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的乳汁 完整版_跪著趴好屁股翹起來瀟湘溪苑

【柒】紅顏為君簪 寶寶忘情的凝著它,直嘆樣式別出心裁,栩栩如生,一眼瞧著就讓她喜歡上了。
然而她追隨玉簪的目光始終沒逃過夜刀的眼睛,只見她瞧得歡喜,卻又一下子滿臉失望,嘟著唇的模樣像是吃不到糖的孩子。
夜刀嘴角微微拉勾,立刻明白她是喜歡那蝶戀香玉簪的,恐怕也是因為喜歡而得不到感到惋惜吧!
此時,競標開始,寶寶已經聽到從隔壁雅間傳來的聲音,十分乾脆的喊道:「五千兩銀。」
五千兩起跳的價位,立刻讓現場一半的官家小姐喊不下去,但還是有不少人為了玉簪又喊上更高的價錢,「六千兩銀。」
寶寶抬眼一瞧,喊價的人正是和容巧巧一同前行的男子,據玉兒所說,他就是容丞相的大兒子容光祖,隔著香云紗還是能看見他一張還算體面的外型。
「八千兩銀。」這時容家兄妹隔壁的雅間也喊了價。
寶寶望過去,對方似乎不愿意讓人看到他的模樣,黑色的香云紗只看見一點點影子。
「一萬兩銀!」此時,在她隔壁的雅間又開口喊價了,似乎學著他對面的人喊高了兩成。
寶寶在心底歎服著,想不到這蝶戀香玉簪竟然有這么高的價值,不過他們喊的價位可是天價呢!她一個窮酸的小公主哪里買的起。
「一、一萬五千兩銀!」容光祖苦著臉,艱難的喊出了價,看著妹妹一臉勢在必得的模樣,實在不得已被趕鴨子上架。
「五萬兩銀!」隔壁雅間的人似乎又喊出更高的價位,頓時讓寶寶好奇著對方的身分,竟然愿為蝶戀香玉簪折腰呢!
「還有人要出更高的價位嗎?」說話的是萬芢彌。
寶寶此時看向容家兄妹和他們隔壁雅間的人,似乎都在掙扎猶豫著。
容巧巧悶著小臉,推了推一旁大哥,有意讓他再喊更高的價位,可這次容光祖說什么都不愿意,為了一只玉簪整整要花掉他半年的月俸,他可不愿意,丞相府的錢也不是這么花的。
「既然如此……」萬芢彌見無人回應,正要宣布得主時,便聽見容家兄妹隔壁雅間傳來一道清朗的聲音。
「十萬兩銀。」對方話一落,聚賢樓只剩下一波又一波的驚歎聲。
「哇!十萬兩銀吔!」寶寶吞了吞口水歎道。她換算下來,等同于現代的百萬吔,這人家里還真不是普通的有錢呢!
萬芢彌目光鋒利的看著黑色香云紗遮掩住的雅間,眼神中的詫異不比其他人少,他也想不到這簪子竟然可以開出如此天價,那間包廂的主人到底是誰?
「還有人要出價嗎?」他環望四周,見其他人都保持著沉默,不是猶豫而是沒人想再喊價,因為大家都知道那玉簪的價位恐怕沒有到十萬兩的價值。
然而就在他正要做出決定時,一道洪亮的聲音劃破沉靜的空間,迴蕩在聚賢樓的每個角落。
「一萬兩黃金。」
寶寶聽到這個價位時整個人傻愣住了,然而她愣的不是這個價位,而是說話的人。
于是她緩緩轉過頭,如同其他人一樣,不敢置信的看著喊價的夜刀。
夜刀依舊面無表情,彷彿喊出的價位對他來說一點都不痛不癢。不過明白的人自然是知道夜豐城絕對有這本事出下這個價錢,只是大家在心里臆測這個玉簪他是要買給誰?
