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娃總裁爹地超給力_貞潔美婦淪陷

第九章。回家(4) 后面傳來李又寧的叫喚聲,我回過頭,望見她正往我這里奔來。
而我回透這一看才發現,幾乎校門口所有人、包括警衛的目光都聚到了這里來──看來這女人引起的動靜還真是不小。
「旻佑學長、蕭伯母……」小跑步地奔過來,她跑得有點喘,表情還帶著滿滿的擔心──然而她卻是先奔到了那女人旁邊,安慰地伸手將她攬住,「伯母,您別難過,學長只是還沒辦法適應……」
這演的是哪一齣?看著人來人往的門口不斷議論紛紛的人群,我有點茫然,同時也感到好笑──不孝子蕭旻佑不認媽?在外人看起來,這女人大概很可憐吧?
無表情地看了她們兩人一眼,我轉回身,再次邁步離去。
時間快到了,我可不想遲到被扣薪。
「旻佑學長、不要這樣子,伯母她只是──」
身后又傳來李又寧急切的叫喚聲音,我一頓,心頭一把怒火騰騰燒了上來:
「什么伯母?我根本不認識她。」
微微側頭望向她,我想,那大概是我第一次用那樣冰冷的語氣,對她說話。
? ? ?
結果,交往后的第三周,我和李又寧第一次吵了架。
也說不上是什么吵架,我想是她無法諒解我吧──這也是正常的,正如同我無法接受,他們每個人總這樣拚了命的要我接受那女人。
怎么可能這么容易。
如果接受她能夠這么容易,那么四年前,她又為什么能夠這么輕易地拋下這里離開,去追尋她的幸福?然后再這么突然地回到這里,聲稱當初不是刻意要離開我?
就算那時候真的不是刻意又如何呢。
事實是,她確實走了,這四年里,不聞不問的過她幸福快樂的生活。
既然是如此,那她又何必再回來。
這不就是她所想要的嗎?
可是我還真沒想到,校門口也就算了──那女人竟然可以一路追到寧夜來,假惺惺地一副憂郁模樣坐在角落,而且一待就是一周。
我冷冷地扯了扯唇,不屑地在后臺盤手看著。
虛偽。
「旻佑底迪,十五號桌客人還沒點餐哦?」
坐在吧檯前,店長驀然出聲,笑得滿臉輕鬆又刻意,還撐頰對著我眨了眨眼睛。
這一周以來,李又寧也幾乎天天來陪她,而根本連一眼一句也不愿意和她對上的我原本是完全不想替她點餐和送餐的──但店長就在那里威脅我客人至上,還能怎么辦?
我實在想不透,明明一走走了四年,怎么這女人現在莫名其妙這么堅持要留在這里讓我聽她解釋?
嘆口氣,我妥協地倒了杯水,拿起托盤,放上菜單,一步步往她的方向走去。
「請問要喝點什么?」
將菜單攤到她面前,我無情緒地機械式開口,一見到她那張臉,就感覺到滿滿厭煩──
而李又寧也正坐在一旁,側頭往這里盯著看。
「我……」
「請您快一點,還有很多客人在等。」
晚上七點正是客人多的時候,我這么說也沒有錯──我可沒時間在這時候聽她惺惺作態的碎念。
「……一杯拿鐵就好,謝謝。」
得到答案,瞥了眼她低垂的頭,我寫下她點的飲品,準備轉身離去時漠然開口:「喝完了就快滾。」
──滾出我的生活,別再回到這里,去過妳幸福快樂的生活。

第九章。回家(5) 沒去看那女人臉上可能正蒼白著的臉色,沒去看任何人的表情,我逕自走入后臺,撐著流理臺重重地吐了口氣。
我是真的不想再看見她,連一眼都不想──看著那女人越久,過去曾經也溫暖幸福的記憶,就越常進入我的夢。
對比現在像是家破人亡的自己,多么可悲。
別人不能理解也好,反正家這東西,從她走后我就再也沒奢望過──
我只希望她和那老頭,能夠永遠地,完全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旻佑底迪。」跟著在之后走進后臺的店長一邊忙起自己的事情,沒有看我,只是淡淡地開口,「你想寵娃總裁爹地超給力_貞潔美婦淪陷對她怎樣都好,但記得不要影響到工作。」
我頓了頓。「知道了。」
店長對此一直沒有什么意見或看法,對我來說,也算鬆了口氣。
只是說起來店長后來決定離開與不離開的原因──竟然都是因為副店長。
據說在店長宣布要離開的隔天,副店長終于向店長告白,也總算把店長挽留了下來,雖然不是很能理解,但之前李又寧和我說是因為店長不想再等一個人等得太久了,才會這樣決定。
等得太久的,是那個叫做宋念允的男人嗎?所以追根究底,還不都是因為副店長膽小不敢告白──膽小鬼。
只是要說膽小,現在的我,似乎也沒有資格嘲笑他。
「旻佑,有空嗎?」
凌晨三點半,從寧夜回來后,洗完澡還沒睡,徐悠便先來敲了門。
雖然明天還要上課,但其實最近已經失眠很久,睡不睡好像也早就沒什么關係……「嗯,怎么了?」伸手打開房間的燈,我問。
徐悠在工作上一直很忙,經常也是半夜才回來,不過通常在我回來前她就已經睡了,我們唯一交流的時間,大概也就只有假日或是我休假。
所以今天,我想她大概是特地等我回來的。
──自從那女人回來后,我似乎還沒和她說過話。
表情微微頓了一頓,她緩步走了過來坐到我旁邊。「最近和又寧吵架了?」
不太意外她會問這問題,畢竟最近我和李又寧完全沒說話──不是刻意冷戰,而是疙瘩,不知道該說什么的尷尬。
我想我是該對那天的語氣道歉的,卻也不曉得該怎么開口。
連店長他們和社團的人都察覺的事情……想瞞過誰都很困難吧。
「大概吧。」于是嘆了口氣后,我回答。
雖然似乎沒有實質吵架,但我和她也有一週沒說到什么話了。
「怎么吵架了?不是才剛在一起?看你們前幾天還好好的啊。」語氣輕鬆的,她挑了挑眉又問。
我微微垂下眼睛,「……不知道。」
或許是因為我太過懦弱了吧。
雖然知道李又寧她只是好意,希望我能跟所謂「家人」重修舊好什么的吧……但,她那么希望我跟那女人和好,我又該怎么直接的對她說──我對她的恨,讓我永遠都不可能再接受她?
對那么善良的她來說,肯定是無法理解的吧。
而徐悠聞言,也跟著嘆了口氣。
「旻佑,真的那么恨她嗎?」
一句話直搗核心,她開口,而我一怔。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69.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