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為上[星際]_貝利亞向賽羅求婚

第八章。喜歡(6) 旁邊傳來林鯤成和胡于珊他們的嚷嚷聲,我和李又寧轉過頭,看見他們奔跑過來,「九點了,別再談情說愛了,該回去啦──」
因為還沒適應過來,林鯤成的話讓我表情瞬間有點僵硬,乾咳了一聲,才連忙伸手拉著她的手起身。
「欸?又寧啊,你們表情怪怪的喔──?」還沒站穩,胡于珊突然就湊過來,表情詭異地彎起唇角笑,又湊過去看了看李又寧,「說!剛剛一定發生了什么!沒說不準回去!」一手插腰,她笑得賊兮兮的,伸出食指就指著我們開口威脅。
「唔、欸?」我還沒出聲,旁邊李又寧已經沉不住氣地開了口驚呼,還偷偷睨了我一眼。
我扯扯唇沒說話,但立刻知道這表情肯定會引來大事不妙。
「吼──蕭旻佑你對又寧做了什么啊?有鬼喔──?」
「哎唷?蕭旻佑你該不會跟又寧學妹告白了吧?看你們這個表情──」
「欸欸真的假的啊又寧?妳跟蕭旻佑在一起了?」
「哇靠看不出來啊蕭旻佑,你居然會先開口告白!」
我們兩個半句話都還沒說,社團的其他人已經自顧自地七嘴八舌討論出結果來,我聽得滿條黑線,這種亂七八糟的八卦猜測法……居然還能猜對。該說他們是三姑六婆久了所以特別厲害?
「唔啊、又寧啊,這是真的嗎?」
唯一和李又寧一樣是高一的女生也湊過來滿臉興致勃勃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眨眨眼睛,好奇又興奮地湊著她開口問。
「唔……」
表情很糾結,李又寧紅著臉低頭,幾不可見地微微一點──雖然光線很暗,但能隱約看見她的表情很尷尬,似乎也很害羞。
「哦──!」
于是這個夜晚,我又不得安寧。
? ? ?
回到學校時已經是夜晚九點半,今天寧夜正好公休──也是因此我才能出來參與活動,我畢竟可不想常常請假,會扣薪水的。
徐悠家和李又寧的公寓同個方向,和她一起走在回家路上,我卻有點尷尬。
告白了之后該做什么?我很懊惱。總不是就這么直接就……交往?
可是交往的定義又是什么?男女朋友到底要干嘛?一堆人一個換了又一個,或是像林鯤成那樣一天到晚拚命死要女朋友……
但是變成那樣的關係的話……就能讓我,更光明正大的保護她了吧?
「那、那個……對不起,我、我剛剛不知道怎么就……」
表情有點慌張,李又寧出聲打破沉默,低頭扭了扭手指,又微微抬頭看了我一眼,似乎很無措。
我默默安撫,「沒關係,反正他們到頭來總會知道。」
反正他們逼問李又寧大概就是知道李又寧最不擅長隱瞞和說謊吧?而且明天到寧夜肯定又要被拷問一番……既然都這樣了,那就得有應付后面所有事情的準備吧,而且還有那個暑假又要跑回來鬧場的姐控小屁孩。
不過,這樣說起來,如果不是那個姓楚的神經病……說不定,我不會那么早發現,自己喜歡李又寧。
總之,除去那家伙人品實在不怎么樣,就姑且叫回他楚孟言吧。
「唔……今晚回去肯定要睡不著了,太高興了。」撓了撓頭傻笑,李又寧似乎鬆了口氣,又抬起頭來看我,「想不到學長的告白這么浪漫啊。」說著,她抬眼瞥著我竊笑。
我沒好氣地扯了扯嘴角,「什么東西啊。」
不過就是告白嗎,哪里浪漫?而且應該還很莫名其妙吧。
連我自己也一點準備也沒有,她大概嚇了一大跳?
「哈哈哈,學長可是真的嚇到我了啊。」偏頭,她又出聲笑開,「不過……寵妻為上[星際]_貝利亞向賽羅求婚真的真的,很高興。」微微低頭望下去,我看見她輕輕抿唇笑。
我頓了頓。
真的那么高興?