隨著時間分秒過去,萬芢彌最先從這震撼中清醒,只是他沒想到最終出這價位的會是“他”。
當然不用他想也知道這玉簪絕對不是買給容小姐的,一定是買給那個讓他動心的十三公主,這個冰山終于還是愛上她了吧!
「還有人要出價嗎?」萬芢彌喊著。
這下子所有人都緩過了神,目光重新回到臺上,叫價十萬兩的主人似乎變得安靜不吭聲,一雙眼直勾勾盯著寶寶這里,似乎在探究什么。
「既然如此,蝶戀香玉簪就歸夜豐城的少城主夜刀了!」
聞聲,寶寶頓時清醒過來,轉身看向夜刀,第一次遲鈍的感覺,夜刀買下玉簪是為了容巧巧,心底不禁悶壞了。
「你買這個干嘛!這么貴,為了她也不是這樣吧!」氣咻咻說完,寶寶再一次憤然離去。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夜刀反覆咀嚼她話中的涵義,終于他豁然開朗,才知道她誤會了,于是正想追過去,正好看見拿著蝶戀香玉簪走來的萬總管。
「夜少爺,這是您的簪子。」萬總管將裝有簪子的檀木盒遞上給他。
夜刀接下檀木盒,看也不看內容物,便打算離開。
這時萬總管又開口了:「夜少爺,我家主子問簪子的錢什么時候能收?」
然而夜刀聞言看著他深思了一會兒,烏木般深邃的眸子閃爍著高深莫測的幽光,嘴角忽而勾勒起一抹危險的笑意,叫萬總管看了不陣頭皮發麻,跟著便聽見他說道:「錢,就從你家主子那里拿,我想他會樂意替我出這簪子錢的。」說完,邁步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臉錯愕,額頭上冒著細汗的萬總管。
夜刀走下二樓到一樓,瞧見站著不動的玉兒,心里一陣好奇,她不是應該跟著公主的嗎?于是問道:「玉兒,妳有瞧見公主嗎?」
玉兒無奈的看著他說道:「公主要我“站”在這里不要動,她要一個人出去走走。」
聞言,夜刀嘴角抽著,沒想到這玉兒還真不是普通的聽話,后來他又問:「公主是往哪走的?」
玉兒瞧著湖畔的方向,嘟囔道:「那邊!」
夜刀事不宜遲的往湖畔方向走去,然而才到門口,便瞧見巧巧,他頓了頓腳步,說道:「巧巧,妳還沒走呀!」
巧巧星眸半垂,藏著淡淡的不滿,似乎聽出他有意趕她的意味。不過她瞅著他拿在手上的木盒,小心翼翼的問道:「這玉簪你是要送給誰的?」
夜刀一愣,看了玉簪又看了她充滿渴望的一雙眼神,便立刻明白她話里的意思。然而不知為何,比起巧巧他更認為公主更適合戴上它,于是略含歉意的語氣對她說道:「對不起巧巧,這玉簪我是打算送人的,若妳喜歡我下次叫萬芢彌為妳打造一只。」說著,人已經繞過了她往湖畔走去。
背著他已遠去的身影,巧巧身子隱隱顫抖,面色難堪,泛紅的眼眶盈盈泛起薄薄的一層霧氣,彷彿受到了莫大的屈辱,痛恨不得。
這時的寶寶負氣走到湖畔,皎月當空和她現在的心情恰恰相反。
眺望著一望無際的湖畔,寶寶凝思片刻,索性就坐在湖邊上的石頭,脫掉腳下的繡花鞋和足衣,浸泡在水里玩水。
「啊!這里空氣真好。」邊踢著水,寶寶深吸口氣,感歎現代的空氣終究不比古代,充斥著甘甜的香氣,聞著心情也會不自覺的就跟著好起來了。
只是當她又想到夜刀為了容巧巧天價買下了那蝶戀香玉簪時,胸口悶悶痛著,于是乎,她趁著四下無人,對著湖畔大聲罵道:「夜刀你是個大笨蛋,大木頭。」
夜刀走來的腳步頓了頓,看著對湖畔罵他的人兒,無奈苦笑著。
不知是否狗仔追隨慣了,寶寶感覺一陣目光緊緊跟隨著,下意識警覺的回過頭,登時看到夜刀滿臉無奈的表情站在她身后,錯愕的愣了一下,不過旋即回過神。
「你來干嘛?你不是應該去找你未婚妻的嗎?」寶寶知道他一定有聽到她罵了他,不過她一點都不后悔,他本來就欠罵。
