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異性有感覺是什么意思_超級yin蕩的高中女1小雪

CH-6-小藥丸-3 基本上,無論戴蘋在五樓看過幾次,都還是看不懂籃球戰術,因此也沒太注意球場動靜,直到七點迎晨要回去吃飯,泰松說要晚一點再回去,事實上是想等戴蘋走了才離開,在迎晨不斷提醒下學會一點貼心,不想留她一個女孩子在空教室里。
「那我先走啰!」戴蘋微笑揮手說。 邊下樓邊發訊息,往窗外看去已經離球場外圍很近,剛在樓上看見那個黑色包果然是舜熙的,傳完訊息后,想說在這里看他什么時候才會發現。
這一等,就見舜熙邊看手機,邊拿起寶特瓶喝掉半罐……
「那不是剛剛那個辣辣隊長喝的那罐?嘖嘖!真噁!」戴蘋一臉厭惡心想。
在戴家每個人都有一套自己的餐具杯盤,從筷子到杯子都沒共用,這是當義消的父親從小教導的衛生習慣,也順便嚇唬女兒出去不可以亂吃東西,不然就會變的像巫婆那么丑,還會口吐白沫死掉……。
「反正與我無關!」戴蘋在嘴里嘀咕,悠哉走到體育館等,在置物柜后方靠近出口的老位子,能看見大片的玻璃門外,橘黃色舊路燈下常常會有幾只貓咪經過,戴蘋可以一個人躲在這里發呆很久。

練球八點才結束,有人提早十五分鐘進來等,戴蘋從一排置物柜空隙中偷看,就是那個啦啦隊長魏盈,拿出鏡子照個不停還乾脆拿出補妝工具,加了唇蜜、補了眼線、補黏有些脫落的假睫毛。
「是很正沒錯,但那個鼻子、嘴唇、下巴都很眼熟……分明是最近在網路上常見的醫美範本五官。」戴蘋心想,接著又在心里驚呼:「哇,那有沒有E阿!」見她把啦啦隊制服的V領下拉,還偷偷喬奶。
「那種弧度……難道也是假的?」戴蘋在心里評論魏盈的奶是真是假的時候,籃球隊員紛紛進來。
沖最快的是怕戴蘋等太久又抓狂的舜熙,姍姍來遲是那些辣辣隊員,等籃球隊員紛紛從淋浴間走出來,一眨眼的功夫已經被其他啦啦隊員連哄帶騙拐離現場,戴蘋一旁偷瞄直覺情況有些微妙,但也沒多想。

現在是冬天,但自從七點喝了那罐水之后,舜熙覺得今天似乎沒這么冷,就連淋浴間只有冷水也變得不這么刺骨,心想最近的氣候真異常。
殊不知那是集郵女王的特製小藥丸,嗨于無形無色、不可自拔,但剛剛已經浪費一小時體力,藥效是沒那么神奇了,這點也在魏盈的計算中,認為靠深長事業線、白皙長腿、纖細腰身、完美臉龐,還是能搞定!
此時舜熙正在置物柜換上短袖T恤,心想:「今天這么熱,外套可能穿不到了,應該放這呢?還是帶回家明天早上穿呢?」一轉身,就看見……
以下()中內容將忠實呈現舜熙當時的想法。
魏盈(莫名其妙)嫵媚的靠在置物柜上,用(我沒興趣的)事業線瞪著他,手指輕滑過(唇蜜涂太多的)嘴唇,眨著(什么奇怪死魚眼瞳片)大眼睛,漸漸往舜熙身上靠近(身上味道是浴廁芳香劑?)……

「如何?心跳加速了吧!嗯?」魏盈撒嬌說。
「加速?這么說來是有點……」舜熙心想。
「藥效是不是還沒發揮阿?」魏盈搭在他肩上嘟著嘴打量心想,因為舜熙始終沉默。
舜熙趁她的香水味遠離時,忍不住用力吸了一口氣,以免窒息……
「上氣不接下氣了嗎?哈哈!」卻被魏盈這般自以為,雙手立刻纏上他的脖子,一百七的身高和E罩杯把他固定在置物柜,差點推倒一旁幾個空柜。
「妳到底想干麻?」舜熙不斷轉開臉掙扎說。
「看你想干麻就干麻啰!」魏盈笑說。
此時舜熙的確感受到冷汗直冒、心跳忽快忽慢、腦袋有些暈眩,但還是想辦法趁隙閃避魏盈,跌跌撞撞往出口的方向去,心里只記得:「戴蘋一定還在這……」抬頭就見戴蘋站在道具堆旁,橘黃色燈光讓舜熙清楚看見她嫌惡的眼神真實,竟讓他感到一絲害怕。

