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球熱乎乎漲奶汁甜絲絲小說_舌頭老舔牙縫

第二章 二十有八大肥妞 2-3.2 田心集團(2) 「再度遇到她是好事,天注定的,這次你一定要好好把握。」黃勝博拍拍他的肩,是好哥們才這樣。
若她能在自己眼皮底下做事他應該是第一個開心的人,可他在田心集團里不只是來混口飯吃,是別有用心,他不想把潘炘炘捲進來。
聶秉風一口飲盡咖啡,面色凝重走向大落地窗,望外深瞅許久,才又回過頭來。
「黃勝博,潘炘炘可以有自己快樂的人生,我不應該把她捲進來。」
「沒有人要把她捲進來,你只是順水推舟幫她一把。」黃勝博收斂起嘻皮笑臉,認真說道。
聶秉風沉默許久,才又再訥然出口:「錯過的人還能再把握嗎?」
「風哥,你們現在又再見面了當然要好好把握啊。」
「可是,現在依然還是錯過的時機。」聶秉風語帶憂傷。
「也還好啦,反正你對田大小姐也不是真心的,她爸對你也不是真心,大家只是彼此互向利用而已。而且你又沒要干嘛,潘炘炘還不見得要理你咧。」
也是。
腦中浮現潘炘炘看著手機上那個什么飛龍在天的屁孩FB傻笑的花癡樣。
在她眼里,從來也沒有他的存在,他窮擔個什么心。
「好吧,跟那邊飯店人事主任說一聲,說是我安排的人。」她的人生走到谷底,也該是時候往上爬了。
「嗯哼。」黃勝博滿意地點點頭,大口吞下波士頓派,嘴里含糊不清地直呼好吃。
看著他的吃相,聶秉風突然覺得好熟悉,又想起那個差點把人家的店給吃倒的胖猩猩,嘴角不自覺地就飽含了笑意。
聶秉風不知道自己陷入小宇宙里的表情有多迷人,萌萌噠,連黃勝博都要看癡了。
「欸,我聽丁佩盈說你約潘炘炘練跑啊?」黃勝博趨近聶秉風,曲肘撞了撞他的腰際,一臉賊樣八卦的要死。
「你的聽說還真多。」聶秉風狠瞪了他一眼。
「誰叫你都不跟我分享,人家丁佩盈多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她需要訓練意志力,馬拉松很好。」聶秉風故意說得振振有詞,但黃勝博是誰,和他相交十多年的換帖好兄弟,怎么會不知道他們家風哥其實是司馬昭之心呀。
不知是被眼前的貪食鬼影響,還是腦海中的胖猩猩魔力無邊,聶秉風不自覺地捻起一塊波士頓派放入嘴里,平時他為了維持身材從來不吃這種東西,味蕾被這么一刺激,竟覺無比美味。
「我記得你是為了博老董歡心才去跑,怎么,一個人跑太無聊,總算騙到一個愿意陪跑的?」黃勝博笑吟吟地看著老友,聶秉風再度重逢潘炘炘,真是太好了。
「我跑馬是有正向目的的,潘炘炘的人生過的一團糟,我順手拉她一把,就當是做善事。」
「我也有正向目的啊!」黃勝博大嘴一張,把剩余的波士頓派全部吞入腹。
「跑步是為了喝更多酒,這哪門子的正向目的?」聶秉風瞟視著他猶如大蛇吞象的驚人畫面,心里竟起了點微微的刺痛。
美味的波士頓派竟然就這么給吃了。
「這你就不懂啦,我們練跑團每週團練結束后的狂歡多開心,一直叫你來參加都不肯,壁雕。」
「才不要。什么『天南地北樂跑跑』?聽起來就好幼稚。」他就像是只單飛的孤鳥,從來不習慣和別人一起團體行動。
「你一定要來參加看看啦,和一群為了不同目的卻同樣愛跑的人一起練習,感覺很棒!」
「沒興趣。」聶秉風伸長手抽出一張面紙,將指頭上的蛋糕屑擦拭乾凈,余香仍在,心里想著胖猩猩應該也會喜歡吃,若哪天她表現良好,或許能給點獎賞。
「我們團正妹很多欸,你去『運動筆記』看看,每次最上鏡頭那幾個都是我們樂跑跑的人啦。」
「我這一生最怕正妹。」
「厚唷,一次!就去一次,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里啦,萬一潘炘炘這顆鴕鳥蛋被搶走,至少你還有其他蛋可以選啊。」黃勝博發揮無敵纏功盧小小。
「下午茶時間結束,你可以滾了。」聶秉風眼中殺意立現,毫不留情將黃勝博硬推到門口。
「就這么說了喔,我星期天下午會去你家等你!」黃勝博被擠出總經理室大門的身軀仍兀自努力伸長脖子,將頭留在最后嚷嚷。
聶秉風他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只對不在意的人心狠,若是朋友,沒有人比他更重情重義,他有信心,這個表面矜持內心澎湃的小悶騷,肯定一定絕對會踏出家門加入「天南地北樂跑跑」。
***********
【來自星星的馬拉松小語2~走路~】
愛情的初始,總是曖昧不明難以捉摸,就像一開始起跑的馬拉松,那樣舉步維艱,那么,請容許我先陪妳走走。

第三章 天南地北樂跑跑 3-1.1 重新振作(1) 「潘炘炘,天上掉下來的工作要不要?」丁佩盈撥電話給潘炘炘,劈頭就開門見山,全無廢話。
「什么?」潘炘炘沉浸在LOVE TV show大量無私分享的韓劇里無可自拔,一時間會意不過來,滿嘴洋芋片,含糊不清回道。
「我叫妳去工作,不要再當米蟲了!」丁佩盈在電話另一頭爆吼。
工作,找不到啊。
星期五晚上,潘炘炘在沙發上滾來滾去,廢人當了一個多禮拜,找了好幾家臺北市的西式高級餐廳,不是不缺人就是嫌她太年輕經驗不足。
其實她自己也心知肚明,現在食安風波剛起,正在浪頭上,餐廳能夠不賠錢就不錯了,不可能再增加無謂的人事成本,就算要人也是要那種挖角來的大廚,挨家挨戶敲門應徵根本只是應徵心酸的。
此外,求職網上都只是些傳統小吃店或餐飲連鎖店里的打雜工,她潘炘炘可是遠赴法國藍帶學院苦學多年的專業餐飲人員,有自己的驕傲,不肯低就啊。
到處碰壁的結果,就是當了將近半個月的米蟲,被潘浣浣唾棄得要死,直嚷著乾脆當她的跑腿助理,幫買摩卡讓她拍完自拍照上傳FB和粉絲分享后,就可以拿去喝掉。
呿!以為自己是千頌伊喔,送醫比較快啦!