夜刀聽見她酸溜溜的說著,心情忽然大好,既而邁步走近她。只是當他看到她脫掉的繡花鞋,一雙光潔白凈的小腳赤裸裸的泡在水里,頓時一陣醋勁大發。
“該死,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怎么辦,這女人難道不知道何謂羞恥心嗎?”他在心里忖道。
寶寶看著他越來越陰沉的臉,覺得一陣莫名其妙,嘟唇想著,剛才不是好好的嗎?怎么說變臉就變臉了。
不待片刻,夜刀忽然走近她,寶寶可以感覺他身上一股冷颼颼的氣流,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剩下一雙大眼不甘示弱的迎視著他。
看著他越來越接近的身影,說道:「干嘛臭著臉!」
「你不知道一個女孩子不能露腳給別人看嗎?」他的聲音里壓抑著即將爆發的怒火。
寶寶一聽立刻明白了,在古代本來女生就是很保守的,所以現在她露腳丫子算是尺度很大了吧!不過從他的反應看來,他應該是很關心自己的,可是為什么還要幫容巧巧那斯買玉簪。
想到這里,寶寶火又上頭了,忍不住的惡作劇朝他踢水,潑得他們身上衣服都是水漬,自己還樂得開心哈哈笑。
「妳──」瞪了她一眼,看著濕淋淋的衣裳,夜刀眉頭緊鎖。
寶寶不怕死的朝他吐舌扮鬼臉,然而下一秒卻見他沉著臉蹲了下來,忽地抓住她的雙臂,頓時她才發現自己真的惹惱他了。
「你、你要干嘛?」咕咚一聲,她吞了吞口水,驚恐道。
夜刀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不生氣,只是冷冷道了句:「閉上眼!」
「為甚么!」寶寶故意瞪圓了眼,心想要她閉就閉那她多沒志氣。
「嗯──」夜刀兩眼一瞇,寒意逼人,頗帶著威脅的意味。
然而這次,寶寶終于還是被他一張萬年不化的冰山給威嚇住了,緩緩閉上了眼,小嘴帶著怨言嘟囔著:「這次放過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
當她閉上雙眼時,夜刀清冷般的面容,總算是緩和了下來,雙眼火熱熱的凝視著她,淺笑道:「我又怎么惹妳生氣了!」
「你還說,你竟然花了一萬兩黃金買了蝶戀香玉簪,它明明不值這個錢。」或許是閉上了眼睛,心里憋著的話原來說出不難。
夜刀聽了呵呵一笑,說道:「區區一萬兩黃金妳以為我會心疼。」
聽見他的笑聲,寶寶就更氣了,言下之意是為了容巧巧難道連天上的月亮都要摘給她,真是個笨蛋!
這時,夜刀詭笑的看著她,忽道:「莫非公主妳吃醋了!」
聞言,寶寶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兩頰微微泛紅彷彿像是被說穿了心事,跟著便聽見她心虛的聲音傳來:「誰要吃你的醋呀,你想得美!本小姐長這么大還真不知道“吃醋”兩個字怎么寫呢!」話說著,她便感覺額前的髮絲有一陣熱風拂過,鼻尖充斥著他身上淡淡的香氣,不知為何聞著那味道,她竟然覺得好緊張。
夜刀聞而反笑,烏木般深邃的眼神看著她,洋溢著淡淡的柔情,嘴角的弧度也完美的到位。
此時,他小心翼翼得拿出玉簪,緩緩的靠近她,動作很輕的將簪子斜插入她結的髮髻之中,栩栩如生的蝶戀香玉簪戴在她柔軟的髮絲上,為她增添了楚楚動人的嬌態──
☆------------------------☆
作者的廢話時間:
第六章的時候,因為表態過劇情會有帶些浪漫因素,后來打字發現已經超出我原先預計的範圍了,所以這章字數比較多,希望能實踐我說過的話。
至于看不出哪里浪漫得看倌們,恐怕不是你們沒有浪漫因素,是我呈現得不夠好,自我感覺良好罷了!哈哈 (●’ω`●)
至于金錢換算,各位看倌看看便罷了!不要太計較蛤 ?(*’?`*)人(*’?`*)?
