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壞 隨侯珠最新小說_豹狼末日白潔19欲海浮沉

第八章。喜歡(2) 沒想過原來從二樓奔到三樓對角原來是這么累的一件事情──李又寧已經在那里了嗎?她的腳程會比我快嗎?不對,糟糕,她今天好像剛好是三樓化學教室的課?
──但我現在去又能干嘛啊?
看那家伙的簡訊,他很有自信李又寧會答應他?
而且也許說不定,李又寧真的喜歡他?難道我還真的要到現場去見證她變成那個姓楚的女朋友?
腳步微微緩了下來,我的腦袋又開始打結。
然而側頭一看,頓下腳步的同時,卻已經看到美術教室的牌子就掛在前面。
緩緩踏步走近時,卻竟然隱約看見那個姓楚的好像正把她抵在墻上──
「喂、你這家伙在干什么!」身體下意識就動作起來,迅速地沖進了教室,我用力將那家伙抓過來,揪起領口,憤怒地揪近望著他!
──居然還想這家伙可能對李又寧好,根本就是死性不改吧這臭家伙?
滿肚子的火還無處發洩,還在努力克制動手打人的慾望,卻看見眼前姓楚的滿臉無關緊要地笑了一笑,「真慢啊,旻佑學弟。」
笑屁笑啊?這家伙是不是真的腦袋長洞了?握緊拳頭,我心里一怒,抬手就想直接往他鼻子揍,這才見他苦笑著抬起手擋下了拳頭,看起來有點吃力,表情上卻還是一派輕鬆的樣子。
「真是的真是的,冷靜一點啊你學弟?」苦哈哈的笑了笑,姓楚的大概看我總算還是即時壓抑下沖動,這才試探地伸出手來,然后用力跩開了我抓著他的手。
哼了一聲,我甩了甩手還瞪著眼前的人,一想起他剛剛湊著李又寧的那個輕浮表情還是覺得很火,「你這家伙……」憤怒地盯著他,我雖然算是放棄了直接揍她惹麻煩,但還是威脅地低吼了聲,整個人擋到她前面,拳頭又是一緊。這種人、是沒吃過拳頭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找死是不是?
「哎?等一下,旻、旻佑學長不要沖動、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
后面李又寧聲音聽起來很慌張,還伸手捉住了我握著拳頭的手想讓我放棄揍人或威脅,而我不為所動,仍狠狠地瞪著,就想看這家伙還想搞什么花樣?
「唉,真是的。」拍了拍制服的皺褶,姓楚的倒退了兩步,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一開始嘛,我本來是真的想追走又寧學妹的,不過說起來,學弟你的表現還真是大吃一驚得讓人都忍不住佩服了。」
我皺眉,「你什么意思?」
后面李又寧的手不知道為什么緩緩鬆開,而眼前姓楚的又笑,「看你竟然真的為了又寧學妹改邪歸正,也確確實實超乎期望地贏了我,所以,我認輸退出啰。」攤手,他說著,莞爾一笑。
認輸退出?我眉頭皺得更深。他不是要來和李又寧告白……
「學長我呢,不是幫你,不過是幫我這個單純可愛的又寧學妹想推推你們一把罷了──而且蕭旻佑,你要知道,會對又寧學妹出手的,可不只有我喔?」微微一笑,他像是挑釁地揚了揚眉看我,目光卻又轉而移向我身后的李又寧,「好了,學妹,就照我剛剛說的──趁這時候,好好說出口吧?」
眨了眨眼睛,他說完就揮揮手一副瀟灑的轉身離開,留下滿臉問號的我。這家伙剛剛到底在說哪國話啊?我怎么覺得我聽不太懂……不對,那家伙怎樣也根本不是個重點,「喂李又寧,妳沒事吧?」轉頭望向她,我想起來那家伙剛剛不是逼得很近嗎,有沒有對她干了什么啊?
「欸?啊?我我我……我很好、我沒事喔!」呆滯地停頓了幾秒鐘后才突然醒過來一樣地大力揮了揮手,表情尷尬的紅著臉笑,心虛的樣子看得我滿臉狐疑。

第八章。喜歡(3) 「真的沒事?剛剛那家伙不是靠妳靠得很近?他有沒有干嘛?」
「啊?學長誤會了啦,孟言學長他……他只是看我制服上面有蟲,幫我拍掉啦哈哈哈……」笑得很尷尬,她又揮了揮手,看起來卻好像瞞著什么?
