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椅體檢擴張調教小說_蟹總微博截圖

Lesson.8 摸頭臉就紅小姐(2) 既然鄭賢恩在房里睡覺,安淙宇除了會不好意思,也怕鄭賢恩突然醒來,于是就拿著衣服去到浴室換上運動服裝,他換得很快,將換下的一身衣服丟進洗衣籃里,等一下回來就可以一起洗了。
安淙宇回房間拿手機,碰巧看到鄭賢恩翻了個身側睡的睡相,嘴巴微微張開,睡的倒沉,他戴上手錶,順便替自己整夜沒關機的筆電插上充電線。
若是等等鄭賢恩醒來發現不是睡在自己的房間一定會想起自己睡著了,依她的個性,接下來一定會糾結為什么睡著安淙宇的床上,想到這里,安淙宇憋笑,為了不要讓鄭賢恩太慌張,他還是留張紙條給她好了。
他撕下放在桌上的一疊便條紙的最上面一張,隨便拿支鉛筆寫了幾個字,正要貼在桌上,突然又覺得不怎么顯眼,鄭賢恩一定不會發現。貼在棉被上一定會不黏,接著紙條就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安淙宇看了一眼鄭賢恩,他突然想幾年前他妹妹安瀅珊逼著他一起看的電視劇,男主角將便條貼在女主角的臉上。他突然起了邪念,反正鄭賢恩還在睡,既然要她看的到,那就還是貼這最適合啰。
可能是因為這邪惡的念頭,平常那兩個無害的小酒窩,如今也變的如此邪惡。安淙宇緩慢靠近鄭賢恩,將便條紙輕輕的貼在那白皙的臉上。或許是感覺到安淙宇噴在她脖子上的鼻息,鄭賢恩突然縮了縮脖子,嚇的安淙宇倒退三步,確認她還沒醒來,就趕緊出門。
安淙宇在樹下做完暖身,戴上耳機,拿著手機選音樂,碰巧就選到了安瀅珊最喜歡的外國樂團的歌曲,就聯想到了鄭賢恩臉上的那張便條,不知道她醒來看到臉上貼了一張紙會有什么反應。
光是想像,安淙宇就滿臉笑意。
七點,安淙宇跑了一個小時的步,終于回家,帶著一身黏膩,他進房間拿了自己的衣服打算去洗澡,一開門就看到鄭賢恩依然安逸的睡在他的床上,便條的位置不變。
「果然睡床更舒服吧?」安淙宇看著鄭賢恩都發出了小小鼾聲,就知道她睡得很沉,好險沒吵醒她,他微笑,拿了外出衣物去洗澡。
但就在要步出房門那刻,安淙宇又想到什么,又走回書桌撕了張便條紙,拿筆寫了幾個字。他的嘴角揚起了邪笑,慢慢的傾向鄭賢恩,卻突然發現她的臉上已經被原來那張便條佔滿了。
他可是做空間設計的,這點沒什么。安淙宇把原來那張便條輕輕撕下貼在鄭賢恩的額頭上,再將新的這張便條貼在鄭賢恩的臉頰上。
做完這些事情,他終于高高興興的去浴室洗澡了。
走出浴室時,剛好遇見剛起床的季宗仁。季宗仁頂著一頭如鳥窩的亂髮,瞇著眼睛看了他好一會才開口:「淙哥早安。」
「早安。」安淙宇將換下的衣服放進洗衣籃中,準備拿去洗衣機洗,他問季宗仁:「你有要洗的嗎?」
季宗仁嘿嘿一笑,抓了抓腦袋:「沒有,要帶回去屏東用我家的洗衣精洗。」雖然屏東的洗衣精跟他現在用品牌一樣,但他就是想要用家里的,對季宗婦科椅體檢擴張調教小說_蟹總微博截圖婦科椅體檢擴張調教小說_蟹總微博截圖仁來說,自己買的跟媽媽買的就是有些差別。
