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如命傅少隱婚請低調_貝利亞和黃金賽羅和黑暗賽羅合體

第八章。喜歡(8) 雖然隱隱約約想過這兩個人不應該就這么下去,然而我一直認為他們總會自己解決,也就沒有想得太多。
而我沒有想到,他們的僵持,竟然會成為一顆不定時炸彈。
五月底的某天,記得店長回來后突然宣布隔兩天公休,雖然表情淡漠得有點詭異,不過平常就覺得她老是就這樣陰晴不定的,所以也就覺得沒有什么。
結果店長,卻就在那天凌晨三點準備收工時,突然投下了一顆炸彈。
「大概下禮拜,我就不在了喔。」
坐在吧檯邊撥弄飾品,我聞聲抬頭,看見她正用如以往漫不經心的眼神看著我和副店長,說出口的話卻很震撼嚇人。
老實說一瞬間我還以為今天四月一號。
「蛤?」皺眉,我放下掃把,不解地看了過去。
什么不在了?這是什么意思?
旁邊副店長也跟著抬頭看向店長,停下了手邊工作,站起身。
大概是看見總算吸引住了我們的注意力,于是店長微微勾起唇角笑了,「我打算,把寧夜的股份轉給底迪,然后離開了。」
……蛤?
現在這是什么情況?我覺得我有點傻眼。
不,還不只一點。
把股份轉給我?……店長的腦子今天是進水了嗎?
「……講白癡話。」看了店長一眼,副店長聽完后又低頭繼續收拾,大概當作店長在發瘋。
看見副店長滿臉無所謂的模樣,我只是皺了皺眉,「……怎么又說這個。」看了她一眼,我說完便又重新拿好掃把,繼續掃地。
從來沒有想過這種事情啊,更何況我只是高中生,怎么可能?要也應該是副店長接下……不對,為什么店長又要離開?
伸了個懶腰,店長開口的聲音仍然很淡很輕,「我沒有在開玩笑,行李已經收好了喔。」
「這次離開多久?」副店長嘆了口氣。
「不打算回來了。」
我聞言一頓。
不打算回來了?
這次她真的……打算直接丟下寧夜?
「為什么突然這樣決定?」皺眉,我開口發話,不自覺有些急躁了起來。
「時間到了,我想走了。」抬眼望向那邊沒說話表達意見的副店長,店長淡然地說。
然而副店長依舊沉默著,而我已經沉不住氣。
「妳要丟下這里了嗎?」
來不及思考就已經自動開口拋出了這句話,我的聲音微微有點大了起來,心里的某一個東西似乎正在崩塌──
而我的腦袋,也開始陷入混亂。
「底迪,這不算是丟下喔,只是我有想要去的地方,想要做的事情了。」直直地看著我,店長聲音微微柔和下來,聽起來像是想要安撫。
「我沒打算一直停留在這里啊。」然后,她又說。
然而我卻只覺得更加憤怒。
……沒打算一直在這里,那是一開始就打算丟下?
一開始就已經打算離開──那當初又何必收留我!
「那我也沒有留下的必要。」歛下眼,我沉了沉聲音,低頭默默看著鞋尖。
從一開始,就打算消失嗎?
既然如此,那我又何必順著她的意思──順著他們的意思留下。
「你還有又寧妹妹,還有你的徐悠表姊。」微微一笑,她又繼續開口,語氣卻是總算認真了下來,「底迪,從你進來寧夜開始,我就這么打算著了,我不希望你拒絕。」
──不希望我拒絕?
拳頭微微收緊,我突然感到憤怒──憑什么!
「旻佑,媽媽對不起……」
「蕭旻佑,你就是個廢物。」
「臭小子、給我拿錢來!」
……
憑什么所有人,總是試圖要決定我的人生!
「連妳也要逼我嗎?」
抬起眼睛,我冷冷地望向她,憤恨、不解、怨怒……心口聚集著複雜不明的情緒。
──都選擇了離開、難道還要逼我留下?憑什么?
