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男醫生幫我揉胸流水了_補課老師讓我玩她的奶

Lesson.9 你記得這里嗎(1) 因為太順手了,鄭賢恩拿家里的鑰匙時,不小心拿成了臺北租屋處的鑰匙,直到看到那只小小哆啦露臉時,她才意識到拿錯鑰匙,連忙從手提帆布包中找尋高雄家里的鑰匙。
只是她的包包一向不怎么整理,要找到一只單獨放著沒跟其他東西掛在一起的鑰匙實在困難,她在家門口翻著包包,想著等會找到鑰匙時,一定要把它放在錢包里!
「賢恩……?」
不遠處傳來中年男子的聲音,鄭賢恩停下手邊動作,看向左邊,只見爸爸鄭惟民的頭從駕駛座探了出來,鄭惟民看見是女兒,難掩思念之情,語氣也為之雀躍:「怎么不跟爸爸說一聲,爸爸去載妳啊!」
鄭賢恩笑了笑,搖搖手表示:「哪需要這么麻煩,高鐵站走過來一下子而已。」
鄭惟民也不多說什么,就只是笑笑,用遙控器打開了車庫門,倒車入庫,鄭賢恩走進車庫,打算跟著爸爸一起進門。鄭惟民關好車上的冷氣,將后照鏡收起,鎖好車子降下車庫鐵捲門。
是去哪里,需要開車?鄭賢恩不禁好奇的問:「你剛剛去哪?」
「去看醫生。」鄭惟民臉上帶著慈祥笑容,拍拍自己的手肘:「就之前網球肘發作,來,行李我拿吧。」
「怎么都沒跟我講一聲?」聽完鄭惟民的話,鄭賢恩大驚失色,說什么也不要讓爸爸拿行李:「又搬重物了嗎?」
「真的沒什么,所以才不跟妳講啊。」鄭惟民回答,朝著鄭賢恩寬慰的笑了笑,他拍拍鄭賢恩的肩膀:「爸爸雖然老了,但還沒老到什么地步,妳看去老人會什么的,他們還會叫我少年欸。」
鄭賢恩瞇著眼,說的也是,雖然說爸爸晚婚,已經六十二歲,唯一的女兒鄭賢恩才二十三歲,但去到老人會,這年紀還算的上是其中的青年。
「好啦,知道你不老。」鄭賢恩朝爸爸笑了笑,鄭惟民還是伸手,替女兒拿了行李,鄭賢恩無奈,今天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想幫她拿行李。
鄭賢恩嘆了口氣,先走上小臺階,拿出好不容易找到的鑰匙打開門,回頭看著鄭惟民:「回家吧。」
但她卻突然一愣,爸爸臉上的皺紋好像多了不少,白頭髮也是,之前沒有幾根的,怎么今天一看,卻多了這么多呢?
鄭惟民被女兒盯的有點不自在,摸了摸后腦杓,在下巴比了個七,打趣的問:「干嘛?沒看過這么帥的男人嗎?」
鄭賢恩回神,失笑,每次看著爸爸,他總是這么問自己,如今聽來,真是挺懷念的。鄭賢恩哭笑不得:「哦,看到了,不就在我面前嗎?也就這張臉,才生的出我這么漂亮的女兒啊。」
鄭惟民拍拍鄭賢恩的肩膀,大笑兩聲,帶著女兒走進家中。戴文芳彼時正坐在客廳看著電視,突然聽到開門聲,只覺得是鄭惟民回家,并沒有改變癱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姿態,直到看見老公身后的女子,才坐直身體,微微吃驚:「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
這問題讓鄭賢恩渾身一僵,也是,現在才三點,當時只想著想要多爭取些跟爸媽相處的時間,卻沒想到這時間回來的不合理,她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請假了。」