明天要繼續朝心有麟兮前進唷!努力的寫寫 (?′?`?)

【捌】納蘭兄妹 ?怦怦──怦怦──
心跳飛快,寶寶緊張的吞了吞口水,聞著他身上特有的淡香,告訴自己一定要鎮定,不能受他影響。
然而當她意識到他的舉動和頭髮上傳來的觸動時,便再也無法假裝了。緩緩地睜開雙眸,不經意的瞥見他拿在手里的木盒,當下震的她腦袋一眩,詫然的抬頭看他。
夜刀似乎沒有意外她會睜眼,迎上她一雙清亮的眼睛,輕揚著嘴角,自然的抬手將她垂落在前額的髮絲勾到耳后,溫柔的舉止幾乎都快讓寶寶呼吸一窒,心跳顫動的更加厲害。
很久之后,寶寶眨著泛有淚霧的眼,喃喃道:「這髮簪……送我的?」
「嗯……」夜刀應了一聲。
寶寶撫摸著頭髮上的玉簪,內心漲滿滿著感動,嘴角的笑容如同綻放的荷花燦爛,久久閤不攏嘴。
凝著她發自內心的微笑,夜刀心跳漏了一拍,視線不能移。恍若這一瞬間他才明白,只有這個笑容,這個小女人才能牽動他內心最深處的悸動。
半晌,看見他凝著自己的臉發呆,寶寶立刻知道自己已經暴露太多情緒在他面前,于是嘴角的笑容收斂,昂著下巴佯裝淡定的說著:「你別以為這樣討好我,我就會讓你好過,我可不欠你人情,等我有了錢我就還你。」
夜刀回過了神,哪里不知道她這點脾氣,故意說道:「我沒這個意思,而且這錢是萬芢彌出的。」
這一番話說出,寶寶大眼賊溜溜的轉了一圈,旋即陰惻惻的笑道:「是嗎?那就不用還了!」
「你們倒好,一個個是奸商,非得讓我傾家蕩產不可啊!」萬芢彌不知何時突然冒了出來,看著他們兩人,眼神充滿了無奈和凄涼。
遇到像夜刀這種損友他便認了,可連十三公主都這么扣門,他開慈善拍賣還得倒賠一萬兩黃金,難道是他上輩子沒上好香,碰上這兩個……嘖嘖!
