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班主任晚上讓我隨便摸_胸吸奶和摸下面受不了

Act One – 暖陽照耀的悸動(6) 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態驅使我這么做,只知道對我來說這個動作很自然,自然到莫名其妙。
而看在子胤眼里卻絕對不是如此,他知道我有嚴重的潔癖,連學校制服弄髒都會吵鬧個一天,更何況是自己帶來的外套。
我討厭被曬黑,所以即使是夏天也會穿著薄外套。
「同學,可以把妳的水轉讓給我嗎?」我詢問著旁邊素未謀面的女孩。
「咦?可、可是我……」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賴育軒,欲言又止的模樣,眼里有著不甘,最后她抿一抿嘴,好像還是很猶豫。
「妳剛剛也聽到了,我們社長大人鬧脾氣,說非要我給他,妳難道忍心看咱們玉樹臨風的戲劇社社長因為脫水昏厥甚至休克,導致待會無法上場嗎?全校女同學能否大飽眼福就靠妳了!」我雙手放在那個女孩肩上,認真且專注的盯著她看。
她眼里閃著光,挺起胸脯如釋重負的模樣讓我強忍笑意,我知道她已經步入了我的計畫當中。
「我知道了!那就交給妳了!」如同我預料中那樣,退去冰涼的水現在已經被我拿在手里。
「感謝。」接過水,我沖她眨眨眼,隨后轉身把東西轉交給賴育軒。
「拿去,你要的水。」見他還沒回神,我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妳真的不考慮當女主角?」終于,他有了反應,接下水之后一臉好笑地看著我。
如果不是這里有太多太多他的腦殘粉,我還真想送給他中指一枚。
「拉倒吧!快點休息等等還要上場呢。」攤手,我對于他的再三邀約感到厭倦。
「謝啦。」在上場前,他對我露出極為燦爛的笑容。
那比午后燦陽還要耀眼的笑靨就這么深深烙印在我心底,直到好久好久以后,我都不曾忘記過。
可是對于現在的我來說,這些似乎都過于刺眼了。
彷彿是刻意在劃分彼此的界線,我苦笑。
「子胤,下半場也要加油哦。」韓琴樂揚起嘴角,在子胤的臉頰上輕輕一吻,四周像是被點燃似地騷動起來。
「嗯。」他微笑,我卻覺得有點古怪,他們的眼神沒有擦出任何花火。
心里有點泛酸,卻也有點慶幸。
上場前,子胤別有一番意味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半晌,清晰得讓我不能忽略。
這僅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卻讓我有種過了好久的錯覺。
我看著袖口那塊污漬,感到一陣愕然。
彷彿在人生的交叉口,分不清左右,卻也無法繼續向前,或選擇回頭。于是我只能夠佇足——但更好的詞彙,其實是躊躇。
我討厭迎接全新的到來,因為我往往需要花費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去適應,那是種與生俱來的畏懼,我害怕、甚至是討厭,那些未知的事物。
所以我相信在原地踏步,對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至少可以讓我免于傷害。
商經科打入前四強。也許對于其他科來說,前四強根本不算什么,冠軍才是真正值得關注的,但對于我們,前四強是個進步的開端,意義非凡。
在甜甜強烈的堅持之下,我也去看了比賽,那時我問她:「妳不也覺得很吵嗎,干麻還來湊熱鬧?」
她的回答讓我沉默,最后還是乖乖順從——妳不是答應賴育軒要幫他送水和毛巾嗎?
若不是甜甜的提醒,我倒已經將這段插曲遺忘的一乾二凈,畢竟我是打從心底認為社長在耍我,當下的答覆不過為了敷衍了事……但被她這么一說,變得一女班主任晚上讓我隨便摸_胸吸奶和摸下面受不了切像是義務一樣,是我該做的,不需要任何理由。
這幾場比賽,大家都盡了最大的努力,可惜我們還是只拿到第三名,前兩名分別讓電子科、園藝科給拿下。
沒獲得第一名雖然有點可惜,不過以商科來說這樣的成績非常不錯,學長姐們在公布名次的那天立即決定帶我們去慶祝,突然的消息讓我們這些當學弟妹的格外驚訝,情緒卻更加激昂。
或許這樣蹧蹋他們的心意,但我還是以家里有事作為藉口推辭。我實在不擅與人交際,更何況是與那些根本沒接觸過的人長期處在同個空間。
于是,翹掉聚會的我抱持著愉快的心情,準備在回家前順道繞去新開的店家吃冰,不料,那個原本該在慶功宴上的主角之一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把我嚇的差點將髒話脫口而出。
「你不是應該在慶功宴上嗎?」抽了抽眼角,我與笑容燦爛的社長兩個人正站在馬路上對峙,不顧綠燈已經轉為紅燈,汽車從我們身邊呼嘯而過。
「我拒絕了呀,不想去。」他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讓我感到困惑。我以為社長很喜歡和人群相處的,畢竟他是個如此受歡迎的角色。
「哦,」我并沒有追問他的打算,「那你干麻還不回家,在這邊做什么?」一陣無奈,我只想快點把社長給打發走,但是他給我的感覺就是要與我在這糾纏不清,不管會浪費多少時間。
「想問妳有沒有空。」

Act One – 暖陽照耀的悸動(End) 「啊?」沒頭沒尾的話讓我徹底懵了,擰著眉睫望著他。
「請客啊!看在妳那么守約幫我帶水和毛巾的份上。」他唇邊噙著一抹微笑,我卻打從心底覺得發毛。
「社長大人,敢問您今天吃了什么不該吃的東西嗎?還是說你受到什么精神上的刺激?不會吧!難道是戲劇社要被廢了?不——」我批哩啪啦的說了一堆連自己都覺得沒營養的話,最后如同往常,我的小腦袋遭殃了。
「陳黎昕妳是機關槍啊?講那么多嘴巴不酸我耳朵都疼了。難得好心請妳妳拒絕就算了,還用那張烏鴉嘴咒我。」送我一記暴栗不夠,社長還不忘扔個衛生眼過來。
「你真的要請客啊?」我微怔,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他。關于社長的形容詞,我可不記得里面包含慈悲為懷。
「再懷疑我立刻走人。」他冷冷地睨了我一眼,而我也十分不爭氣地打了哆嗦,卻在心里忍不住罵起他,現在到底在囂張什么啊。
「我相信就是了,那我們走吧,真是熱死人了今天。」罵歸罵,最后我還是屈服在社長的淫威之下。請客什么的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雖然說這樣意味著要與他同桌共餐……可誰會和錢過不去呢?
