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黃很色故事_雪乳好大揉捏

第十三回 輕撫著枕邊人的髮絲,一直到現在,希艾仍震驚于稍早的那個吻。
「為什么吻我?」雖然,那只是一個有如蜻蜓點水般的吻,希艾心中卻明白,曉婷心態上有著某種程度的轉變,否則依她的個性,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的,但,自己應該要開心的不是嗎?為何心中卻隱約感受到有股不安的氣息?
「不要問。」閉上眼,曉婷有些逃避。
她知道,她嚇壞希艾了,但被嚇壞的何只是希艾,就連曉婷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如此沖動,這不像她。
「我可以把它當成,其實妳也喜歡我嗎?」希艾心中早已有答案,只是她仍希望親口聽見。
「我……」緊咬著下脣,曉婷有些慌了,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
說到底,她不過就是組織里培養出來的一個殺手,殺手是不能有感情的,但現在的自己,卻深陷在希艾的情感中,動彈不得。
「別勉強,我只是隨口問問。」收起心中的失望,希艾并不打算強迫她正視自己的情感,對一個從小被壓抑住私人情感的曉婷而言,稍早的那個吻,已經是她最大的極限了。
「妳先休息,我去找書維談些事情,等會就回來。」體貼地將棉被稍稍拉高,希艾在曉婷額上落下輕吻,才起身離開房間。
當希艾來到書房,沒有意外地,紹維與書維早已來到。
「曉婷還好嗎?」書維起身,將位置讓給希艾,并為三人倒上一杯熱茶。
「嗯,沒事了。」希艾將稍早從書維那拿到的光碟放入DVD機中,墻上螢幕立刻出現一場手術的進行畫面。
「你說,威脅你的人是護士?」希艾指尖輕輕敲打著桌面,若事情真如書維所說,那么醫院的麻煩就大了。
「我不清楚她是誰,但從口吻聽來,似乎是醫院里的護士。」書維其實也不太清楚她是誰,更不知道為何她會有自己的電話。
「小弟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他才到醫院實習沒幾個月不是嗎?」紹維喝了口茶,他大概只有在談正事時語氣才會多少正經些。
「這場手術是個秘密,能進到手術房里的絕大多數都是爸爸的心腹,要說他們會動什么手腳我是不愿意相信的。」況且,這次手術事關重大,里頭的所有人都是醫師,就連書維這個準外科醫師在里頭,也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角色罷了,又怎么會有護士得知里頭的情況?看來,這事并不單純。
「和你們這陣子的麻煩有關?」紹維這次會回來也是因為接到父親的電話,雖然經由電話中已經得知曉婷的存在,但他仍不放心,因此才會連夜趕回。
「是的,我想你在傭兵界里應該也得到一些消息,這場手術是失敗的,至于失敗原因,我們到現在仍不清楚。」有些心焦的抓了抓頭,一直到現在,希艾仍不清楚失敗的原因,這應該是場成功率百分之百的手術,但為何會在手術進行不到半個鐘頭,就出現病人突然死亡的意外?
「原本姐想替大伙頂下罪名,但姐沒有任何醫師執照,再怎么樣也不會有人相信她是手術負責人,最后,在姐和爸的同意之下,由我冒名頂替。」因此才會出現最近的混亂情形。
「我知道妳們這么做是為爸的醫院好,但妳們不覺得太亂來了嗎?在不知道對方背景勢力的情況下,就做出這樣的事情,萬一出了事,誰能擔保妳們的生命安全?」紹維越說口氣越重,一想到自家弟妹有可能因為這件事而丟了生命,他的心就一陣緊縮。
「哥,能麻煩你幫幫忙嗎?」
「雖然聽到妳叫我哥哥讓我相當興奮,但這事難度太高,我可能無能為力。」原本已經準備拒絕的紹維,在看到畫面中躺在手術臺上的男子之時,卻又突然改口。
是他嗎?如果那男子的身份真如自己所預料,那么,也許并不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小弟,我餓了,去煮晚餐吧,最好煮得豐盛一點,花個幾個小時我也會忍耐的。」
聽出紹維話中之意,于是書維便順著他的意離開書房。
「妳很在意曉婷?」在確定書維已經離開到無法聽見兩人談話的距離,紹維這才再度開口。
「我喜歡她。」希艾沒有任何隱藏,直接將她的心意表露無疑。
「就算不會有任何結果?」
「什么意思?」一聽見紹維的話,希艾神經不由得緊繃了起來,她很清楚紹維的個性,一旦正經起來,那么所說的話一定有其道理,現在他會這么說,是因為發現了什么嗎?
