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決定想寫什么、不想寫什么之前,先想想自己能寫,不能寫什么

我喜歡阿蘭·德波頓。
在決定想寫什么、不想寫什么之前,先想想自己能寫,不能寫什么在決定想寫什么、不想寫什么之前,先想想自己能寫,不能寫什么
我喜歡才子才女。阿蘭·德波頓既有「英倫才子」之譽,一身才華可想而知。他著述勤快,但嚴格說,都不算是純文學創作,所以有才子之譽,無非博學多聞,善于融會貫通,消化各種議題,再以深入淺出方式與迷人多變的形式,傳達知識。

阿蘭·德波頓的強項是,他懂得用消去法,找到自己的定位。

他說,寫作之初,在明確知道自己想成為哪一類作家之前,先明確知道自己不可能成為哪一類作家。他自認當不了小說家(「我講不來故事,我發明不了人物。」),也當不了詩人,而且做不來學者(因為不想墨守學術規范)。

這個不行,那個不成,最后只剩下一個最適合的寫作形式,也就是他現在享譽全球的隨筆。

隨筆難寫。隨筆作家,既要反映社會議題,以及人類生存的問題,又要以話家常的方式表現。依阿蘭·德波頓的標準,隨筆作家必須熟稔所寫的主題,必須用個人化的調子來寫,讓讀者讀起來像跟朋友談心。
在決定想寫什么、不想寫什么之前,先想想自己能寫,不能寫什么在決定想寫什么、不想寫什么之前,先想想自己能寫,不能寫什么
阿蘭·德波頓初習寫作,就決定盡量寫得簡單一些。這樣做要冒點風險,若寫得太簡單,會被認為文才不過爾爾。不過他旋即想到,要附庸風雅、裝聰明,實在再簡單不過,只要故作高深,讓人看不懂就成了。

讀者有種心理,發現有本書看不懂,會以為作者比較聰明,因而自慚形穢,這是受虐心理,因此寫得艱澀,沒什么了不起。阿蘭·德波頓想通了這一點,決意以日常用語寫作,避免文辭艱深、賣弄學術。他很清楚,他所關注的主題:戀愛、旅行、身分焦慮、美與丑、分離與死亡的經驗等等,和每個人息息相關。

相信大部分有志寫作之士,能當詩人就當詩人,可為小說家則為小說家,很少有人立志專攻隨筆,但形勢比人強,不適合或不擅長的事,勉強而為,也只能成為詩壇或小說圈的牛后。那還不如當個隨筆的雞口吧。

要或不要,是或不是,「選擇」向來是艱難矛盾的事。很多人求神問卜、移樽就教,就為了求索這類的一個答案。若不假他求,自己想通,就需要有自知之明,而自知之明就不是才氣了,那是智慧,是真正的聰明。
在決定想寫什么、不想寫什么之前,先想想自己能寫,不能寫什么在決定想寫什么、不想寫什么之前,先想想自己能寫,不能寫什么
當我年輕尚堪造就時,常有長輩親友勸我做這個做那個,考公務員、教書、開文具店、留學??,都好,不要整天抱著書,拿著筆。我固執,保守,心不動,身更不動。

以前沒有網路,沒人可以加油打氣,孤立無援時,強化自己信念的,往往就是一些名人小故事。不要小看這些勵志故事,讓自己相信所選擇的是擇善固執的「善」,就靠這些先賢軼事。

寫作者在思考想寫什么、不想寫什么之前,需要了解的,是自己能寫,不能寫什么,而這是每個寒暑假繁花錦簇般的文藝營不會教你的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49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