一踏進店里,涼爽的冷氣風迎面而來,我的心情頓時好上許多,拉著賴育軒的胳膊,走到靠窗的位置。
「喏,你要點什么?」我將menu遞給他后自己也開始思考要吃什么。
「巧克力雪花冰,妳呢?」他幾乎是沒有半點猶豫就回答我,讓我一時之間有底窘迫,飛快地瀏覽著菜單,很快做出決定。
「百香果吧。」
「嗯。」他點點頭招了服務生過來,不到十分鐘,兩碗冒著白煙的冰就送到我們桌上,也許是因為剛開幕還沒什么名氣,加上這家店是在巷內,總覺得沒有什么客人。
「沒想到妳會喜歡百香果。」他盯著我的冰看,似乎很好奇味道是怎么樣的。
「嗯哼,看得出來你喜歡巧克力,和你的正太臉很搭。」我調侃一笑,只見他嘴角抽搐,眼神銳利的像是要把我宰了。
「別那樣看我,我開個玩笑而已,吶、你要吃吃看嗎?」舀起一口冰,我把湯匙遞到他面前。
他的動作沒有任何遲疑,張開嘴直接含住湯匙,反觀我被他弄的有些手足無措,畢竟我以為他會自己把湯匙拿走。
「好酸。」吃完,他的五官幾乎皺在一起,我沒忍住就這么笑了出來,小心翼翼地觀察起社長的表情,見他似乎也沒怎么介意。
「妳怎么會喜歡吃這種酸死人的東西……」他立刻挖了好幾口自己的冰,有些狼吞虎嚥。
「酸酸甜甜的,就跟愛情的滋味一樣。」說這句話的時候,或許是心虛,我刻意避開與他目光交會,轉過頭往窗外望去。
「談戀愛的時候,很幸福、很甜蜜,同時卻也會嘗到苦澀、辛酸,而對我來說,會擁有這種感覺的原因,是不曉得這段美好的時光能持續多久。」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如同我現在複雜的心情。
說不上來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可能是最近、也有可能是更早之前,總之這股情緒來得很快,也離開得很快,有時候我甚至來不及捕捉片刻,就已經消失。
「像妳跟姜子胤之間嗎?」
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話,使我的手忍不住顫抖,湯匙就這么滑落「鏘——」的一聲,我已經分不清那個聲音是出于我的心底,還是湯匙與桌面碰撞而發出。
「我跟他在你眼中是怎么樣的?」我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到剛才我發出聲音的舉動。
「你們像朋友,卻又不是那么單純,因為你們之間多了點曖昧;你們像情人,卻又不到那么親密,彼此都拿捏的很好。但是我覺得你們之間很脆弱——」那最后一句話讓我皺眉,心里突然不太開心。
「別說的好像你很懂我一樣。」我聽得出來自己的口氣很差,聲音也低沉許多。
「妳看起來像惱羞成怒。」他失笑,搖搖頭,「我只是說出自己的看法而已,妳可以不必理會我。」
我們的談話并不是到此結束。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明明已經很久沒有這個樣子,上一次的徹夜未眠是在基測前夕,導致最后成績各種慘烈,原本以為悲劇的科目只有英文,想不到連其他科都很凄慘。
將透明的玻璃門拉開,赤著腳走到陽臺上,儘管現在是夏季,夜晚還是有些涼。看著對面陽臺和那扇緊閉的窗,一瞬間我不知道該做出什么表情、用什么情緒才好。
是怨憤、是無奈、是茫然,還是悲哀。
不知道答案的我,哭了。
這攤眼淚流的連我自己都覺得很莫名奇妙,好端端的干嘛要哭呢?
事實卻證明,這一切大概沒有我想像中那么好,相反的,我的理智正在瓦解,瀕臨崩潰。
感到全身無力的我索性滑坐在地,屈著膝,雙手環住自己的腳,縮成一團,試圖尋找根本就不曾存在過的安全感。雙眼還緊緊盯著對面緊閉的窗子,眼淚,并沒有因此停流,反倒掉得更兇。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888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