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塞藥繩子給里了_蜜柑棗h

Lesson.7 有困難就說呀(8) 鄭賢恩隱藏的很好,沒有讓安淙宇跟季宗仁看出什么,隔天照常去上班……恩,對,她只是假裝去上班而已。
畢竟日子還是得過下去,她只好先找份短期兼職的工作,上到求職網站,她突然有種回到大學找著暑期寒期工讀的感覺。
她穿著襯衫來到咖啡廳,在主管來之前趕緊最后一次看看自己的儀容,很好,沒有哪根頭髮翹起來,好險她有在早上洗了一次頭。
想到頭髮翹起來,鄭賢恩突然想到,安淙宇早上都會翹一根呆毛,鄭賢恩總覺得超級可愛的。第一次發現這件事是個意外,那時是大學社團評鑒總評,任何玩過社團的都知道,評鑒前一晚就是不停地趕資料,徹夜未眠,那是鄭賢恩第一次做評鑒,雖然她沒有分配到評鑒本,但還是陪伴大家幫忙大家。
當晚就是各種恐怖的事情發生,有資料袋不夠,只好半夜去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大賣場買,鄭賢恩還故意嚇學長,說他遇到鬼店員。
結果整晚沒回家,又沒有告知父母,早上就被臭罵一頓,她覺得很難過,為什么爸媽不能理解她對學生會的愛?又講了些傷了父母的心的話,覺得自責,就坐在階梯哭了起來。
劉慈宥當天也是評鑒的工作人員,她回來搬投影機,結果看到鄭賢恩哭成這樣,就走過去拍拍鄭賢恩的頭,帶著她一起去走走,其實也就是要她陪著自己把投影機搬到會場而已。
跟劉慈宥講了一路的話,鄭賢恩的淚終于止住了,她看著劉慈宥走進大禮堂,揮了揮手,打算回去會辦收拾東西準備回家,結果轉身,就看到穿著藍色羽絨衣的安淙宇。
安淙宇這次的身分是評鑒活動的團隊之一,當然會出現了。只是此時的鄭賢恩實在狼狽,整晚沒睡,臉上的妝早就掉光了,而且才剛哭過,眼睛腫得不得了,整個大悲劇。
她煎熬了一下,還是跟安淙宇打了招呼,安淙宇一副沒睡飽的模樣,沒什么精神,臉上的笑容淡淡的:「早安。」
安淙宇一出現,鄭賢恩的負面情緒一掃而過,看著安淙宇走到自己面前,頭上的那根呆毛跳啊跳的,實在頑皮,鄭賢恩笑了,指著安淙宇的頭髮:「翹起來了。」
他剛睡醒就跑來學校,腦袋還沒清醒,就連看到眼前人也要想一下才知道是鄭賢恩,他呆滯了一下,才摸了摸頭頂:「對啊。」
看來,睡了一下子跟完全沒睡的兩個狀態,鄭賢恩的腦子是比較清醒的。后來回去會辦,鄭賢恩是高高興興的跳著回去的。
鄭賢恩微微一笑,那時候好單純,幸好她還保持著那份初心,跌了一跤又怎樣,那就再爬起來,繼續往前走吧。
一個外表看起來四十歲的中年男子走到了鄭賢恩的面前:「請問是鄭小姐嗎?」
鄭賢恩抬頭,意識到這位應該是管理階級的人物,站起來鞠了個躬:「是的,您好。」
對方在她的對面坐下,向她點頭:「妳好,我是這里的店長,我姓曾。」她果然猜的沒錯,曾先生看了鄭賢恩的履歷,微微驚訝:「哦,不是學生啊。」
鄭賢恩尷尬承認:「呃,對。」
不是學生又怎樣!不要歧視青春快要逝去的女子啊!
曾先生抬頭,盯著鄭賢恩的眼睛問:「為什么沒做前一份工作呢?」身為老闆,必須知道為什么求職者離職的原因,是因為不適應公司而辭職,還是被公司釋出?
鄭賢恩聽到這個問題,瞬間出現了小天使及小惡魔,小惡魔說就說謊吧,現在得到工作重要啊!小天使則善良的說,不行,紙包不住火的,不如就老實的跟曾先生說吧!
小惡魔又說,沒工作就養不活自己啊!小天使說,不要忘了妳的本性啊,妳那么善良,妳忍心看到眼前和藹的曾先生知道真相后的表情嗎?
