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涚我和村里的老婦們_進入朋友新娘好緊

第十五章(3) 隔天,我約了魏子冬,他也赴約了。
用小匙子攪了攪面前的咖啡,原本白色的糖漿變成了一圈圈的白色旋渦。看著這樣的咖啡,我有點捨不得喝,沒想到自己也可以拌得如此均勻。
「妳到底玩夠了沒?」對面的魏子冬冷冷的問。
「嗯哼。」放下小匙子,我用手撐著頭,定定的望著魏子冬,被我這樣突如其來、不可忽視的注視,魏子冬顯然愣了一下。我放下手,坐直身子,面無表情但語氣卻無比從容,「現在很幸福吧?因為有她。」
魏子冬沉吟了一會兒,又嘆了口氣,自然的說:「被發現了啊……」
我倒抽了一口氣,心跳加速,居然…居然是真的……我扯扯嘴角,保持淡然的口氣說;「喔是嗎,怎么之前都沒聽你說過?」
他啜了口拿堤,悠然的說:「沒必要告訴妳吧?」
微微皺起眉,我沒好氣的應道:「我都請你喝拿堤了,告訴我不過分吧?」
「喔?」他挑起眉,「好吧,這次破例告訴妳吧。」
我暗自叫喜,滿臉期待的看著他。
他又啜了一口,語氣依舊悠然,「我在公園里遇到了我姊——」他還沒說完,我就打斷了他,「等、等等!你怎么有姊姊?你…你不是……孤兒嗎?」
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妳不是知道她嗎?不然妳在說誰?」
我嘖了幾聲,吶吶道:「在說你這幾天混在一起的正咩啊!不會吧……那是你姊?不是你女朋友?」
他點了點頭,毫不遲疑的說:「是我姊啊,不是小說里那種什么失散多年的姊姊,是之前育幼院的姊姊,她很早就被認養了,很久沒看見當然會想多聊聊。」
育幼院……認識的…….大姊姊?這聽起來怎么怪怪的啊?
我皺了皺眉,半信半疑的問:「真的?」
他嗯了聲,「懷疑嗎?」
「沒有沒有,小的怎么敢懷疑魏大人呢?」我擺了擺手。
「白癡。」他冷冷的說著,又啜了口已經見底的拿堤。
我笑了笑,心里居然有種放了鬆的感覺,為什么啊……這種感覺?

第十五章(4) 「啊?育幼院的大姊姊?」花癡一臉質疑的看著我。
「嗯哼。」單手托著腮,我不以為意的答道。
「好扯小涚我和村里的老婦們_進入朋友新娘好緊小涚我和村里的老婦們_進入朋友新娘好緊……是不是他在亂坳啊?」她皺了皺眉。
是啊,真的扯,我也很難相信啊,可是,相信不相信又如何?他欺騙我又如何?至少,他還愿意編一個謊言呼嚨我啊……
咦?我干什么這么悲觀?這樣不像我啊!我可是樂天的夏允心啊!
「嘿~」花癡在我眼前揮了揮手,「妳在想什么啊?」
我笑了笑,隨手拿起筆在筆記本上撇了幾筆,一個眼熟的名字出現在了筆記本上,我輕聲的唸了出來,「魏子冬……」拿起立可帶,我用力的把那三個字涂掉。
啊~為什么又是他?我干什么一直想他的事?他、他又不是我的誰。
「喂,認真一點啊。」花癡用筆敲了敲我的額頭,似乎沒有看見我無心寫下的那三個字。
「是是是。」我敷衍的應道。
過了不到三分鐘,我又開始分心了。
腦子滿滿里都是魏子冬和那個莫名其妙的女生的事,我用力抓亂自己的瀏海,一旁的花癡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她可能覺得我讀書讀到瘋了吧。
深吸了幾口氣,我一邊梳好瀏海,一邊用近乎無人聽得見的聲音喃喃道:「夏允心~夏允心,不要再想那個人的事了,那與妳無關啊~專心,要專心。」
語落,我又抓亂了自己的瀏海,我真的覺得自己瘋了。
「白、白癡?」花癡一臉扭曲的看著我,說真的,她那個樣子真的很好笑。
清了清嗓子,我又梳了梳瀏海,傻笑著說:「我很好啊~哈哈。」
花癡又盯著我看了一會,點了點頭,又開始看她的書。
嗯……我抓亂瀏海的樣子應該很矬,不然怎么其他人也投以異樣的眼神看我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05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