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后,我不想成為你-讀《如父如子》有感

從《步履不停》到《如父如子》再到《比海更深》,枝裕和圍繞著家庭親緣間常見的矛盾以及戲劇化的延伸,帶領觀者穿越了一組組不同的家庭,體會著支離破碎下暗藏的溫情。這是源自是枝裕和對情感拿捏的分寸感,已為人父的他了解這份羈絆的存在,并耐心探究起其存在的理由。我始終相信這個世界上從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愛恨糾纏,哪怕有血緣維系,如果不是真心相對,依舊會充滿波折。然而一旦傾注了感情,羈絆就會自然的生長,就像小說《如父如子》中的良多和慶多,“當意識到孩子也在注視著自己時,那一瞬間,便懂得了什么是如父如子。”

 

小說《如父如子》和是枝裕和的同名電影如出一轍,講述了野野宮良多對父子情誼理解的轉變。野野宮一家生活安穩富足,父親良多工作努力事業有成,母親綠溫柔賢惠持家有方,兒子慶多可愛懂事,本以為生活會按部就班的持續下去,誰料一通電話便改變了一切。六年以來朝夕相伴的可愛兒子竟然與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系,而這一切都源自于當年在醫院抱錯孩子的事故。小說《如父如子》 的劇情其實并不出奇,甚至在很多人的眼里,這樣的情節安排有著刻意的痕跡。但也正是這種刻意的兩難,將良多推向了反思感悟的道路上,如果生活一直平順安定,也許我們注定要錯過很多可以彌補改變的機會。

 

如果說《步履不停》和《比海更深》是在講述親人間無法割裂的情感,那么《如父如子》所探討的更像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畢竟在《如父如子》中,良多和慶多沒有血緣關系,拋開血脈帶來的天然聯系,兩人之間的感情全然出自于日日夜夜的相伴,對彼此的付出和愛以及由此形成的情感連接。

 

我們總以為這樣的情感連接和血脈的力量相比是虛浮而軟弱的,甚至于良多也是這樣想的。良多在知道慶多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后,他說的第一句話是“果然是這樣子啊”。良多對慶多性格上的內向軟弱,學習上的落后笨拙等等不滿在此時有了一種近乎于解脫的輕松,似乎不必為慶多負責是一件令人開心不已的事情。

 

良多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不僅代表了日本的精英階層,也代表了在中國普遍存在的養而不教的父親形象。他們事業有成,高額的薪資保證了家庭生活的品質,但事業上的成功也意味著忙碌,意味著在家庭活動中參與度不足,可以說他們是“隱形”的父親。他們對孩子有付出,這種付出多為金錢上的付出,他們對孩子有期望,有一種子承父業式的期望。當孩子無法達到他們的期望時,他們往往將原因推在伴侶和孩子的身上,卻不會反思自己在父親這一角色上是否失職。

 

惡意的猜測,如果琉晴順利的回歸了野野宮家,并且表現出了良多期望已久的聰明、堅毅等品質,良多很可能會遺忘慶多,即便偶爾惦記,情感也未見得如故事中的那般激烈。并且在未來,良多將一如既往的投身工作,繼續他現在的生活模式。幸好現實并不如良多所想的那般順利,也正因此,良多才真正的成為了父親。

 

讓良多真正成為父親的不僅僅是他的親生兒子琉晴,更是慶多。孩子和成年人不同,不會考慮血緣,也不會考慮家庭環境,他們只在乎感情,只在乎他們認定的爸爸媽媽,慶多是這樣,琉晴也是這樣。所以琉晴會逆反,慶多會悲傷,即便兩個孩子性格不同,他們都以自己的方式表現出了對父母的不舍和留戀。

 

因為琉晴一直追問的“為什么”,良多開始反思自己的行為,因為看到了慶多為自己制作的禮物、拍攝的照片,良多開始體悟父子之間的感情。是孩子教會了良多成為父親,也教會了良多做一個兒子。

 

在小說中,良多的父親正是良多的范本,他對兒子同樣有一種理所當然的要求,以及不曾用語言和行動表達的愛。正是因為童年的經歷,良多與自己的父親關系冷淡,他也將這種冷淡帶到自己與慶多的關系中。良多沒有感受過正常的父子親情,因此他無法像齋木雄大一樣展現出濃厚溫暖的父愛。即便有血緣關系,愛人與被愛也是一件需要學習的事情。

 

做父輩的,慈嚴并立,又要兼顧養家糊口,面子里子統統照顧到難免會丟了分寸。做孩子的,一心要強,既希望能夠回應父母的恩情,又試圖尋找自己想要的出路。這二者之間的矛盾并不是一家一戶的事情,它可以反射在任何一組原生家庭的關系網鏈當中。所以一邊爭吵一邊學著長大,這其中不只是孩子的成長,父輩們同樣如此。

 

完成一個身份的確立需要經歷漫長的修正期,做父母的或許還要更難一些,情感的羈絆被烙印在心底,當一個男孩長成男人,繼而成為父親,他會天然地將自己所受過的教育和磨礪反射給下一代,而下一代的孩子也將經歷如他當年一般的順從或是抵觸。這便是血緣所能容納的東西,如父如子,一脈相承。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19516.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