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貨 這么濕_這是教室.輕一點啊

第十四章(1) 春秋戰國時期,正式展開了。
這是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藉口想找人陪我吃吃點心約了花癡和秋仁,順便也找了魏子冬,雖然他上次干了那種事,但是因為我不太懂男生的想法,怕得罪秋仁,這樣就更糟了。
坐在咖啡廳里,我堆滿笑容看著眼前的花癡和秋仁,花癡滿臉不悅的把臉轉向另一邊,秋仁則是苦笑的看了看我和魏子冬,魏子冬無所謂的聳聳肩,似乎一點也不干他的事。
我嚥了口唾沫,首先打破沉默,「……欸,你們怎么啦?干嘛把氣氛搞的這么僵呀?哈、哈哈……」
魏子冬冷笑了一聲,不給我面子的說:「還裝?不是都知道了嗎?要就說清楚講明白啊。」
要假裝沒聽到啊夏允心,現在很重要,不要理他……
瞪了魏子冬一眼,我又揚起嘴角,「花癡,妳要不要喝些什么?」
花癡非常冷漠的瞥了我一眼,吶吶道:「白癡兼路癡,妳到底想說什么?如果是要我原諒他這個混蛋的話,免談。」
秋仁一聽,也不再忍耐,怒道:「什么混蛋?動不動就亂發牢騷,什么事都要我幫妳準備好,妳以為妳誰?公主嗎?我看妳也沒資格當吧?」
花癡「啪」的一聲把手拍在桌上,咆哮道:「對,我就是公主啊怎樣?不爽就分手啊!」
因為花癡的舉動,引來了其它顧客的目光,還好現在還沒有到尖鋒時間,不然明天可能會上蘋果。
秋仁也不甘示弱的吼回去,「好啊!誰怕誰?分就分!」
我用手肘推了魏子冬一下,低聲道:「你也說些什么吧?」
魏子冬看了我一眼,語氣淡然,卻不容分說,「你們要吵就出去外面,不要在這里丟臉。」
花癡和秋仁瞬間安靜了下來,乖乖的坐回去,低著頭不發一語。
我這時候才終于了解找魏子冬來這里的意義何在了,他的氣場足以抵過他們兩個人。
過了一會兒,花癡站起身,低著頭說道:「我有事,先走了。」語畢,她快速離開了現場。
秋仁愣了一下,也起身說要先離開,我以為他要像電影里面那樣跑去追花癡,結果他筆直的朝另一個方向走,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我無力趴在桌上,無助的問:「怎么辦…他們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
一只溫暖的大手拍了拍我的背,魏子冬語調柔和的說:「他們不會有事的。」
我瞬間抖了一下身子,他、他什么時候變的這么…溫柔了?
這時我聽到了魏子冬低低的笑著,我立刻抬起臉,不悅的看向他,問道:「笑什么?」
他指著我的臉,笑道:「我就知道妳會臉紅。」
這家伙……是混蛋!

第十四章(2) 偷偷看著花癡的一舉一動,我感覺自己像是變態,但這也沒辦法,畢竟她現在情緒起伏大,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拍桌大罵、斥責、嗆蝦,如果我再不會察顏觀色,可能就會被罵的無地自容了。
「看什么?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花癡疑惑的摸摸自己的臉頰。
「沒有啦~」我尷尬乾笑了幾聲。
花癡合上書,托腮看著我,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小心翼翼的問:「怎么了?」
她突然擰起眉心,嚇得我倒抽一口氣,深怕自己說錯什么。過了一會兒,她長嘆了口氣,我又問了一次,「怎么啦?」
她沒頭沒尾小浪貨 這么濕_這是教室.輕一點啊小浪貨 這么濕_這是教室.輕一點啊的說:「是不是真的結束了…」
我茫然的看著她,突然間恍然大悟,原來她還是喜歡秋仁的,只是一下子拉不下臉。
她露出一抹微笑,用空閑的手捏了捏我的臉,笑道:「干嘛一副突然領悟到什么了的表情啊?」
我不顧臉頰的微微痛楚,語重心長的說:「花癡,喜歡就要大聲說出來。」
語落,她愣了一下,接著大笑了起來,像是我說了什么笑話一樣,我不明所以的看著她,心里有些不屑,我這是在講勵志名言,怎么妳笑成這樣,是要我情何以堪呀?
等她笑到喘不過氣,終于停止之后,我滿臉不悅的問:「笑什么?」
她拭去眼角的眼淚,「妳為什么會想說這種話?」
我翻了個白眼道:「妳不是在想秋仁了嗎?所以喜歡不是要大聲說出來嗎?我有說錯嗎?」
她像是變了個人似的,立刻垮下臉,「誰在想那個混蛋了啊?」
我屏住呼吸,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低下頭,等待被她炮轟。
「我只是……」她頓了頓,「有些在意他而已……」
我倏的抬起頭,驚訝的看著她。
她勾起一抹苦澀的笑,「白癡,我真的好羨慕妳,妳總是一副無憂無慮的樣子,又不用操心成績,不用擔心愛情,反正魏子冬是跑不掉的……」
…什么叫做不用操心成績,我也是有在顧的好不好?只是這是隱性的而已,還有,魏子冬跑不掉是什么意思?我有用繩子綁住他嗎?然后,我也是有煩惱的啊啊,花癡就是一個大麻煩……
我偷偷翻了白眼,說道:「妳可以跟秋仁說清楚呀?」
她看了我好一會兒,搖了搖頭,嘆道:「妳根本一點也不懂……」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53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