我氣結。這不是擺明了就想干嘛嗎?這人怎么還是這么蠢啊?「他說有蟲就有蟲?」
「咦?我、那個,旻佑學長,你等等我……」
一整天被她和那個姓楚的神經病搞得神經兮兮的,我受不了的轉身想離開出去靜一靜,身后傳來李又寧驚呼叫喚的聲音,然后又是突然「砰!」地一聲,像是什么被撞倒了。
錯愕地回頭,卻只看見她撞倒了擺在旁邊的木椅和畫架,整個人摔在地上。我嘆口氣,卻還是回身走回去蹲下身子來,「笨手笨腳的……妳沒事吧?」看她整張臉都皺成一團,看起來好像很痛?
而她聞言抬頭笑笑看我,看起來有點逞強,「啊哈哈哈,不小心就弄倒了真是糟糕,我沒事的……噢!」
扶起畫架,她用手撐起地板想起身,卻又突然表情吃痛地摔了回去。
「怎么了?」見狀,我連忙過去查看她的情況,順便將旁邊絆著她的木椅也扶正起來。
她擰了擰眉頭,手壓著左腳腳踝,「沒有,不小心扭到腳而已,沒事,我可以走路的……」
「……」默默地望著她笑得很勉強的樣子,我看了看被她捂著的腳,好像還腫起來了,到底是怎么摔的啊這個笨蛋?
「上來吧。」背對她蹲下身,我嘆聲開口。
反正我就是拿她沒轍。
「咦?」她聲音聽來一愣。
「妳腳扭成那樣怎么走,我還要到寧夜幫忙,等不了妳,直接揹妳過去吧。」
「噢……這樣啊,對、對不起,那就麻煩學長了……」
感受到身后的人小心翼翼地爬了上來,我抓住她的腳緩緩起身──她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輕很多,怎么感覺有點太瘦……「抓穩了。」沉了沉聲音,我開口提醒,以免她一不小心就掉了下去。
「好、好的。」結結巴巴的,她回應。
女孩子的身體比想像中還要輕還要軟,揹起來好像一不小心就會沒撐穩,每一步都得走得小心翼翼,又怕弄痛她腳踝扭傷的傷口……店長那里好像有醫藥箱,過去的話應該會有辦法的吧?她湊在頸窩處的呼吸讓我大腦有點混亂,努力想去思考其他的事情,這種安靜竟然還讓人有點緊張……
「……剛剛那個姓楚的,不是跟妳……告白了嗎?」
原本只是想打破安靜,可是一開口,卻似乎找了不該找的話題,結果就連我自己也有點尷尬了起來。
問什么不該問這個?我有點懊惱。
「哎?是這樣沒錯……不過,也不全然是……」聲音聽起來有點慌張,她說得結結巴巴的,話句又頓了頓,「我……我沒有答應孟言學長的。」小小聲的微微垂頭湊近,她說。
沒有答應嗎?我愣愣。可是,那那個家伙要李又寧「趁現在告訴我」的到底是什么?
「噢。」
于是最終,我也只能這么回應。
「……笨蛋。」
沉靜了好半晌后,身后彷彿隱約傳來她悶悶的聲音,我一頓,困惑地略停了腳步,「蛤?」什么啊,這笨手笨腳的笨蛋剛剛罵我是笨蛋?
「我說啊,學長你是笨蛋。」聲音莫名聽起來有點悶,她又說。
我抽了抽嘴角,無奈斜睨過去,「平地跌倒還寵壞 隨侯珠最新小說_豹狼末日白潔19欲海浮沉扭傷的人沒資格說我。」
「唔……」
不過,她是又哪根蔥不對,到底干嘛突然罵我笨蛋啊?
然而腦中卻突然想起那個也是忽然罵我笨蛋的店長──那和這個有什么關聯嗎?
還有楚孟言要她說的,到底又是什么啊?
張了張嘴想問,可心底卻隱隱顧忌著什么,我想了想,終究還是沒問出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63.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