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她入骨_貝兒公主與野獸的故事

第八章。喜歡(4) 五月初,據說到達了極盛期的水瓶座流星雨到來,在即將面臨學測的苦悶生活中,以及接下來剩不到五次的社團活動,我第二次的戶外社團活動來臨。
「流星雨!是去看流星雨嗎!」
社團里的每個女生似乎為此都很興奮,而我皺了皺眉頭有點不解。不過就是看到星星掉下來嗎,有什么好稀奇的?
總不會這年代還有人相信對流星許愿就會實現什么的這種騙小孩的謊言吧?
「唔,旻佑學長怎么看起來好像沒什么興趣呢?」離開那邊在興奮討論著的人群,李又寧抱著書踱了過來,有些疑惑地看我,「不如我來跟學長介紹這次的流星雨群吧?」說著,她笑笑地到我旁邊坐下。
我搖搖頭,「我看過資料了,不是每年都有?」
而李又寧聞言頓了頓,隨后是苦笑著搔了搔頭,「是這樣沒錯,不過我是第一次有機會能夠參與這樣的活動呢……以前國中也沒有這種社團,很可惜啊。」嘆了口氣,她說。
我抿了抿嘴,這才想起來她是高一,大概是第一年參加社團……記得附近那間公立國中沒什么社團活動的吧,何況是這種詭異至極又沒什么人的社團。
「大家似乎很高興?」沉默了會,我看向人群,開口。
「是啊。」李又寧淺淺笑開,「對流星許愿就會實現……雖然知道是騙人的,但還是會想要去相信呢,畢竟很浪漫吶。」
看著她微微笑著的表情,我垂了垂眼睛,突然想起那個喜歡攝影的女人也曾經說過,只要對著流星許愿,愿望就會實現。
然而,她終究沒有回來。
……還能夠相信傳說的人,說到底,才是真正幸運的吧?
「吶,學長,你知道天王星嗎?」
沉默了一陣后,她忽然又開口,沒頭沒尾地問了我。
我默默然。「……那干我什么事?」
「因為天王星就像學長,冷漠卻耀眼啊。」笑著微微偏頭看我,她撐頰,笑得彎起了眼,「我啊,就像學長的衛星,會一直一直──守護著學長的。」
我一愣,隨即抬頭起來看她,「白癡,守護什么啊?」扯扯唇,我說 。
說那是什么啊,耀眼的人明明是她不是嗎?
若不是她,或許至今,我連流星,也都還看不見吧。
而且比起那什么衛星的,她更像是太陽,不是嗎?
而到后來,我才知道,她口中的天王星,其實卻正是水瓶座的守護星。
? ? ?
夜晚七點,吃過晚餐的我們就到上次的山頭坐著一邊聊天一邊等待,胡于珊甚至還帶了腳架和相機來攝影,熟悉的配備讓人看了挺傻眼。
那東西挺重的吧,竟然扛了上來……
「欸欸,你想許什么愿望啊?」
「不知道啊,大概希望考試順利什么的吧……」
「嗯……那我要許愿,今年能交到女朋友!」
「吼,林鯤成你很遜欸!」
聽著他們那邊還在熱熱鬧鬧的討論關于待會的許愿,我和李又寧獨自坐在一邊安靜坐著,一直到大約八點半時,所謂的流星雨才總算來臨──
「哇!來了、來了!」
「欸不等等我曝光還沒調好啊……」
聽著那邊似乎很興奮的不斷此起彼落的尖叫聲,我微微側頭望向旁邊正在認真閉著眼許愿的李又寧,想了想,又移回目光,仰頭看向夜空中閃爍不停墜落的流星。
那么,我就最后……姑且再相信它一次吧。
「學長,我許了希望考試順利的愿望,可是之后就不知道該許什么了……」表情懊惱地轉頭過來看我,天上星星還在閃爍著,而她突然停下,困擾地望著我問,「學長許了什么愿望?能給我作為參考嗎?」
頭頂一片晴空萬里,我低眸望著她淺笑認真看著我的眼睛,映著星空,微微透出明亮。
「我許……」
沉默半晌,我緩緩出聲回應,似乎望著那雙專注地看著我的眼睛,下意識的,好像就什么都已經不再需要畏懼──
「希望李又寧喜歡的人,是我。」

第八章。喜歡(5) 空氣凝結在一瞬間,說出口的同時也立刻后悔了──糟糕,本來只是就隨便許愿而已,沒想到要真的告白……
尷尬地將目光收回,隱約似乎看見她呆滯愣住的神情,別過臉,大腦似乎變成了一片空白──這下慘了,一時不經大腦……話也收不回來了。
總不是說剛剛是開玩笑的?我開始懊惱。本來沒想過要告白的啊,現在該怎么辦?
