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文古代男主一見鐘情_貞烈女子被下藥

第九章。回家(7) 「她……回來過?」
遲疑的,我緩緩出聲。
那么是說,這幾年來我的情況……她其實是一直都知道的?
「是啊,常常抽時間回來看你,但是不敢張揚,都是偷偷地看、偷偷擔心你……也因為覺得對不起你而不敢見你。」語氣仍舊是淡淡的,徐悠頓了頓,又再次開口:「她知道你很恨她。」
我微微垂下眼。
是嗎,原來她一直都知道。
「既然這樣,你們怎么讓她回來的?」沉默了半晌,我抬起眼睛,出聲詢問。
既然一直覺得對不起我,又知道我恨她,那怎么又會突然跑回來要我聽她解釋?總不是腦子突然就長洞想不開了吧?
「我和又寧,告訴了她你的情況。」
表情認真非常,她開口。
……我的情況?什么情況?我皺眉,覺得聽得不是很明白……

「她不知道當年她的離開對你的傷害這么大,所以才希望回來彌補。」話句頓了頓,沒有實質的說出情況,她只是淡淡地出聲,像是在描述。
「我寧可她一輩子都別再出現。」別過頭,我漠然出聲。
寧可她就這么永遠地消失,然后讓我漸漸地把她徹底遺忘。
「旻佑,有些事情不能逃避一輩子。」表情驀然變得嚴肅了一點,她又說。
──那句話像是重重敲進心里,我猛地一頓,默默地低頭,垂下了眼。
說到底,我想我確實,是在逃避吧。
她一直都有回來看我又怎樣──有些事情早就已經在四年前變了、在她離開的時候變了──她不是終究拋下了我嗎?原本口口聲聲的要我相信老頭總有一天會恢復會振作,卻是自己先逃離,自己先變卦。
既然這樣,又有什么好彌補?過去都已經過去,又不是說彌補它就能夠倒轉回來。
見我再次沉默,徐悠沒多說什么,只表情一貫淡然地伸手輕拍了拍我的肩頭,「無論如何,不管你最后怎么決定,對她又怎么想,但又寧她畢竟是一片好意,想清楚前先去和她道歉吧?」聲音稍放揉了些,她道。
聞言,我沉沉吐了口氣,「我知道。」
遷怒于她是我地不對,無論如何,我知道她一直都是很善良的一個人……我不該那么對她說話的。
明天,就好好地向她道歉吧。
? ? ?
六月中,因為月底逢畢旅的關係,高二首先一步開始期末考,而高三也在上周周末畢業,邁向大學生活。
原本想抽個下課時間去找她,但期末考的時間排得密集,有空的時間實在不多,結果一轉眼,就是一整天過去了。
心情有點焦燥,可是又不能把好不容易整頓起來的成績搞砸,我只能努力投注心力在一張又一張的考卷上──這幾個月煩心的事情太多寵文古代男主一見鐘情_貞烈女子被下藥,看得懂的題目似乎又少了一點……這可不妙,說好要追上李又寧的腳步,即使不可能變成全校第一名的資優生,至少也得離她近一點。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到一樓要去找她時,卻發現她人不在。
「呃……學長要找又寧嗎?」
似乎是李又寧同班較好的那個女同學正好準備進門,看見我站在門口,似乎猶豫了一下子,但還是表情猶豫地搭了話。
我抬起眼睛看她,「嗯,她不在嗎?」
話說過了這么久,其實我始終還是沒記起來這個馬尾女生的名字。
「又……又寧她跟來找她的弟弟去穿堂那邊了,學長過去那里找她吧。」
聞言,我看著表情有點戰戰兢兢的馬尾女生,微微對她點頭,「謝謝。」隨后便轉身,踏步走向穿堂。
不過,弟弟?李又嘉那屁孩怎么會來……對了,他好像是國三的畢業生?
嘖,又來了個麻煩精。

第九章。回家(8) 在穿堂找到李又寧時,她和李又嘉正在吃飯。
第一個看到我的果然是那個姐控死小鬼,李又嘉瞥見我時砰地放下便當,整個人倏地站了起來怒視我,擋在前面一副小雞護母雞的樣子,「吼、蕭旻佑,不準你接近我姐!」
我抽了抽嘴角,踏步過去伸手輕易地一把把那小子推開,「不敢吃青椒的小鬼別吵。」
「青椒跟這個才沒用關係!蕭旻佑我警告你、快放開我的頭──」
把那小鬼直接往旁邊推開無視,我低頭望向前面表情有些慌張的李又寧,微微垂下眼睛,「對不起。」啟唇,我低聲道歉。
后面一直想把我推開的李又嘉忽然不動了,而眼前的李又寧一愣,神情停滯一瞬,隨后是搔搔臉頰,淺淺笑開,「唔……學長別這樣,我也有錯的,沒有想過學長的心情就……」歉然地微微低頭,她的語速很緩,停頓了會才又繼續說,「對不起、我一直以為學長還在生氣,就不敢找學長說話了。」撓頭乾笑著,她微微抿了抿唇說。
我這才放心地吐了口氣,同時蹲下來正對著她,「笨蛋,我以為是妳生氣了啊。」結果卻是她以為我在氣她?搞什么啊真是的我們兩個……扯扯嘴角,我伸手輕拍上她的頭,「對不起,對妳說話那么兇……不是故意的。」有點愧疚地斂了斂眼,我開口再次道歉。
一時情緒控制不住,又覺得生氣……才會用了那種語氣。她……那時候,應該覺得很委屈吧?
聞言,她似乎微微愣了,頓了會后,才抬頭看向我,彎唇笑開,「嗯,我知道……沒有對學長生氣的哦?」笑得如往常一樣,她微微偏頭,表情總算放鬆柔軟了下來。
「謝謝妳。」淺淺地勾起嘴角,我望著她,語氣很認真。
至此,我才總算真正鬆了一口氣。
幸好……她沒被我氣走啊。
「喂、喂喂!蕭旻佑、我還沒有認可你喔,不要得意的太早!」
不知道是不甘寂寞還是怎樣,后面的臭小鬼又開始拿拳頭沒意義的揍我的背,還一邊亂吼亂叫。
我沒好氣的回頭瞪他,威嚇地冷眼擰起了眉,「臭小鬼,等你毛都長齊再說吧。」說真的這小鬼在這里真的很煩人啊、學校可以隨便放外人進來的嗎?
結果那小鬼居然不甘示弱地瞪了回來,「喂你害我姐難過欸,我才沒那么輕易原諒你!」
才想再開口回他一句「你原不原諒我干我屁事」,后面李又寧就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好啦,又嘉你就原諒一下學長吧。」笑著眨了眨右眼,回頭看她表情挺可愛,似乎心情不錯,原本卡在嘴邊的吐嘈也就只好默默收了回去。
算了,她高興就好。
「哼,姐妳就是這樣,蕭旻佑才會這么囂張。」
得寸進尺這四個字實在很適合套用在這小鬼身上──看著他那副人小鬼大的死樣子,真想直接一拳宰了算了。
于是我再次將頭轉過去看向他,「臭小鬼,信不信我直接拿顆青椒塞進你嘴里?」
他終于乖乖噤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70.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