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拍高中情侶野戰視頻_豪門錯愛腹黑總裁逃妻

第七章。夢想(10)(完) 「我是小丑(你說) 你看透我(你說)說我丑陋 沒有用 扶不起的阿斗
我是小丑(我說) 你不懂我(我說)說要精彩 要刺激 世界不能沒我……」
身后同社團的伴舞為了這首歌全畫上了小丑妝,只剩領頭的我和姓楚的沒有。說起來一開始加入時流音社還挺多人不滿的,就這個姓楚的不曉得為什么偏要我上,大概因為這家伙勢力夠大,才逐漸沒人敢說話。
舞臺的鎂光燈很刺眼很熱,根本看不清臺下的人正在做什么──我和那個姓楚的交錯唱跳著,實在很喘,不過一個月來也已經逐漸習慣,可以兼顧得來。
用力擺動四肢跳舞,不斷變換顏色的鎂光燈照得人頭暈目眩,很快就已經滿身大汗……
「自導自演自言自語自娛自樂 過程換來 自暴自棄自怨自哀自生自滅
追自由 求自在 得自夸 得自賣 妝髮下堅持從不曾更改……
(潘瑋柏-《小丑》,詞、曲/潘瑋柏)」
交錯換位的時候,隱隱看見那個姓楚的投來挑釁目光,我幾不可聞地哼了一聲,依照著原先的設定,將白色還鑲著點亮片的外脫下甩到了地面上。
下面傳來一陣驚呼,我和姓楚的即刻站到定點停止動作,舞群往旁邊到后臺散去,下首歌的音樂響起,又換來第二批舞群──
「我從廢墟中醒過來 熟悉的世界 早已不存在 只剩一地殘骸
茫然地在原地徘徊 頭上的陰霾 始終散不開 為了什么等待?……」
原本搖滾的音樂一下子風格變換成抒情,舞蹈風格一換,只穿著黑色背心的身體覺得一下子涼快了很多。
在此之前大概可以算是從來沒唱過什么歌吧,尤其又是這種場合……不過,沒有感覺到什么緊張,但站在舞臺上的感覺還不錯──
反正也看不到舞臺下的情況。
「天真無邪的小孩 沒來得及去明白 到底什么是愛 怎變成互相傷害
被迫接受這安排 縱使有太多無奈 只能哭個痛快……
(吳思賢-《Don’t Cry》,詞/辛亞奴,曲/唐湘智)」
? ? ?
「好的,謝謝我們流音社的表演,以及這次友情出演的楚孟言學長和二年七班的蕭旻佑,接下來歡迎熱音社的精采演出──」
一連跳了大概三四首歌,下臺后已經是筋疲力盡,我拉起背心擦了擦汗,在外面靠著欄桿吹風,里面又傳來樂團吵鬧的樂器聲。
「旻佑學長?」
體育館的門被打開,回頭就看見李又寧站在那。我愣了愣,還沒問她跑出來干什么,又聽見她燦爛笑開說:「學長剛才表演得真好,辛苦了!」說著就伸手遞出了實拍高中情侶野戰視頻_豪門錯愛腹黑總裁逃妻毛巾來。
門被關上,隔絕了里頭吵嚷聲音,我愣望著她半晌,有些尷尬地接過,「謝謝。」
結果我說完話,一下子氣氛又變得安靜了下來。
我沉默地擦了擦額前的汗,覺得該如何自然的和李又寧說話這件事情實在暫時還很困難……可是就這么一直尷尬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學長還要進去看表演嗎?」打破沉靜的依舊是李又寧,仰頭對我又笑了笑,她問。
「不用,等一下就要回店里了。」里面實在有點吵,況且今天因為這表演跟寧夜請了三個小時的假,待會還得回去繼續上班……「妳……待在這里,陪我一下吧。」望著外面昏暗夜色的天空,我頓了頓,總算提起了點勇氣說。
「唔?啊、好的。」
聲音聽起來有點緊張,她應了一聲,默默挪動了腳步往我這里移得近了一點,我微微側頭,「我流很多汗,很臭。」就連我現在聞自己的味道都覺得糟糕透頂啊,她還靠過來干嘛?
「沒……沒關係的,一下子而已嘛。」
聽見她帶著笑的聲音,我收回目光,吐了口氣,沒再繼續說話。既然她想靠近,那么我也沒什么理由和想法去要她滾遠點之類地吧?
