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貨這么多濕_這個反派萌吐奶

第十二章(6) 允沐馬上沖到客廳,揪著爸的衣領,氣沖沖的瞪著爸。
欸,有沒有這么夸張…
「只是一塊巧克力嘛~用不著這樣吧?」我苦笑著說。
「不,是一塊『幾百元』的巧克力,這兩個差很多!」允沐一臉認真的說,也不知道在認真什么。
「允心!妳不要插進來我們之間,這是男人的戰爭!」爸同樣也是很認真的說,他倆都神經不正常了……
我既想笑又想哭,所以我猜想現在我的表情一定是很扭曲的。
就在他倆互相乾瞪眼,我顏面神經失調時,家里的權威開口了,「吃、飯、了。」
雖然媽的語氣淡然,但我依然可以感受到這是一種「暗示」,即使意義相當的明顯。
爸和允沐非常識相的分開了,然后滿臉堆笑的坐到餐桌旁,彷彿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一樣。
在這一刻,我終于看到什么是媽媽的威力,根本是家中的神了。
當一切就定位后,我理所當然是開吃啦!只不過現在的氣氛好像不適合,因為我剛好夾在他倆中間,火藥味十足。
餐桌是正方形的,我和媽面對面坐,爸和允沐當然也是面對面啰。
相較于我,媽反倒是輕鬆自在,一如往常的淡定。
我由衷的覺得我們家的都不太正常,當然,除了「我」以外。
這頓晚餐就這樣「平安」結束了。
晚餐后我們都會吃些水果點心什么的,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就吃葡萄。
葡萄,是萬惡的根源。
爸頗有挑釁意味的故意把葡萄籽吐到允沐腳邊,允沐先是默默的看了一眼,接著立馬塞了一顆葡萄,非常豪爽的直接朝爸的臉進攻。
……怎么這么噁心啊?真是太沒衛生可言了。
我瞄了瞄廚房,媽正老練的洗著碗,看來五分鐘內她是不會發覺的。
但是,我最怕的是…媽已經知道了,然后在那邊裝無知,這小浪貨這么多濕_這個反派萌吐奶小浪貨這么多濕_這個反派萌吐奶樣后果更嚴重。
再看看眼前這兩個幼稚到一個可以的父子檔,我想我只能默默的搖頭加嘆氣了…不過我是一個有良心的女兒兼姊姊,當然不會坐視不管啦!
我一把拿走裝著葡萄的盤子,無奈的說:「不要鬧了,等等被『媽』看見就『完了』。」
聞言,或許是媽跟完了對他們產生作用了,他們立馬開始清理地上的戰績,效率是說多驚人就多驚人。
他們又再次讓我見證了一家之主的權威,果然驚人。
于是巧克力之戰圓滿落幕了。
可是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布丁到底是誰的。

第十三章(1) 「早啊。」我懶懶的走進教室,對著正在吃早餐的花癡打招呼。
「嗯,早安哇。」不知為何,花癡今天心情看起來特別好。
今天是星期一,非常夭壽的星期一,因為昨天明明可以睡到飽的,結果因為早起所以又沒睡飽,只能靠失戀后的那幾個小時補眠,然后今天又要早起,因此現在根本是在夢游啊~
趴在我冰冷的桌子上,冬天就是這樣,連想小睡一下,也會被桌子冷醒,再加上我又是靠窗的VIP特等席,保證讓你哀哀叫的那種,你們一定會想說把窗戶關起來不就好了,可是這樣我會有遇難的風險,我才不想根上現在最夯的流感,所以我寧愿冷也不要流鼻涕。
可是這樣又有一個矛盾點了,那我是在抱怨什么意思的,當然是因為我高興嘛。
捏捏自己的臉蛋,終于可以有短暫的清醒了,至少我現在是醒著的。
好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取暖了,冬天必備的當然就是暖、暖、包哩,但是,我沒帶…所以要使用B計畫,用雙手慢慢的搓,讓它們摩擦生熱。
就在此時,一句俗話應驗了,所謂皇天不負苦心人,老天看見渺小的我了,居然讓我在「無意間」發現了我的抽屜里莫名奇妙的冒出一包「暖暖包」!
真的,真的是無意間看見的。
是哪個好人遺落在我的抽屜里的,而且就是這么的準,剛好就掉在正、中、央。
想也知道,當然是有人放的,可是……是誰?
這讓我想起一件事——情人節巧克力事件,那時候好像是…魏子冬說是他送的吧?不過我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的,所以……這不是重點。回歸正題,這次又是誰?電影里的好像都是連續犯案的,因此我把那個不太有可能的人當作是第一嫌疑人。
就在我一邊思考一邊努力搓著暖暖包時,我彷彿聽見有人在呼喚我。
「誰啊?」我回過頭,就看見花癡一臉曖昧的指指外頭,順著望過去就看到魏子冬用小拇指朝我勾了勾。
什么啊?以為在叫小狗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53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