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穿奶罩被同桌_韓君羽

相識是一種緣-初遇葉辰(2) 「盈盈,妳怎么和平常不一樣?」蔣婷婷眨巴著那雙貫穿人心底的清澈大眼睛,語氣十分擔心。
「咳咳。有嗎?我不覺得呀!那個叔叔,有什么要我幫忙的嗎?」郭盈盈乾咳幾聲,故意轉移話題。
蔣校長有些疑惑的說道,「今天沒什么事。」只見蔣婷婷吐了吐舌頭,拉起郭盈盈的袖子準備出去,「盈盈啊!我帶妳去會長那玩玩好不好?」
「妳不是在忙開學典禮的事嗎?」郭盈盈早料到她說謊,語氣故意說的溫柔無比,讓人聽著毛髮直豎。
「這孩子哪有忙什么,剛才就去葉辰那了,才回來沒多久。」沒等到蔣婷婷率先回答,校長就搶先一步說出了真實情況。
從郭盈盈的目光里看到的雖不是熊熊火焰,卻是冰天雪地間反射出來的寒光。她的眼神以弧線狀態緩慢轉移到蔣婷婷的身上,感覺一股兇猛的殺氣環繞在她周圍。
「啊!盈盈,對不起,我我我……我先走了!」說完,蔣婷婷拉開門飛也似的逃了出去。
郭盈盈告別校長,握緊雙拳緊追其后。蔣校長也算是習以為常了吧。
「妳害我跑了那么多步,妳現在還要我跑?快停下!不然讓我逮到妳,不會給妳好苦頭吃!」郭盈盈以180分貝的聲音喊,整棟樓都要崩塌了。
「我一直以為我的聲音很大,沒想到妳更大呀!」蔣婷婷仍是沒有停下,從一樓到四樓,再從四樓到一樓,就這樣跑著不知多少回。
「哎呀呀!我累了,妳別追了。」實在堅持不住的蔣婷婷找到一個臺階就坐了下去。「我也跑了這么多了,妳就放了我吧!」
郭盈盈做好了上去掐住她脖子的架勢,不過真的好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于是乎不幸摔身倒地,最后還是摸索著坐到了她的旁邊。即便氣憤到一定程度,可是力不從心啊。
「對不起啦!」蔣婷婷頭靠在欄桿上望著她,努力的喘著粗氣。
「我這一天過的太離譜了!還有,我遇到一個大變態,可恨!」說完,郭盈盈整個人癱倒在蔣婷婷懷里。
那一秒,蔣婷婷的苦瓜臉消失的無影無蹤,只見一朵朵桃花在她身邊飄呀飄。「妳看我們像不像一對受盡辛苦相依相偎在一起的戀人呀?」
「才不–」
「喂!前面那對同性戀讓開。」好熟悉的聲音,郭盈盈偷偷瞥了眼說話的人,不好!那個變態,后面還跟著幾個人,不會要找我痛扁我一頓吧?緊急之下,郭盈盈一整張臉緊緊的貼著蔣婷婷的胸,小聲道,「幫我擋住。」
蔣婷婷還算靠得住,用手遮住了她的頭,這就叫“患難見真情”。她們倆有默契的站了起來,準備隨時離開。
「嗨,是你們呀!」蔣婷婷看了眼身后的人,語氣極不自然但又存有興奮的打了聲招呼,原來他們認識。「葉辰學長來這干什么?」
「我們剛才在討論開學典禮的大體進程,妳懷里是……?」面對這樣的姿勢,葉辰的頭冒出一個大大的汗珠。
葉辰??郭盈盈悄悄瞄了眼說話的男生,好帥啊···陽光照射中,柔順的頭髮反射出栗色的光澤,雙眸顧盼生輝,似星星靈氣十足,長長的睫毛有些女生的撫媚感,迷人、性感、可愛、純潔。白皙的瓜子臉,筆挺的鼻樑,薄薄的嘴唇,簡直就是典型的美男子!鼻血要流出來了!止住,止住!
這,這不會就說傳說中的一見鍾情吧?
「那個美女,不要不露臉嘛!抬頭讓我看看呀!」一個穿紅衣服的男生調戲似的說。
「額…她不好意思,呵呵。」蔣婷婷為她解釋道。
「什么不好意思?把頭抬起來,我看妳背影怪像一個人嘛!」被踢的帥男發話了。
「不要。」郭盈盈更加貼著蔣婷婷,蔣婷婷則習慣性的抱緊她,不過具體盈盈為什么會這樣,她還真搞不明白。
「呦!這聲音好熟悉啊!對了,妳不是經期嗎?不好好呆在教室,亂跑干麻?小心生理不協調。」
「你!」郭盈盈抬起頭怒視他。
「原來真是妳呀!我找妳找的好辛苦。」男生說罷便準備上前。
「你別過來!」郭盈盈順著欄桿小心的往后退,眼睛不住的打量后面的路況,以便隨即逃跑。
男生沒有理會,上前就拽住了郭盈盈。