「那……妳,做我女朋友?」
笨拙地開口,我微微瞥了她一眼,垂首看路邊路燈的光有點心虛。這什么問句啊我,怎么聽起來像是強迫一樣?怎么老是連句話也不會講……
「……嗯、嗯。」
抿唇,她輕點頭,聲音又變得小了起來。
而我試探的伸出手,偷偷觸上她的,悄悄地牽上。

第八章。喜歡(7) 那之后──當然少不了徐悠和店長他們的拷問及調侃。
「哎呀──不錯嘛,旻佑,總算沒讓又寧等太久哦?」
徐悠是除了社團外,第一個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那天晚上回去她馬上就問了──結果一連串的盤問害得那天晚上我也睡不太著,隔天林鯤成看我的詭異表情也讓人很想直接一拳過去。
店長知道,則是在那天李又寧來寧夜時。大概是她笑得特別燦爛的關係?不過店長沒說什么,只是逼著我們把那天的事情完完整整地說了一遍──大部分都是她說,而我繼續工作,隨后店長也沒多說什么,只是微微笑著,看起來好像很欣慰?
「想不到旻佑底迪也會這么浪漫啊?」笑得意味深長,她調侃地這么說。
而我扯了扯唇沒想理,裝作沒聽到,繼續送咖啡去了。
雖然對于男女朋友這回事仍然不是很清楚,不過……我想,我會努力學著如何保護她的吧。
而從不知道哪個國家回來后過了大概兩個月,店長和副店長之間似乎依舊沒什么改變,反而氣氛變得越來越奇怪……大概有點凝重?
還有副店長,似乎最近也變得很詭異。
「我說你啊,干嘛老是把慕曦的關心推開。」
說起來,就算我不找那些人打架,就算不理會挑釁,以前的仇家偶爾還是會找上門──雖然不過就是些不重要的家伙罷了,不過不好好解決的話,之后也不曉得會不會因此而找上李又寧。
因為這樣,偶爾的偶爾帶傷回寧夜也是常見的事情。不過,有時候面對店長的關心……我還是會不太曉得怎么正面回應。
于是店長趁著還沒開店出去商店買東西時,旁邊副店長一邊翻著他手上的雜誌,淡淡開了口。
抬頭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問題,于是我只能沉默。
……就不知道怎么回答我能怎么辦。
「你應該不討厭這樣的關心對吧。」看眼沒看我一眼,他繼續翻閱雜誌,又說。
我沉默了下,扯扯唇。「大概吧。」
能討厭到哪去?我默默嘆氣。
說正經的,還會這么對我的人,也不多了吧。
雖然店長總是喜歡說些奇怪的話,調侃捉弄之類的,但的確是好人。
「那干嘛?坦承點不是很好嗎?」
「干你屁事。」沒種坦承的人才沒資格說我……我默默斜睨了一眼過去。
「你讓她的關心顯得很自討沒趣,這就不叫屁事。」語氣嚴肅了一點,他目光睨過來,有點銳利。
「……」這家伙今天是吃錯藥?怎么火藥味特別重……
抬頭看了他一眼,我古怪地皺了皺眉,決定繼續做自己手邊準備工作不想再理他。
「有意思就好好珍惜,不要讓你的悶傷害到她。」
「……蛤?」
驚疑不定地抬起眼睛看著那個正裝悠閑喝咖啡的家伙,我覺得很驚恐。這家伙是哪里有毛病?
「怎樣?」他挑眉。
喔對了,我想起來和李又寧交往是一週前的事,被店長知道時副店長還沒有來──我的天,這家伙真的有毛病。
已經神經質到這地步了?
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有意思是什么意思?」
「男生對女生的有意思能是什么意思?」他又挑眉。
「……」我終于忍不住抖了抖眉毛,覺得火大可是又很想笑,「白渚勛,你是想到哪里去?」而且我沒有劈腿的打算好嗎?
「不然你一天到晚對慕曦糾結什么?」微微皺眉,他看我,表情似乎是不解。
「我比較糾結你們打算哪時在一起。」我憋笑著扯了扯唇角,我微微揚眉。
「干你屁事。」
結果換他白眼無視我。
「因為有人失心瘋看誰都像情敵,我只好勉為其難一下。」
「喔,是喔,謝啰。」
聳聳肩,他繼續看雜誌,而正好店長回來,我們的話題打斷。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65.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