……她就是太善良了,鄭賢恩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打起精神:「因為公司要縮減人力資源的關係,所以就被開除了。」
曾先生點頭,說了句『理解』,又問:「那公司有沒有跟妳說為什么是開除妳呢?」見鄭賢恩一頭霧水,曾先生又解釋:「我的意思是,公司那么多人,怎么就選擇開除妳?」
「呃,我想是因為我的資歷最淺吧,其他人都在公司待很久了,而我才進去半年,砍我是比較有理的吧?」
曾先生透過鏡片銳利的盯著鄭賢恩好一陣子,搞的鄭賢恩都不自在了。過了好一會,曾先生才問:「可以上班的時間?」
「隨時。」鄭賢恩回答。
「好。」曾先生點頭,用鉛筆在履歷上草草的寫了幾個字,又看了履歷表最后一眼,推了下眼睛才對鄭賢恩說:「如果確定錄取,五天后會打電話給妳。」
鄭賢恩道了句謝謝,就離開了咖啡館,有點喪氣,總感覺這次自己的表現不是很好。太陽已經要落下了,原來她這樣隨便逛逛,也耗掉了一天。
一天要過真的很快啊。
她想到昨天總編說的,今天會把資遣費匯進她的戶頭,那就去刷一下存摺好了。她回家拿了存摺,剛好遇上下班的季宗仁:「妳又要出去?」
鄭賢恩渾身一僵,反應的快,趕緊回神:「是啊,去外頭晃晃。」
季宗仁點頭:「我也要去!」
不行!她這趟是要去看資遣費有沒有匯進來的,季宗仁一跟,不就知道她被開除了嗎?鄭賢恩立刻搖頭,拒絕:「附近而已,我自己去就好!」
季宗仁勾上了鄭賢恩的手:「走啊!」
「不要!」鄭賢恩又甩開他的手,脫口而出:「我要去郵局刷存摺的!」
季宗仁疑惑:「干嘛臨時要去刷存摺?」
「看、看薪水有沒有進來!」好險她的反應真的很快,又扯了個謊給季宗仁,她覺得有點抱歉,但她的本意也是不想讓他操心啊!
季宗仁理解的點頭:「好吧,我陪妳去。」
最后鄭賢恩還是沒甩掉季宗仁,兩個人就走路去郵局,邊走邊斗嘴,打打鬧鬧的,也讓鄭賢恩迷茫的心情好了一些。
鄭賢恩將存摺放進去,接著取出來,看到最下面的匯入資訊,是公司的戶頭匯入的,金額不多,她也無法靠這筆錢過來。
但是有兩筆匯入的紀錄,鄭賢恩睜大眼睛,是一筆匯入了五千塊的紀錄,等等,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在這天也匯了錢給她?

Lesson.7 有困難就說呀(9) 「季宗仁,」鄭賢恩走到季宗仁身邊:「你是不是偷匯錢給我?」
這個問題讓季宗仁嚇到手上的菸頭都掉了,震了好大一下:「我干嘛匯錢給妳啊?神經病。」
鄭賢恩微微皺眉,勉強的說:「對啊,就是覺得這個行為神經病,所以只想到你有可能啊。」
季宗仁:「……」
兩個人在附近的小麵館吃完晚餐,季宗仁回家后洗完澡就先回房間與他恐怖的程式奮斗著,鄭賢恩就坐在客廳隨意的轉著電視,不知道要看哪一臺,乾脆又把電視關掉,也把燈關掉,只開了個小夜燈。
到底是誰匯錢給她的啊,五千可不是小數目欸,而且連說都沒說,就這么給了她。鄭賢恩躺在三人座沙發上,雙腳伸的直直的,舒適的滑著手機。
隨意的回著訊息,隨便給王榆貼個雞巴兔子,給劉慈宥回個北極熊貼圖,她突然覺得她的交友圈挺小的,怎么就這些人,大學那時當公關的她明明挺活躍的啊!
人老了,都懶得交際了,突然感嘆起自己青春飛逝。
鄭賢恩常常忘記回人訊息,別人的訊息都會沉到很下面,她就一一往下滑著,看到安淙宇的訊息,還真是挺久沒聊天的,她一點感覺也沒有,畢竟就住隔壁房間。是說都要八點了,安淙宇還沒回家。
對了,她前陣子聽說薰衣草香可以幫助入睡,這些日子剛好很閑,去找看看吧!