「怎么,我可是在幫你積善事,你可是大善人、大活佛,救濟我這個吃不飽睡不暖的小姑娘也沒什么不對呀!」兩人緩緩站定,同時看向他,然而寶寶俏皮的眨了眨眼,一開口就是說得頭頭是道。
「妳吃不飽睡不暖!」萬芢彌差點悶岔了氣,瞪圓了眼上下打量著她,又道:「瞧妳身材勻稱,不乾不扁,一張臉也肉嘟嘟的,怎么吃不小可的乳汁 完整版_跪著趴好屁股翹起來瀟湘溪苑飽啦!」說完又瞥向夜刀,語氣輕佻曖昧的說道:「晚上還有夜刀幫妳暖床吶!哪里睡不暖啦!」
夜刀聞言皺了皺眉,見他竟然如此大咧咧的盯著她瞧,有種想戳瞎他雙眼的沖動。不過在聽到他下面那句,刺激的他嗆咳了數聲,冷眸帶刺的瞪向他。
寶寶聽了自然是不害躁,這類腥羶話題在現代也不過是雞毛蒜皮,于是伸出小手堂而皇之的勾搭上夜刀的肩膀上,巧笑道:「怎么,難不成你嫉妒啊!」忌妒自己得不到夜刀,最后這句她在心底加注。
只是她渾然不知道,自己的這一番話卻引來其他兩人的誤解。
萬芢彌目光幽深的看著她的笑顏,心微微在顫抖著,習慣偽裝的笑容慢慢的柔和了起來,如桃花般的俊顏越發傾城絕代,模樣煞是惑人,看得寶寶是一愣一愣,差點把持不住。
夜刀見狀不悅得皺起眉頭,胸口彷彿有一把怒火熊熊燃起,酸到骨子里頭去了。
「十三妹,妳還不快住口!」
同時,一道甜美夾帶著不悅的低叱聲突然插入,三人默契的往身后看去,便看見有兩個人,一對俊男美女正緩緩走過來。
寶寶滿眼詫異的看著他們,從他們身上不凡的穿著不難看出顯貴的身分,而且那個女子還叫她十三妹,如若沒意外的話,他們應該就是這身體的親人吧!
心里想著同時,已經見到萬芢彌和夜刀他們微微施禮,朝他們喊道:「見過五皇子,十二公主。」
納蘭芝若微微頷首,一雙大眼瞅著萬芢彌,毫不隱藏自己的傾慕。不過下一秒轉眼看向寶寶,劈頭就是一陣叱罵:「十三妹,妳一個女子怎能隨意勾搭在男人的肩膀上,還不快把手放下。」
寶寶黑眸不悅的瞇起,向來只有她訓人哪里輪的到別人教訓自己。倏地,她臉色一變,嘴角勾出一抹優美的弧度,自顧自的說道:「我手痠不行,靠著一下嘛!」
納蘭芝若眉頭一皺,看著她刺眼的笑容,心底不滿她的反抗,嗤道:「幾個月不見妳膽子倒是變得不小了。」
寶寶無所謂的笑笑,諷道:「是呀!外頭不比宮中,小妹我總算是見識到什么是人心險惡,膽子自然要大些。」
她從玉兒那里聽說了自己的身世,眼前這位十二公主納蘭芝若從小最愛欺負她了,還動不動就陷害自己的讓她被皇后罰跪。以前的納蘭寶寶或許是個軟柿子,可現在的她可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新時代女性,怎能容許自己被人欺負,就只知道哭呀!
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我就讓妳吃土去吧!
納蘭芝若聞言是臉色慢慢變得陰沉。這十三妹難道是在暗喻自己嗎?以前在宮中自己常常以欺負她為樂,又見他沒母妃撐腰,自然默不敢吭聲。如今她翅膀長硬了,懂得保護自己了!
聽著她們的對話,納蘭安若饒富興味的看著多月不見的十三妹,發現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是什么改變了她?難道真如她所言,外頭不比宮中,所以才將膽子給練大了。
這時,寶寶目光瞥向納蘭安若暗自打量著,只見他模樣看起來人畜無害,和顏悅色,不過心里頭的那把斧子,以她多年識人的眼光,絕非等閑之輩。而且出生帝皇之家又怎么會沒有爭斗之心呢!這些她從劇本里頭也看過不少,絕對少不了一二的。
眼看氣氛一下子冷凝了不少,萬芢彌和夜刀面面相覷,他們雖然不知道十三公主在宮中是過著什么樣的生活,不過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于是彼此交會了一個眼神,才決定由萬芢彌打破這冷沉的氣氛。
