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成癮墨少請克制_貝利亞娘化文cp賽羅

第八章。喜歡(10)(完) 「這樣啊……」低頭,她像是在思考,表情卻似乎有點低落。
「倒是之前不是有個資優生,曾經跟我說過不能上頂樓之類的?」手中的便當盒已經被掃空,于是我收拾好餐具,挑眉看她。說不能上頂樓,這家伙倒是坐得很自然嘛?
被教官看到肯定說我帶壞李又寧,雖然不否認就是了。
「咦?」她愣地眨了眨眼睛,恍神了一會好像才反應過來指的是自己,「這個嘛……哈哈哈,我覺得,偶爾不當資優生也很好啊──」揚唇燦爛笑開,她笑得挺爽朗,剛剛的低落表情像是幻覺一樣,一瞬間就消失不見。
我稍微鬆了口氣,又微微揚眉起來看她,「資優生李又寧也會有不想當資優生的時候?」
「那是當然的嘛。」她吐了吐舌頭笑,看見我這邊已經將午餐食用完畢,也連忙低頭把自己餐盤里的吃光。
見狀,我無奈。真是的,就光顧著說話。
「倒是妳……也該改掉那個稱呼了吧?」頓了頓語句,我扯扯唇,吐了口氣,「都認識多久了還老是『學長』、『學長』的叫,聽起來很詭異啊。」
而且……雖然不太懂所謂『情侶』的生態,但總之不會叫得那么生疏的吧?
「唔欸?」她一愣,臉一下子紅了起來,「說、說得也是……那、那……旻……旻佑?」
她口中話一出口,換我的臉頰瞬間有點熱了起來,「……就不能先叫全名嗎?」這一下子也進階太快了吧?
「咦呃、對對對不起,旻佑學長!」
好吧,看來關于稱呼這回事,我和她還很有待改進。
? ? ?
搬到徐悠家后,距離上次的住院事件已經差不多經過將近半年,說起來也有將近半年的時間沒有回去看過那老頭。
反正餓不死的?據說為了面子,至今蕭仁佑那邊還秘密地養著他那個廢人。
永遠扶不起來的阿斗,大概就是這么一回事。
「你想回去看一看嗎?」
被李又寧問完關于那女人的問題當天晚上,才剛洗完澡出來,徐悠突然對我這么問。
我一愣,卻也馬上就知道了她說的「回去」是指什么。
「回去干嘛?」面無表情的,我說。
「你可以看看他死了沒有?」徐悠挑眉一笑。
死了沒有嗎?我想大概是沒有吧,以那家伙的生命力,哪有這么容易死。
「再說吧。」
然而遲疑了很久之后,我卻這么回答。
反正接下來的生活也已經沒有寧夜,說不定就這樣,大學也不太可能會再繼續待在這里……
反正,明天正好是假日,就回去……看一看那家伙,到底有沒有活著吧。
不過這次,我是絕對不可能再帶上李又寧,絕對不可能再讓她遭遇那種狀況。
隔天從徐悠家徒步走回那里時,路上的樣子依舊沒什么改變──明明才半年,卻覺得像是過了很久……
然而快走到那棟房子前時,我卻看見不遠處的門前,站了一個陌生身影仰頭看著門口,很像在發呆。
那是誰?又是什么奇怪的親戚?
我皺了皺眉頭,又踏近了幾步想做確認,卻驀然看見那個人像是聽見了我的腳步聲四的,突然朝我這里轉過了頭來──
我臉上表情一滯。
「旻佑……真的、真的是你……」
臉上露出像是狂喜一樣的笑,她流著眼淚往我這里一步步踏近,而我下意識地跟著一步步倒退,「讓媽媽好好看清楚你的樣子,這么多年了……」
而我停下腳步,望著眼前離我不過幾步距離的女人,諷刺地冷冷一笑。
「妳哪位?」我輕藐地撇唇笑看她,「抱歉,我沒有媽媽這種東西。」

第九章。回家(1) 從何時開始,早就不期望,擁有「家」這種東西。
沒有夢想,沒有目標,沒有未來。
或許是真的被徹底拋下,是被所謂家人遺棄的垃圾──
然而,原來我從未被遺忘,只是忘了,被接回家。
──蕭旻佑
「妳哪位?抱歉,我沒有媽媽這種東西。」
輕蔑地笑了笑,我看了她一眼,然后直直地越過她往前走,在看見她那個目瞪口呆的表情的同時,感到可笑。
媽媽?
她憑什么,隔了那么久后突然冒出來,自稱是我的「媽媽」?
毫不留情地繞過她直直向前走,我連那老頭的一眼也不想看,轉身準備直接再回到徐悠家,卻看見李又寧和徐悠竟然就站在轉角。
于是那一瞬間,我立刻明白了為什么李又寧要突然問我老那女人的事情、為什么徐悠要我來找老頭──
「旻佑,不要這樣子,她當初也不是那么愿意拋下你……」
「旻佑學長,伯母她一直都很想見你……」
兩個人同時出聲安撫我,我看著他們的表情,微愣地頓了一頓,突然一種感覺──
像是被背叛。
「那么她見到了。」語氣冰寒的,我抬起眼睛,開口,而她們也同時噤聲,「我從來就沒有媽媽,也從來都不認識那個女人。」
而后,我再次踏步越過她們兩人,離開了那個地方。
? ? ?
那女人是徐悠和李又寧找來的,這點絕對無庸置疑。
我不曉得她們想得究竟是什么?難道覺得見到那女人我會高興?
我恨透了那女人。
甚至恨不得她這輩子,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旻佑學長……」
隔天接近中午時,李又寧先來了班上,垂頭面對著我,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我見狀一頓,隨即是嘆了口氣,「干嘛這個表情?」
「我……不知道旻佑學長會這么……」囁嚅著緩緩開口,她的語氣聽起來有點遲疑,「我以為學長應該也一直都很思念……」
「思念?」我嗤笑一聲。「我寧可我從來就沒有認識過她。」冷淡地瞥向別處,我說。
因為沒有擁有過,至少當初就不會難過。
說不定她其實,早就正在另一個家里做別人溫柔好媽媽呢?不過要真的是這樣,我也不會感到意外吧。
如果當初就決定拋下我,那不如在出生時就把我掐死,不是更輕鬆?
「學長……」微微蹙眉,她看起來很……擔心?「其實、伯母她 這幾年一直都──」
「好了。」嘆氣,我無奈地出聲打斷,「我不想再討論那個女人,抱歉。」嗓音沉沉,我說。
李又寧嘆了口氣,「我知道了。」表情有點失落,她垂了垂頭才又再次開口,「對了,曦喬姐在找學長喔,說學長再不回去要扣薪水了。」她微微彎唇笑。
我一愣。「店長?」
找我?不是說要離開了什寵妻成癮墨少請克制_貝利亞娘化文cp賽羅么的……
「是啊,店長沒有離開喔。」李又寧又笑,微微偏頭看我。
我默默然。
雖然似乎并不是猜不到這結果,不過還是有種被擺了一道的感覺……以及稍微鬆了口氣。
「知道了,我今天放學就過去。」
于是,我回答。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67.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