鄭賢恩繼續往下滑著,看到媽媽的對話視窗在很下面,也好一陣子沒打給爸媽了,通常都是他們打來她才會跟他們講到話的。
離開家也一年了。
點開媽媽的訊息,才想起之前媽媽問過自己的帳戶,她傳給媽媽,于是媽媽說收到,她才回了一只豬比YA的貼圖。
鄭賢恩微微一愣,好像發現了什么,從沙發上坐直,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手顫抖的撥了通電話。
「吼,我跟妳講過幾次,響三聲就掛掉,我打過去不用錢啊!」電話那頭的中年女子說完,就把她的電話掛斷,她媽媽總是這樣,因為怕鄭賢恩的電話費太貴。
手機上顯示著媽媽來電,鄭賢恩趕緊接了起來,聲音有點沙啞:「媽媽。」
「怎么啦?」
鄭賢恩心臟跳的有點快,「怎么突然給我匯錢啊?」
戴文芳停頓了一下,才訕訕的笑著:「哎呀,沒跟妳講也被妳猜到,我們果然是一家人。」
「五千不是小數目欸,干嘛不妳們自己留著用?」
戴文芳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又問了另一個問題:「妳最近過得好不好呀?如果過的不好,就回高雄來吧。」
鄭家就這么一個女兒,當年她畢業時吵著要去臺北,也是鬧了一場家庭革命,但鄭賢恩這么堅持,戴文芳雖然不捨女兒,但也不想要去勉強她留下來,鄭賢恩去到臺北的這一年,她每天都擔心著女兒有沒有吃飽睡飽,過得好不好。
戴文芳慈祥的聲音讓鄭賢恩鼻頭一酸,努力忍住想哭的情緒:「我過得很好啊。」
「過得很好啊,好吧好吧。」戴文芳妥協,無法把女兒勸回來她是有點失落:「那五千塊妳就加減用吧,臺北花費那么高,要省點啊!」
「你們自己用啦,妳跟爸爸就拿這筆錢去吃什么好吃的啊,我可以的。」
「吼唷,」戴文芳覺得女兒真的挺固執的,他們為人父母想要對女兒好,還要這樣勸:「恩恩,爸爸媽媽就妳一個女兒。」
鄭賢恩不敢呼吸,因為她怕一吸氣,媽媽會聽到她啜泣的聲音。
她不敢跟媽媽說她前一天才被開除,天知道媽媽又要匯多少錢過來了。明明被開除時都沒有想哭的情緒,還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有點小高興。可是偏偏這個時候,媽媽的聲音卻把她心中的堅固圍墻都打破,讓她發現她也是無助的。
眼淚一顆一顆的落下,又不敢給媽媽聽到,就怕她擔心。鄭賢恩伸手想要抹掉眼淚,突然一只手伸了過來,拿了張衛生紙。
鄭賢恩一怔,順著那只好看的手看過去,安淙宇坐在她旁邊,帶著溫柔的笑看著她。她太專注聽媽媽說話了,沒有發現安淙宇回來了。
安淙宇是開門后看到鄭賢恩一個人坐在沙發上,肩膀微微顫抖著,手按在耳朵,好像在講電話,后來發現她的手在抹去臉上的淚,才走了過來。
鄭賢恩看了安淙宇一眼,抽了那張衛生紙擤了鼻涕,安淙宇只好再拿一張紙讓鄭賢恩擦掉眼淚。
「而且現在也不用負擔妳的學費跟生活費了啊,爸爸媽媽的壓力也就沒那么重了。妳要是錢不夠,要記得告訴爸爸媽媽啊!」
戴文芳自顧自說著,以為是女兒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回應,孰不知他們兩夫妻一時興起要匯錢給女兒的這個舉動,已經讓鄭賢恩哭的一蹋糊涂。
「恩恩,妳有在聽嗎?」鄭賢恩都沒有說話,讓戴文芳懷疑起女兒是不是把電話放著跑到別處去了。
「有、有。」鄭賢恩著急開口,眼淚流個不停,喉嚨也有點乾澀。
「妳在哭嗎?」戴文芳聽到鄭賢恩的聲音,微微的哭腔,心里一揪:「誰欺負妳了?」
「沒、沒有人欺負我啦!」雖然她最近失業,但這不算欺負吧?
看她哭成這樣,安淙宇只好又抽了張衛生紙給鄭賢恩,只是她不管怎么擦,就是無法止住眼淚啊!
戴文芳著急:「沒有人欺負妳還哭成這樣!」
鄭賢恩聽到媽媽這樣說,破涕而笑:「媽媽,我好想妳跟爸爸。」
戴文芳微微一愣,接著語氣漸漸歡快:「那就回來看看我跟爸爸吧!」
鄭賢恩用力的點著頭,才意識到媽媽看不到,才開口說話:「我這個周末就回去。」
邊哭邊笑,真的有點不好看,但安淙宇看著看著,怎么就心頭也暖和起來,聽了好久才知道鄭賢恩是在跟媽媽講電話,還講到哭成這樣。
讓他也想念起自己的媽媽了。
戴文芳聽到鄭賢恩說要回來,高興的不得了:「好啊好啊!想吃什么?」
「炒飯,還有酸菜鴨!」媽媽的這兩道菜是最好吃的。
「好!」戴文芳爽快的回答鄭賢恩,接著對鄭賢恩的爸爸喊說女兒要回來了。
鄭賢恩擦掉眼淚,果然人不管有多堅強,媽媽的一句話就可以把自己的眼淚逼出來。安淙宇在一旁看著鄭賢恩:「妳周末要回高雄嗎?」
「嗯,很想他們,最近也發生了點事情。」
安淙宇若有所思婦科塞藥繩子給里了_蜜柑棗h婦科塞藥繩子給里了_蜜柑棗h,接著說:「我也跟妳回去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941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