「妳應該很清楚,妳們根本就是很黃很色故事_雪乳好大揉捏兩個世界的人,妳活在陽光下,而她,注定一輩子隱藏在黑暗的角落。」這是殺手的人生,也是定律。
「我要她。」不管要任何代價。
「妳想清楚了?要她的代價可是很高的,一個不小心,可能連全家的性命也會一起賠掉,就算會這樣,妳仍堅持要她?」那組織的強大是普通人無法想像的。
「我……」如果只犧牲自己的生命,那么希艾一定會義無反顧,但如果連家人也會受到傷害,那……
「姐,不要猶豫,妳好不容易找到妳的幸福,我一定會支持妳的。」不知何時又回到書房的書維,小跑步來到希艾身邊,要她堅持自己的決定。
「唉,真是輸給妳們了,算了,誰叫我是妳們大哥呢!」紹維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聳肩「好了,小鬼,這次真的要去煮晚餐了,等會我和妳姐商量好事情,要是還沒有晚餐可吃,我可是會扒了你的皮。」
聽到紹維威脅的語氣,書維再也不敢怠慢,連忙離開書房。
「好了,該談正事。」既然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那么接下來就必須開始計畫該如何搶人了。
「曉婷的組織跟我所處的傭兵組織一直是敵對關係,所以幫妳是沒有問題的,但我們現在有幾個麻煩。」若不是因為紹維也受組織委託,要他消滅死對頭,否則依紹維的個性根本不可能下來淌這趟混水。
「第一、我想妳很清楚,曉婷在接任務之前一定會服用一種特殊藥物,讓雇主藉由某種儀器進而達到控制的目的。」
紹維在等希艾點頭后,才又接著往下說。
「就我所知,那種藥物必須一個月服用一次抑制藥物,除非真的拿到解藥,否則曉婷一輩子都必須活在別人的掌握之中,當然,如果我們可以研究出抑制藥物,并且確保不會有其他人拿到控制儀器,那么不用解藥應該也是可以的。」那種抑制藥物并沒有所謂的副作用,否則不用別人動手,光副作用就夠組織內部的殺手好受的了。
「但該怎么拿到抑制藥物?」應該……不可能用錢買到吧?
「這就是麻煩的地方,這點,我需要徵求妳的同意與配合。」
「你說。」
「我要延長曉婷的服藥時間。」
「給我一個信服的理由。」希艾挑起眉,曉婷初來的那天,藥效發作的痛楚她全看在眼里,若沒有一個足以讓希艾信服的理由,她是不會這么做的。
「正常來講,抑制藥物必須一個月服用一次,若每次都延長一些時間,那么小弟應該可以從中得到一顆藥物做為研究。」書維雖然是學外科,但對于藥物仍是有些微研究,當然,最后那顆藥物應該會落入自己組織手中,畢竟能快速得知成份仍是最重要的事。
「我……」
「不勉強,妳再考慮。」雖然話是這么說,但紹維卻有自信,希艾最后一定會答應。
「第二、妳必須想辦法說服曉婷脫離組織,否則一切的努力都將白費。」這件事到是不需要紹維擔心,依希艾的個性,早在喜歡上曉婷之時,心中就一定有過類似的想法,所以將這件交給她處理,是再適合不過的。

第十四回 趁著書維與紹維出外採買,希艾趕緊把握機會執行與紹維的計劃。
雖說這件事家中三人早已得知,但希艾仍是覺得,只有她與曉婷單獨相處時,時機會比較合適。
不過,希艾還是高估了曉婷的情緒反應,當她將整個計劃詳細的說明之后,卻只換來曉婷簡單的三言兩語。
「藥沒有問題,但脫離組織,不行。」沒有經過思考,直覺便告訴曉婷應該拒絕。
不是不想脫離組織,若是可以選擇,曉婷也不希望自己的雙手沾滿血腥。
「為什么?」曉婷的反應出乎希艾意料之外,原先她設想,曉婷應該會很愿意脫離組織的,但為什么會拒絕?