相識是一種緣-他就是那個男孩嗎?(1) 「不要這樣,雨皓。」葉辰上去拉住了他,「你不是向來不欺負女生的嗎?」
「就是啊!蕭雨皓,你要有風度。」蔣婷婷也在一邊應和著。(原來這個變態叫蕭雨皓呀!哼!好難聽的名字!)
「呵。」蕭雨皓輕蔑的白了她一眼,眉宇之間隱約透著一股貴氣,驚艷癡人。(真好看···某女心跳不止了)
然而他很毒舌的又說了一句,「那是美女好不好,你看看這個女的,髮型俗、衣服俗、人長得更俗!簡直就是一枚俗女。」
「你···」郭盈盈立即擺脫心里的曖昧感,瞬間火冒三丈,拳頭握緊準備和蕭雨皓來一次生死PK。
「哦,還有,她叫什么?」蕭雨皓還沒諷刺夠,在烈火環繞中繼續追問。
「郭盈盈,干麻?」蔣婷婷怯怯的回答。
「聽聽聽!名字更俗。」神馬?郭盈盈徹底被激怒了,趁蕭雨皓措手不及時向他肚子上就是一拳,右腳又連貫性的朝他左腿上奮力一踢,然后拉著蔣婷婷溜之大吉。
「啊!可惡!」蕭雨皓右手按著肚子,左手揉著腿。沖郭盈盈逃跑的方向狂喊,「可惡!下次再碰到妳,我是絕不會放過妳的!」
「你,沒事吧?」葉辰的眼角抽搐不止,今天還真是大開眼界了。
「喂!你們太不夠意思了,也不幫我抓住她。」蕭雨皓靠著欄桿緩緩坐下,表情顯得很吃力。觸碰到受傷的地方,他便眉頭緊鎖,「啊!好疼!」
「額,對不起啦!我們又不能打女生。」葉辰抱歉的說。
穿紅衣的男生卻好像看到了自己的白雪公主,不理鐵哥們的痛苦。沉浸幻想忘記穿奶罩被同桌_韓君羽中的讚道,「這樣的女生有個性,我喜歡。我決定了!不追到她不罷休!」
大家無語的看著他,后面兩個一直沒出場的男生,終于嗲聲嗲氣的說了句話,「哎呀!人家就是一個小姑娘嘛!我看著都心疼,你一個大老爺們,欺負人家干什么嘛!」另一個喝著,「就是說!就是說嘛!」
「喂!你們到底是誰那邊的?」蕭雨皓瞅了他們一眼,轉過身看著葉辰,「大會長,架我回你的會長室吧!」
「好、好。」
———-
「喂!郭盈盈,這究竟怎么回事啊??」跑到校長室,蔣婷婷慌慌張張的問郭盈盈。
而她卻不慌不忙的倒了一杯茶,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后才說,「他,就是妳在停車場把我拋棄后見到的,事情是這樣的······」
「哦!原來如此,那妳就倒大霉了!我在開學前都和妳說,不要惹到他們,可是才開學就···」蔣婷婷有些抱怨的表情卻散發出同情的目光,隨后180度大轉彎,自信十足的保證,「不過嘛,妳放心好了!有我保護妳。」
「唉!都這么做了。」郭盈盈用手在臉邊搧著風,笑瞇瞇的問,「那個葉辰和妳關係很好嗎?」
蔣婷婷瞪大眼睛,自傲感遍布全身,「那是當然!我們可是好兄妹。妳怎么不去教室看看啊?說不定葉辰已經在那了。」
「為什么?」
「笨蛋呀!我們是一班的!」
郭盈盈有些小激動,不過瞬間淡定了下來,「那個變態是和我們一班嗎?」
「哦,蕭雨皓嗎?當然不是。」
「那就好。」郭盈盈長長舒了口氣。心里美滋滋的想到,「我不會和葉辰來個千里來相會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niipw.live/21509.html

什么是胆拖