安淙宇沒說什么,就擦了擦濕髮,走到陽臺去將衣服倒進洗衣機里,突然聽到季宗仁說:「都七點半了鄭賢恩怎么還沒睡醒?」
這可不好!不能讓她好好的睡嗎?反正她現在也不用上班,想睡多晚是她的自由。
但安淙宇突然想起,季宗仁根本不知道鄭賢恩現在是『待業』狀態,是掛著牌子求工作的,而且鄭賢恩還要他一定得瞞著季宗仁,安淙宇知道季宗仁的個性,要是他知道鄭賢恩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告訴他,這個家一定腥風血雨啊!況且他們下午還要一起搭高鐵回去的,安淙宇可不想夾在這兩人中間。
安淙宇趕緊隨手拋掉洗衣籃,一個箭步就沖回室內。季宗仁隨意的瞄了安淙宇一眼,不覺得他反應這么大有什么,無動于衷的走向鄭賢恩的房門前,大力的敲著門嚷嚷:「鄭賢恩起床,上班要遲到了!」
安淙宇又冷汗直冒了,他剛剛只有想到讓鄭賢恩好好睡覺,卻忘記鄭賢恩現在是睡在他的房間他的床上,如果等等鄭賢恩從他的房間走出來,場面也太尷尬難堪了。
房里當然不會有什么回應了,季宗仁又舉起手,大喊:「鄭——」
「說不定今天又請假了啊!」安淙宇慌亂的喊了一句,趕忙打斷季宗仁要做的事情。
季宗仁狐疑的轉過頭看著安淙宇,從他的黑色飛行外套看到黑色牛仔褲,再看到他腳上的多啦A夢拖鞋,最后又看回安淙宇的臉,心中頗不是滋味:「你怎么知道?」
「沒有沒有,我是說說不定,說不定。」安淙宇連忙揮手解釋。
季宗仁擺了個不相信的表情看著安淙宇,接著就走進浴室。他怎么就不知道呢?安淙宇一出現,他季宗仁就什么都不是了。只是啊,還是會想要跟以前一樣,知道關于鄭賢恩的大小事情。
季宗仁恍神的將牙刷放進嘴里,刷了幾下突然感覺口感詭異,他皺起眉,看向他剛剛擠完放回架上的洗面乳。
「乾!!!」
安淙宇聽到浴室傳來的髒話聲,心中一跳,有這么生氣嗎學弟我不是故意瞞你的啊!有點心虛,只好趕緊躲回自己房間。
而鄭賢恩這個當事人呢?貼著便條紙睡的爽爽的,安淙宇哭笑不得,為了讓她好好睡,他可是在外頭操煩啊,只要等等他跟季宗仁都去上班,這件事情就可以這么Pass過去啰!
安淙宇將昨晚整理要帶回家里的行李箱拉上,想到鄭賢恩昨晚都在他這,應該是沒整理行李了,而且看她這情況,應該還會睡很久。
于是安淙宇決定又撕下一張便條紙,寫了幾個字,這次不貼臉了,直接貼在脖子上。看到鄭賢恩臉上這么多便條紙,安淙宇果然還是忍不住,拿起手機偷拍了一張,傳給李偲華。
李偲華剛從便利超商買了杯咖啡準備拉開門上車,聽見訊息聲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安淙宇的訊息?寶貝的訊息一定要馬上讀,他點開了聊天視窗,看著安淙宇傳來的照片。
……這是,什么東西?李偲華蹙眉,三張便條紙貼在人的臉上,都遮住那個人的臉了,他有點傻眼,淙淙寶貝一大早傳這個過來,是想表達什么嗎?
