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性 美艷護士把我夾得好爽把奶尖兒送到嘴邊

Chapter 2. 小狗阿吉(1) 現在回想起來,和方哲宇熟識,大概是我人生當中最值得感謝的事之一,當然,也是最離奇的事情之一。
方哲宇和我相識于大學二年級時的一場聯誼,聯誼的過程就不多提了,畢竟我們既不是搭檔,整場活動下來也沒什么交集,既然如此,為什么我們還會牽扯在一塊兒?
好問題,真是好問題。
記得是大二必修的通識課,我的同居密友三人分散成兩組,小蜻蜓和家榕跑去上什么文化研習,沛蕓則是選了話劇研究。原本我打算和她們選同一堂課,可我一對文化沒有興趣、二對演戲感到尷尬無比,審慎考慮過后,獨自選了公交車性 美艷護士把我夾得好爽把奶尖兒送到嘴邊音樂賞析。
無奈上了幾個星期,我的音樂素養全仰賴周公培養。
「……方哲宇?」
走進通識教室,我看著某個熟悉的背影,試探地喚了一聲,果不其然,那人回過頭,便是我記憶中的那一張面孔。
只不過,這回他的表情正常許多。
「你也上這一堂課?」
「嗯。」
「是喔,」我放下包包,逕自坐進他的隔壁,「我怎么都沒有印象?」
方哲宇看了我一眼,好像我很沒自知之明似的──是啦,我這堂課唯一認識的人就是剛才提到的周先生,選課的原因也是因為聽學長說老師人超好、學分超好拿,但他有需要用十足十鄙視的眼神看我嗎?
我必須說,我覺得他這個人有點……奇怪?尤其是他聯誼當天的怪異舉動,那一直讓我耿耿于懷,因為那天方哲宇一見到我,表情只有三個字可以形容:看、到、鬼!
拜託,看到鬼?
搞清楚狀況好不好!我是于珊,再怎么說也是仙女,怎么可能和鬼扯得上邊?驚訝和驚嚇差了不只一線之隔,我絕對是屬于驚為天人那一邊,而他絕對是屬于眼睛脫窗那一派,哼。
憑著他那副表情,方哲宇這位平凡無奇的小人物默默地被我給記下,不過是記仇,還是記恨呢?隨便,總之呢……偷覷方哲宇的側臉一眼,要不是有此插曲,他非常勉強算是清秀的長相,一向不在我的追蹤範圍之列。
沛蕓她們老說我是外貌協會榮譽會長,我是沒否認啦,畢竟人嘛,摸摸自己的良心,除了內建透視能力的超級英雄,誰可以直接看見別人的內在?外表順不順眼當然是建立關係的第一要件,我只是入門門檻高了一點罷了,我承認,我坦蕩,說穿了,我還學不來某些人的假清高呢。
趁著教室燈光暗下的時刻,我的「職業病」犯了,一雙眼落在鄰座的方哲宇身上,因為無聊、因為沒事做,我難得仔細觀察不感興趣的對象。
論身高,他其實挺高的,大概一八二、一八三左右;體重的話嘛,光看身材有點單薄,瘦削的體型給人弱不禁風的感覺;頭髮……嘖,跳過不提;至于,穿著打扮──
「你上次聯誼是不是也穿這件?」我受不了,直接湊過去問。
被我嚇了一跳,方哲宇停頓了約莫三秒,長長的三秒,才愿意施捨一記目光,而藏在其中的情緒很明顯,就是「關妳屁事。」。
問一下會死喔?撇撇嘴,我識相地坐回我的位置。
黑色普通剪裁的T恤,白色的英文印字注有校名、系名、學級……沒錯,這是一件系服,一件除了系上活動以外,千不該、萬不該出現在其他地方的衣服……說句老實話,我就連參與系上活動都沒穿過系服,白白浪費了大一繳的系會費。
沒辦法,我得了穿丑衣服就會過敏的病。
由于方哲宇課上得很認真,真的很認真的那種認真,害得我忍不住轉頭看了教室前方的投影螢幕,確定上頭放的是難懂的現代音樂,而不是男生最愛的LOL實況轉播。
過了十分鐘,我開始有點睡意。
方哲宇依然炯炯有神。
再過五分鐘,我的眼皮已然沉重。
方哲宇依然精神奕奕。
又過了……奇怪了,方哲宇又不是中央伍,我干么一直以他為標準?猛然轉向右方,挺起身環顧四週,其他人老早睡成一片,心里一陣憤慨,為了方哲宇,我居然硬撐了二十分鐘!
