叫夏卡斯扣你薪水。」
語畢,他拖著他走向房間,也不管他愿不愿意。
「都知道了啊。」安地爾看著離開的兩人,漫不經心地說,「本來還想讓你們多享受一下甜蜜的兩人世界,把殘酷留到出發前一天在告訴你的呢。」
「不過真的沒救了喔。」他笑著,打碎因他開口而停下腳步的那人,最后一點希望,「就像你說的,冰炎殿下的靈魂真的一點也不剩了。」
「至于攻打學院的事……」安地爾聳了聳肩,「我不是鬼王,耶呂想做什么,我就得跟著他一起去。」
明明一個字也不想聽下去,他就是無法抬腳往前走。

他只能更用力地握住身旁那人的手,確認他一直都在。
「雖然攻打學院并不是出自我的主意,但有些事我還是想要先提醒你。」安地爾繼續說著,「我可不希望我帶回來的妖師不聽從指示,擅自脫隊或是不想貢獻自己的能力。」
「你只能服從,沒有選擇。」
沉重的眸只剩下恐懼。
「一定會有辦法的。」看著他,冰炎脫口而出了他不應該回應的承諾。
褚冥漾抬頭,同樣望著冰炎,淚水靜靜滑落。

他讓學長為難了,害的學長也跟著一起難過了。
不應該是這樣的。
可是他好想哭。
「要是……妖師試圖反抗,你戀人頸上的印記可不會再向今天這么仁慈了。」安地爾的聲音持續傳入兩人耳中。
「會爆炸喔。」
「雖說死亡不過是遲早的事,但如果是你親手完結了他的生命,一定會是另一番不同的滋味吧。」他說。
「我很期待,看到你絕望,絕望到發瘋的模樣。」
「不要聽了。」冰炎抬手,遮住了褚冥漾的雙耳。
他轉向他,微微蹲下身子,好讓兩雙眼能夠直視著彼此。
冰炎緩緩勾起唇角,就像很久以前,褚冥漾曾經對冰炎說過的那樣,「我們逃跑吧。」
──「我們逃跑吧!」雀躍中帶點調皮的笑容,誘拐著什么也不懂的他,陪著自己逃開他所不想面對的。
「什么?」他愣愣地抬起眼,看向冰炎。
冰炎捏了捏他的臉,「我總覺得讓你擋在我前面,我會死得更快。」
「學長……」
「我不可能讓你去做那種事。」他說,額貼在褚冥漾的額上,「所以,這次還是繼續讓我保護你吧。」
「唔……」
褚冥漾的拒絕在尚未出口前就被另一張嘴給吞入。
鹹澀的淚滴混入兩人的唾液當中。
-拉線-
はじめてのチュウ(第一次的吻)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這首歌
はじめてのチュウ 君と チュウ
初次的啾 與你的啾
I Will Give You All My Love
聽到那聲啾我就立刻融化了啊,少年T的聲音真的讓我好融化
為了讓正文跟BGM有點關係,最后又讓他們接吻了
我真的覺得這樣大量接吻有點糟糕啊wwwwwww
每章必親,把之前的都補回來(?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814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