顯然這回答戴文芳并不滿意,跑過來拍了下鄭賢恩的肩膀,害鄭賢恩痛的啊了一聲,戴文芳急道:「慢點回來也沒關係,請什么假啦!」
「怎么賢恩剛回來就打她呢?」鄭惟民在一旁皺眉。
鄭賢恩尷尬的扁著嘴,說請假只是被打一下,如果說失業了,不知道這對父母要急成什么程度了,這樣看來,說請假還比較值得。鄭賢恩乾笑:「請假又沒什么。」
「要是沒工作怎么辦?」戴文芳在一旁跳腳,急的眉頭都皺了,突然轉念一想,看向鄭賢恩:「如果沒工作了,就回來住,知道嗎?」
知道這是媽媽一直以來的心愿,難怪戴文芳想想,就沒再糾結她要是沒工作怎么辦了。鄭賢恩在心中嘆了口氣,她跟戴文芳果然是臍帶相連十個月的母女啊,這件小事她真是一清二楚。她嘴角微微揚起,卻看到戴文芳嘴角旁的皺紋又深了一些。
鄭賢恩十四歲那年,戴文芳被診斷出腦膜瘤,幸好是良性腫瘤,趕緊開刀便沒事,但依舊開了九個小時,戴文芳左邊嘴角的皺紋,就是當時腦膜瘤影響神經造婦科男醫生幫我揉胸流水了_補課老師讓我玩她的奶婦科男醫生幫我揉胸流水了_補課老師讓我玩她的奶成嘴角抽蓄留下的。
她記得當天早上,媽媽很早就在醫院住著,家里只剩她跟爸爸,當時國中,開始不知道怎么跟爸爸相處,她的彆扭,鄭惟民也感覺的出來,鄭惟民只是一句別擔心媽媽,好好上課,就送鄭賢恩出門了。
大腦開刀欸!醫生不小心劃錯一撇,可能她就沒了媽媽,她是要怎么不擔心?但鄭賢恩還能說什么,開刀了人不是她,患者也不是她,她只好乖乖的去上學。
九個小時后,鄭惟民打電話回家,說一切平安,語氣中帶著一點哽咽,鄭賢恩著急,要是沒事,為什么要哭?她帶著哭腔問爸爸:「真的沒事嗎?」
「真的真的沒有事情。」
「不是預計開五個小時就好嗎?為什么多那么久?」鄭賢恩擔憂,朝著電話那頭的爸爸逼問。
「大腦手術不簡單呢。」鄭惟民只是淡淡一句,然后安慰鄭賢恩:「劉醫生說等到后天穩定些才能探病,后天帶妳去看媽媽。」
聽見鄭惟民這么說,鄭賢恩還真的被爸爸說服,乖乖的期待著禮拜天可以去看媽媽的日子。
禮拜天一早,她難得沒有睡到自然醒,早早就吃完早餐,跟著爸爸出門。醫學院附設醫院那邊不好停車,父女倆一路無語,沉默的搭著捷運,鄭賢恩挺想找爸爸聊天的,卻不知道怎么開口,也不知道要講些什么。
到了醫院,鄭惟民先是對著加護病房外的神像拜了拜,再坐到鄭賢恩身邊,給她遞上口罩。腦外科剛開完刀,病人都得先轉至加護病房觀察,怕給病人感染病毒,鄭惟民才要鄭賢恩戴上口罩。
走進病房內,看到虛弱的躺在床上的戴文芳,開刀處的紗布都是血漬,看了鄭賢恩一眼,才虛弱的開口:「瀏海怎么這么長?」
當時的鄭賢恩還不會自己剪瀏海,至從媽媽進了醫院觀察后,瀏海就放任它自由生長。于是到了今天,戴文芳看到的畫面就是鄭賢恩戴著口罩,瀏海遮住了眼睛,整張臉就只有鼻子露出來。
但就媽媽這樣一句話,鄭賢恩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塊大石,眼淚不受控制的就流了出來,有種發洩的感覺,有種終于安心的感覺。鄭惟民看到女兒哭得這么嚴重,趕緊的抽了衛生紙遞給她。
碰巧遇上了替戴文芳開刀的劉醫生巡房,劉醫生先對鄭惟民打了聲招呼,才看到哭個不停的鄭賢恩身上,無奈一笑:「媽媽沒事呢,哭這么傷心干嘛?」