萬芢彌笑道:「五皇子、十二公主,在下前些日子引進了南疆特有的龍井茶,不如陪在下品嚐品嚐,意下如何!」聽聞五皇子愛茶成癡,他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果然,納蘭安若聽著,眼睛登時一亮,喉嚨咕咚了兩聲,自然抵擋不了好茶的誘惑。
可納蘭芝若可沒這么好哄,她看著寶寶,又看向她頭上的玉簪,眉頭又是一擠,霸道著語氣說道:「十三妹,我母妃的壽誕在即,今日我和五哥就是沖著這玉簪而來,看在母妃對妳還不錯的份上,妳就把玉簪轉賣給我吧!」
寶寶聞言皺緊了眉頭,顯出她此刻不悅的心情,不過很快的她也收拾好心情,回她一個無害的笑容,說道:「憑什么?貨物已送出,怎么還有轉賣的道理。」
「這么說來,妳是不愿意啰!」納蘭芝若臉色登時一沉。
寶寶聞言無辜的眨了眨眼,旋即變臉一冷,說道:「不是不愿意,是我不屑賣給妳!」
「納蘭寶寶!」納蘭芝若腳一跺,氣咻咻的瞪著她。
此時,納蘭安若便靠了過來,知道自己不出面不行了。以他親妹的個性,恐怕也不是個會善罷甘休的主,于是說道:「十二妹,不要再說了,十三妹怎么說也是一家人,妳可不要做出侮辱皇室體統的行為。」
納蘭芝若聽了,才正想反駁,便被五哥一雙銳利如劍的目光給威嚇住,兩唇緊閉,滿臉郁悶。
納蘭安若一開口,寶寶便聽出他就是那個坐在她隔壁雅間,一開口就喊五千兩銀的男子。
跟著,納蘭安若抬眼看向寶寶,柔聲道:「十三妹,妳十二姐性子急躁,又是為了母妃壽誕才會說出這些話的,妳就別和她一般見識。」
「當然!」寶寶嫣然一笑,心里頭又忽然冒出一個小泡泡,說道:“誰想跟個小屁孩一般見識。”
納蘭安若眉頭一挑,凝視著她臉上的笑,無論是虛假否還是真心,都無可磨滅這個十三妹已經變得不一樣了。于是一個念頭閃過,眸中發出精光,對她說道:「十三妹,過幾日母妃壽誕,父皇辦了壽宴,妳也一起共襄盛舉和五哥一起回去吧!」
寶寶愣了一秒旋即緩過神,巧笑回道:「我還是算了!沒有皇后允許寶寶怎么能私自回京。」宴無好宴,去了準沒好事。
「這點妳不用擔心,五哥一會兒稍個訊息給皇后娘娘,想必她老人家會愿意的。」話說著,納蘭安若已經轉往萬芢彌的方向,說道:「萬公子請!」
萬芢彌微微一 笑,立刻反應過來,「請!」
于是不待寶寶回答,納蘭安若拉著半推半就的妹妹,離開了寶寶的視線內。
寶寶咬著唇,不悅的看著納蘭兄妹的背影,心中那把火快燒到天際了。想不到納蘭安若竟然最后給自己來這陰招,可惡!這下想不回去都難了,那她閑來的安逸日子可就沒有了。
夜刀將她的情緒都看在眼底,也從他們兄妹的對話聽來,大概就能猜出個所以然,知道她接下來的路定不好走。為此是盈滿著不捨,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握住她的。
手心傳來的熱度,奇蹟似的撫平了寶寶的不安和怒火,抬眼對上他的雙眼,微笑說著:「我沒事!」
夜刀點點頭,手依然是沒有放開,并且包覆的更緊,亦如他此刻的心情,不想放開她。
☆------------------------☆
耶!寫完這篇也是累呀!
因為從表情到感觸每一個動作表達,都要十分的細膩,嗚嗚…寫完真開心。
話說,亞羋斯的靈感來源,出自于印度歌舞,我喜歡女主角大眼溜溜轉的靈動,幾乎每天看印度片成了一種習慣,而且當中翻譯出來的臺詞也很優美,可以作為參考。
目前暫定星期一二三寫攻心計,最少一章到兩章,因為要考量靈感上偶爾的缺失,可能寫不出好文。心有麟兮是四五六日,最少也是一,二章,希望大家可以諒解,也可以留言告知我的文章缺點,或者給我動力。。。嘻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319.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