「你想去哪?今天是逃不掉了!」魏盈靠在置物柜,眼角余光以為戴蘋只是被嚇傻的路人,毫不在乎。


CH-6-小藥丸-4 目前局面呈現三角狀態,戴蘋側對出口且離出口最近,再來是不知所措的舜熙站在戴蘋左前方,四目相接,十分無言,最后是靠在置物柜看向舜熙的魏盈,三人幾乎呈現正三角的距離。
魏盈悠哉走向快到手的獵物,同時舜熙用眼角余光察覺,卻往戴蘋的方向前進,魏盈看著舜熙出乎意料的往別人走去,情急之下加快腳步,說時遲那時快,三個人的距離近到伸手可及……
舜熙就站在戴蘋面前,輕托她的背幾乎碰到鼻尖的距離看著她,當下舜熙驚訝自己的心臟簡直快爆裂,比起被E罩杯貼著還夸張的加速度跳動,望向戴蘋的眼神變的迷濛……
「你寧愿選那種一無是處的路人,也不愿意選我嗎?」魏盈怒斥。
「一無是處?」戴蘋心想,轉頭看她,心中對異性有感覺是什么意思_超級yin蕩的高中女1小雪對異性有感覺是什么意思_超級yin蕩的高中女1小雪莫名火大。
「對!就算要選,也是她,不是妳!」舜熙冷漠的眼神殺向魏盈。
魏盈惱羞成怒瞪了一眼「一無是處的路人」轉身離開前還大吼一句:「我不會輕易放過你,就只剩你一個,給我等著!」然后大力的關上體育館入口的門。
「磅!」的一聲嚇到戴蘋,才短短一秒眨眼瞬間,舜熙吻了她。
戴蘋腦袋一片空白持續短短兩秒,容易冷靜的遺傳基因,讓她想起剛剛那句有點過份的話:『對!就算要選,也是她,不是妳!』于是提腳用力一踩!
「噢!」舜熙瞬間清醒,低頭抓著腳,等著聽見被罵的聲音。
「磅!」又一聲關上門,戴蘋頭也不回的離開體育館,一句話都沒說。
「喂……戴蘋!」舜熙立即追上去,她卻加快腳步,此刻冷風總算讓他感受到低溫,無奈追喊。

「他以為我跟那個集郵女一樣賤嗎?為什么拿我跟她相提并論?」
「『對!』是什么意思?同意她說我一無是處的意思?」
「『就算』是很逼不得已嗎?我有逼你選我嗎?哼!」
「老娘這輩子還沒這樣被羞辱過,真是草泥馬吃馬泥草的乾!」
「還以為你可能是個好人,真是『好個人渣!』我瞎了我!」
「還引狼入室了?真的要報警把他抓走才對!」
「相由心生,那種壞模樣根本是他內心的寫照!」戴蘋一肚子的氣話,完全聽不見后方的呼喊。
走到接近住宅區的巷子,戴蘋突然想起這件事情應該現在就解決,不然回家又會破壞氣氛,戴安又要加油添醋惹的氣更難消,于是停下腳步,低頭沉思三秒后回頭,舜熙就站在身后。

「你有什么話要講嗎?」面無表情的生氣更恐怖。
「我……」舜熙心虛的低著頭,眼神飄忽。
「你那句話是什么意思?」面對戴蘋質問, 舜熙沉默,想不起是哪句,當時頭昏眼花的。
「什么叫做『對!就算要選,也是她,不是妳!』?我跟她一樣低級嗎?還是我就是一無是處的路人!」
此刻戴蘋活像犀利法官,清晰的質問一點都不像大學生,更別說是主打可愛風的女大生。
「我沒有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沒別的意思阿……」
「喔,那個吻也沒別的意思,那你是拿我當擋箭牌啰?擋箭牌活該替你擋刀擋箭,擋死也沒差啰?」
戴蘋一句句更犀利,沒有放大音量、大吵大鬧,但話里飛刀,刀刀往舜熙刺就夠他受的,還加上瞳孔散發的冷漠比冬天晚間九點的風還冷……
「本小姐是你金舜熙老大隨身攜帶的防彈衣,那些你不喜歡的粉絲,都由我來擋,那是我的任務……」
「別說了。」
沉默凝結了空氣。

至今除了對客人和上司(都是錢源)以外,沒跟任何人道過歉的舜熙,真心誠意的感到愧疚。無法解釋卻迫切的希望被原諒,感到自己不想失去的不只是包吃包住在戴家屋檐下……
沉默那幾秒他知道自己就算道歉也不一定能挽回什么,因為從沒看過戴蘋這么咄咄逼人,經過這番相處的日子讓他對戴蘋有些了解,在家她總是依賴家人,表面上強勢語氣更像是她在示弱,希望別人替她完成那些做不到的事,家人的包容和妥協是一種互相的默契。
此刻她的冷言冷語可以聽出她有多受傷,舜熙只是打從心底愧疚的說:「對不起……」
之后又是一陣沉默,手機神奇的都沒響過,彷彿是家人們給予的空間。
「我不想說了。」戴蘋丟下一句就往家的方向快步走去。

開門瞬間,房子里的空氣也好像凝結了,今天戴媽很早就睡了,戴安戴著耳機繼續努力檢討模擬考,客廳沒有任何人。
這點戴蘋習慣了,以前戴爸戴媽吵架,兩姊妹也會消失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并且安分的執行分內任務,隔天還得若無其事跟他們聊天,偶爾還必須故意用些話術讓他們提早和好,但這些只適用于小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20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