聽到劉醫生這樣講,鄭賢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就是因為媽媽沒事,她才終于放心,才終于哭出來啊。
從回憶中拉回,鄭賢恩看著眼前健健康康的爸爸媽媽,忍不住一笑:「你們都這么健康,真好。」
戴文芳聞言,看著鄭惟民,拍拍自己的胸脯:「那當然,我們平時都有在運動,妳這個懶惰蟲,也要記得運動啊。」
鄭賢恩笑著答應了媽媽,拜託,即使她不能守在父母身邊,也請讓他們都健健康康,快快樂樂。

Lesson.9 你記得這里嗎(2) 鄭賢恩提著行李爬回三樓自己的房間,手機要沒電了,她拿出充電器,接上手機,才想起還沒回應安淙宇,趕緊打開手機回應:「到家了。」又想到剛才答應的,要載他回家,趕緊又補上一句:「你等我一下,我過去載你。」
「不用。」安淙宇訊息回的很快:「我在計程車上了。」
鄭賢恩微怔,從床上坐直,當機立斷撥了通電話給安淙宇,他接起的那瞬間就劈頭大喊:「計程車很貴欸!」
安淙宇被嚇的不輕,接起電話就聽到對方大吼,誰不會被嚇到?他傻了一下,才回應:「至少很快啊。」
鄭賢恩碎碎念:「你就等一下是會死啊?浪費錢。」
安淙宇才正想要說什么,看到車窗外熟悉的景象,才意識到目的地要到了,他拿出皮夾,對著鄭賢恩說再見:「先掛斷了,拜拜。」
「喂、喂——」不管鄭賢恩怎么喊,電話那頭就只有斷線的嘟嘟聲。
鄭賢恩忿忿的將手機丟在床邊,是要去哪,要搭這么貴的計程車去?
這里是高雄最大的菜市場,下午時分,菜販們扇著扇子,沒什么人,他們也就聚集在陰涼的小角落談論著市場內的八卦。
賣菜的曹嬸去了前面攤子前買了一杯酸梅湯,經過小小麵攤前,看到老闆娘蹲在一旁刷洗著碗,曹嬸打了招呼:「安嫂,休息一下啦。」
被喚作『安嫂』的婦女抬頭,微笑:「唉唷,現在休息,晚上就沒碗可以賣麵了啦!」
安嫂本名是魏春惠,因為當時跟老公安柏宏年輕的時候就在菜市場賣麵,于是就被安嫂安嫂這樣的叫著,久而久之,雖然安柏宏早已離世,菜市場的婆婆媽媽仍然習慣喚她安嫂。
安柏宏在十三年前因車禍過世,留下兩個女兒跟一個兒子,魏春惠身為一個母親,為母則強,一個人扶養三個孩子長大成人,幸好菜市場的大家都很和善,在她不濟之時,給予幫助,三個孩子也很乖巧,下課時總是會來幫忙媽媽的麵攤。
曹嬸放下酸梅湯,打算幫忙魏春惠洗碗,才剛拿起第一個碗,馬上就被魏春惠按住手:「不用幫我洗碗啦。」
「妳的膝蓋不好還一直蹲著,幫妳洗碗這樣才能早點去做啊。」曹嬸無奈。
「免啦免啦,」魏春惠笑了笑,拿回曹嬸手中自己的碗:「真要幫忙就陪我聊天好了。」
「那被人家看到又像我不幫忙妳了。」曹嬸還真是進退兩難,既然魏春惠都這樣說了,曹嬸就盡量找話聊了:「安嫂,好像很久沒看到妳家兒子了。」
「他說最近要回來了,也沒去記日期。」安嫂又洗好一個碗,隨意的放在籃子里。
「他去臺北幾年了啊?」曹嬸想了想:「他一畢業就去的吧?兩三年有了吧?」
「四年。」
曹嬸吸了一口酸梅湯,用手扇扇風:「妳兒子最近不是很有名嗎?長的帥,賺的多,有這種兒子真好啊。」她放下酸梅湯,想到家里那個女兒,抱著希望問安嫂:「妳兒子有女朋友了嗎?找機會介紹他跟我女兒認識一下吧。」
想到兒子,魏春惠手邊動作停滯了下,才笑著抬頭看著曹嬸:「我兒子還沒想法呢,可惜了,不能跟妳結親家了。」
「就見面看看啊,說不定——」曹嬸手隨意的揮了揮,話突然停滯,愣愣的看著不遠處站著的人:「安嫂,妳兒子是不是挺高的?內雙眼,笑起來有酒窩?」