也是,安淙宇從以前就喜歡干些從小細節推敲找出答案的事情來,這一定是想要傳達給他什么,會不會是想讓他醒腦的小游戲呢?李偲華用力的點了一下頭,馬上放下咖啡,放大照片找著蛛絲馬跡。
孰不知安淙宇只是覺得這畫面很好笑而已。
上班前,安淙宇輕輕的點了一下鄭賢恩的額頭上那張便條紙,輕聲的一句道別:「下午見,賢恩。」

Lesson.8 摸頭臉就紅小姐(3) 鄭賢恩做了很怪的夢,更正,她常常做怪夢,但這是今天做的怪夢。
她夢到她跟王榆走在路上,結果突然就混進哈利波特的世界里,別問為什么,她是哈利波特的超級粉絲,這種夢她很愛,鄭賢恩依舊相信她的霍格華茲入學信是被爸媽藏起來了。
鄭賢恩跟王榆就加入了鄧布利多這方與佛地魔食死人的戰斗,期間她還被飾演跩哥.馬份的演員湯姆. 費爾頓救,鄭賢恩在夢中都冒愛心眼了,這比被安淙宇救還更讓人興奮。
結果打不到幾下,突然要他們正邪兩方集合下樓,一群人邊走還和諧的聊著天,后來下樓,才知道集合他們是要跳健康操。
結局就是鄭賢恩被旁邊的人揮到,醒了過來。她瞇著眼唔了一聲,手摸到脖子上有貼著一張紙,她疑惑了一下,撕下來看:「去上班了,記得要整理行李,門不用鎖沒關係。」
什么東西?鄭賢恩疑惑,感覺臉頰上也貼著一張便條紙,她撕下第二張便條紙:「先去吃早餐,妳還是先別出來好了,宗仁在。」
她將兩張紙放在枕頭旁邊,最后摸到了額頭上的便條紙,鄭賢恩看著那張紙上工整的字:「妳昨晚趴在我的書桌上睡著了,我先去跑步了。」
她愣了三秒,突然意識到自己手中抱著的一只多啦A夢,回過神來,翻身就看到安淙宇的印表機。
所以她昨晚睡在安淙宇的房里!?
鄭賢恩開始回想起昨晚,她趴在安淙宇的桌上,本來想著等他睡著就要回房,結果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但她是趴桌上睡的啊,可是自己現在——是在床上啊!
她不安的將棉被拉到眼睛底下,棉被上有著淡淡香氣,鄭賢恩突然意識到,這是安淙宇的被子,每天每夜裹著他的棉被,蓋著就像被安淙宇包圍一般。
想到這,她就臉紅了。天啊她昨天應該沒有不小心對安淙宇做什么吧?她是睡著又不是喝醉,可是她最后是怎么到床上來的啊!
鄭賢恩不想再想了,拿著床邊的三張便條起身要走,但最后還是停下腳步,替安淙宇摺好棉被。
她將那三張紙夾進了安淙宇送的那個筆記夾中好好保管著,接著百思不解的開始收拾行李。這個問題到了下午鄭賢恩依舊沒有想到。
下午兩點,鄭賢恩與安淙宇還有季宗仁上了高鐵,安淙宇走在最前面,到了位置旁,轉身就將鄭賢恩的行李接過去,順手的放在位置上的行李架。
安淙宇的動作讓季宗仁一怔,這個動作,明明以前都是他替鄭賢恩做的,如今安淙宇倒是順手。只見安淙宇的手朝季宗仁伸了過來:「我幫你放。」
季宗仁微微一愣,才讓安淙宇接過行李:「謝謝淙哥。」
安淙宇微笑,身高一八零的他,這點事情沒什么:「我坐里面。」
鄭賢恩想坐最外側,因為如果坐在安淙宇旁邊,這樣顯得有點故意,畢竟安淙宇也知道了她之前的心意,她是不太好意思。
看鄭賢恩遲遲不動作,季宗仁猶豫了一下,還是推了鄭賢恩一把,不耐煩的說:「還不快坐進去。」
因為知道她不會喜歡上自己,還是將她推向了她的最愛身旁。
鄭賢恩瞪了季宗仁一眼,坐在安淙宇的旁邊,等到季宗仁也入座了,立刻惡狠狠的捏了他的手,獰笑:「季宗仁,我問你個問題。」
「痛痛痛痛痛!」鄭賢恩捏的大力,讓季宗仁不禁慘叫:「怎樣啦?」
「有一天有一百個垃圾去爬山,結果發生山崩,死了九十六的垃圾,還有四個垃圾還活著,請問是誰要去救他們呢?」
一旁的安淙宇聽完,涼涼的回話:「我好像知道答案……」
鄭賢恩朝安淙宇睨了一眼:「不準說。」才轉回來繼續捏著季宗仁的手臂:「回答回答。」
「很痛!」季宗仁慘叫:「我不知道答案啦!」
「答案是你。」
「為什么?」
「因為,」鄭賢恩邪惡一笑,放開季宗仁的手,端正的坐回座位:「你救四個垃圾。」
季宗仁:「……」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942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