不過,能和她這樣單獨站在這里,感覺……很好。

第八章。喜歡(1) 若即若離,患得患失,人們說我們曖昧。
不想用太膚淺的感情,來定義如此重要的妳。
但如果說,想保護妳的心情,和這種感情正好符合……
那么我想……我是確實,喜歡妳。
──蕭旻佑
「哇啊──妳看是那個蕭旻佑欸!」
「聽說她認識資優生李又寧之后改邪歸正了,不知道真的還假的……」
「欸欸可是他校慶跳舞超帥的啊──」
……
老實講,我還真沒想過在那么暗的地方表演,竟然還能讓人留下這么深刻印象……
要是知道會再次變成話題人物,我大概會在當初就考慮不要答應那個姓楚的挑釁然后幫忙上臺。
「哎哎蕭旻佑啊──你真的不考慮來我們流音社嗎?我們需要你這種人才的──」
「不要。」
準備到天文社社辦去時,那個流音社社長林雅真還一路跟著不氣餒的說服,我抽了抽嘴角,連停下腳步都懶,「而且今年就要升高三了,參加屁啊?」高三生又沒什么社團活動這種東西……而且我也一點都不想轉去流音社。
「欸──我們還有校外聯合發表啊,蕭旻佑跟你說,你不站在舞臺上根本是暴殄天物……」
「不要。」
態度堅決的,我回答。
真是難纏的家伙,都纏了我一個禮拜了……
總之,兩週后,林雅真才終于總算妥協放棄。
那之后,徐悠帶著我到手機店辦了個號碼,不過因為不想拿她的錢,所以用的是以前的那種按鍵式手機,反正也只是為了方便聯絡……然后也很快輸進了李又寧和店長他們的電話號碼。
「那……之后能發簡訊或是打電話給學長嗎?」拿著手機輸入我的號碼后,李又寧眨了眨眼睛問。
「嗯,可以啊。」
「哦,那我也能要學弟的電話?」
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那個姓楚的家伙突然從走廊后面過來,而我抽了抽嘴角,差點沒翻白眼,實在很想直接回「不行」。
「你來干嘛?」面無表情的,我抬起眼睛看他。
「來嘉獎一下旻佑學弟啊。」咧嘴一笑,他搭上我肩膀,「旻佑學弟做得真是不錯,大受好評喔?還讓整個流音社都心服口服來呢。」
「喔。」
然后,所以?
「又寧學妹覺得如何?旻佑學弟跳得不錯吧?」將目光移向李又寧,他又欠揍地笑了一笑。
「咦、欸?」突然被點名而似乎有點慌張,她愣地望了回去,呆滯地眨眼指了指自己,隨后才有些結結巴巴地開口:「我、我覺得,旻佑學長跳得很棒……」
「那我呢?」姓楚的無恥的眨了眨眼又問。
「欸?也、也很棒啊……」
「哈哈哈,好啦,不鬧妳啦。」見狀,他又莫名其妙地笑,然后總算是將搭在我肩上的手給收了回去,「過兩天我要去參加美國游學團,再回來大概就是畢業前了。又寧學妹今天放學,愿不愿意到三樓的美術教室找我?」
李又寧聞言神情一愣。「咦,美術教室嗎?」微微歪頭,她的表情很困惑。
「是啊。」挑唇一笑,姓楚的微微瞇起眼睛,「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告訴又寧學妹呢。」
說這話時,他目光還很故意的一直往我這里瞥,一副得意的欠揍笑臉。
我撇唇,別過臉不想理會他的挑釁。
「唔?這樣嗎,我知道了。」
……喂白癡,干嘛答應啊!
迅速地回頭看了李又寧一眼,卻只看見她表情無辜地往我這里看了回來,別無他法,我只好悶悶地轉身回了教室。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家伙要說的事情是什么?不就是告白嗎?
結果一整天下來,我完全沒辦法專心聽課,越想越煩躁,坐立難安。
以李又寧的個性,我想她確實絕對會去赴約。
可是……
她會答應他嗎?
說不定其實李又寧喜歡姓楚的那一型?
可是如果姓楚的只是想玩玩怎么辦?可是又如果他是真的喜歡她?
我的腦袋亂成一團。
還沒想好到底該怎么辦才好,放學鐘聲才響起,我拿出手機,一個陌生號碼的簡訊就迅速傳了過來。皺眉點開一看,那個欠揍至極的內容讓我一眼就馬上認出了這絕對是那個家伙搞的鬼──
「旻佑學弟,今天又寧學妹就要成為我的女朋友,不來見證嗎?」
……這家伙是不是真的他媽的有病?
可是即使這樣想,我的腳還是不聽使喚的,拔腿奔向了三樓的美術教室。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62.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