「別問。」淡淡的丟下一句拒絕,曉婷清楚顯露出不想再談的表情。
「我……」仍想說些什么,但希艾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太急,否則好不容易和曉婷建立起的一點點情感,很快便會消失在自己的急躁當中。
「如果真的需要研究,直接找書維拿藥便可。」希艾等人的作法無疑讓曉婷為她們加上許多分數,其實那藥本來就是控制在雇主手中,若雇主真的打定主意不給,曉婷也沒有任何辦法,但她們卻愿意花時間與自己討論,證明她們是尊重她的。
「說到這。」希艾在外套口袋中東摸摸西找找,花了幾秒時間才找出稍早書維交給她的小盒子「這是當初簽約之時,那位老先生給書維的藥,現在我把她轉交給妳,真的難受就不要勉強,好嗎?」
經過這半個多月來的相處,希艾其實已經將曉婷的個性抓了個九成,她太會勉強自己,偏偏她從小就被組織的人教導,就算再怎么難受、再怎么辛苦,也絕對不可以洩露出太多情感。
若藥仍在書維手中,那么她絕對會等到眾人發現時才會愿意服藥,既然如此,不如就交給曉婷自己決定
「我不能拿。」再次搖頭,這樣的作法不符合組織程序,萬一被組織里的執法隊發現,那么自己的下場只有慘字可以形容。
「但是……」希艾緊張地想說些什么,卻發現自己突然找不到詞彙。
「還是請妳們保管吧,好嗎?」像是知道希艾不愿意的原因,曉婷難得的作出保證「難受我會告訴妳。」
聽著曉婷的保證,就算心中再怎么不愿意,希艾也只能勉強同意。
「能說說書維遇到的麻煩嗎?」
早在這家人愿意付出真心之際,曉婷便已決定要替他們解決問題,就算事后會接受組織織的懲罰,她也心甘情愿。
「為什么想知道?」希艾的表情出現疑惑,曉婷不應該詢問職責以外的事項,但她現在?
「不能說?」再次將問題丟還給希艾,曉婷不是不想解釋,但她實在不知該如何說明她此時的舉動,是出自于私心還是其他。
「也不是不能說啦……」抓抓頭,希艾還是將最近所遇到的麻煩一五一十的告訴曉婷「其實整件事我們也還在調查,目前還沒有什么線索。」
「嗯。」聽完希艾的話語,曉婷陷入思索,若事情真的如希艾所說,那么她們的處境絕對比她們想像中的危險,光是惹怒一個組織,就不是尋常人承受得起的。
「這幾天盡可能不要出門,若真的遇到事情必須出門,那么請書維一定要緊跟在我身邊。」曉婷并不知道那個組織的勢力有多龐大,但凡事還是小心為上。
「書維已經有我哥保護啦,而且……」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希艾雙眼瞪大,緊張地望著曉婷「妳……妳該不會是……」
不敢將話說出口,但希艾越想越覺得有道理,書維原本就是曉婷的重點保護對象,前陣子又好像與書維有什么協定似的,什么話只要書維開口詢問她都一定會說,再加上剛剛她那么緊張書維的態度,該……該不會……曉婷其實喜歡上書維了吧?