「欸,旻佑……」
「如果想走,那就走吧。」
聲音很淡,她移開視線,打斷了副店長的勸說,語氣聽起來竟然有點嘲諷。
「旻佑,對不起。」
后來想想,那似乎是除了她真正生氣的時候外,第一次喊我的名字。
而我沉默地將地掃完,拿起書包,一聲不吭地轉身離開。

第八章。喜歡(9) 那天之后,兩三天我都沒到寧夜去。
店長的話看起來并不像是玩笑,似乎是真的打算要離開──我不曉得該說什么,那畢竟是她的決定。
那么,就這樣當作我也離開了吧。
不想回去面對……也許過幾天,我就回去正式向副店長辭職了吧。
「曦喬姐對學長來說,真的很重要呢?」
午餐時,和我到頂樓吃飯的李又寧聽說了店長突然要離開的事后,側頭望著我說。
聽見她這句話,我默默抬頭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一晌,又低頭繼續吃午餐。
很重要嗎?
也許吧。
可能正因為這樣……才完全地無法接受,她就這么打算無聲無息的離開吧。
「學長在我面前,也還是無法坦誠嗎?」直直地看著我,她眨了眨眼睛,開口,表情很認真。
我聞言一怔,只好放下手上筷子,無奈地嘆了口氣看她,「不是……」扯了扯唇,對于她突然這么直接的發言雖然有點嚇到,但也不是不能理解,「我只是不曉得該怎么說而已。」
──不習慣坦承,不習慣說出口。
許多事情還在緩慢地適應,偏偏卻也有很多事情等不及我去適應……
李又寧見狀,又重新彎唇笑開,「哈哈,捉弄學長的而已──我知道學長不擅長坦白的。」笑瞇瞇地眨了眨眼睛,她偏了偏頭,頓了頓才又繼續說,「唔,對于學長來說,曦喬姐就像是家人一樣呢,對吧?」揚了揚眉,她微微笑著道。.
「……嗯。」無可否認地,我點了點頭。
也許……真的就像,家人那樣的感覺吧。
雖然其實說起來,和店長相處的時間也不過一年左右,也許并不是那么了解她……但現在想想,她大概是繼徐悠后,唯一還會拉我一把的人吧。
當然,那之后就是李又寧。
我想,我是真的還算挺幸運的。
但是如果,寧夜沒有了店長存在,待在那里又有什么意義?我不明白。她那次的說法,不是不打算走的嗎?
難道大人的世界,永遠都是這么不守信的?
「我……能問問旻佑學長,當初蕭媽媽…寵妻如命傅少隱婚請低調_貝利亞和黃金賽羅和黑暗賽羅合體…是怎么離開的嗎?」
沉默了很久后,她抬頭看我出聲,語氣和眼神都小心翼翼的,嘴里還夾著一塊玉子燒,「當、當然,如果學長真的不愿意說,也沒有關係的!」眨了眨眼睛,她把食物吞下,又鄭重澄清。
我默默然,看著她那張臉覺得有點想笑。其實不怎么意外她會問這問題,然而也確實已經沒有什么感覺。
或許說或不說,也早就沒有那么重要。以前還會覺得難過,現在是真的毫無想法,也不會感到氣憤或是難過了。
「也沒什么,就是一早醒來人就不見了。」低頭繼續吃飯,我淡淡開口,沒什么情緒的回應,「只留了張字條,說什么對不起我的……誰看得懂那種東西?」
……要不是之后蕭仁裕那個神經病,我恐怕還真不知道,原來那女人是離開了這里,去尋找她更美好的生活。
其實這也沒什么吧?我想人類就是這樣的生物,自私一點,也沒什么不對。
總之那是她的選擇,也早就與我無關。
「這樣啊……」低頭,她像是在思考,表情卻似乎有點低落。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66.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