「怎么了?」魏春惠一聽,的確都是兒子的特徵,曹嬸問她兒子的特徵是代表還沒記清他的長相嗎?都忘記他是圓是扁,就想替女兒說親,魏春惠心中一笑,放下碗,看到曹嬸愣住的表情,放下碗,順著曹嬸的目光看過去。
不遠處的年輕高挑男子穿著一件寬鬆的丹寧外套,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對著她露出溫暖微笑,兩顆酒窩招搖的在臉上,似乎也在對她打招呼。安淙宇看到媽媽站起,這才開口:「媽。」
魏春惠先是微怔,才反應過來,脫下手上的塑膠手套,走到安淙宇面前,才恢復言語能力一般:「淙宇回來了。」她看了眼安淙宇手上的行李:「怎么沒先回家呢?」
「想先見妳啊。」安淙宇有點不好意思,他很少跟媽媽撒嬌,突然說了這話,他都有些尷尬了,他看向從剛才就一直盯著自己的曹嬸:「曹嬸,好久不見。」
曹嬸看著安淙宇,馬上跑過去,拍了下安淙宇的肩膀:「淙宇啊,有沒有女朋友啊?」
安淙宇是從曹嬸想要介紹自己跟她女兒認識那時開始聽起的,當然知道曹嬸想要干嘛,安淙宇搖了搖頭表示沒有女朋友,但隨即又補上一句:「目前也沒有想談戀愛的意思。」
雖然說曹嬸是他從國中開始幫忙魏春惠時就認識的阿姨,但他也不想給曹嬸什么希望。而且曹嬸的女兒他是認識的,國中同班同學,以前老是欺負他,他才不想跟她見面。
逝去的過往,就別再回頭望。
以前的同學欺負他,不也都是看他背景差嗎?但對他來說,他的背景怎么了?單親家庭又怎樣,媽媽一個扶養了他們三姐弟,才是比其他的爸媽都還偉大。
曹嬸被安淙宇拒絕了,也不好意思繼續留著打擾他們母子相處時間,丟下一句要回去顧攤就落荒而逃了。魏春惠知道安淙宇對女生的興趣總是比對男生少,本就不想給兒子造成困擾,想不到曹嬸居然直接問安淙宇,被拒絕也不意外。
魏春惠抬頭看著安淙宇,摸了摸他的手臂:「壯了嗎?」
「不知道。」安淙宇對著媽媽笑笑,這一刻很滿足,也很令他安心。
魏春惠接過安淙宇的行李袋,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回來就好,你姐一直要你去試伴郎裝呢。」
安淙宇有點疑惑,他姐姐安瀅琇要結婚了,他勢必會回來,但怎么都不知道姐姐希望他當伴郎?安淙宇問:「姐都沒講呢。」
「她說要你回高雄就馬上逮住你,直接把你拖去婚紗店試穿,這樣你才不會推三推四的。」
「傻眼,所以如果我沒有突然想回來,她就打算缺一個伴郎嗎?」安淙宇蹲下,替魏春惠洗剩下的碗:「而且我又不認識姐夫,當伴郎很奇怪。」
「你姊夫是他們刑事大隊的隊長,追你姐追很久才終于在一起的。」魏春惠從安淙宇手上拿走碗:「媽自己洗就好了。」
「沒差啦,又不是沒幫忙洗碗過。」安淙宇又拿起另一個碗,對著魏春惠露出一貫的帥氣笑容:「不然我們一起洗,一邊洗一邊聊天,妳說如何?」
魏春惠無奈,說不過兒子啊!不過就算了,兒子這么乖,還要求什么?她妥協,叮囑:「洗完就先回家放東西啊。」
「想妳才先來這里的呢。」安淙宇瞄了媽媽一眼,扁著嘴將碗里的泡沫都沖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9423.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