可惡,不過是方哲宇而已,又不是什么帥氣逼人的大帥哥,為了他犧牲睡眠一點也不劃算……忿忿地趴下,我再次偷覷他一眼。
方哲宇的側臉線條不算銳利,偏向日本人所說的「鹽味男子」,淡淡的、不甚深邃的類型,或許是教室的環境幫了大忙,此時此刻,他認真的目光映著投影螢幕的光線,眼睛反射了亮光,一閃、一閃……
沒來得及得到感想,下一秒,我的意識逐漸遠離。

Chapter 2. 小狗阿吉(2) 我睡著了,毫無疑問。
不過,喚醒我的不是〈月下小丑〉的歌聲,而是一來一往的討論聲。
「……這樣改的話,音樂性比較豐富。」
「會不會模糊焦點?」
「如果加重節奏的話呢?」
「也是,我回去試試看。那么老師覺得……」
待我好不容易脫離手麻的掙扎,發現教室早已沒了人影,只剩下方哲宇和老師還在講臺熱烈地談話,不得不說,我有點茫然,感覺自己一覺醒來到了異次元空間。
呆坐在位置上,我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同學,妳醒啦?」老師終于發現我的存在。
「啊?嗯,老師……呃……」尷尬非常,我簡直丟臉丟到銀河系,「不好意思我睡著了,那個,對不起……」
「沒關係,」老師很酷地打斷我不知所云的道歉,「簽到之后就可以離開了。」
這堂課的簽到通常都在第一節課后的休息時間,也就是說我睡到不醒人事,就連下課人來人往的聊天聲都沒有讓我的睡眠受到一絲干擾……簽上名字,我閉閉眼,做足心理準備才敢抬頭。
「謝謝老師,我先走了。」
得到老師不以為意的頷首示意,我的目光不自覺飄向一旁的方哲宇,他正看著我,用著一種清清淡淡、彷彿完全不在意的眼神看著我──
奇怪,他干么不叫我!
的確,我和方哲宇不算朋友,他不需要有朋友道義,可基于同窗之誼,好歹發揮一下同學愛……好吧,退一萬步說,他認為不同系不算同學好了,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即使只是「認識的人」,方哲宇不也該盡點舉手之勞,幫幫一個不小心睡到忘了簽到、忘了醒來的無辜女學生嗎?
我承認我有起床氣,我遷怒,我自首。
但這一點都不阻礙我找方哲宇麻煩。
「喂。」
「……妳還沒走?」方哲宇皺起眉宇,好像很不想見到我似的。
憑著這點,我又暗自記上一筆。
「你干么不叫醒我?」我講得一副理直氣壯。
找碴的第一要件就是理直氣壯。
聞言,方哲宇定定看我,我當然不甘示弱,直直迎向他看來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以及俐落的單眼皮……等等,我看錯了,他是內雙!方哲宇是內雙!
「我要走了。」
「內……不是,方哲宇!」
「干么?」
「你、你……」我叫住他做什么呢?于珊妳是哪個筋不對了啊……眼看方哲宇又要露出令人惱火的不以為然,我心一橫,大聲地問他,「你現在有空嗎?要不要一起去吃東西?」
我,于珊,居然會找他,方哲宇,去吃東西?
天哪,我一定是睡到腦袋壞掉了,我怎么會想和方哲宇一起吃飯……而且,這時間吃的還是下午茶,方哲宇和下午茶八竿子打不著,他看起來就是只愛吃陽春麵和肉圓,順便再切一點豆皮海帶──
「不要。」方哲宇淡淡地說。
等等,他說什么?
不要?
「你說不要?」我這是威脅語氣,要是他敢再拒絕一次……
「嗯,不要。」
他拒絕了!
方哲宇一臉「怎樣?不行嗎?」的表情,害得我頓時語塞,他沒管我,逕自往樓梯看一眼,再次開口。
「我可以走了嗎?」
這回我沒再攔阻。
眼睜睜看著方哲宇的身影消失在轉角。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839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