「找個時間來田心悠活飯店烏來館面試,有幾個西餐主廚缺還有甜點師傅缺,人事部開后門給妳走,看妳想要哪一個,自己好自為之。」
田心悠活飯店主廚!甜點師傅!
立馬眼睛一亮,整個人像不倒翁一樣在沙發上滾坐起來。
來的好不如來的巧,丁佩盈這通電話簡直像場及時雨!
田心集團是十年前竄起的多角化經營大企業,旗下的休閑飯店與餐飲連鎖在兩岸三地都佔據一等一的龍頭地位,在南部甚至還有自己的學校培育相關人才,福利好待遇佳,能夠在田心集團佔住一個主廚缺,等于是抱住一面暢行無阻的金牌,足以永保生活不斷炊。
好誘人哪!
「好啦好啦,我會去應徵啦,是說烏來超遠的,在山里面捏。」唔…好掙扎。
電話另一頭傳來咆嘯聲。
「離臺北市開車半小時車程而已,又不是叫妳去高雄!這年頭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好差事輪得到妳嗎?要不是我在飯店里有那么點舉足輕重的地位,誰要開后門給妳啊?」黃勝博千交代萬交代,不能讓潘炘炘知道這后門是誰開的,她只好把金貼在自己臉上。
「矮油…我只是覺得有點懶,以前都有人溫馨接送啊,現在我只能奶球熱乎乎漲奶汁甜絲絲小說_舌頭老舔牙縫騎歐兜賣自己去山里,想想多心酸啊!」
「心酸個屁!妳就是靠那鍋羊肉爐十年,才會整個人跟廢了一樣,靠山會倒啦,靠自己比較實在。」
「天啊丁佩盈,我真不敢相信經歷過上一段情傷之后,妳的公主病全都治好了,這不是奇蹟,什么才是奇蹟?」潘炘炘塞了一把洋芋片到嘴里,嘖嘖稱奇。
「情傷讓人成長。炘炘,妳的成長正要開始,給我好好振作,以后妳會感謝那個傷妳最深的人。」
「好啦好啦,丁佩盈妳怎么還是一樣啰嗦啊?」
哎,振作是什么?能吃嗎?人生難道不能無所謂一點,快快樂樂過一天算一天就好,但若真的無所謂,她干嘛要為一段失敗的感情、掃到颱風尾的失業悲劇感到無望?
人人都道她潘炘炘樂天,殊不知她也有顆小小的,肉做的心哪,只是比較肥大,卻同樣脆弱。
羊肉爐已經變成她此生的禁忌。
啾啾啾啾!
叮咚!
電話說到一半,FB和Line的訊息提示音同時響起。
潘炘炘好奇瞅了兩眼,推播通知的兩條訊息竟然一模一樣。
FB是「飛龍在天」傳的:星期天練跑。
Line是賤嘴八步傳的:星期天練跑。
正愣著,丁佩盈也急匆匆結束通話:「就醬啦,我要去忙了,改天有空出來吃個飯,不要整天蓬頭垢面賴在家里。」
說完就啪一聲掛斷電話。
潘炘炘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點點睡衣。
她哪有整天蓬頭垢面賴在家里?瞧,同時有兩個人約她練跑欸!
那么她要答應哪一場呢?
還用想嗎,當然是飛龍在天的「天南地北樂跑跑」呀!上次才走個路就被聶秉風操得要死,雖然后來吃了他一頓大餐,但想到要再被魔鬼教練折磨,就一陣心悸,還是選單單好了。
于是她滑開FB訊息,丟出一張大笑臉:「好啊,幾點,在哪?」
再滑開Line對聶秉風丟出一張Sorry貼圖:「不好意思,那天我有約了餒,改天吧。」
啾啾啾啾。
飛龍在天很快回覆訊息。
「妳家在哪?我去接妳。」
喔喔喔喔喔!溫馨接送情!
潘炘炘樂得握著手機在沙發上打滾。
完全忽略再度叮咚一聲的Line提醒。
沒有已讀不回,潘炘炘連已讀都沒有。
聶秉風瞪著手機螢幕,那則訊息毫無回應,就像只孤伶伶橫趴在對話頁面上可憐小狗,沒人理。
「別想偷懶,約會完就來練跑,河堤邊,多晚我都等。」
連跑都還沒開始跑,就想放棄?
又是跟誰約會,那個什么「飛龍在天」的嗎?
煩躁之余,只好做起伏地挺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9088.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