心里雖然隱隱有點期待或想知道她的回答吧,可旁邊的她安靜了好一陣子都沒說話,猜測大概是因為困擾而不知道該怎么回應?煩躁地抓了抓頭,想想也不能持續這么尷尬下去,畢竟這婁子,也是我捅出來的。
「剛剛那個沒有……」
「我、我一直都──」
幾乎和我同時出聲,我有些驚愣地轉頭過去看她低著頭,像是拼命鼓起勇氣擠出聲音的模樣,于是我驀地止住了聲音,靜靜地望著她,等著她將話說完──
「我一直都……喜歡學長啊。」
聲音變得微弱,她垂首低聲起唇,一字一句震驚了我的心緒,「不需要向流星許愿,學長的愿望……從很久以前,就已經實現了。」說著,昏暗的視野中,我看見她微微咬唇。
我愣了。
或許大概是期待的回答,可是卻完全出乎意料──李又寧的意思是,不只是……我喜歡她?
「我說啊,學長你是笨蛋。」
──難不成那天那聲笨蛋,是希望我問她為什么拒絕楚孟言嗎?
我怔怔地望著她一直低垂著不敢抬起的頭,回神過來時,發現整張臉不知道什么時候都發著熱──幸好是晚上,不然大概看得見我的臉色,很奇怪吧……?
目光一瞬也沒轉,望著她,我深吸口氣,好半晌才又緩緩啟唇出聲:「……那妳呢?」
「唔?」困惑地回應,她抬頭看我。
「除了希望考試順利,妳還許了什么愿望?」
聞言,她一下子又呆住,臉上露出驚慌害羞的表情……和她拒絕楚孟言那天,我問她楚孟言到底都說了什么的那個樣子很像。
于是我終于明白,楚孟言要她告訴我的,原來就是這個?
「我……」
「我喜歡妳。」
深吸口氣,我打斷她的話,抬起眼睛,認真地凝望她,說出口的時候,覺得胸口鼓譟得似乎快要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因為她而重新真正感覺到高興,因為她而感覺到……心疼或是難過,因為她是這么重要的存在,對于這件事情,我不想敷衍──「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也或許并不是很明白……但寵她入骨_貝兒公主與野獸的故事是,李又寧,我喜歡妳。」
……而我很高興,原來她也……和我抱有同樣的感情。
睜大眼睛看著我,她張了張唇,臉也許和我一樣紅吧?表情滯了一滯,她像是害羞地轉了轉眼睛四處看,欲言又止的樣子。
「……感覺,好像在作夢一樣啊。」凝滯了很久,她微微彎唇,笑得很靦腆,「學長親口說喜歡我什么的……感覺好像一覺醒來,就會發現是做夢似的。」說著,她神情有點恍惚地拍了拍臉頰,眨眨眼睛湊近我,好像想確認我是不是真的?
「笨蛋。」無奈地吐了口氣,我抽抽嘴角,伸手直接捏上她臉頰,「不是在做夢啊,李又寧。」要是這是夢,我可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辦法,再說出第二次這么羞恥的話?
……真的是羞恥透頂了。
而她又眨了眨眼睛看我,微微皺眉卻沒避開,「唔,真的,會痛耶。」
「笨蛋。」
「才不是,學長才是笨蛋,我喜歡你那么久,卻一直都沒有發現。」
鼓起臉頰,她半像是賭氣地開口,隨后卻又燦爛地笑了開來,好像很開心。
我默默然,又捏了捏她的臉,「什么啊,這不是半斤八兩嗎?」
我不知道她喜歡我,那她不也不知道……我喜歡她?
「喂──蕭旻佑、李又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64.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