這幾天,書維明顯發現家中的低氣壓,紹維的態度一樣是那么的痞,只是最近不知怎么的,忙進忙出,有時還會接連著幾天都見不著他的人。
至于曉婷,還是像往常一樣,只是話變少了,就連之前少有的表情也不見了。
真要說,書維還是覺得,家中的低氣壓來自于他的親親大姐,態度怪異就算了,反正他們家的人也沒幾個是正常的,只是最近她老是用一副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與曉婷,甚至到最后還會出現自哀自憐的表情,這不由得讓他為自己的人身安全開始緊張了起來。
「姐,妳還好嗎?」望著希艾與曉婷,嗯,書維再添加上一筆,這幾日來,希艾與曉婷的互動也明顯減少,再也見不到之前大姐拼命黏在曉婷后頭的有趣場景。
「嗯,還好。」慵懶地隨意揮揮手,希艾打發意味十分明顯。
挑起眉,書維再次確定希艾一定發生了什么事,不過,既然從她身上得不到什么線索,換個人問問也是可以的。
正當書維把目標轉向曉婷之際,最近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紹維卻突然打開門,表情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凝重,而身上原本優雅的西服,也帶著暗紅。
「所有人到我房間,沒有我的聲音都別出聲。」曉婷靈敏的耳朵似乎從遠處聽見些什么,只見她快速將手槍上膛,再從身邊的背包中拿出幾個彈匣「房間抽屜有幾個武器,我想應該足夠你保護他們。」
準備動作一完成,曉婷起身往門口方向前進,在經過紹維身邊時,像是在交代什么事情,足下有幾秒的停頓。
語畢,不理會紹維露出的詭異笑容,曉婷再次往屋外走。
才踏出門,曉婷立刻見到遠方急速奔馳的人影,正朝著自己的方向前進。
「是妳。」當人影已經近到能互相看清對方的面容時,人影立刻停下腳步換上一臉驚訝。
「不是敵人。」早在希艾告訴自己紹維的傭兵身份時,曉婷就已經明白兩人敵對的狀況,只是她選擇不說破。
而剛才紹維進門時,曉婷也已經預料到,追殺的人一定是同組織的殺手,因此,能瞞則瞞,除非必要否則曉婷不愿意動手。
「我知道妳不是敵人,嘖,妳的話怎么還是那么少。」對方似乎因為見曉婷是同組織的人,所以稍稍放下戒心。
「不同。」
「好啦好啦!知道妳從小就在那個不是人生活的環境中長大的,跟我這個半路才加入的家伙不同。」老實說,他還真慶幸自己不是從小被抓進去組織,否則正常人擁有的喜怒哀樂多半會在訓練中被抹殺殆盡。
「有事?」
「沒什么特別的,只是追殺的人不見了。」無謂的聳聳肩,看似不在意的表情但雙眼卻隱隱發亮「不知,妳有沒有看到?」
「沒有。」搖搖頭,曉婷其實有些無奈,這家伙從以前就是這樣,說話沒頭沒尾的,若不是見著紹維身上那些鮮血,曉婷也很難一下子知道對方話中的意思。
「嘖,妳該不會是騙我的吧?」對方一個動作便沖向前緊抓住曉婷帶傷的右手,不知是否有意試探,那力道強勁到足以使傷口再次滲出血珠,漸漸染紅潔白的繃帶。
「影。」曉婷語帶警告,不過卻沒實質的動作,她知道,若這一刻不能讓影信服,那么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會有危險。
「看來妳是真的不知道呢。」影放開手,輕舔著手上沾染到的些許鮮血「不過,這還真不像妳,居然會讓拿槍的右手受傷,這任務很難搞?」
曉婷在組織中算是數一數二的好手,而她慣用的武器為槍與腰上的軟鐡劍,因此右手可以說是十分重要,若不小心傷了右手,在執行任務的途中,很可能會因此失去性命。
「不關你事。」
「怎么會不關我的事,我可是一直想把妳拉下組織中第一保鏢的地位呢!」影將曉婷輕擁入懷,在她耳邊輕語「看來妳的雇主仍是不懂得善待妳這個美人,否則又怎么會捨得讓妳忍受這種疼痛。」
「這不正合你意?」影與曉婷的對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影是全組織中殺手排名第一的高手,無奈他卻清楚知道,曉婷不過是因為無心爭名罷了,否則這第一殺手的位置恐怕還沒坐熱便被擠了下去,畢竟冷血是成為殺手的第一要素,全無感情的曉婷無疑是最適合的人選。
只可惜,曉婷是全組織中唯一的女性,因此在保鏢人選中,她可說是最熱門的人選,也因而免除許多殺人的任務。
「呵呵,妳還真是直接,好了,看來那家伙真的不在這里,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妳的任務了。」丟下這句話,影就如同來時般迅速的消失不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1428.html

什么是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