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文推薦現代文筆好的_負你不過半生情 小說

第九章。回家(9) 「哈哈哈……真是的,好啦,我先回去收餐盤、做打掃工作,又嘉你跟學長在這里等我一下,不要吵架喔。」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時間,李又寧笑著說完,便拿起前面已經空了的餐盤起身,拍了拍裙子,快速地小跑步往她的教室那里奔去。
于是我跟著看了看時間,再五分鐘就要上課了……不知不覺過了那么久啊。
「喂姐、我才不要跟蕭旻佑這家伙待在一起──」
旁邊的臭小鬼見狀,委屈地大聲哀號了起來,站起身狀似寵文推薦現代文筆好的_負你不過半生情 小說想追上去,而那邊李又寧已經匆匆忙忙地跑進了教室里收拾,留下我跟臭小鬼兩個人在穿堂。
「……」我默默側頭無言地看他,覺得已經懶得吐嘈。
拜託,難道我就想跟你這個姐控臭小鬼待在一起?
「哼……算了。」眼見抗議無效,臭小鬼一副賭氣地盤腿在穿堂旁邊他剛剛的位置坐了下來,然后又瞥了我一眼,接著是一臉見鬼的樣子。
「……再用那個臉,我會直接刨了你的眼睛。」吐口氣也在旁邊盤腿坐下,我睨了他一眼,沒好氣地威嚇。
這臭小鬼真的很煩啊我說。
「……」努著嘴欠揍的夸張模仿起我說那話時的表情和嘴型,我額角青筋一爆,拳頭一握差點就想真的往他臉上揍。
「臭小鬼,別以為你是李又寧她弟我就不敢揍你。」要是他很想來個震撼教育,我想我的拳頭是絕對可以幫上忙的。
「哼。」那臭小鬼又開始擺屎臉賭氣。
……現在的小鬼都這么屁這么欠揍的嗎?
我轉回頭不想再理他,反正他只要不說話吵我,什么都很好。
「喂蕭旻佑,聽說你跟你媽吵架了?」
結果沉默了一陣子后,臭小鬼瞥了我一眼,突然開口又發了話,那個熟稔的語氣聽起來倒比較像同年紀的朋友。
已經不想再去吐嘈他沒大沒小,反正講了也沒用──那女人的事情肯定是李又寧告訴他的吧?只是不曉得她說了多少……
「跟你沒有關係。」停頓思考了會后,我看著地面,淡淡出聲回應。
「呿。」斜睨一眼過去,我看見他臭著臉咋了聲舌,小鬼的表情很不屑,一副「你以為我想跟你有關係」的臉。
于是我將視線移回地面,不自覺又陷入沉思。
「她不知道當年她的離開對你的傷害這么大,所以才希望回來彌補。」
──難道還能不知道嗎?小時候總覺得失去家人比死還可怕,到現在,也覺得似乎沒什么了。
反正似乎也已經沒有什么好失去。
那么她的彌補,意義是什么?只是為了解釋?
「……喂,蕭旻佑。」
臭小鬼又驀然出聲,我側過頭,看見他低垂著頭,聲音有點悶。「那天媽帶我姐去看醫生前,我因為電動跟她吵架,才賭氣不一起去醫院。后來我覺得是我錯了,想說等他們回來再道歉……可是,爸媽就沒有回來了。」
聲音不大,卻沒有以往的開朗和欠揍,李又嘉說話的語氣淡淡的,帶著點后悔和愧疚。
我有些怔忡。
對了,李又寧說,他那時候是在飯店里面等才沒有受傷……
「我不知道你因為什么跟你媽吵架,可是……」話句頓了頓,我看著他懊惱的抓了抓頭,大概是不知道該怎么說?「反正你不要后悔就對了。」扯扯嘴角,他悶聲說。
沉默地看了他半晌,我想了一想,才又啟唇出聲:「誰要跟你這臭小鬼一樣。」
他想說的,大概就是不希望我重蹈他的覆轍吧。
這小子,也有他難得感性的時候啊。

第九章。回家(10)(完) 而他聞言,一下子又炸毛得差點直接跳起來,「喂蕭旻佑,我是好心想提醒你──」
「知道了,謝謝。」伸手用力拍了拍他的頭,我輕嘆了口氣,心里的情緒有點複雜。
這小子就只會「喂」嗎?真的是沒大沒小的……
「蕭旻佑你干嘛拍我的頭啦、頭髮全亂了混帳!」
「你再吵,就會隔壁班的老師被趕出校門口了。」
「……」
旁邊的小鬼總算甘愿閉嘴,而我沉沉吐了口氣,似乎連空氣也變得沉重。
……如果她就這么死了,我會后悔的,是嗎?
我聽著聽著,卻越來越覺得茫然。
「旻佑,有些事情不能逃避一輩子。」
可是放下和原諒,又真的有那么簡單嗎?
緩緩看向烏云密布的天空,我沉默望著,卻還是找不到答案。
? ? ?
然而那天到寧夜時,我卻沒有看見那女人。
不是無論如何都要向我解釋?想要向我彌補?看著李又寧旁邊那個空下來的位置,我的心情有點複雜。
所以說,還不都是騙人的。
「學長……在找蕭伯母嗎?」語氣小心翼翼的,李又寧抬起眼睛看我,而我將她的焦糖瑪奇朵放到她桌上,無表情地將目光收回,放回眼前的咖啡上。
「沒有。」誰在找那女人?雖然想再補一句「她滾了最好」,不過礙于面前的人是李又寧……還是算了。
反正,那女人要走不走本來就不干我的事。
如果她終于甘愿滾離我的人生,那當然是最好,我可沒這心情和時間繼續搭理她。
李又寧卻微微偏頭笑了一笑,好像懂了什么一樣的表情,「伯母她說今天想到以前的家那里走一走,散散心,所以今天不會過來。啊,對了,這幾個禮拜她都是住在附近的飯店,學長不用擔心喔。」笑得很燦爛,她說著,語氣里好像還有那么點欣慰的意味。
「……喔。」扯扯唇,我應了一聲,對她自動補充說明的舉動有點無奈,「我沒有擔心她。」吐口氣,我解釋。她的死活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關心她做什么?
然而她還是笑,「學長終于愿意關心伯母了……沒關係,一點一點慢慢來,我相信學長總又一天會能夠慢慢接受伯母的解釋的。」
「……」
看著眼前那張溫煦笑臉,我覺得更無奈了。她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算了,她高興就好,我已經懶得去反駁。
十二點如常送李又寧回家時,在路口我回頭看了眼之前和那老頭的家的那個方向。那女人說要回來晃一晃,應該不會笨到跑回去吧?也不曉得那老頭神智恢復了沒有,突然發瘋起來像那天拿酒瓶要砸人的機率還是很高的……
不過,那老頭通常都在喝酒,喝成那樣,現在又這么暗……大概也認不出來吧。
「哎──不好啦、出事了出事了,蕭家又出事啦!」
從那邊巷尾奔來一個大嬸,稀薄的印象中似乎是之前隔壁的三姑六婆之一,而我還搞不清楚她說的出事是什么,就見她看到我后突然改變了沖刺方向,直直往我這里跑了過來。
「你是蕭家那孩子吧?你們那個跟了男人跑的女人快被蕭家那瘋老頭打死啦!」
我聞言一愣,恍然連忙反手抓住了她手臂,「妳說什么?」
「也不知道哪時候回來的?哎呀那瘋老頭喝酒回來剛好撞見她,手上的酒瓶就往她身上砸……」
心里某個東西倏然往下一掉,我鬆開了抓著面前鄰居的手,拔腿就往熟悉的方向狂奔而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071.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